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九十七章:王弥的对手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145 2015-11-06 10:24:16

  王弥和刘暾的部队离开了项关后驻扎在宛丘(今属于河南省淮阳县,淮阳古称宛丘、陈、陈州,位于河南省东部周口市10县市中心,属周口市)。

今日的王弥心情非常好,他脚下的这片土地的历史可不简单,相传太昊伏羲氏就定都宛丘,创建了华夏民族远古之文明,炎帝神农氏在此建都始称陈,尝百草艺五谷,开创了中国农业的先河,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建陈国。道教始祖老子生于陈国苦县,这里是道家文化的发源地。战国末期,一度为楚国都城。陈胜吴广曾在此建立张楚政权。

如今这样一片传奇的土地已经被王弥踩在了脚下,这种征服的快感,远比破坏来的过瘾,这是王弥自认为和那些汉国蛮夷的不同之处了。

刘暾也在欣赏这里的风景,面前的太昊陵(传说是“人祖”伏羲氏即太昊定都和长眠的地方)是那样的古朴和沧桑,似乎时间到了这里也变成了静止一般,人的心也会变得出奇的平静。

王弥得意的问道:“长升,你说这个太昊陵是建于什么时候的?”

刘暾听到王弥这么问自己,哪里有不知道他心思的道理,奉承的回道:“春秋时已有陵,汉代以前就有了祠堂,如今大将军不如在此建一个驻马石,如此必可青史留名!”

王弥听后,笑得非常豪放,这个刘暾真的是知心,如果他让自己提个字之类的,非赏他几个大嘴巴,自己那几笔狗爬,实在是不怎么样,要是留下来,真的要被后人笑话,如今刘暾突发奇想的让自己搞个驻马石,不仅恰到好处的长了自己的脸又让自己在这样一个神圣的地方留下了千古名迹,妙啊,这个刘暾真是个妙人啊!

王弥最近确实发现,自从自己收了他为部下,很多事都不用自己张口了,以前每战之前自己都要思量许久,如今凡事只要问问刘暾就可以了,真是方便,哈哈,怪不得大家都喜欢找军师,原来如此啊。哈哈哈!

王弥满意地对着刘暾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长升,你看我们接下去应该去哪里呢?”

刘暾也在等待机会向王弥建议自己的主张,现在看到时机已经成熟,立即说道:“主公,如今天下大乱,正是群雄逐鹿的大好时机,尤其是现在主公已经为汉国立下了旷世奇功,但也因此一定会遭到小人的嫉妒,尤其是我们和始安王的矛盾越来越深,如果再回汉国的话可能连容身之处都没有了……”

“那依你之见呢?”

“不如向东前去青州(大体指泰山以东至渤海的一片区域)和曹嶷曹将军汇合”。

“曹嶷吗?”,王弥一边低吟着曹嶷的名字,一边想起自己早先听从刘暾的话,已经让曹嶷先去青州拓展,好好为自己巩固青州的地盘,如今看来,真是远谋啊,刘暾的心思果然比自己慎密许多也长远许多。

“不错,主公,据曹将军的来信说:曹嶷率军经略兖州,又攻陷汶阳关,越过鲁中山区,乘势沿淄河进军青州,杀齐郡太守徐浮。甚至杀的苟睎弃城逃走,其部众也投降了曹嶷。齐鲁之间郡县望风而投降者有40余城!”

“呵呵,小曹倒是能耐,荀晞都奈何不住他,哈哈哈,我记得我让他走的时候还是六月初,到今天才八月下旬,想不到已经如此威风了?哈哈哈哈哈”。

刘暾知道王弥很高兴,曹嶷很早就跟着王弥转战南北,出生入死,是王弥最信任的人之一,可以说曹嶷的本事也是王弥一手教出来的,他曹嶷有多能耐就说明王弥这个师傅更厉害,王弥能不开心吗?

“主公,如今我们只要前往青州和曹将军汇合,慢慢巩固青州的地盘,然后再慢慢地观察天下的局势,等到时机合适,那么上可以统一全国,下也不失掉割据一方的功业,这是上等的策略!”

刘暾的话简直说到了王弥的心里去了,王弥自己转战天下,竟然连一块固定的地盘都没有,自己游击了大半生,真的应该有个长久的老巢,哎,要是刘暾愿意早点跟从自己,为自己出谋划策,自己又何必落到要看刘曜那个屠各小儿的脸色呢?嗯,是该尽快前往青州了”。

王弥欣慰的看着刘暾,亲切地说道:“长升,看来你早就在为我谋划了,真是可惜,要是你我可以早点共事该有多好?”

