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七十章:各自心思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367 2015-10-28 10:59:07

  傅袛醒来后,佛图澄又命人煮了菌挂汤和稀粥为其润喉。

傅袛喝了后就又沉沉睡去,看得出,呼吸很平稳,脸上也有了血色,气息也逐渐平稳了。

傅宣看着自己的老父亲由危转安,自己身上的病也立时去掉了大半,惊喜之余对明月和佛图澄更加的礼待了。

傅畅也很高兴,心里也相信了佛图澄的真实性,但是对于明月的身份还是心存疑虑,所以悄悄的拉了拉傅宣的衣服,示意出去谈话。

傅宣朝傅畅瞪了一眼,在他看来,救了他父亲的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怎么可以怀疑自己的救命恩人!但傅宣还是点了点头,意思是他会看着办的,之后就不再搭理傅畅了。

傅畅看到自己兄长这样的态度,脸上有点挂不住,但又不好发作,在他看来,小心点总归是没有错的,自己的兄长就是太过仁义了,哎,49岁的人了还是那么幼稚。

明月并没有注意到兄弟两人的交流,现在的明月只是关注着佛图澄,救治傅袛那么久,他也应该累了。

佛图澄也感觉到了明月关心的神情,满是皱纹与严肃的脸上也对着明月露出了笑容,又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傅宣对佛图澄是真心感激的,所以亲切地对着佛图澄一阵阵地嘘寒问暖,直到把我们两个人各自重新安排了房间,才让我们先去休息。

明月这次没有拒绝傅宣的好意,同意他安排四个侍女来我的房间照顾自己,明月知道这里面有对自己身份的尊重,当然也有监视的意味,不过明月既然决定来这里,自然不会推脱。

傅宣见明月并没有拒绝,心里也很满意,只是觉得自己看着明月的时候眼神稍稍有点心虚……傅宣自己心里也在嘀咕,为什么看着这个孩子的眼睛的时候,自己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那种莫名的悸动……

傅宣等明月和佛图澄去往各自的房间后,又悉心照顾了会傅袛,就和傅畅两人一起出了傅袛的房间,来到了一处安静无人的地方。

傅畅首先开口道:“父亲看来已然没有大恙了,只是这个自称明月的小女孩和那个老和尚……”

傅宣听到傅畅叫佛图澄为老和尚,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但也没有直接表示自己的反感,而是缓缓说道:“佛图澄大师是父亲的救命恩人,我们一定要给予最好的待遇,赡养起来。”

傅畅看到自己兄长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脸上有点尴尬,自己的确是失礼了,马上缓和道:“兄长莫怪,是世道失礼了,不过这个自称明月的小女孩还要兄长定夺”。

“既然她说父亲认识她,那么久只有等父亲醒来再说了,我已经吩咐管家安排四个侍女去照顾,你也可以亲自挑拣些机灵点的前去,务必不错过任何细节”。

“诺”。

傅宣看傅畅答应后还不立即着手去安排人选,反而跟自己面前站立着,显然是还有话说,就开口问道:“世道可还有什么话要对为兄言语?”

“兄长,如果这个明月不是公主呢?”

傅宣因为老父亲奇迹般的被救活,所以心思还在如何感谢佛图澄的事上,现在被傅畅这么一点,倒也想明白了自己弟弟的意思,脸上也显得犹豫了起来。

“兄长,依世道看来,这小女孩是就最好,若不是的话亦不妨假戏真做……”

傅宣看着傅畅眼睛里冒出的狡黠,自然知道了自己的弟弟在打什么主意,立即摇头道:“不可,她是和大师一起前来的,大师救了父亲的性命,我们身为大族不可以做忘恩负义之事,即使她真的不是公主,我们也放了她吧,不可再多事端,万一被人知道我们拿一个假冒的公主发号施令,后果更加严重,不可不可,你不要再作这个打算,尽快安排机灵的小婢女前去伺候,一天没有证明她的真实身份前都不可以有一丝怠慢,你可知道?”

傅畅马上躬身答应,然后又稍微和自己的兄长说了点当今局势和政务上的事后就拱手告辞了。

傅宣看着自己的弟弟离开后,心里也在想,这个自称明月公主的女孩子,为什么和自己的爱妻有那么一丝相像呢?一样的恬静,脸上的两个小酒窝的位置也和自己的爱妻土孙松的一样,那眼神也是如此清澈,难道真的是松儿回来找我了吗?松儿,是你投胎转世后带着佛图澄大师前来救治父亲的吗?松儿,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回来了!

傅畅并不清楚傅宣现在的心思,现在的傅畅真的是满肚子的火,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仁义的父亲,又摊上这么一个迂腐的兄长,难道他傅畅所做的不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吗?如今天下大乱,傅氏一族要立足,要扩张地盘,没有一个傀儡怎么行?哼,即使证明不是,你们把她放了我也不会放!

