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六十二章:小绿的心思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033 2015-10-27 10:53:06

  石勒的大军因为接到了刘曜使者的书信,已经慢慢向洛阳靠近。

夜晚

张宾正在夜读春秋,厚厚的竹简,正在随着阅读的进程慢慢被打开。

石勒阻止了张宾亲卫的通报,自己独自慢慢走了张宾的营帐,就这样站在张宾的身后,看着正在专心读书的张宾,一言不发。

过了好久,张宾看的有点累了,伸了个懒腰,正想去添点灯油,却看到已经有人在为自己添灯油了,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主公,心中着实一暖,立即起身感谢道:“主公驾到,为何不通知臣下?还亲自为臣下添油,这如何受得起?”

石勒看到张宾这样的举动,心里并不是特别高兴,虽然他表达了谢意,但自己和他之间何须这样计较呢?君君臣臣是对仅仅为了依附自己的臣子而言,你张宾是我的知己,还需要这样吗?

石勒摆了摆手,温和的说道:“孟孙何必多礼,你我之间无需说谢谢,我看你如此专注,所以不想打扰你,以后没有旁人的话,你不要再自称臣下了”。

张宾看到了石勒眼中的寂寞,也知道自己有点太顾忌君臣之礼了,但从古以来君君臣臣都是这样的,张宾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知道了石勒的来意,轻声道:“主公找孟孙可是为了刘曜大婚的事?”

石勒当然知道张宾能猜到自己的心意,心里也是一暖,只要自己遇到了难题需要找人商量的时候,张宾从来不会让自己失望。

石勒点了点头,坦然的说道:“不错,刘曜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杀了晋太子司马诠不说竟然要在洛阳娶晋国先皇帝恵帝的皇后做妾,还要让我去接管洛阳,这是何意呢?”

“刘曜其志不小,其心亦可诛!”

“哦?”

“不错,杀晋太子司马诠是不想接受王弥的恩惠,也是因为他手上还有晋国的皇帝--怀帝,所以有恃无恐”。

“娶羊献容呢?”

“自然是为了羞辱晋国上下,没有比这个更能打击晋国上下士族的心了,可谓诛心!”

“那为何不娶晋国当今的皇后梁皇后呢?晋帝不过28岁,其皇后不是更年轻?”

“据听说,洛阳城破后,晋国王太后和梁皇后先后自缢于各自寝宫……”

“倒是些贞洁烈妇,死得其所,令人敬佩”。

“孟孙倒是更敬佩羊献容”。

“哦?不防说来听听,一个背叛国家的女人如何会让我的孟孙敬佩呢?”

“呵呵,主公,其实不是孟孙敬佩这个女人,而是这个女人想活下去的意志让人敬佩”。

“为了活下去吗”?

“嗯,从来女人只是依附男人的附属品,战利品和战时的食物……而这个女人呢,虽然是*****,但几废几立之后仍然是皇后,主公不觉得有意思吗?”

“的确有意思!孤王都有点想见见这个女人了!”

“呵呵,主公的心里又怎么会只有一个羊献容呢?相比主公,刘曜就显得愚不可及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让天下人看轻”

“如何说?”

“自古男人要是为了一个不合适的女人而兴师动众,下场必然可悲,刘曜虽然打击了汉人的心,却也激起了汉人的复仇之心”。

“那又如何呢?”

“现在晋国严格来说已经亡国,但天下却不仅仅只有我匈奴各部,其他各胡,还有远比各族都多很多倍的汉族……”

石勒目光闪烁的看着张宾,心道:他难道是在劝诫我,汉人是杀不光的,还是要靠怀柔政策来治理各族,尤其是汉族”。

张宾并没有退缩而是迎着石勒的目光继续说道:“主公,您要得的是天下还是自己部族的一时荣耀?!”

石勒久久不语,他已经确定了张宾的想法,看来苦县的事对张宾的影响很大,自己也的确应该要正视这个问题,如果各部族的问题不妥善解决,自己的部族想长期统治天下也是不可能的,尤其汉人那么多……

石勒心里也似乎下了决定,看向张宾的目光不再闪烁,石勒缓缓开口道:“孟孙说的对,天下,我们的目标从来只是天下!”

