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八十章:贾氏往事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95 2015-11-02 11:18:50

  贾匹(也叫贾疋,各种史料上记载的名字有出入)?明月的头脑竟然第一时间反应出这个人的一些信息,看来这个人在历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不然以明月现在的状态,是不会对一般的历史名人有丝毫记忆的。

贾匹(疋PI二声)字彦度,武威人,魏太尉诩(贾诩)之曾孙也,少年的时候就有非常远大的志向,到了青年时代凡是见过他的人都非常欣赏这个年轻人,而且贾匹很能揣摩别人的心思,特别喜欢亲近武人,在这个重文轻武的时代里,能主动接近武夫,还能让武人敬重,甚至愿意为其卖命,这是相当不简单的,行事做人有其祖父之风,而相比其祖父贾诩更是多了一份难得的至诚之心,当然,贾诩是以一介寒士的身份,在经历了无数的冷眼和痛苦后才能创下一番事业,并且为子孙创造了坚实的基础,所以到了贾匹这一代,心态上是不同的……

明月心里已经对贾匹有了一定的认识,感谢上天还是保留了自己一点点能力,感谢上天……

但是贾匹的家族毕竟出了一个祸国殃民的贾南风,整个士大夫阶层真的对贾氏是恨之入骨,幸好贾匹和他的父亲跟贾南风只是族人,而贾匹的父亲贾模(贾模(?—299年)字思范,贾充族子,贾南风(是贾充的女儿)的族兄。西晋大臣。晋惠帝(司马衷)时,曾经担任散骑常侍、护军将军的职务,与张华、裴頠同心辅政数年。)更是深明大义的早早就和贾南风划清了界限。

想到这里,明月开口说道:“傅冲,不可妄言,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不可因一人而诋毁整族,贾匹虽然是贾南风的族人,可是其父贾模曾经不断痛斥过贾南风,并且与其划清界限,也算是保住了一族仅剩的气节”。

和郁跟傅袛听到明月的话,都轻轻地点了点头,看向明月的眼神中都露出了赞许的神色,不错,对事不对人,明君的风范,如果不是眼前的小女孩实在太过美丽,他们真的会以为坐在殿上的是一个王子……这气度,这深邃的思考,恰到好处的拿捏与区别对待人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能努力,要是真的是个王子该有多少啊?哎,造化弄人啊……

傅袛跟和郁彼此互看了一眼,眼中的意思都是一样的,如果明月公主是男孩该多好……

傅冲是个愣头青,因为没有走多远,明月的声音又是女孩的声音,清脆而响亮,所以傅冲一听这话,火是一下子又腾的起来了,也不管傅咏的拉扯,直接回身疾步走向议事厅,对着明月就大吼道:“无知女娃,要不是你是公主,我要敬你几分,哪里轮得到你在这里瞎扯,你可知道贾氏一族最是知道揣摩人心,其祖父贾诩便是其一,三国时是谁挑唆已经逃离长安的李催,郭汜(董卓的部下)返身杀回了长安,造成了献帝的苦难,汉室的进一步分崩离析!?一言可致天下大乱就是贾氏的最大本事,什么贾模和贾南风划清界限,那是大族一贯的做法,不过是掩人耳目好为自己留条后路,天要留贾氏之人啊,奈何!你个女娃娃,又懂得什么在这里瞎说!哼!可笑!”

这下连傅袛的脸色也变了,和郁也是满脸厌恶之情的看着傅冲,心道:你傅家真是人才济济啊!

傅宣也急了,自己虽然是非常喜欢冲儿这个孩子的直性子,而且这小子脑子也不笨,只是把善恶看的太重,今天这下可真的是闯祸了,得罪了和郁也就算了,但是直斥公主,真的是太冲动了……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公主第一次参议大事,就遇到了这样的事,若是有心人存心煽风点火……

傅畅的脸色是完全阴了下来,心道:就你小子懂?别人都是傻子吗??这下好,不仅让公主下不来台,连让捧公主殿下的傅氏一族都丢脸了,真是逆子啊!

傅咏看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如此冲动,也后悔自己没有拉住这小子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傅咏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时间也不敢去看祖父和父亲的脸色了,心里只剩下感叹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个傻弟弟……

被人这么顶撞,明月当然心里很不舒服,小脸也板了起来……

傅宣看到明月不高兴的样子,赶紧出来打圆场道:“公主殿下,傅冲只是……”

还没等傅宣说完,直性子的傅冲就打断傅宣的话道:“公主殿下,傅冲只是一时愤怒,所以口不择言,还请公主殿下见谅,我想公主殿下年纪尚幼,也不要去什么劳什子长安了,好好待在河阴就是了,小小年纪就说一些慷慨激昂的话,也不怕闪了腰,你才几岁,能走那么远的路吗?小小年纪心思却已经如此深,你以为你说几句话别人就信了?也就祖父愿意跟你一起疯,你要把这些兵士的命都丢掉吗?你知道他们都是有父母,有妻儿的,你们司马氏的人就如此罔顾人命吗?!!”

