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八十一章:傅氏归心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383 2015-11-03 11:02:02

  和郁是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然后又变成了由衷的欣赏,是的,欣赏和赞叹,明月公主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惊人,如此的胸襟真的不像一个女孩,尤其是一个那么小的女娃娃,面对一个青年男子地苛责竟然没有被吓哭反而能这样平静的去道歉,让事情缓和,实在是让人佩服,和郁自问他自己是绝对做不到这点的,尤其是让他对一个毛头小子去人道歉的话,不如直接把他杀了算了,所以他看向明月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满是赞叹了,而看向傅冲的时候却满是不屑,你看看,你看看,你还不如一个小女孩懂事!

傅袛也是满脸的震惊,他是觉得明月公主很不错,但其实在心里也不过是当她是一个比较懂事而且早熟的小女孩而已,自己如此礼对她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志向和心愿,但是这个小女孩给自己的惊喜和震惊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明月啊,老夫真的可以把傅氏一族交给你吗?傅袛自己知道,这是第一次,他真的愿意把傅氏交到明月公主手上,而不是不理智的冲动,之前的效忠不能说假,也不是不真心,但或许自己还是有更多的利益考虑吧,他可以骗骗明月,骗自己,骗所有人,但是傅冲却把这层纸给捅破了……

傅袛知道明月的坐立不安,尤其是在上次两人之间的谈话中也可以看出明月之所以要离开实在是没有感受到自己多少真情实意,或许事情是做的很漂亮,即使是自己愿意出兵也做的很好,自己和明月能成为师徒关系或许也只是两人之间的一种互相自我欺骗和安慰……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那点信任,是需要有真实的感情放进去的,尤其是对一个小孩或者一个两世为人的小妖怪……

傅宣看向那个隆重施礼道歉的小女孩,眼睛是一瞬间就湿润了,心道:明月你做的很好,你比我预期的还要做的好……你比松儿年轻的时候还要懂事……

傅畅和跪在地上的傅咏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之间不知道这个小女孩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无论如何,这个小女孩今天的举动的确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毕竟明月是小女孩,不是一个男子,真的没有什么男人与男人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敌对感觉,傅畅也开始自己安慰着自己,公主毕竟是公主,不可能真正影响傅氏的决策,以后对外出面与诸侯周旋的人还是只有他傅袛一人啊……

傅咏的心里也是有点说不清的意思,第一次看见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的那双眼睛真的好像会说话一样,公主殿下的气质和教养真的太好了,连冲弟这样鲁莽的人都可以原谅吗?

傅冲也看着我,看到明月郑重向自己施礼后,原本的怒气也慢慢的在消退了,傅冲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明月公主毕竟是才6岁不到的小女孩子,即使考虑不周也是正常的,自己实在是太过鲁莽太过不懂事了,现在想想自己之前的行为,怪不得祖父和大伯要如此生气如此着急,祖父打自己应该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可自己竟然因为怒气攻心,冲昏了脑袋……父亲当初是怎么起名字的?人家都说起什么名像什么样,我叫冲,当然会冲动了,哎……

明月看到傅冲显得有点尴尬的样子,突然轻声咯咯笑了起来,这一阵女童清脆地笑声,一下子让整个议事大厅的气氛缓解了好多……

明月笑地很自然,自己确实是突然觉得傅冲的样子非常好笑,一个大男孩,竟然会脸红,明明刚才还是剑拔弩张的嚣张气势,一会会竟然会羞涩起来,应该是火气消了后知道自己错了,难为情的……

这一刻,大家都听到了明月银铃般的女童笑声,才回味过来,明月公主确实是公主啊,是女孩啊,如果是对着一个男孩子,可能还真的不好收场,可能还会牢记仇恨,这埋下的怨恨可就真的深了……现在公主殿下能原谅傅冲,真是个好女孩啊。

明月微笑着又向跪在地上的傅畅和傅咏的身边走去,走近后又砖头对傅袛说道:“老师,让二公子和二师兄起来吧,您是我的老师,他们就是我的师兄和师侄哦”。

我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傅咏,傻小子看到自己的那双眼睛就痴呆了,呵呵。

傅畅也有点吃不消,这么小一个女孩子,那双眼睛怎么会那么勾人心魄呢?尤其是这种清纯干净的笑容,最是能让人心驰神往,这小女孩实在太妖异了……

傅袛看到明月确实不像生气的样子而且表现的很自然很真诚,心里也是一阵宽慰,对着自己的小儿子傅畅哼了一声,不悦地说道:“还不快谢过公主殿下!”

傅畅和傅咏都起身向明月公主施礼以表示感谢,明月看到傅冲还一个人傻呆在那里,就对着他笑盈盈的招了招手,傅冲这下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好了,难道自己被一个小女孩调戏了?

