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六十三章:羊献容论道闾丘冲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69 2015-10-27 10:53:55

  老和尚佛图澄也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了清水,不仅替明月清洗了伤口和身体,还替明月把化脓的烂肉一一割去,用的是明月大腿裤子贴肉藏着的那把镶了玉的匕首。匕首在火上烤过后才动的手,明月身上已经有不少地方因为得不到清洗而化脓腐烂,所以衣服都被脱去,因为要仔细检查每一个可能的伤口或者腐烂的地方,明月被脱得一丝不挂,自然什么秘密都被老和尚知道了,当明月的容貌被清洗后,老和尚的目光在一瞬间也变得呆滞了,这样漂亮的小人儿,确实不应该出现在人间……

老和尚在清理好的伤口后,口中默念佛号,一下狠手,把明月的断胳膊和断腿重新折断,这样的痛楚明月已经感觉不到了,明月除了还保留着一丝脉搏,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生命的迹象了……

老和尚重新帮明月接上了关节,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的草药敷在了明月的各个伤口上,又找到了能够退烧的药物,煮开后,强行扒开我的嘴巴灌进去,可明月根本已经没办法喝水了,用中医的话,就是已经药石难医了……

老和尚的眉头皱的很紧,这样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何救治他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老和尚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件小衣服帮明月穿好后,就把明月的身体像他一样的盘坐着(如老僧入定一般的样子),然后把明月的长发用绳子悬到房梁上,直到头皮也被拉扯起来为止,接着用生半夏磨成粉末末(有毒,入口即麻舌刺喉)以竹筒吹进明月的鼻内,这样不久后,明月竟然咳嗽起来,并吐出了大大一口痰……

老和尚看到这里,觉得有戏,马上拿出准备好的生姜汁(解半夏毒)给明月灌进去,然后又摸了摸明月的胸口,原本冰冷的身体似乎慢慢变得温热起来了……

就这样老和尚很仔细的照顾了明月二天二夜,寸步不离,在喂明月吃用水化开了的烙饼的时候,发现明月的高烧也在慢慢的往下退……

洛阳太极殿

今天是刘曜娶羊献容的好日子,刘曜显得意气风发,英俊的脸庞显得异常的红润。

在众人的注视下,羊献容穿着盛装,慢慢来到了太极殿,前来观礼的除了王弥,呼延晏,石勒派来的使者,还有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的晋国一众王公大臣。这是羊献容向刘曜要求的,刘曜自然是非常开心,这样很好,让晋国上下看看,他们先帝的皇后从今往后就是我刘曜的女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晋国王公大臣里的众人看到了羊献容的到来,却是表现各不相同,有的在破口大骂,有的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也有声泪俱下希望羊献容能救他们一命的,可谓众生各相……

闾丘冲自然也在其中,这个老儒生骂得最凶,但是因为年纪确实很大了,断断续续的也没有什么力气了,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一眼。

羊献容自然是听到了这些人的大呼小叫,可这是她自己要求的,她早就知道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一定会拿礼义廉耻来骂自己,可自己今天就是要当着这些所谓的士大夫光明正大的嫁给刘曜,这个他们眼中的胡人!呵呵,真可笑,自己就是要天下人都看看,丢人的到底是我羊献容呢还是这窝囊的司马氏?这龌龊的大晋王朝!?

王弥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女人的确很美,倒也不是美到倾国倾城的地步,怎么刘曜就这么痴迷呢?不仅仅是只想羞辱晋国上下吧……

王弥身边的刘暾心里却是理解这个女人的选择的,当年鲜卑骑兵杀入长安,先帝自己跑了,要不是自己一路救护她,早就被杀或者饿死了……她经历过的种种,他刘暾的真的没有办法去指责他,自己还和她曾经一起流落民间……尤其是自己也已经从贼,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呢,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

游子远也在闭目养神,他是不赞同刘曜娶这个女人,但自己投靠不久,能说什么呢?

呼延晏看着羊献容,只觉得刘曜昏了头了,怎么那么老的女人都要?老实说,他呼延晏现在虽然是认他刘曜做了主子了,但是在选择女人这一点上来看,他呼延晏真的看不起刘曜的眼光!要不是有个前皇后的身份,真看不出有啥好的……

羊献容就这样在众人的注目下慢慢来到了刘曜面前,缓缓的做了一个万福的动作,轻声道:“妾身拜见大王”。

刘曜已经高兴的合不拢嘴了,如此佳人,实在难得。刘曜起身亲自扶起羊献容,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痴痴的看着羊献容……

刘曜的目光让羊献容的心里有那么点羞涩,有那么一点甜蜜,羊献容的脸上也再次浮现出了那一抹嫣红……

突然闾丘冲的一声冷哼破坏了这一切。

刘曜顿时大怒,破坏自己和自己女人如此美妙的一刻,此人不管是谁都应该罪该万死!

