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八十三章:生擒王赞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112 2015-11-03 11:39:42

  石勒的大帐里又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石勒的右长史刁膺,一个是中坚将军夔(KUI)安,刁膺且不说,这个夔安可不简单,是石勒最最早的八骑之一,比后来的十八骑还要早。可以说比孔苌和郭黑略都老资格,所以孔苌和郭黑略看到夔安都很自觉的朝夔安行了注目礼,表示尊敬。

石勒看到二人走了进来,心知应该是带来的蒙城的消息了。

果然,刁膺对着石勒拱手道:“主公,微臣已经打探清楚,荀晞看主公迟迟打不下王赞,所以对主公也是掉以轻心,更加骄奢淫逸,还残害自己的部下,现在蒙城人心惶惶,正是主公攻击之时”。

张宾也拱手道:“主公,终于到了灭荀晞的时候了……”

石勒点了点头,看向石瞻,微笑道:“瞻儿,你去把王赞的人头给我带回来”。

石瞻一拱手,也不看任何人,转身就出去了。

石虎看着这个自己的养子,那个头已经跟自己差不多了,心里真是颇有些玩味……

徐guang也只是看了眼石瞻走出大帐时的背影,然后继续埋头记录文案。

夔安的目光向石虎望去,石虎也看了眼夔安,夔安向石虎点了点头,两个人又都变得默默无语……

石勒却是清楚,自己的这个大将夔安是很欣赏石虎的,这不仅仅是因为石虎之父曾经对他有恩,也因为石虎的勇猛和狠辣都让夔安刮目相看。

石勒的眼神慢慢变得复杂了起来……

张宾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道:“不知道石瞻小将军要多久才能攻灭王赞哦,不如臣下和主公打个赌?”

石勒露出了明显的兴趣,自己的确有心捧石瞻来分石虎的兵权,这个张宾真是聪明人啊……

石勒笑道:“孟孙,我听说你清贫的很,你可输不起啊!哈哈哈哈哈!”

张宾全心全意都在为石勒出谋划策之中,除了石勒的赏赐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积蓄。所以石勒才会开如此善意的玩笑。

可张宾却突然想起了汉代刘邦对萧何的忌讳,所以也笑道:“如果微臣输了,那就等大王取得天下时多赏点微臣金银财宝和美女吧!~”

石勒听到张宾如此说法,心里非常高兴,一个什么都不贪的人才最可怕啊,当年刘邦不也怀疑萧何吗?呵呵,孟孙啊孟孙,你还真是小心……

夔安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心里也暗暗的在思考其中的意味……

石虎倒是眉毛一挑,没想到这个张宾也是个贪财的人,哼,喜欢就好!嗯??会不会只是说给我叔父和我听的……

郭黑略的嘴巴却是在不停地蠕动,眼睛也朝着顶上,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不过这会儿也没有人去注意他……

徐guang也好像没听到的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

“孟孙,王赞可是晋朝已故丞相司马越也非常欣赏的大将啊,听说当年在朝堂上有着“洛中奕奕”之称的刘舆可是还在朝堂上念过他的诗哦,是一员能文能武的大将哦,我料石瞻起码要两天才能拿下阳夏,呵呵”。

“主公,你可不小小看了石瞻,微臣料定今日就会有消息!”

“哦?若是真的如此,孟孙要什么本王都答应!”

“微臣也希望大王所得虎将真材实料!”

石虎眉毛又是一挑,石瞻是我的儿,你张宾这最后一句明着是夸他,其实是希望石瞻出个丑好丢我的脸吗?呵呵,你小看这个小家伙了……

张宾笑意盈然的瞥了一眼石虎,心道:无论我打击石瞻也好,捧石瞻也好,都是为了更好的利用石瞻这个棋子,好让他安插在你身边,呵呵,不要急啊,主公的大位自然是大王子石弘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交给你这样残暴的人呢?总有一天,石瞻会成为我剿灭你的利器,呵呵,你现在可要好好保护他哦,哈哈哈哈……

石虎并没识破,反而是一声不吭的夔安心中微动……

阳夏战场

石瞻骑在马上,手拿长矛,慢慢地出现在阳夏城下,石瞻的身后都是自己在苦县的那批军士,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众人已经完全服从了石瞻,他们是带着仇恨委身于敌的,他们相信只有石瞻才可以有一天让他们得报血仇洗刷今日之辱!

如今的阳夏城早已是残破不堪,硕大的王字大旗也是破破烂烂,城墙也已经千疮百孔,到处是残垣断壁,根本无法防守,要不是守将王赞苦苦支撑一直用巷战之法,牵制住匈奴的骑兵,阳夏早被攻下了……

站在残破城墙上的王赞也在观察敌情,手里的弓慢慢举起,对着慢慢靠近的敌军将领瞄准着……

石瞻看着这座残破的城市,心里却已经是不悲不喜,石瞻慢慢抬起头,把手里的长矛对着王赞的方向,大喝道:“羯人石瞻,哪个敢来送死!”