傅畅一边走一边往管家那里走去,一边也在思考之前兄长第一看到这个小女孩时的奇怪反应,但没有想出什么头绪,他现在要尽快挑一些自己信得过的婢女前去侍奉才行!一定要把这个女孩牢牢控制住,绝对不能让她有一丝机会脱身。

客房

明月已经自己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傅宣给自己安排的侍女还没有到来,明月的心却已经变得有些不安,明月不希望自己的身体的秘密再被别人发现,所以让人烧了热水后就快速的清洗了一下自己,省的那些新来的小丫头非要伺候自己洗澡……

佛图澄的居室被安排在我住所的外围,离得并不远,看来他们并没有想把自己和老和尚分开的意思,从这点来看,傅宣对明月还是友善的,起码比傅畅好,只是自己心里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傅宣看着自己的时候会变现的如此奇怪,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阔别很久且无比熟悉无比留恋的人,难道我们见过??

带着这样的疑问,明月一个在床榻上暗自发呆,这时却听到门外传来吵杂声,似乎是又有什么人物被安排在客房处的其他房间了。

明月等到声音慢慢安静了下来后,也就不再去多想。心想这会儿老和尚也应该在打坐参禅了吧,自己不好再去打扰。就一个人静静的呆在房间里,想着自己的心事,一会儿哀伤着红姨的身世,一会又可怜起自己的身世,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正在此时,却听得房间外面有4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婢女们奉二老爷吩咐前来伺候公主。

声音停止了,我知道这四个小女孩一定是在门外等自己出去与她们确认主仆关系的,明月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是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明月轻轻的打开门,眼前看到的是四个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婢女,年纪也应该在10岁左右,看来这几个小丫头都是被很精心的挑选出来的,只不过因为自己知道这些小女孩也是来监视自己的,所以并没有太多的热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就自己走回床榻前坐着,等她们自己进来介绍自己了。

“婢女是傅梅”

“婢女是傅兰”

“婢女是傅竹”

“婢女是傅菊”

明月看着她们一个个自报姓名,心里也是一阵感叹,她们一出生就姓傅?显然不是,都是苦命的人,自己的姓氏都不能保留,全是主人家赐的姓名,就如阿猫阿狗一般,哎,这就是古代……”

四个女孩还按照礼仪微福着身体,看面前的女孩久久不语,以为是这个所谓的公主故意考验她们的规矩,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明月看着她们微微蹲着很辛苦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马上点了下头,让她们起身。

傅梅蹲得有点生气,虽然脸上不好发作,但是心里却是恨死,心道: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公主呢,一见面就给规矩,哼,要是证明你不是公主,看我不拧死你个小蹄子!

傅兰站起身后也显得有点辛苦,可是脸上除了因为吃力而稍微有点微红外并没有其他反应,顺从的退到一边等待公主的吩咐。

其他两个小女孩却是和傅梅靠的更近,小脸上都有点不满,只是不敢发作罢了。

明月看着她们的样子,心道:看来这个傅梅是她们的头,嗯,这个傅兰还不错,老成有礼……

等她们几个各自站好后,明月开口道:“你们也看到了,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客房,并没有什么适合你们睡觉的地方,你们今夜先回去,待明日傅老大人苏醒过来后,再过来伺候吧。今日本宫疲乏了,你们走吧。

四个女孩听到公主要赶她们走,都有点犹豫不决,老实说她们几个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要不是老管家找到她们,让她们务必好好伺候好眼前这个不知真假的小公主,真的想走了。但因为是老管家郑重吩咐的,倒让她们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自然看出了她们的心思,只是宽慰道:“你们不用担心,若有人闻起来尽快说是我的主意。明日一早你们也不用前来,我自己会梳妆打扮”。

几个小女孩心里各自暗喜不已,一个个又给明月见了一次礼后就慢慢退出了房间,只有傅兰一个人走的最慢,回头看了明月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抱歉的样子,这才慢慢退出并为我拉上了门。

看到她们一个都走了,明月的心里才算安定了下来,明月在床榻上用被子捂着头,心里是一阵阵的忐忑不安,在被子里张着嘴巴,无声的大叫着,以发泄自己的莫名情绪……

折腾了会后,明月也慢慢困了,手在自己大腿处摸了一下绑好的匕首,心才慢慢安定下来,这把匕首自从打造好以来就一直在这个位置,从没有离开过自己,不知为何,明月的心里真的好怕,好怕,一种莫名的恐惧,莫名的寂寞, 明月蜷缩在被子里,不断的深呼吸……

这一夜,还是那么安静那么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