刘曜命人把闾丘冲带了自己和羊献容的面前,冷冷的看了这个老头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就要让士兵把闾丘冲带下去杀了。

羊献容却一把拦住了刘曜,柔声道:“闾师是海内敬重的贤人,大王要礼待”。

刘曜听了羊献容的话,只好按捺住自己的脾气,但是对闾丘冲仍旧是怒目而视,并没有要和解的意思。

羊献容用她那双大眼睛温柔的凝视着刘曜,示意让她来处理。

刘曜看着是自己新娘的意思,心里一软,点头同意了。

羊献容命人取了一把长匕首,慢慢走到闾丘冲面前,亲自用匕首把闾丘冲身上捆绑着的绳子割断,然后再缓缓退后,对着闾丘冲微微一福。

闾丘冲起先以为这个丧家辱国的女人要先拿自己开刀,所以闭上眼睛,伸长了脖子,一脸任君宰割的态度。不想,突然觉得自己身上一松,原来是捆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被眼前这个自己恶心到死的女人解开了,这,这,这是奇耻大辱!

闾丘冲一甩袍袖,转过身背对着刘曜和羊献容,高傲的昂起了头,冷哼一声后,不再言语。

羊献容稳住又要发怒的刘曜后,轻轻说道:“大王,让妾身和闾师说几句吧”。

刘曜看着羊献容温婉可人,落落大方的样子,不忍心拒绝她,只能冷哼一声,轻轻点了点头,再次同意了羊献容的要求。

羊献容微笑着说道:“不知道闾师为何要如此生气?今日是妾身的大喜之日,为何闾师如此无礼呢?”

闾丘冲的确称得上一代宗师,所以羊献容的尊称是恰当的,但闾丘冲已经把羊献容厌恶到了极点,内心中也只求速死,既然这个不知羞耻的一味相逼,那么自己就替天下人好好骂骂这个**的婊子!

闾丘冲冷笑道:“你也是出身高门的泰山羊氏,难道不知道礼仪道德与羞耻吗?你现在要下嫁给一个夷狄,背叛你的家族,你把你的祖先置于何地?你背叛先帝,你把先帝置于何地?背叛晋国,你把百姓置于何地?人伦纲常都不要了,你何以为人?原先你几废几立,从皇后到庶民,一个小小的校尉都可以废立你,你觉得屈辱,你用多大的毅力忍了下来,目的是什么?仅仅只是为了活下去吗?老夫看不懂你,我只知道天上人间都无法容忍你的选择!”

不知道为何刘暾的眼睛忽然睁开了,但只是盯着脚下的,神色沉重……

刘曜听了闾丘冲的话,那痴迷的心似乎也起了点变化……

羊献容并没有恼怒,仍旧是一副心平气和的神态,缓缓开口道:“闾师是替天下百姓指责我吗?那么我又是什么呢?仅仅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发生八王之乱是因为我是八王之一?外族入侵是因为我?百姓暴动,流民千千万万是因为我让你们去剥削百姓吗?你们这些士大夫身上穿的绫罗绸缎,口中吃的琼浆玉液都是百姓的民脂民膏,你们有过羞愧吗?现在国破家亡你们没有能力去保护你们的妻女,却要把责任全部强加于一个弱女子身上,来安慰你们这些所谓名门高族最后的遮羞布?战士上阵杀敌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呼延晏听到这里突然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心道:在床上骑女人~

闾丘冲本来以为自己的一套说辞可谓义正词严,现在被一个自己认为人尽可夫的婊子说的噎住,一时气急道:“你你你,你真是不知羞耻,你也是堂堂的大晋皇后!”

“不错,正是因为我是大晋的皇后,所以我才愿意跟你说这些话,是你们的无能把我拱手让给了外族,我没有选择去死,是因为活着更难,我要用我余下的人生,好好为百姓做点事,尽到一个当权者应有的义务,而不是像你们那样只知道谈论清静无为!正因为我尚有羞耻之心,我才知道去选择,不像你们宁可抱着错误的思想和腐朽的道德去死,甚至临死也不知道忏悔自己的错误,去反思为何你们认为的大道如此不堪?

闾丘冲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女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其实他也不是不知道晋朝沦落到如今的种种原因,但现在国破家亡,羊献容这个堂堂的大晋先帝之后竟然自愿下嫁夷狄,此辱此恨如何能平?

羊献容看闾丘冲无言以对,挺起胸膛向前一步继续说道:“我是羊氏的女儿,是晋国的皇后,我今后会背负天下人的指责而活下去,你们今天之后也会死去,希望我的经历和你们的悲惨遭遇能让真正的有识之士去反思晋朝为什么会亡,我相信,历史会给我一个客观的评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