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六十九章:救傅袛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582 2015-10-28 10:58:20

  傅畅在看明月,明月也在看傅畅。相对于傅畅脸上起伏不定的情绪,明月反倒显得很坦然,恬静闲雅的样子,小手轻轻摸着自己的头发,对着傅畅展示了自己礼节性的笑容,两个甜甜的小酒窝让明月显得更加的娇小可人。

傅畅自命也是俊雅非凡的人物,见过的名门淑嫒也不在少数,自己的嫂嫂也算的上是一等一的美女了,虽然已经过世,但长嫂如母,那么多年的照顾下来,对于嫂子的模样依稀还是有印象的,但是当自己看到面前的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彻底震惊了,只这一份恬静,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再加上这个孩子那充满魅惑的双眸,配上这个清纯的笑容,他傅畅也觉得有点吃不消。还有那奇怪但很漂亮的发型……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要是真的是明月的话,应该只有5岁多,但看她的身形却已经有9岁左右女孩的样子了,傅畅实在是疑窦丛生。

明月还是不动声色,任由傅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虽然傅畅的目光并不友善……

傅畅看了良久之后开口问道:“小姑娘,你确定你是我大晋的明月公主吗?”

“千真万确。”

“有何凭证?你要知道我朝的明月公主如今只有5岁多,而你看上去已经有9岁左右的身高,听我一句劝,现在你如果承认自己是因为一时贪心才来蒙混的,那么我现在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还是坚持的话,后果自负啊……”

明月并没有被傅畅的话吓到,因为自己本来就是明月何必心虚?

明月开口道:“您就是傅大人的二公子傅畅吧,明月见过世道公子了。”

傅畅倒也没有显得太过惊讶,毕竟这个小孩不是一个人前来,她身边的这个老和尚应该已经把河阴的情况摸的很清楚了,所以才能如此这般直呼我的名字,看来是老手了啊。

“小姑娘,你还是坚持自己就是明月公主吗?”

“正是”。

“我且问你,你如何解释身形不一呢?”

“本宫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从小天赋异禀,异于常人”。

“何人可以证明这点!”

“令尊傅袛傅老大人。”

傅畅明显的一愣,他确实没想到这个小女孩不仅没有被吓怕,反而还要见自己的父亲,呵呵,莫说自己的父亲大人现在卧病不起,即使身体健康你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女孩又怎么让人放心?何况还带着一个明显看不透来历的西域行脚僧人……

傅畅假装大怒道:“大胆,我父的名讳岂是你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女孩可以叫的?”

“二公子息怒,以本宫的身份自然叫得傅袛的名讳,不知有何不妥?不知道傅老大人现在何处?可否一见,自然就可以分辨真假”。

傅畅显得很犹豫,这个小女孩的眼睛如此坦诚明亮,一点都没有退缩或者目光闪烁,单这份自信就足以让人相信,只是现如今自己的父亲大人一病不起,如何是好呢?要是这个小女孩真的是明月岂不是错失良机?

傅畅没有正面回答明月的问题,而是转而看向明月身边的西域行脚僧,开口道:“你又是何人?”

老和尚一直在一边默默听着明月和傅畅的对话,当自己所认识的这个小男孩自称自己是大晋的明月公主时,虽然自己知道这个孩子对自己所说的是真的,但真的亲耳听到他或者她公开自己的身份,内心还是觉得很震撼。

老和尚听到傅畅在询问自己的来历,马上恭谨的回道:“老衲佛图澄”。

傅畅的眉毛跳了一跳,佛图澄,这个名字他听过,洛阳名士,看年纪,倒是和自己所知道的没有什么太大出入。自己虽然没见过,但是却听很多人提起过这个西域僧人,据说舌战洛阳名士无敌手。今日竟然和明月公主一起出现,实在太巧合了。

傅畅点了点头,这个老和尚应该不会假,这个年纪的西域老僧能有几个?又有谁会要去假冒一个一文不名的老秃驴?不过还是要试一试,万一是假的呢?

傅畅想了想,想起自己听说过佛图澄医术高超,今天在这里遇见,若是传言是真,难道真的是上天见怜?

想到这里,傅畅也没有犹豫,立即开口道:“你说你是佛图澄,你说你是明月公主,本官没有办法判断,你们和我一起去往孟津城让家父断定吧。不过我父现在卧床不起,你既然自称佛图澄,那就好好看看,要是医治好了,一切好说,要是医治不好,呵呵,单一个欺诈之罪就可以杀你们了”。

明月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和尚,老和尚却没有任何动静,仍旧很平静,明月心里也打着鼓,这老和尚对自己的医术真的那么自信?要知道病人得的什么病都不知道,万一真的救不了呢?不过看着他那么自信的样子,明月也决定赌一把。

明月开口道:“自然无悔!”

