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五十八章:王弥得刘暾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84 2015-10-23 08:38:31

  刘曜在武器库吹了一夜的风,手下献来的女人都是些低贱的民女,庸脂俗粉就不说了,还一个个骨瘦如柴,好不容易见到个稍有点姿色的,浑身又肮脏不堪,即使想发泄下都没有胃口,这更让刘曜恨王弥入骨,当然那个呼延晏也应该不得好死!

直到早上,刘曜都没有合过眼,心中的愤怒是越来越甚。

刘曜拔出了剑,一剑刺死了手下送来的一个女人,这样恶心的女人,这根本是在羞辱自己!他王弥和呼延晏现在还宿醉在南,北两宫,把我这个堂堂汉国的始安王晾在这里,简直不可饶恕!

南宫

呼延晏的眼皮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跳个不停,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跟王弥拿下了洛阳的南,北两宫,城里城外都是汉国的大军,呵呵,就连那个傻子刘曜也守在武器库看门,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危险?

一番云雨后,呼延晏心里爽极了,也正在这时,听到了自己夜宿的屋外有小校轻声报告:“大将军,王将军叫大将军一起去太极殿商议大事”。

呼延晏心里腻歪死了,什么狗屁王将军,就是我们匈奴人的一条狗,现在竟然敢呼喝自己这个堂堂的汉国皇亲国戚,真是不知死活!

呼延晏虽然心里不想去,但是知道不去不行,只好敷衍道:“知道了,你告诉他,我马上就去!”。

呼延晏正准备穿衣去见王弥,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特别不舒服,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美好身体又让自己的邪火旺了起来,呼延晏心里大呼道:去他妈的狗屁什么王大将军,让老子再爽一爽再过去!

太极殿大厅

王弥坐在只有皇帝可以坐的位置上,毫不节制,看到呼延晏慢慢从远处过来,才依依不舍的从宝座上慢慢走下来……

王弥看到呼延晏的脸庞非常滋润,就知道这小子夜里没有歇着,心里真是为这些娇嫩的宫女感到可惜,不过现下还真不是跟这些匈奴杂种计较的时候。

王弥拍了拍手。

王弥的小校立即带来了一拨被俘的晋朝王公大臣。

呼延晏看着这些人摸狗样的晋国王公大臣,真心瞧不起。

这些王公大臣不是别人,就是太子司马诠,吴孝王司马晏,竟陵王司马楙,右仆射曹馥,尚书闾丘冲,河南尹刘默等人……

司马诠因为并没有否认自己是太子的身份,而且他自己认为他是代替他的父皇晋怀帝,最后留守在京都洛阳的,所以王弥在待遇上也并没有太苛刻他,司马诠看到新来的这个胡狗呼延晏一脸战胜者的姿态,心里的屈辱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呼延晏也不理会王弥在不在旁边,大笑道:“哈哈哈,你看看这些汉狗,一个个穿的衣冠楚楚,怎么打起仗来都不如一个娘们厉害?这娘们还能在床上把老子搞得筋疲力尽,哈哈哈哈哈哈!”

王弥的脸色也是铁青的,这个该死的呼延晏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骂汉狗,自己虽然跟着你们匈奴人混,但我是一个堂堂的汉人,跟着你们这帮该死的匈奴混日子也是迫不得已,真是气煞人也!

王弥冷冷的指着司马诠道:“这是晋国的太子”。

呼延晏的眼前顿时一亮,连太子都抓到了,这回的功劳该多大啊!哈哈哈哈哈

王弥冷眼看着呼延晏那股子得意劲,就没好气的说道:“这些人我会亲自派人押解到平阳献给吾皇陛下的”。

呼延晏一听就炸了,什么?你王弥送,那功劳不都是你的了?

呼延晏仔细看了看王弥身边的将领啊和整个太极殿的守卫情况,自己因为赶得急,并没有没带兵过来,而且自己的部队都在北宫,而且人数才2万多人,硬拼不是王弥的对手,这可如何是好……

王弥看到呼延晏还算识相,知道自己没有实力跟自己抢功劳,当下也平心静气的说道:“呼延将军,就请回北宫好好休整下部队,其他的事就交给末将吧,今天之所以叫呼延将军前来,不过是列行通告一下,省的以后说我没有通报过。”

呼延晏心下大怒,但现在又不敢说什么,现在翻脸吃亏的是自己,自己才没有那么傻呢,我们走着瞧,你这个该死的汉狗!

王弥看着呼延晏逃也似的离去,心里真的得意极了,这比抓到一个破太子还来劲。

这时一个让司马诠等人惊讶的合不拢嘴的人物突然出现在了王弥身边---刘暾!

不错,正是刘暾,西晋尚书左仆射刘毅之子。晋朝官员,曾五度任司隶校尉,官至右光禄大夫、领太子少傅,痛骂过贾南风的表亲郭彰,救过羊献容,怒斥过司马越,一向以刚正不阿闻名,竟然投靠了贼寇???!!!

