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九十四章:一石激起千层浪(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423 2015-11-05 10:14:06

  明月和傅袛都没有想到发往各方的檄文会对整个局势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但总的来说,真的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天下的局势又变得风起云涌起来,各个诸侯和截获檄文的胡酋在收到这份檄文后的心态都在产生微妙的变化……

并州晋阳

刘琨的案几上是一份已经有点旧掉的文书,这份从河阴送来的文书正是傅袛发向各地的檄文,刘琨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每次都看得很仔细,看完后,就会一个人安静地弹一会曲项琵琶,每一拨,每一个手势,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和寂寥。

徐润每次听到刘琨弹的这首《琵琶语》就会想起那个小小的身影,那个动人的小女孩……

令狐盛也在座,他虽然并不太懂音律,但这首曲子确实不错,老人家对自己主公在音律方面的造诣是非常佩服的,没想到自己主公的小师侄,那个小公主,也是如此多才多艺,呵呵,老夫可是喝过公主倒过的酒啊~想起来还真的有点想念这个小女孩了。

在刘琨的音乐慢慢停下来后,徐润才缓缓开口道:“主公,是否又想起明月公主了?”

“嗯,明月离开并州已经很久了,如今丞相司马越已经身亡,而怀帝也已经北狩,估计也不会活很久了……司马氏的王爷们死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按照血统和传统排列下来也就是两个小孩了,豫章王司马端和秦王司马业,都是十几岁的小孩,豫章王司马端已经被石勒擒获,秦王司马业也不过是一个傀儡”。

徐润和令狐盛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刘琨继续说道:“有地盘的且年长的,也就只有南阳王司马模和琅邪王司马睿了”。

令狐盛又点了点头,说道:“如今汉国君主已经任命叛将赵染为平西将军,又派其和安西将军刘雅率领二万骑兵去长安攻打南阳王司马模了,汉国的河内王刘粲和始安王刘曜也率领大军跟随在后,长安确实危急啊……”

刘琨也点了点头,同意道:“不错,南阳王司马模是丞相司马越的亲弟弟,一直生活在其兄长的庇护下,如今司马越已经身亡,没人能庇护他了……”

令狐盛立时想到了明月那个小公主,稍有点焦虑地说道:“从檄文上看,明月已经在河阴傅袛处,不知道为何傅袛会让那么小的女孩子去长安那个虎狼之地,哎,真的是九死一生啊……”

刘琨听到令狐盛的话后,脸上也显现出了一丝担忧,然后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令狐盛,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哎,时也命也,傅袛的为人我还是知道的,此人一心为国,是我敬佩的几个人之一,明月年纪虽小但聪颖异常,而且个性也非常执拗……,嗯,若不是她自己愿意,傅袛也无法左右她,更不可能威胁到她,长安离我们如此遥远,我们是不可能出兵援救长安的,现在一切都要看她自己的命了……”

令狐盛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担心,他不是很喜欢司马氏的人,他忠心的只有刘氏,内心也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自己的主公刘琨可以恢复刘氏的天下,但是唯独这个明月公主,让他怜爱非常,他知道刘琨说的很对,并州是不可能出兵长安的,但令狐盛还是有点失落,要知道自己的儿子令狐泥可以崭露头角可是多亏了明月啊,更不要说这晋阳城能夺回来,明月的功劳居功至伟,与公与私,令狐盛是真的非常疼爱小明月的,如今没有办法帮助她,令狐盛的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徐润对这个小女孩倒是破天荒的很有好感,要知道刘琨可以一曲胡笳救孤城,自己能够在如此雅事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而发现自己的能力的人,正是这个叫明月的小女孩,以前人们都说自己只会拍马屁,可是那件事之后晋阳城的百信只要看到自己都会发自内心的叫自己一声徐先生,这种尊重也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所以不管是出于欣赏明月在艺术方面的才能还是对此事的感激,徐润没有理由不关心这个小女孩。

刘琨看到在座的两个都在为明月担忧,心里也只有感叹一声了:多好的孩子,可惜了……

徐润是个机灵人,看大家的心情都有点低落,立即说道:“主公,如今四方云动,我们的目光也应该放远一点了……”

刘琨听到徐润的话后,也不再去为这些事烦恼了,对着徐润点了点头,心道:这小子倒是懂事,呵呵。

刘琨对着徐润开口说道:“江东的琅邪王司马睿倒是不足为虑,唯一令我担忧的就是他的第一谋士王导,此人城府极盛,江东在他的治理下已经显现出兴旺的局势……”

徐润听风便知雅意的说道:“主公,臣下听说司马睿并不是真正的司马子嗣,而是牛氏之子……”

刘琨脸上一暗,但心里却很高兴,这个徐润是真的懂自己的心思,呵呵,刘琨假装恶狠狠地对着徐润大骂道:“不可胡言乱语!再乱说必定把你拖出去打八十大板!”