刘暾也感觉到了王弥的真诚,心里也是感慨万分,自己当年一直忠心于晋室,到头来得到什么好结果了?两个儿子都没有了,自己的恨,又有谁知道?还有那个羊献容……呵呵,刘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个女人,赶紧在心里使劲摇了摇头,自己和那个女人在民间的那段经历早该忘记了……

刘暾现在膝下无子,而她回到惠帝身边不久后所生的公主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一直存着疑问……可如今连那孩子也失踪了,哎,命啊……

王弥看到刘暾的神色有那么一些哀伤,觉得很奇怪,心想自己难道说错了什么?王弥关心地问道:“长升,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怎么突然如此哀伤?”

刘暾被王弥的话拉回了现实,赶紧拱手道:“主公勿怪,刘暾只是一时想起了一些过去在晋朝的悲惨经历……”

王弥伸手拍了拍刘暾的肩膀,安慰道:“长升,都过去了,以后到了青州,我们重新开始”。

刘暾心里真的不讨厌王弥,这个人虽然征服欲强了点,但对自己是真的没话说。

刘暾看着王弥的眼神里都是感激,毕竟匈奴攻破洛阳后,是王弥找到了自己给了自己一条活路,自己也想通了很多事,人生真的就像一场梦,既然都是梦,就让自己剩下来的人生好好活的精彩吧。

王弥和刘暾交谈了一阵后,把各项出兵事宜和行军路线都反复探讨了一下,然后刘暾就向王弥告辞,去安排驻马石的事的,可还没等刘暾走出多远,突然一个自己麾下的探子快速来到了自己身边,神色焦急地在自己耳边轻声诉说。

王弥也正在望着刘暾远去的背影想心事,忽然发现了有人来到了刘暾身边悄悄说着什么,起初倒也没在意,毕竟自己手下的情报工作已经完全委托给了刘暾,可是当王弥看到刘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自己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刘暾打发走谍报人员后,快速来到王弥身边,稍有些焦虑地说道:“主公,不妙啊……”

王弥看到刘暾竟然如此紧张,这实在和自己平时认识的刘暾太不一样了,看来是真的出了大问题了,不然以刘暾的稳重还不至于如此失态。

只听刘暾说道:“主公,蒙城已经被平晋王石勒拿下了,晋朝豫章王司马端和大将军荀晞都已经被俘!”

王弥才听完刘暾的话就变得目瞪口呆起来,好久,王弥才脸色苍白地说道:“蒙城一破,我们东进的道路就被堵死了,如今我军出兵日久,洛阳周边虽然都被汉国击破,可是还有不少晋国的诸侯,补给甚是困难,此地不是久留之地,长升,如何是好啊?”

此时刘暾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毕竟刘暾也没想到石勒会突然扫平荀晞,要知道荀晞的实力可只是比北方的王浚弱那么几分而已,如今竟然让石勒如此快就全灭甚至生擒,这个石勒实在太可怕了……

刘暾看着王弥的脸色非常不好,心里也有些歉疚,毕竟因为是自己的反应让王弥也焦虑了起来,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王弥看着刘暾久久不说话,心里一下子变得很烦躁,才要发作,只听刘暾倒开口了。

“主公,勿忧,如今之计莫过于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

“不错!就是将计就计!”

“长升,莫要卖关子,速速讲于我听,石勒拦住了我们东进之路,这实在让人太过措手不及了!”

“主公,长升敢问一句,这天下间,主公最忧虑的是谁?”

王弥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火烧眉毛的情况下刘暾怎么还有心思问自己这些事,不过被刘暾这么一提,自己的忧虑也的确减缓了一些,心思也被带到了思考自己各个对手的实力上去了。

王弥低着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当今天下我最忧虑的不是刘聪也不是刘曜,而是石勒!若是前几年的刘聪我还有些忧虑,如今的刘聪整日迷恋女色,早已耗干了锐气,真的在战场上,如果我和刘聪对战,我有十成把握可以灭了他。如果是刘曜的话或许会艰难一些,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战胜,唯一让我没有把握的就是这个石勒了……”

刘暾很满意王弥的分析,王弥说的基本和自己所想差不多,自己的主公虽然是个匹夫,可是如果打起大规模骑兵战或者是运动战和游击战,当今天下还真的没有几个人可以胜过他,可见,并不是只有胡人才能组织起大规模的铁骑,我们汉人也可以,只可惜,国家只知道崇尚空幻的事物,根本没有人去整治军备,发展骑兵,可悲可叹!

刘暾听到这里,故作神秘的笑道:“主公,长升有一计,可以为主公除去石勒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