张宾听到石勒的回答后,慢慢跪在了石勒的面前,他不是为了讨好,而是为天下的百姓感谢石勒,也是为自己的心……

石勒赶紧扶起了张宾,这样的行为发生在张宾身上是难能可贵的,看来他是真心为我出谋划策,为我打江山的,他也是汉人,自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民族被屠杀殆尽。石勒现在倒是真的感谢儒家思想了,没有这种只求出仕明主而不论出身的思维,自己又怎么可能得到张宾这样的军师呢?

石勒邀约张宾一起出去走走,张宾自然乐意陪同。

石勒和张宾漫步在星空下,看着举头的一轮明月,石勒首先开口道:“自从降服石瞻后,却只打听出明月赶往了洛阳,现在洛阳已经被攻破,不知道这小女孩如何了?”

张宾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明月对他来说太过重要,怎么可能不关心呢?现在听到石勒在问话,马上回道:“主公,现在的消息只告诉我们明月因为身体的原因已经前往在洛阳求医,看来是病的不轻,如今洛阳城内都是刘曜,王弥,呼延晏的人,我方的探子已经撤回,并没有更确切的消息”。

“要是被刘曜他们抓住如何是好?”

“主公勿忧,石瞻所部那边我已多方查探,或许这些人受过明月大恩,所以查探不出明月的确切消息,但从我部的探子收集的消息来看已证实石瞻所部曾经分过兵马,骑兵护送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前往了洛阳,而以陈留到洛阳的环境来看,很难全部顺利到达,那么他们到达了洛阳后也只可能是小部分人,所以明月一行更不可能向晋国皇帝求助,因为据孟孙所知这个怀帝对明月也是有不小的企图的。

所以即使明月在洛阳也不可能在刘曜等人手上,即使落在他们手里以明月的聪慧也不可能给自己找麻烦说破身份,所以明月只要还没有死,就应该还在洛阳。”

“那我们就加快去洛阳的步伐吧,嗯,对了,石瞻也没有主动透露过明月的行踪?”

“没有……”

石勒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和张宾在军营里兜了一圈后,石勒开口道:“天色不早了,孟孙也去睡吧,明天你吩咐军士加快行军,勿必尽快到达洛阳!”

张宾恭谨的答应后,看着石勒慢慢离去。张宾的思绪也飘到了明月身上,嘴中用着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明月,你要等我啊……”

第二天,石勒对全军下达了快速赶去洛阳的军令。

石瞻骑着马,看着自己的部众,因为都是步军和百姓,而石勒又不急着去争洛阳,所以也就没有让石瞻的部众先去石勒的地盘安顿,而是要求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军,但这样的部众自然只能跟在后队,这让不能充当前锋的石瞻心中万分焦急!

石瞻也在担心明月,那么久了,不知道明月有没有到达洛阳,现在洛阳已经被攻破了,自己又希望她不要在洛阳,如今自己将跟随石勒的大军前往洛阳,真是既想马上看到明月,又害怕明月真的在洛阳,万一明月遭遇不测,这种复杂的心态弄得石瞻本就木讷的头脑更加的痛苦……

小绿和流民们也跟随在后面,小绿看着石瞻一个人郁郁寡欢的样子,心里自然知道石瞻是为了谁而担忧,小绿的心里竟然有一丝莫名的嫉妒,但自己能说什么呢?只能这样默默的陪着石瞻了……

突然一个骑兵快速来到石瞻的面前,下了马禀报道:“小将军,石虎将军收到军师的命令,让你部配合石虎将军一起先开往轘辕关,然后先行休整!等待大军汇合!”

石瞻有点发愣,为什么不让我去洛阳?石瞻马上看着这个骑兵,问道:“为何不让我部也去洛阳!”

“这个是军命,不是我能猜测的,请小将军速速前往石虎将军处一起行动,告辞!”

石瞻愣愣的看着快速离去的传令骑兵,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恨……

小绿也听到军令,看向石瞻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也变得温柔了起来,她只知道现在的他在心痛……

小绿慢慢走近了石瞻身边,小手紧紧的握住了石瞻的手,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这样静静站在石瞻的身边。

石瞻也没有反抗小绿的好意,在他看来小绿只是关心他,而他也喜欢自己身边有一个人陪着自己,或许小绿就是明月留给他唯一的念想……

“良哥哥,明月公主一定会没有事的,她那么善良,老天爷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石瞻听着小绿肯定的话语,忍不住低头凝视着小绿的双眸,竟然如此干净如此明亮……

石瞻伸出另一只手,怜惜的摸了摸小绿的头,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小绿看着石瞻那久违的笑容,心里非常高兴,但旋即又想到,这笑容若是只为我而笑该多好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