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七十七章:明月的成长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46 2015-11-02 11:14:26

  公元311年六月十八日

佛图澄走了,走的时候明月和傅袛,傅宣,傅畅,和郁都去送行了,一叶扁舟,佛图澄就这么站在船头,任由傅畅准备好的船夫驾驶着小船,在众人的目送下,慢慢消失在众人眼前……

傅袛不知道佛图澄为何一定坚持要走,但是自从佛图澄从明月公主那里回来后,傅袛就明显感觉到佛图澄的不同了……

傅袛看到佛图澄走时那坚定眼神里似乎多了一种对未来的期待和热枕!这让傅袛的心不知为何突然无比的嫉妒起来……那是只有少年人才有的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一个80岁的老和尚怎么会有……

傅宣注意到了自己老父亲的异样,却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现在的内心充满了内疚,和佛图澄坦荡,洒脱相比,自己是真的着了相了,所以目送佛图澄远去的时候,是真心的感激的,这个人不仅救了父亲也救了明月,更是功成身退,他傅宣学到了很多……

傅畅不过是来应付一下的,虽然也感激此人救了自己的父亲,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傅畅心里思考的全是接下来该怎么尽可能的利用公主来造势之事……

和郁也只是来凑个数的,如今他虽然名义上依附明月公主,实际上还是投靠老友,自然不能不到场,佛图澄既然救了傅袛,也就是救了自己,所以和郁是必须要来的。

明月望着佛图澄远去身影,心里也良久不能平静,自己虽然没有真的做出什么对佛图澄不利的举动,但只是只要佛图澄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够长,自己一定会出手,因为自己的秘密绝对不可以再让任何人知道了……

现在佛图澄的离去,就好像狠狠抽了明月一个耳光,虽然不知道历史会不会出现改变,但这一刻,明月真心希望佛图澄能平安完成自己的宏愿,他是知道自己的心思的,但却从来没有怪过自己……

望着水面的波浪,明月的眼泪流了下来,在别人眼里是重情重义的表现,如此年小就知道感恩,可是只有明月自己知道,自己这是惭愧,是羞愧,是因为自己的忘恩负义而内疚……

傅宣用眼色示意明月身边的四个小婢女,小婢女们马上为明月添上了外衣,轻声道:“公主殿下,岸边风大,我们起驾回去吧”。

明月轻轻地点了点头,自己确实也不想再留下去了,虽然身上的病和伤都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心里的裂缝却更大了……

傅宣看到明月公主已经起驾回去,也搀扶着傅袛跟随在后,傅畅却是急着小跑了几步,来到父亲和兄长跟前,把一份文书递给了傅袛,傅袛草草看了几眼,轻轻点了点头,就把文书递给了大儿子。

傅宣看了一眼文书上的文字,心里还是摇了摇头,二弟实在是太过心急了,那么快就要让别人知道公主在河阴了吗?

傅袛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在想什么,回府的一路上,整个人都沉默不语……

和郁在旁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傅袛,心里却是清楚老友的异常,自己和傅袛已经是垂垂老矣的老人了,可是一个比他们两人年纪更大的老和尚,竟然还有如此高涨的热情,怎么会不让人嫉妒……

和郁在心里摇了摇头,也默默地跟随着众人回去了。

公元311年六月二十日

明月最近几天心情一直很低落,尤其是一想起佛图澄临走时的淡然和洒脱,自己的心就会痛,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竟然因为想要保住自己的秘密,动了那么一点杀意,虽然最终没做出什么来,但是有这样的想法已经让明月内心自责不已……

明月漫步在凤暖阁的小院子里,身边只跟着傅兰和傅梅,另外2个小丫头也已吩咐了她们去做别的事了。

傅兰一直是沉默不语的,但是这几天一直跟着我,见到自己的公主殿下一直郁郁寡欢,傅兰担忧的神情也挂在了小脸上,傅梅也看出了明月公主有些忧郁,所以一直说着好玩的事想逗公主开心。

看着这两个没有多少心事的小丫头,心里倒真的是会平静一点,无论如何,自己都没有做出什么来,希望以后也不要再面对这种选择,自己的秘密绝对不可以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了!

正当明月有点发呆的时候,傅菊急匆匆跑了过来,对着明月气喘吁吁地万福道:“公主殿下,老……老大人亲自前来看望公主殿下,还请公主殿下前往外房接见”。

明月点了点头,看了眼傅兰,傅兰乖巧的让傅菊先休息一下,自己跟着傅梅先行去往外房。

明月思索着傅袛前来的目的,自己虽然暂时留了下来,但是明月也确实不知道自己河阴能做些什么,傅袛的来意又是什么呢?