明月看傅冲还没有回过神来,也就没有再表示什么,自顾自的回到了座位,其他人看到明月公主已经回到了座位,也相继各自回到了座位,只剩下傅冲一个人还站着,也的确是为难他了,虽然自己说原谅他了,但是傅氏的各位长辈都没有表示,他只能站着……

傅袛看着自己这个小孙子,喝道:“还不跟你大哥坐一起,不要再丢人了!”

傅冲这才红着脸和傅咏坐在了一起。

傅咏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心里只想笑,这下把祖父,父亲还有大伯的脸都丢尽了吧……公主殿下也不过是不想事情不可收拾才没有说什么,我以后要努力在公主殿下面前好好表现才是啊……

傅冲直到自己坐下才缓过劲来,身体都在微微发抖,这次的确是玩大了,幸好这个小公主没有计较,要是换了个小王子,自己可真的要给自己家族埋下祸根了……想到这里,这个驴脾气的小伙子也不禁有点后怕了……

傅冲偷偷向明月公主望去。

明月也下意识的往傅冲那里看去,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看到傅冲也在看我,更是抱以微笑。

傅冲赶紧不再看我,心里却砰砰直跳,要死了,要死了,这个小女孩的眼睛怎么那么妖异,看了就心跳加速呢????

傅咏也看到明月公主朝他们这里望过来,还抱以微笑,自以为是对自己笑的,心里一阵暗爽,心道这小女孩对自己看来是有好感的……

明月自然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自己只是表达了基本的礼貌而已,不过明月知道自己的容貌是对男女都有影响力的,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魅力只会与日俱增……

明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好整以暇地对着傅袛说道:“这次去长安,的确是九死一生,但是明月不悔,老师请告诉将士们,此去就是有可能无法再回来了,如果不愿意去,不要勉强,但明月无论如何都要去长安!”

傅袛看到明月的意志竟然如此坚定,心里也是暗自感叹了一番,司马氏当年的勇气都给了女孩了吗?????

和郁也点了点头,公主殿下确实是真心诚意的想去救援长安,或许有政治目的,但赤诚之心也是一目了然,所以和郁起身拱手道:“公主殿下,老臣还有一个旧识是河内人郭默,如今在怀县拥兵自重,虽然称不上一方诸侯,但是家财丰厚,和汝南太守李矩关系很好(司空荀藩授予荥阳太守),我想只要老臣手书一封,其定然会源源不断的向河阴运输物资,只是老臣要先行前往安定,这前去的人员……”

明月不假思索地说道:“就让傅冲去吧。”

明月停顿了一下,看了眼满脸惊讶的傅冲,微笑着继续说道:“傅冲果敢率真,正是最好人选”。

和郁心里笑了起来,不错,郭默这人喜欢诈术,让这个愣头青去倒是可以让他少点防备心,呵呵,公主果然用人堪当,嗯,不对,公主是怎么知道郭默的性格的?难道只是权术,不像啊……

明月没有理会和郁狐疑的表情,而是继续对着傅冲说:“傅冲还不领命?”

在众人诧异惊讶的目光中,傅冲下意识地点了点,然后又突然拼命摇起了头,脸又涨得通红。

“嗯?二郎不愿意为河阴走这一次?”明月奇怪的问道。

“不是……不是……是臣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太果敢率真的好……”,说完这句,傅冲脸上竟然显现出了紧张和不安……

随着傅冲的一句话,议事厅里的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明月也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年轻人真的很率真。

傅宣看到明月公主能够不计前嫌还把这个好差事交给傅冲,心里真的是很感激。要知道出使这样没有什么威胁,反而能给自己带来很多利益的地方,不仅可以让其广结人缘也可以让这样的愣头青好好历练一下,又不会有什么大碍,实在是一举两得啊,嗯?明月是怎么知道这个郭默的性格的呢?好奇怪的小女孩……

傅袛也很满意明月的安排,自己这个小孙子真的要好好多认识点人,好好历练一下,所以看着傅冲的时候,是非常开心的点头鼓励着。

傅冲看到自己的祖父,大伯都表示出了欣喜的表情,心里更是暖和,这个小公主还真是懂得自己的心,而且还不计较之前的不快,哎,自己看来真的要改改自己这个脾气了……

傅咏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嫉妒的要死,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这副愣头青的表情到底在跟谁卖乖,可恶!!

傅冲也有点小得意,可突然看到了自己父亲傅畅那张对着自己没什么好气的狗屎脸,又低下了头,傅冲在心里暗自思量道:为什么父亲总是不喜欢我呢?

明月或许还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已经走进了傅氏一族的心里,这一次是真的走得近了,而且在某种意义上真正得到了傅氏的忠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