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五十六章:裴氏救孤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30 2015-10-23 08:35:32

  洛阳宣阳门

王弥和呼延晏的大军不断的涌进了宣阳门,晋朝的守军四散逃命……

王弥看着自己的军队已经牢牢的掌握了宣阳门,接下来就是命令部队向皇宫冲杀了,要是能抓到晋朝的狗皇帝的话,就太完美了!青史留名啊,哈哈哈哈哈哈!

呼延晏也笑得特别大声,先入洛阳也有自己一份功劳了,以前刘聪和王弥第一次进攻洛阳都攻不进不去,你看,爷们一来就进去了,哈哈哈哈哈。

王弥看了一眼还在自命不凡的呼延晏,心里真是一阵鄙夷,什么狗屁胡人,要不是为了不让刘曜先进洛***本用不着你的军队,算了,反正真正攻破洛阳的还是我们汉人,我也算是对历史做了点贡献吧……哈哈,我真是无耻啊!!!

王弥心里得意啊,又开始想象刘曜要是知道自己先他一步攻破宣阳门,第一个进入洛阳,他那个臭小子的脸会不会想狗屎一样难看?哈哈哈

西明门

刘曜和西明门的守军正打得正火热,眼看就要快攻下了,自己派在宣阳门的探子突然急匆匆的跑过来了。

刘曜一看他的到来,知道不妙,脸色一下子阴的比狗屎还难看了……

“报,大王!,王弥和呼延晏两部已经攻下宣阳门,下一个目标应该是皇宫”。

刘曜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牙齿咬得紧紧的,看向西明门的感觉是越来越恨,突然大吼道:“儿郎们,汉人的狗杂种王弥已经攻下了宣阳门,你们都吃屎了吗?还不如一个汉人了???!!!!给我往死里杀啊,进了洛阳,随便你们怎么抢!!!晚了的话都让王弥跟呼延晏抢光了!!!”

刘曜一说完,自己拔出剑和自己的亲卫一起也加入了攻城的队伍。

士兵们一看刘曜亲自带兵支援了,顿时士气大振,再加上之前刘曜许诺的那些,立时打的晋朝守军越来越招架不住了……

有时候人的心态就是这样的,没人抢的东西没人要,一有人抢,又知道对方已经吃到肉了,那个急不可耐,真的是可以利用的……

宣阳门内

王弥和呼延晏已经开始各自驱使自己的部队向不同的方向追击四散溃逃的晋朝守军,大街小巷都在厮杀,老百姓们都躲在残破的屋子或者角落里不敢出来,只是用眼睛炙热的看着地上的新鲜死尸……

小破院子里

胖首领杀了2个冲进来的胡兵,自己的兄弟却也死了3个,胡人实在是非常凶悍,这还是他们预先埋伏下的结果……

但毕竟是杀了两个落单的,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知道,胡人已经杀进来了,自己带着那么多人,虽然人是多了,但是活下去的可能真的不大,要是人少点,譬如只有自己和一个货物的话,自己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逃离的可能性也更大些……

幸好,只来了2个,之后虽然胡兵们从门口入过,但并没有进入,这让胖首领对之前的想法倒是有点想放弃了,毕竟真的要冲出城门,人多点肉盾也多啊……

“砰!”,残破的小院大门被踢开了……

一下子来了5个胡兵,而且因为看到对面的汉人人数不少而且还有兵器,这五个人马上结成了战阵。

胖首领知道不干死这5个胡兵,就是自己这些人死了,所以拔出砍刀指挥着自己的兄弟们一起围了上去。

人贩子们的人数不断减少,胡人的战阵里也有人死亡,一时杀的难解难分……

裴氏也吓得瑟瑟发抖,和红姨两个人一起躲着屋子里不敢发出一声声响,红姨更是害怕的拉扯着裴氏的衣服,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与无助……

明月仍旧有气无力,高烧也因为亲眼目睹了红姨的遭遇变得更加严重了,整个脸滚烫滚烫,被红姨抱在怀里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红姨只是紧紧的抱住我,眼泪不断的流下来,她似乎知道明月快不行了……

过了好久……

屋门被打开了……

裴氏和红姨紧张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身影,一胖一瘦。

一个是胖首领一个是贾六,不少伤痕,伤口上还流着血……

贾六吐了口痰,大骂道:“大哥,就剩我们2个了,妈的,兄弟们都没有了,这5个狗胡兵里面竟然有个百夫长,要不是大哥你乘刘大个临死时死死的拖住他大腿,可能我们都要折在这个龟儿子手里了……

胖子并不说话,只是看着屋里的几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裴氏看到胖子在看她,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对视,红姨也下意识的往后挪,可是背后已经是墙角了……

贾六上前来到我们面前,弯下腰,恶狠狠的淫笑道:“草蛋的,就为了你们几个女人……”

贾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睁大着眼睛,倒地不起了。

贾六的脑袋上插了一把匕首……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姨和裴氏吓的大声尖叫。

胖子快步上前对着2个女人一人一个耳光才止住了这两个女人的尖叫。

红姨的身体的在发抖,是那种止不住的不断颤抖……

胖子看到2个女人已经不再尖叫,正想再抽这两个女人的耳光,突然看到地上流出了好多水……

胖子恶心的跳开了,恶狠狠的道:“该死的婊子,还他妈的吓尿了啊!”