傅畅看着明月自信的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希望一切都是真的,要知道自己把自己父亲的病况透露出来已经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被敌方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啊,现在自己把这事说给这两个人知道,实在是一个大赌博,希望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吧……

一路去往孟津小城的路上,明月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是坐着牛车前去的,老和尚也同在车上。

从这点上来看,傅畅是已经有点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了,所以并不想怠慢,要知道牛车在古代绝对是风雅与地位的象征。

一路上明月并没有心思去欣赏四周的风景,心里是乱七八糟的,一切都是这样的未知,不知道傅袛到底得的是什么的病,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让佛图澄去救他,历史上的傅袛是在这一年去世的,也是暴疾,自己这一救,要是救活了就真的改变历史了,呵呵,可是自己真的很想得到傅氏一族的助力,或者说活下去的资本……

不错,明月变了,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明月开始懂得在这个乱世活下去需要的是力量,而这个力量需要自己用命去博!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强烈的欲求呢?可能真的因为红姨的死给自己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孟津城城主府傅袛寝居

佛图澄站在傅袛的床榻前,仔细地摸着傅袛的脉搏,一动不动。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明月和傅畅,还有抱恙在身的傅宣都在旁边。

傅宣从傅畅那里大致知道了自称明月的女孩和佛图澄到此的来意,虽然有点责怪自己弟弟竟然带着身份不明的人来给自己的父亲看病,但事到如今,也真的是只有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傅宣朝明月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一眼下去,傅宣整个人就好像着了魔一样,直到傅畅推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但是眼里流露的竟是一种久别重逢的迫切和一种异常强烈的思念……

傅畅也觉得奇怪,自己的兄长绝不是什么好色之徒,自己的嫂子去世那么久了,自己的兄长一直没有续弦,也再没有对任何女子正眼看过一眼,真的是痴情无比,可是今日是怎么了……

傅宣慢慢从自己的失态中恢复了过来,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救治自己的父亲,傅宣集中精神关注着佛图澄的每个动作,双眼紧紧盯着佛图澄脸上的所有表情,对父亲的紧张与关心溢于言表。

明月也紧张的看着傅袛和佛图澄,只有傅袛醒来,自己才有机会和傅袛相认,否则自己只会被当做骗子异样的对待,这一切的一切只能依靠这个老和尚了……

佛图澄把傅袛的手放了下来,又摸了摸其四肢,一阵之后,佛图澄转身看向旁边众人,吩咐道:“去把皂角和细辛磨成粉末,然后再拿两支空笔管来”。

傅宣一看这个老和尚并没有像其他医者一样摇头,而是沉稳的吩咐众人准备材料,难道老父亲真的有救?

傅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希望,对佛图澄的话是言听计从,马上纷纷下人去准备,然后抱拳躬身道:“请大师一定要救我父亲,不管大师需要什么,世弘一定全力办到!”

明月一直在观察傅宣,这个人在历史上也是今年去世的,和其父亲同年过世,历史上没有说他是因为什么而死的,明月猜测可能是刘聪的军队灭亡傅氏小政府的时候殉国的,但看其现在的表现和历史评价,也可能是因为傅袛的去世,忧伤过度而去世的……。大孝子啊!

佛图澄看了一眼傅宣,轻轻的点了点头,指着傅畅道:“你去把你父亲扶起来,最好是让他盘坐起来”。

傅畅马上亲自去扶,才一接触,冷汗就下来了,回头对着佛图澄急道:“大师,我父亲的四肢都僵硬了,无法弯曲啊!”

佛图澄显然早已知道这种情况,镇定的回答道:“你用力把你父亲的两条腿伸直。”

佛图澄一边吩咐着傅畅,一边不脱鞋袜的就跳到了床榻上,拼命揉搓,按摩傅袛的胳膊各处。佛图澄又看了明月一眼后,说道:“还请公主站到傅老施主的双肩上,嗯,先用绳子把傅施主的头发绑起来,用力抓紧,直到头皮起来”。

明月应声也爬到了床榻上,在傅畅,傅宣俩兄弟的帮助下,站在了傅袛的双肩上,傅宣也在床榻上扶住我,以防我站立不稳。

傅宣也知道在现在的众人中只有明月的重量正合适,换了其他人可能病人就先吃不消了,所以没有疑虑的听从佛图澄的安排。

佛图澄开始揉搓府邸的胸腹,然后慢慢往上推拿到喉咙的时候,突然一手掐住傅袛的脖子,一手蒙住傅袛的嘴巴,然后命令把准备好的皂角,细辛对着傅袛的鼻子不断吹气。又开口吩咐另外两个小厮用空笔管对着傅袛的耳朵吹气。

大家各自做着佛图澄安排的事情,大约一顿饭的时候,佛图澄让众人都下来了,傅袛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了……

傅宣的眼睛红了,傅畅也着急的看着自己的大哥不敢出声。明月也走到了佛图澄的身边,伸出了小手握住了佛图澄的手,也不知道是安慰佛图澄还是安慰自己,只是这个时候的明月真的很担心傅袛也很担心自己和佛图澄。

佛图澄缓缓闭上了眼睛,口中默默念着经文,须臾,佛图澄突然睁开双眼大喝道:“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一声大喝之下,之前状如死人的傅袛突然咳嗽了起来,胸口也急剧的起伏,然后慢慢的变成有规律的一起一伏,眼睛也慢慢的睁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