徐润惶恐地扑到在地,一个劲的磕头,完全没有一点士大夫的气节,大声叫道:“徐润知错了,请主公原谅!请主公原谅啊!!!”

令狐盛看到徐润那副德行,心里是真的又恶心又高兴,恶心的是这个人,高兴的是这个人马上要被揍了!

却不想刘琨却说道:“暂且记下你的板子,好好坐回你的席位,不可再胡言乱语了!”

“是是是,徐润知罪!”,徐润一边说一边回到了自己的席位,心里却是暗喜,刘琨没有真的打自己而是见好就收,看来自己押宝又押对了哈哈哈,什么叫察言观色啊?!哈哈哈哈哈!

令狐盛却是呆了一下,就这样过去了?板子不挨了,哼,主公跟着这个徐润也学得滑头了……

刘琨自然是做给令狐盛看的,这个老部下,自己是非常重视的,只是太过耿直,如果也能像徐润这样该多好,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刘琨又向令狐盛说道:“你觉得石勒这个人如何?”

令狐盛听到自己的主公询问自己,心里是非常舒服的,马上回答道:“主公,石勒此人狼子野心,大有气吞山河之势,此人必不是可以久居人下之人。”

令狐盛一边说着自己对石勒的看法一边朝徐润看去……

徐润心里的火大的快要滔天了,这个令狐老头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么看着自己?说我野心大还是什么?哼哼,这个梁子我们是真的结下了,令狐盛!我定要你为此付出代价!

刘琨自然也注意到令狐盛的举动,心里只有暗暗摇了摇头,不过对刘琨来说,这两个人,自己都不可或缺,徐润是个听风便知雅意的人,尤其是经常能让自己开心,自己怎么舍得不偏帮一下?而令狐盛是真的对自己忠心耿耿,尤其对老刘家那是没话说的,现在这两个人互相看不惯对方,虽然自己并不高兴,但是帝王之术不就是如此吗?捧一个打一个,在其中寻找平衡,不让一方独大,呵呵呵,我刘琨果然深谙帝王之道啊……

刘琨从自己的案几上拿出了一份自己亲自写的手书,让两个人都看好后,才慢慢开口道:“我欲结交石勒”。

令狐盛看完手书后,立时想起了过去的一件往事:

当初石勒还没有作乱的时候,被人当做抓去做了奴隶,还被人贩子当做货品拿去贩卖,石勒和他的母亲王氏失散了,是刘琨找到了王氏和石勒的侄儿刘虎(后改名为石虎,和白部鲜卑的刘虎不是一个人),并交还给了石勒,石勒是很感激的,但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石勒还会念旧吗?与虎谋皮的事,总归是不妥啊……

正当令狐盛想出言相劝的时候,一旁的徐润已经先开口了:“主公此举妙哉!石勒如今在汉国君主刘聪的眼里也是一个尾大不掉的心腹之患,而主公先前有大恩于石勒,主公又肯纡尊降贵地抬举石勒,愿意与他结交,这是石勒的福分啊!只要石勒和主公一联手,那么北方还有我们的同盟拓跋氏,就可以前后夹击汉国的首都平阳,一旦成功,这天下……”

令狐盛也被徐润所描绘的可能说的心动了,这实在是令人向往啊,那个时候或许真的可以看见刘氏的再次兴盛了!刘备可以做到的,我的主公刘琨为何不可以!?

这是他头一次觉得徐润这个贱人说了句有用的话,想到这里令狐盛突然站起了身,对着刘琨就是一拜,然后大声道:“请主公在扫平伪汉蛮夷后,向天下宣布主公是前朝大汉中山靖王的嫡系后人,然后称帝!”

刘琨被令狐盛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不错他是已经自建行台,甚至向一些地方发号施令,但是称帝一事他也只是想想,如今自己的老家臣竟然主动劝自己在扫平汉国后,建立自己的政权称帝,令狐盛!忠臣啊!我刘琨向来是爱国的,也热爱自己的民族,天下本来就是我刘家的天下,是曹魏(曹操打下基础,然后曹丕建立的三国时的魏国)先谋害了汉献帝,然后司马懿,司马师和司马昭父子三人谋夺了曹魏的天下,又灭了自己同宗的蜀汉政权(刘备,也是中山靖王一系的一支),刘氏的耻辱又岂是他人所能知道的?当年高祖斩白蛇起义,汉武大破匈奴,光武中兴汉室,多少丰功伟业,历历在目,凭什么让司马氏成了正统!?

刘琨的脸上却依旧是无动于衷的,似乎并没有听到令狐盛在说什么……

令狐盛看到刘琨没有任何反应,自己的犟脾气也犯了上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诚恳而激动的看着自己的主公刘琨大声道:“主公,天下本来就是有德之人方可居之,主公是大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是真正的汉室苗裔, 有何不可?为何不可?怀帝已经北狩,洛阳已经被破,晋朝也是名存实亡,若是主公可以消灭刘聪,天下必然望风而归!”

刘琨一边听着令狐盛的话,眼睛也慢慢地亮了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