裴氏自己也吓的不轻,但还是依旧张开着手试图保护身后的两人,根本不管自己也是一屁股坐在红姨的尿里……

裴氏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别过脸轻声道:“你为什么要杀他?杀了他,我们那么多人怎么逃出去?”

“谁说我们要那么多人走,就我们2个而已”,胖子一边说一边从贾六脑袋上拔出了匕首,匕首上滴着血,一滴,两滴,三滴……

这个小屋子里突然变得非常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晰地听到匕首上滴下血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杀她们,我跟你走,求求你不要杀她们,她们对你没有任何威胁,这个女人这个样子在这个洛阳城里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就让她们自生自灭吧,我求求你了……”

胖子看到裴氏对自己不断的磕头,直到裴氏的额头上开始出血……

胖子也知道杀了她们对自己也没什么帮助,一个刚被**过的女人和一个快死的孩子,真的要自己动手,还真是费力气,看到裴氏合作的态度,胖子举起的手慢慢放了下去。

裴氏被胖子带走的时候,眼睛里也全是泪,她的未来会如何呢,她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这个洛阳城都是未知数……

裴氏自然就是司马越的正妻,司马毗的生母,明月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保护自己,还要这么哀求恶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她知道我是明月吗?哦,对了,红姨说过我是小草,别人或许不知道小草这个名字,因为太普通了,但她裴氏却一定知道,因为明月在司马越府那么多年,先皇恵帝给我取的名字她如何不知道,加上红姨的气质,各种蛛丝马迹,心细如尘的裴氏一定早就猜到我是谁了,可她既然知道我是明月,为什么还要救我,保护我呢?明明应该讨厌我的啊……司马越活着的时候对明月比对她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她应该恨我才对的啊……

明月心里知道裴氏和那个该死的人贩子已经走远了,只剩下自己和红姨了……

红姨还是依旧紧紧的抱着明月,身体依旧在不断的发抖……

华林园密道

皇帝昏迷几天了,迷迷糊糊苏醒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他只记得来到这个密道后就吃了小内侍递上来的食物和水,接着自己和其他老内侍就都倒下了……

怀帝缓缓睁开了眼睛,但不敢有任何其他肢体动作,只是慢慢借着微弱的灯光慢慢观察情势,却突然听到一个小内侍的自言自语。

“胡人怎么还没有杀进来?奇怪了,再等等吧,反正是肯定守不住的,这几天自己也偷偷出去打探过,还没有动静,嗯,这些人倒是真的还没有醒,看来上次问太医们要来的迷药还真的管用,据说可以让一头牛昏迷2天呢,乘他们没有醒,先把其他人杀了,留下皇帝就可以了”。

怀帝心下大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一只手慢慢收到了身下,悄悄的向下衣里摸索着,那里有一把自己藏着的匕首……

小内侍一刀一个直插那些昏迷着的老内侍的背心,想起自己曾经被这些个老家伙折磨过,就多插几刀泄恨。

怀帝头上的急汗慢慢出来了,小内侍也慢慢靠近了皇帝身边,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怀帝的手已经摸到了匕首,手也藏回了身下,继续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内侍又开始自言自语道:“到底是交活人还是交人头呢?嗯,交人,不要说会不会出什么变故,自己力气小,就算皇帝不逃,被胡兵看到了先杀了自己,拿了皇帝自己去邀功就不好了,人头就不同了,虽然也有被抢的危险,但起码皇帝不会反抗了,危险小了一半了,虽然没有活人值钱,但也要有命享啊……”

怀帝感觉到小内侍慢慢蹲了下来,手慢慢放到了自己的背心上,怀帝握住匕首的手,握的更紧了……

小内侍还是有点犹豫,交活人的诱惑实在太大了,竟然缓缓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匕首,用另一只手抚摸皇帝的脖子,显得非常犹豫……

怀帝觉得机不可失,一个翻身,手上的匕首往小内侍脖子上一送,鲜血一下子喷满了自己的脸上。

小内侍不可置信的看着满脸鲜血的怀帝,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手一松,自己的匕首丢到了地上,身体也慢慢变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