外房

外房还是很宽敞的,傅袛就站立在其间,自有一股令人安心的亲近之感。

傅袛看到明月公主的到来,马上恭敬的躬身拱手施礼。

明月开口道:“傅师此来,可是有什么重要之事?”

“本来是应该请公主殿下去议事厅商量的,但是暂时也没有太大的公务要向公主殿下汇报,现在老臣拣选了一些河阴的各项事务札记,请公主殿下先行过目,等过几日再去议事厅理事”。

明月深深的看了一眼傅袛,老者的眼神干净磊落,毫无躲闪。

明月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明月真的命好,能遇到佛图澄大师和傅师”。

傅袛显然没有想到明月会有此一说,一个6岁不到的小女孩,想法已经如此成熟了吗?傅袛惊讶之余,又有点暗自高兴,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小女孩。

明月挥了挥手,让傅梅等人退了出去,外房只剩下了自己和傅袛。

“傅师,明月真的好羞愧,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傅师”。

“公主虽然是女儿身,却深明大义,老臣虽然已近古稀之年,也愿意效仿姜太公,即使到了80岁只要还能动,一定为公主鞠躬尽瘁”。

“委屈傅师了,以傅师之才和傅氏一族现有的实力,投靠任何一方诸侯都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傅师,明月真的突然有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河阴,要来见傅师,明月很恍惚”。

“公主可是有什么心事?若是可以,老臣愿意为公主排忧解难”。

“我一直以为我会成为一个傀儡,最可悲的可能就是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可是我从傅师的眼睛里什么也看不见,这是为何?为何傅师不想利用我呢?明月真的希望自己是一个男孩,那样即使做一个傀儡我也会心安理得,可惜明月真的只是一个公主,明月真的不知道傅师为何对明月那么好??为什么呀?!”

傅袛看着明月近乎有些失控的情绪,这哪里是一个6岁不到的小女孩该去思考的问题,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应该还在父母的呵护下开开心心的成长,若是个贫民家的小女孩,最不济的可能也不过是父母双亡,饿死街头,可是这个天潢贵胄的小女孩却已经在思考利用价值了,傅袛的心一下子也变得很沉重,看向明月的目光也变得无比怜惜……

明月说了一大推自己的疑问,心里也不再那么堵得慌了,明月背过身,不再去看傅袛,明月觉得自己真的很任性,尤其在一个老人家面前,可自己真的要被这些心事憋死了……

“公主殿下,傅袛已经六十有八了,不知道还能陪伴公主殿下多久,但是傅袛也有自己的志向,尤其是前两日看到佛图澄大师眼中那份憧憬,让老臣嫉妒不已。老臣遍观天下,司马宗室里能有公主这份心思的实在不多,尤其是还有为民请命的心思更是难能可贵,所以无论公主是男是女,老臣都愿意辅佐殿下为百姓多做点事”。

“你的意思是,无论我是男是女,只要我一心为百姓,你都会效忠,是吗?”

“老臣只效忠于公主殿下,无论未来是哪位宗室再中兴皇朝”。

“只要为百姓请命,只要心里有老百姓,是吗?!”

“正是,若心里有了百姓,就能做出正确的政策,老臣看来比什么男女之别要实在的多!”

明月缓缓转过身,面颊上已经满是泪痕,明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困扰了自己那么多天的心结,就在傅袛的话语中悄然散去。

不错,只要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男的女的真的那么重要吗?或许对很多想做皇帝的人来说,性别是至关重要的,但对于明月来说,自己只想用自己的能力多为这个天下,这个乱世,这些苦难的百姓做点什么,是男是女真的不重要了……

明月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傅袛的眼睛,这个老人果然和历史上记载的一样,至孝,至真!

明月深深的吸了口气,用隆重的礼节对着傅袛鞠躬道:“傅师,请允许明月真心的称呼您为老师,请老师受明月一拜!”

傅袛并没有推辞,在接受了明月的拜师礼后,明月和他的师徒名份算是正式确定下来了。

明月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傅袛也笑了,笑得很开心,明月很真挚的说道:“老师,明月很高兴能遇到您”。

傅袛看到明月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是非常高兴,傅袛知道明月之前的大礼绝无虚假,也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愿意这么做,傅袛的心里突然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一种被人理解尊重的感觉,多年来,自己的行为在这个只知道崇尚清淡的世界里,除了自己大儿子以外又多了一个理解自己的人……

明月也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又成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