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八十六章:出发前夜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373 2015-11-04 10:01:52

  明月在自己的凤暖阁里收拾要出行时带的衣物,和一些必备的物品,还带了一把新作成的曲项琵琶。几个小丫头,从没有见过这么怪异的乐器,叽叽喳喳地议论得不休,不过明月并没有觉得烦,反而觉得很开心,明月喜欢身边有人说说话,不喜欢独自一个人,只有睡前才喜欢极度的安静……

看着四个小丫头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希望公主殿下能弹弹看这个新奇的东西。

明月的心里暗暗发笑,小女孩就是小女孩总是对新奇的东西有着好奇和冲动,明月这么想到时候都快忘记自己除了身体不是女孩,其他方面基本上也可以算女孩了……

终于还是熬不过她们几个地软磨硬泡,也怪明月平时太宠着她们,不是大事上基本都不和她们计较,把她们弄得一个个骄傲得不得了了。

明月想了想还是决定弹一曲《琵琶语》,明月很想念红姨,最近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但是人怎么可能长时间抑制住自己的感情呢?和郁老大人已经先行出发去安定了,明天自己也要出发前去长安了,可能再也没有时间分心了,今夜就让自己为天上的红姨弹一首吧。

明月轻轻地拨了拨弦,那醉人心扉的曲调就慢慢地散发了出来……

明月那双似会说话的大眼睛对着四个小女孩自然而然地眨着眼睛,脸上的神情也慢慢变得哀婉起来,手指灵巧地舞动着,明月轻启朱唇,慢慢低吟道:“点点檐珠轻碎,些许寄聊何谓?想是这无心片瓦,撩动了人儿泪……”

明月很喜欢这阙词,所以只要弹这个曲子就会低吟浅唱这阙词,四个小丫头也不知道是被明月的曲调或者歌声迷住了,还是被自己那双妖异的眼睛迷住了,都跟着明月默默地流下了泪……

明月一边弹着调子,一边轻轻唱着曲子,整个院子也慢慢变得无比的安静……

凤暖阁外,一个身影慢慢驻足而立,静静地听着明月的琵琶曲调,因为已经入夜,所以那人没有进凤暖阁,只是在外面,但随着明月的曲调渐渐深入,感情逐渐渲染出来,这个男子的身影也慢慢随着曲调缓缓走进了凤暖阁……

傅宣本来只是想在出发前夜来叮嘱一下明月公主身边侍奉地人要注意一些什么,再看看有什么需要添补地,明天中午之前还来得及采办。可是真的走到了凤暖阁,傅宣的脚步却怎么也不敢踏进去,虽然明月公主还只是个6岁左右的小女孩,并没有太多忌讳,但公主毕竟是公主,傅氏最讲究礼仪,怎么可以尊卑不分呢?

正当傅宣按捺下自己关切的心情的时候,那一阵如歌如泣地曲调,让他再也无法离开了……

那曲调从未听过,却如此干净,如此哀婉,如此各种情思……傅宣是知道明月多才多艺地,因为关注,所以已经打听了不少关于明月的事情,傅宣心道:难道这曲子是明月在刘琨处所弹的《琵琶语》,此曲已经成为刘琨宴请贵宾时的必弹曲目,这曲子不像北方地胡笳那样豪迈激情,也不似南方的曲调只有凄凄婉婉,它即有平淡又有高雅,又如此地生动,甚至还有很浓的生活气息,可以让人心情在瞬间变得平静,实在是绝秒……如此的曲调,她一个小女孩是怎么想出来的呢?真是匪夷所思!

傅宣随着曲调一步步来到了外房,再没有走进去,四下的下人看见是自己府上地大公子,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看向傅宣的眼光有点复杂,傅宣自己觉得光明磊落,不过是被曲调吸引进来没有通报而已,但文人哪有错过雅事的道理?所以也不介意下人们在场,只是让他们不要出声,不要打扰明月公主的弹奏和演唱。

下人们见傅宣没有进去的意思,这才稍稍安定,要知道平日里公主殿下对她们这些下人是极好地,除了那几个小丫头狐假虎威外,真的是相安无事,要是大公子真想干什么,她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幸好,大公子只是在静静地听着音乐,下人们也就远远地伺候着,算是对公主也有个交代了 ……

明月的歌声也慢慢传到了傅宣的耳中,当唱到那句:“想是这无心片瓦,撩动了人儿泪”时,傅宣这个四十九岁的男人的眼泪竟然在一瞬间流了下来……

多少年了,多少心事,多少回忆,多少遗憾都在这曲调里了,简简单单的十三个字,却把有情人的所有相思都说了出来,如何不让人心动,如何不让人流泪……

傅宣无法抑制地想进去看看,去看看房间里的是不是自己的松儿,可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所以傅宣只有拼命克制着自己的感情,慢慢地离开了凤暖阁,当走出凤暖阁院门时,傅宣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出来,人摇摇晃晃地走了……那背影无比地落寞……孤寂……

