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五十四章:先入洛阳者为王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015 2015-10-22 10:20:31

  公元311年六月初四

王弥终于赶在刘曜之前,先到达了洛阳,王弥的心里乐开了花,自己的部队将士也乐开了花,这洛阳城怎么看都像是只剩下一件衣服的女人了,哈哈哈,这个中滋味,自己要好好品尝好好玩味啊,哈哈哈哈哈!

不过王弥清楚现在还不能马上攻打洛阳,因为赶了那么久的路,士兵如果不休息而马上投入战场,不要说攻下洛阳了,反而可能阴沟里翻船,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在详细判断了自己派出去四方的探子汇总来的情报后,发现刘曜最快也要本月初五才能到达洛阳郊区,而自己有足够的时间休息一晚,因为即使他刘曜初五到了,也得跟自己一样休整一晚,哈哈哈,看来用女人来勾动这帮禽兽加快赶路是对的,哈哈哈哈哈!

初五

王弥在经过整整一晚的休整后,来到了洛阳的宣阳门,看着洛阳的高大城墙,心里真是感叹,要是自己是洛阳之主怎么可能让别人近到跟前?看来司马越一死,晋朝再也无人了,那就让我王弥做做皇帝这个位置吧,不是有句话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不就是说我王弥吗??哈哈哈。

王弥一边大笑着一边突然想到了石勒这个人,这个人以前自己还能把握到一点,但自从他招了一个叫张宾的谋士之后,总感觉自己已经处处不如他了,看来自己在这次洛阳一战后也必须找个军师了,嗯,石勒这家伙怎么那么奇怪,洛阳为什么不来分杯羹?真是奇怪,我弟弟王璋怎么也那么久没有来书信了?哼,先不管了,先把洛阳拿下来再说。

王弥对着手下的部众大吼道:“孩儿们,洛阳城就在眼前了,给我打啊!!!”

同一天

始安王刘曜也到达了洛阳郊区,一听说王弥已经在攻打宣阳门了,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抑制!

但无论刘曜心里如何焦急,如何愤怒,他都清楚,今天必须要休整一夜,不然真的无法立刻攻打洛阳,且不说自己的部队已经疲惫不堪,需要马上休息,而且一路上因为急行军而掉队的部队也需要自己耐住性子等待他们汇合。

刘曜朝着王弥部队进攻的宣阳门方向望去,心里的恨越来越盛,刘曜只能安慰自己,他王弥想那么快就打开洛阳城门也是不太可能的,自己只要休息好,凭自己的部队,别说晚了一天,就是晚了3天也可以先打开洛阳城,你等着吧,你这个该死的王弥!

刘曜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了一下自己的小校:“石勒现在在什么位置?”

“报大王,石勒现在还在向轘辕关方向前进,据探马报告,石勒部每天只行军80多里,并没有任何加快行军的迹象”。

“哼,这个石勒倒是真的识相,等我先拿下洛阳,王弥也好,你石勒也好,都是我的敌人,嗯,是汉国最大的敌人……”

初六

始安王刘曜开始进攻洛阳的西明门。

王弥也知道了刘曜的到来,但是宣阳门的防守比自己想像的要顽强一点。

王弥有点焦急了,毕竟洛阳近在眼前,要是被刘曜这个“屠各”(屠各:匈奴部落名。存在于后汉至西晋;杂居西北沿边诸郡。《晋书·四夷传·匈奴》:“ 屠各 最豪贵,故得为单于,统率诸种。)小子先进去,自己的脸可丢大了。

王弥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对着身边的小校大叫道:“你去找呼延晏来,就说我愿意把打下洛阳所得的一半给他!让他速度帮我一起攻打宣阳门!”

“大将军,一半那么多?!”

“白痴,你知道这是那里吗?洛阳啊,谁拿下洛阳,谁就可以青史留名,这个价值是一半的俘获可以比较的吗?何况,呵呵,他呼延晏也要有命可以享受才行啊……”

洛阳郊外

呼延晏正在等待自己的步兵前来汇合,看着王弥和刘曜已经在攻打了,而且准备都很充足,自己就特别来火,自己干嘛那么急切的冲过来,哎,就算晚个几天到达也来得及啊,悔啊,都怪自己太心急……

“报,王将军派人前来有事禀报。”

“哦?”呼延晏有点诧异,这个时候怎么王弥会找自己,难道要让自己分杯羹?呼延晏对着自己的小校点了点头说道:“让他过来”。

呼延晏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王弥的传令兵,心里是一阵腻歪,心想难道是来耀武扬威的?哼,这不是还没有打下洛阳嘛!