刘暾好像没有看到这些人一样,尤其是对着太子司马诠那鄙夷的目光,更是坦然自若。

不错,他刘蹾是降了,但他刘蹾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司马皇朝早已失望透顶,自己最聪明的幼子,太子舍人刘白,因为被司马越忌惮,司马越竟然派何伦假装盗贼冲入自己的府邸杀了自己的儿子,这恨如何能平?求告于怀帝和你太子司马诠又是怎么对我的?呵呵,历经“八王之乱”,到现在洛阳被外族所破,怀帝自己跑了,我却还在!自己的一片忠心早已被当成了狗屎!这样的皇朝谁还愿意为它卖命!

王弥看到晋国王公大臣的反应,并不奇怪,自己本就有心招揽一名军师,而这个刘蹾跟自己又是同乡,他刘蹾因为跟我是同乡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自己多次求告让他跟随自己反晋,结果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还一心要为晋朝司马氏匡扶天下,结果弄得,儿子惨死,自己也凄凄惨惨,今天幸好遇到我,真是老天眷顾助我成事啊,哈哈哈,想要军师就来个军师,缘分啊……

刘暾对着王弥完全使用了君臣的礼节,慢慢躬身道:“主公不该让呼延晏就这么走了,他这一走必然会给主公带来麻烦”。

王弥脸上一阵尴尬,自己草莽惯了,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凭自己的意愿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但说实在的,一旦因此吃起亏来都是惨痛的……,现在这个在洛阳朝堂上抓到的同乡刘蹾倒是正对自己胃口,可以刚正不阿的指正自己,可就是怎么那么直白呢……哎,这老小子要不是遇到我,在这帮晋朝大官面前还真是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王弥尴尬的笑了笑,自圆其说道:“抓住司马诠他们这么大的事,两家联军即使我不说,他也会知道,与其偷偷摸摸的送到平阳,不如摆出气势让他不要争抢的好啊。”

“主公所言不差,只是主公忘记了,洛阳武器库那边还驻扎着一个人,始安王刘曜……”

王弥现今最忌讳的2个人不过就是石勒和刘曜,被刘暾这么一提醒也有点感觉到不妙了……

“那如今该如何是好呢?”,王弥显得稍有点紧张,现在如果让呼延晏这个小人到刘曜那告一状,他和汉国朝廷的裂痕就无法弥补了……

刘暾看着这个草莽匹夫,心里是直摇头,怎么这个人一点脑子都没有的,不过,这个人虽然鲁莽,但起码对自己很真诚,自己现在的报国之志已经被毁了,但如果还能为天下人做点什么,那么这个王弥起码还是个汉人,只要自己真心诚意的辅佐他,说不定也可以安抚一方百姓。呵呵,想不到我刘暾刘长升的命运竟然跟三国的陈宫一样,也要去侍奉另一个匹夫吕布了,罢了,起码这样的人简单,对自己也算实在,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刘暾不急不缓的继续说道:“为今之计,有2条路可以走”。

“哦?哪2条路呢?”

“请主公去后殿再议”

王弥看了一眼晋国的王公大臣,心道:的确不妥,那么多人在,虽然离得远,但万一还是听到什么了呢?转念想了一下之前跟刘暾的谈话,倒也没有什么太忌讳的,但的确不能再在这里议事了。

王弥和刘暾来到了太极后殿,主次坐好后,王弥开口道:“快说说你的两条路吧”。

刘暾躬身道:“主公,如果主公决定现在就和汉国决裂,那么现在应该乘呼延晏还未走远,就火速杀了此人,然后假意请刘曜来南宫分财宝,伏兵以图之。还有一条路当然是我们现在暂时还不能跟汉国决裂,但是也要派人前去请刘曜前来,而且要让出南宫,离开洛阳,让刘曜和呼延晏去狗咬狗。”

王弥深锁着眉头,仔细思考着刘暾的话,的确他现在还不能和汉国彻底决裂,但要是让自己就这么放弃洛阳,他也舍不得……

刘暾看出了王弥的不舍,劝慰道:“主公,洛阳就在这里,不会走,匈奴人却早晚都要走,到时候留下来的洛阳还是我们的……”

“好,就听你的,我马上派人去通知刘曜前来主持大局!”

“主公且慢”。

王弥不解地看着刘暾,心道:急的是你,不急的又是你,是何道理呢?

只见刘暾轻轻说道:“主公,还应让主公麾下大将曹嶷立即前往青州,为主公在青州巩固后方……”。

王弥的眼睛一亮,看着刘暾的目光也变得深邃了起来……

“嗯,我这就让曹嶷领个镇东将军的职务,除了让他带上他的本部军马外再给他加派兵马5000,明日就开拔去青州”。

刘暾见王弥言听计从,心里也是一阵宽慰,随后告辞了王弥,前去清点所得财物,顺便安排人手去搜查失踪的晋怀帝,不过,刘暾现在的心里只想冷笑,堂堂大晋的皇帝,竟然连老娘,老婆孩子都不要了,丢下所有大臣自己跑了,晋朝能不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