下人们见自己府上的大公子安静地离开了,心头也舒缓了一口气,至于那美妙的乐曲,她们因为紧张傅宣会不会有所行动,并没有仔细去听,一下子把怨恨全记恨在了傅宣身上,可人家是主子,又有什么办法,幸好,公主的琵琶声还没有停止。这淡淡而优雅的曲调,让这些心思细腻的女人们,尤其是这些上了岁数的老家人或者到了年纪的大姑娘,对这样的曲子几乎是没有抵抗力的……

明月并不知道外面有人在偷听,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哀伤之中……

明月的手慢慢在琵琶上画了个圈,慢慢抚平了琵琶弦的震动,算是停止了倾诉,但是眼泪却还是一直无法停止,人也在默默地哀泣,明月在人前的那点威严再也没有了,明月只想哭泣,明月好想红姨,好想好想红姨……

四个小丫头看到自己的公主殿下,竟然一扫往常的神态,哭的如此伤心,一个个聚拢在公主的身边,想方设法地安慰公主。

明月当然知道不关这些小女孩的事,但是看到她们那么紧张自己关心自己,心里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傅兰最是知心,轻轻地搂着明月,什么话也不说。明月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女孩气息,明月的心里更是甜甜地,傅梅看到傅兰竟然那么没有规矩搂着公主殿下,竟然老大不乐意了,推开傅兰也上前搂着公主,其他两个小丫头也是跃跃欲试,这下好了,明月了争抢的玩具了,一时间吵吵闹闹,好不热闹,叽叽喳喳地五个女孩(作者强烈申明:为了创作方便,只要是女装,明月就是女孩了,懒得解释了,哈哈哈!!)笑成了一堆,明月的伤感也减轻了一点点,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总要坚强地活下去啊……

又有一个问题摆到了面前,明天出发要带谁呢,这四个女孩都还小,可我也不可能不带着人在身边伺候,自己毕竟是公主啊。

四个小女孩也知道公主要说什么了,可是此去长安生死不知又有点犹豫。

明月看着傅梅,傅梅的眼神很坚定,她心里是跟定公主殿下了,这正是最好表现的机会,而且傅梅心想自己长到12岁了也没有出过一次远门,都说外面的时间好大,自己都没见识过,怎么能不去呢?

傅兰只是淡淡地笑着,在她看来,她是公主的人,自然应该公主去哪自己就去哪,而且她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为什么她总愿意亲近公主殿下呢?仅仅是因为公主殿下年纪幼小还没有太多的主子脾气吗?傅兰在心里慢慢地摇了摇头,不知为何,每次看到公主的眼睛,自己的心就会跳个不停,好奇怪,自己长到了12岁从来没遇到过样的事情,公主就和别的女孩不同吗?可是自己并不怕她啊,而且这种心跳的感觉……好奇特……

傅竹和傅菊才10岁和11岁,显得犹犹豫豫,眼睛也闪闪烁烁……

傅梅看到这两个没良心的小丫头,眼睛一斜,鼻子一哼,冷声道:“没良心的小蹄子,不就是去个长安吗?看你们畏畏缩缩的样子,亏得公主殿下待你们两个那么好!”

傅竹和傅菊被傅梅这么指责后显得非常坐立不安,看着公主的时候,都快急哭了。

傅兰在一边安慰道:“都是自己的姐妹何必要说这些,竹丫头和菊丫头的父母都是常年卧床不起的,离不开她们两人的照顾,而且长安一行,路途遥远,她们两个年纪也比我们小,路上会吃不消的,还是留下来打理好凤暖阁把,好好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看着傅兰安慰的笑容,两个小丫头才稍好一些,傅梅听傅兰把好人都做了,反显得自己非常刻薄,一时也拉不下脸来了,对着傅兰就冷言道:“哼,就你会做好人,兰大善人,是我傅梅最最坏是不是,哼!公主你给评评理!”

明月心里虽然不希望她们随自己去犯险,可是看到傅竹和傅菊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心里也不是很舒服,可是自己也没有权利让别人跟着自己去死吧,虽然自己是有这个权利的……

明月想了想,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把自己的琵琶交到了傅梅手里,轻声道:“你要好好保管哦!”

傅梅毕竟是小女孩,听到明月公主竟然能把自己最心爱的琵琶交给她保管,真的是喜出望外,看来自己选择跟公主一起去长安是对的!一时间也没有心思和傅兰计较了,爱不释手的抱着那把曲项琵琶,心里暗暗发誓,除了公主谁也不让碰,尤其是那个坏透了的傅兰!哼,你看,还是公主对我最好吧!

傅兰不知道为何确实有那么一丝嫉妒,可是傅兰并没有跟傅梅争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明月。

明月一边把白色的琴匣交给了傅梅,一边对傅兰说道:“兰,我喜欢吃烙饼,你明天多给备一点吧”。

傅兰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这一夜我们5个都没有睡好,是啊,到了明天,新的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