这一阵暴喝,竟然直接把几处早已摇摇欲坠的破烂城墙给喝塌了,尤其是王赞所站立的那一处城墙……

王赞无法射出弓箭,只好快速的跳下城墙,幸好这城墙也就两米多高……

这一喝之威下,竟然让王赞和守军们显得非常的狼狈,这也是王赞始料未及的。

王赞看着越来越近的这个敌军将领,第一次在心里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要知道一个大将,一旦有了这种心里,可能离死亡也不远了……

王赞正准备向城内退去,继续用巷战之法跟石勒的军队纠缠,可是因为敌将的靠近,王赞突然张大了嘴巴,失声大叫道:“来将到底是谁?!!!!”

也难怪王赞大惊了,他是在司马越的一次宴席上看见过冉瞻的,现在大喝着自称羯人的石瞻不就是那个冉瞻吗???!!!!

“我是羯人,我叫石瞻!”

“哈哈哈,你莫要骗我了,你这个乱臣贼子,数典忘祖的贱人,你对得起你们乞活军的人吗?你对着起自己的父亲和祖父吗?竟然改了姓还自称羯人,难道生你的也是羯人!”

石瞻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内疚的神色,有的只是一种近乎冷漠的平静,这样被人挖苦和指责他早就有心里准备了,而且在石瞻看来,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晋朝将领有资格可以指责他,当苦县发生宁平大屠杀的时候,又有谁出现了?又是谁在舍命保护这些流民,除了明月公主再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指责他了。

石瞻加快了马速,快到城下的时候,一个纵身,就站到了王赞的身前。

王赞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今天看到这样一个辱没祖宗的祸害,心里的怒气实在无法抑制,何况王赞自己也知道,这个阳夏城是守不住了,荀晞是不可能再派一个援兵过来了,与其等死,不如乘着这个少年的大意轻敌,拿下他,说不定还可以跟石勒谈谈条件,即使不行,自己也赚了……

想到这里,王赞也向身后的军士伸出了手。

这个军士是王赞的亲兵,所以知道王赞的意思,很快把自己手中的一把长矛交到了王赞的手里。

石瞻看着这个老将,心里也不敢太掉以轻心,石瞻把长矛往地上一插,眼睛直瞪瞪的看着王赞,双眼的杀气却是越来越浓烈了……

王赞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手持长矛快速奔向石瞻,一招直刺直取石瞻面门。

石瞻一脚踢在插在地上的长矛上,长矛顺势飞出直扑王赞,石瞻自己也跟着飞出去的长矛奔向王赞!

王赞心里暗赞一声,好大的胆子,好俊的本事!

石瞻追上了自己踢飞出去的长矛,单手转圈,把手中的长矛转出了枪花,王赞的长矛一下刺了个空,正在两人要插身而过的时候,不想石瞻在王赞耳边又是一声大喝!王赞突然觉得耳边一阵轰隆,脑袋一阵晕眩,手上的长矛瞬间有点脱手,王赞立时知道不妙,可惜已经晚了,王赞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疼,两眼一黑……

石勒大帐

石勒笑得非常大声,看着下面被捆绑着的大将王赞,再看看自己刚刚劝降而来的孙儿石瞻,那个开心啊,那笑声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你们看看,你们都看看,我石勒看重的人,就是一匹千里马啊!哈哈哈哈,如今的少年郎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虎将啊!

夔安看向石瞻的目光也变得深邃了起来,这个自己主公新收的义孙,竟然只用小半天的时间就生擒了王赞,要知道王赞可是一员能征惯战的大将啊,如果王赞的兵员,物资充足,自己都有几分忌禅,毕竟当年在北方,夔安和王赞也不是没有交过手,绝对是一位值得敬重的好汉……没想到竟然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如此轻易地就拿下了……

石虎也有点小得意,虽然没有看向张宾,但微微翘起的嘴角也足以说明石虎的得意了……

张宾也注意到了石虎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心里也很开心,毕竟年轻啊,还是上当了,心里也有些得意,但是表面上去是无比恭谨的恭维着石勒慧眼识珠,甚至在不经意见看到石虎的眼睛时还会马上避开……

石虎心里暗骂一声张宾枉做小人,心里也觉得这次石瞻给自己长了脸,所以对石瞻也更友好了一点点……

石瞻看着众人的兴奋劲,却是一点开心也没有,思绪早已经飘到了远方的明月那里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