呼延晏不耐烦的叫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是,王将军让小的告知大将军,只要大将军愿意和他一起攻打宣阳门,王将军愿意把打下洛阳后的一半俘获献给大将军,决不食言!”

呼延晏惊讶的合不拢嘴巴了,这么好?他王弥不是疯了吧,嗯,看来是想比刘曜先进入洛阳城,呵呵,那我就帮帮王弥吧,哈哈哈,一半啊!

西明门

“你说什么???,呼延晏去帮助王弥攻打宣阳门了”?刘曜的脸有点不自然……

“大王,要不要我们也去叫呼延晏来帮我们攻打西明门”?

“我们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吗?我刘曜一定要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打开洛阳城!命令将士们,谁先进到洛阳城,赏黄金一万,美女100!”

听到刘曜的承诺,众将士顿时士气大增,都在拼命了。

刘曜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沉,该死的王弥你好大的气魄,一半俘获吗?!!哼哼,该死的呼延晏,那么点财帛就让你忘记自己是姓呼延的了?我皇族之外可是还有其他四大姓氏啊:卜,兰,乔,呼延”四个家族实力都差不多,现在有个呼延皇后在,要是哪天不在了,呵呵,我要你们呼延氏好看!

刘曜看到士兵们奋起攻城,心里也慢慢平静了,呵呵,先入洛阳者为王吗?我已径是王了,而你王弥配吗?

洛阳城内皇帝寝宫

怀帝已经有一种等死的觉悟了,这匈奴来了又走了,走了又来了,刚还在庆幸走了一批,这回好,一下子又来了几批,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非要当这个什么破劳什子的皇帝呢?一天好日子没过就不说了,还整天担惊受怕,这做的什么皇帝过的什么日子啊……

闾丘冲看到皇帝已经完全绝望的样子,心里也是十分焦急,可偏偏自己这颗写文章时,才思泉涌的脑袋就是想不出一个可以帮皇帝解决困难的办法,只有干着急了……

太子司马诠,吴孝王司马晏,竟陵王司马楙这几个王爷也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看着其他几个大臣:右仆射曹馥,河南尹刘默也是一头慌乱,难道司马氏的天下今天就要到此为止了吗?

刘默首先站出来大骂闾丘冲:“都是你这个老匹夫,早就让皇帝陛下尽快迁都了,你不肯,还跟我们吵,现在你看看,想跑都不能跑了,你这个该死的老匹夫!”

“你,你你你,你竟然敢叫老夫是老匹夫??!!混账!你还有没有礼仪道德,尊重前辈的礼貌了!!!”,闾丘冲当场被气得两眼翻白。

曹馥也指着闾丘冲的鼻子大骂道:“老杂毛,我今天不仅要骂你还要打你个老杂毛,老匹夫!”

司马诠一看大臣们要打起来了,赶忙去劝架。

其他几个王爷也不知道该不该劝,只是唉声叹气……

怀帝看到这一幕,心里笑了,这帮混蛋,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在朕的皇宫里撒野,真的都不把我放眼里了啊!!!

怀帝拿起身边的一个花瓶,使劲往扭打在一起的几个人面前砸去

哐啷一声,花瓶清脆的碎裂声把几个人都分开了。

怀帝对着这些所谓的大臣,怒目而视,大喝道:“朕还没死呢!洛阳也还没有被攻破呢!你看看你们几个还有一点点士大夫的礼节吗???!!!”

众人听到皇帝的怒喝,这才清醒过来,这里毕竟是皇宫禁地,在皇宫禁地,尤其是皇帝的寝宫如此行为,要在平时真的是死千次万次都应该了……

众人想到这才觉得有点后怕,可事到如今,匈奴马上就要打进来了,该如何是好啊?

怀帝看着这些没有的东西,心里气的要死。不知道为什么怀帝突然想念起司马越来了,心道:要是司马越在就好了,起码自己不用老是这样担惊受怕,虽然不自由,但起码吃的下饭,他一死,匈奴都打到洛阳了,哎……

怀帝看着众人都不说话了,挥了挥袍袖,转过身背对着所有人,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好一会儿才转身对着众人说道:“拿好重要的东西,我们也准备逃难吧……”

太子司马诠有点惶恐的问道:“父皇,我们去荀晞那吗?”

“白痴!船都烧了,外面通往兖州的道路都断绝了,荀晞自己能不能保住自己都是个问题还去什么兖州,我们都去长安,那里南阳王司马模的部队在,足可以抵挡匈奴,都去收拾下,我们尽快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