明月被傅冲说的一时语塞,他说的没错,自己从没想过出兵会死人,而每个人都是父母所生,自己要拿这些人的命去完成一个自己也说不清的心愿,不是儿戏又是什么?为什么只有一个傅冲肯说出来呢?难道他们都不知道这个道理还是他们的心里其实并不看重百姓?一个人要活到成年,这其中父母要花多少心思?一刀过来,人就没有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

明月想到这里,心里的委屈和无奈瞬间占据了自己整个心理,自己应该像一个小女孩一样面对斥责的时候就哭泣吗?明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傅宣楞在了当场,他没想到自己最喜欢的侄子竟然如此口无遮拦,现在看到明月公主竟然有了要哭的迹象,成何体统啊,要是传出去傅氏建立的这个小势力还有什么脸面存活?要被人笑死了!

正在此时,傅畅已经忍不住了,大骂道:“畜牲!还不给我滚下去!”

和郁阴着脸,对着傅袛哼了一声,意思很明显,你的孙子!没有教养!

傅袛的脸上也显出了怒色,快步走到了傅冲的身前,抬手对着傅冲就是一个耳光,大怒道:“还不给我跪下向公主殿下认错!”

傅冲显然没想到自己的祖父会为了一个所谓的公主,竟然亲自掌掴自己最疼爱的孙儿,从小到大,自己虽然是次孙,但却是因为脾气最像年轻时的傅袛而被傅袛更加疼爱,今日竟然当众打了他,傅冲一时呆愣在当场,20多岁的青年摸着脸上滚烫的手掌印,倔强的脾气又上来了!

“我没有错!祖父,错的是你们,你们把我们傅氏一族交给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女孩,简直就是荒谬!为何要打我,我傅冲对得起天地良心!”

傅袛一时气得没有话说了,转过头对着自己的儿子傅畅喝道:“是不是你跟你儿子这么说的,他才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

傅畅赶紧向自己的父亲跪下道:“父亲大人,孩儿管教不严,是孩儿的错,孩儿一定好好校训这个畜生!”

傅咏也是第一次看到祖父如此疾言厉色,赶快也和父亲一起跪在祖父身边,大声道:“祖父,弟弟年幼,请原谅弟弟这一次吧!”

傅冲却仍然是犟着脖子不肯认错。

和郁现在是完全看好戏的心态了,傅冲的确需要被教训一下了,真是被宠坏的孩子!

傅宣脸色已经苍白了,焦急的看向明月……

明月毕竟是两世为人了,慢慢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看着下面傅氏一族的动静,心里只剩下感叹了……

明月看到了傅宣焦急的眼神,那里面有对傅冲的疼爱,也有对事情恶化的害怕,当面犯颜欺君是死罪啊,他是在关心自己的亲人吗?

明月又看向了傅袛,傅袛虽然现在表现的疾言厉色,可是也是因为想要保护自己这个孙子才动的手吧。

明月看的出傅畅更喜欢自己的大儿子傅咏,但是对傅畅也是愿意保护的……

明月突然很感动,这祖孙三代并不是做作,傅袛已经取得了自己的信任,何必再搞事出来,出现这样的事才更证明傅氏一族只是因为傅袛的意愿才跟随着我,傅冲的表现才让我觉得有点真实的感觉,毕竟傅袛表现的实在太仁义了,仁义的让自己都有点坐立不安了,现在傅冲的表现如此的真实,把家族中的怨愤和不满都说了出来,明月的心里反而踏实了……

傅袛愿意跟随我是真,家族里面没有全部真心跟随也是真,这样才真实啊……

明月慢慢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站起身,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慢慢走到了傅冲的身边,对着还犟着脖子的傅冲恭敬地福了一下(身体半蹲,双手相扣放左边施礼,古代女子的礼仪),尽量用清亮的声音说道:“傅公子的话句句肺腑,明月受教了!”

明月的话显然让傅冲楞了一下,他也知道自己已经犯了众怒,可是自小的脾气让他没有办法服软,尤其是祖父那一巴掌更是把自己从小被惯坏的犟脾气给点爆了,之前还想着不过是被大骂一顿,难道他们还要为了个小女孩杀了自己不成?笑话!可自己祖父的眼神里的杀意,难道真的要拿自己正法?傅冲是知道自己祖父的脾气的,自己直言犯上,已经犯了死罪,可是明月公主只是一个小女孩啊,一个傀儡啊……

现在突然看到这个小女娃娃,不仅没有被自己吓哭,反而能冷静的走到自己面前向自己施礼,并且认错,她真的是女孩吗?这是一个女孩应该拥有的胸怀和气度吗?

这一刻,傅冲的想法,也是其他众人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