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五十章:劝降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08 2015-10-21 10:08:28

  石虎听到对面阵营的叫战,又看到自己叔父期待的眼神,内心中的武将血性全部被激发了出来,就连血液里的羯人凶性都被激发了出来!心道:就让自己的叔父和自己的族人看看!不管是韬略还是武勇,我石虎都是最好的!!!

晚饭过后,石勒命所有的军士都点起了火把。

冉瞻看到对面的匈奴都点了火把,也让自己的部众的所有人都点起了火把。

一时火光通明,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

石虎赤裸着像岩石一般的上身慢慢骑马来到自己的阵营外面,胸口的胸毛异常的野性,被风一吹还可以飘动,双目中透出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只听石虎大吼道:“小儿!你石虎大爷来了,再来大战三百回合啊!!!”

冉瞻也是赤裸了上身,不过身上显得异常干净,但肌肉非常发达,冉瞻也大吼道:“对面的小儿,你也没比你冉瞻爷爷我大多少!来!再战啊,爷爷难道怕你?”

战鼓声隆隆响起

两个少年人又厮杀在了一起,还是杀的难解难分。

欢呼声和惊叫声此起彼伏,双方的阵营都在为自己的大将不断的呐喊助威,这不仅是大将们的战斗也是双方阵营气势上的比试,所以双方阵营的助威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又是200多个回合还是不分胜负,石勒看的已经血脉膨胀,亲自为其侄儿擂起了战鼓。

李虎这里可没有什么鼓,只有嗓子了,总之吼的比谁都响。

小绿也在拼命为冉瞻加油,她一个小女孩从来没想到过一个少年,可以这么英勇!小绿没有发现,自己暗暗喜欢明月的那颗心从这一刻已经慢慢转移到了冉瞻的身上,明月的身份和隐秘对小绿这样的女孩来说不仅是个不可逾越的负担而且随着年纪增长也只会让她更痛苦而已,而冉瞻呢,不仅英勇无敌,而且他们都是流民出身,是一样的……

而且小绿也才10岁,正是对少年有点懵懂的时候……

冉瞻和石虎的厮杀还在继续,两个人兵器都打坏了,从马上打到了地上,厮打翻滚在一起,仍旧没有人愿意松手。

石勒看到两个人打成这样还没有分出胜负,越发的喜欢这个自称冉瞻的少年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个侄儿石虎的本事,万夫莫敌是一点都不夸张,而这个叫冉瞻的少年,年纪比自己的侄儿还小,竟然能斗个伯仲之间,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张宾看着石勒的表情变化,心里知道石勒是铁了心要收这个叫冉瞻的少年了。

张宾看了一眼军士,点了点头,石勒这边阵营的又响起了鸣金声……

深夜,石勒大帐

石勒看着座下的这些人,心里还在回味着石虎和冉瞻的大战,少年英雄啊!

张宾首先开口道:“主公,这个叫冉瞻的少年,应该是一个孤儿,而且冉姓不多,很有可能是当年乞活军的首领冉隆的遗孤。

石勒听了之后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言语。

张宾皱了一下眉,心道:这样都不在乎了吗??

石虎看着自己叔父的样子,心里倒是高兴的,多难得才能遇到这样的将才?尤其是特别合自己胃口!

石勒看了看石虎,突然道:“虎儿,你想有个孩子吗?”

“呃??叔父????!”

“呵呵,想不想??”

“叔父的意思是?”

“你觉得和你大战了500多回合不分胜负的那个小子如何?”

石虎听到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几乎合不拢了。

张宾也匪夷所思的看着石勒。

石勒笑道:“虎儿16,据说那个冉瞻也只有12,13岁的样子,正适合!让他做我们石勒家的孙子有什么不好!!!”

石虎耳朵里只进去三个字:石勒家……

张宾心里倒是一释然,原来是担心让冉瞻入到石勒自己名下,引起自己子侄们的恨意,那就是害了这个孩子了。而入了石虎的门下,反而倒是一桩美事,即可以让石虎安心又可以多一个帮手,妙啊,嗯,如此不按常理,才显得与众不同。

石勒偷偷注意了下张宾的表情,看到张宾一边摸着胡子一边轻轻点头,心里知道,自己的心思还是孟孙懂得。

石勒又看了看石虎,小家伙低着头,双拳紧握,脸色倒是还是依旧铁着,不过石勒知道,石虎只有激动和开心的时候才会双拳紧握。看来自己那句石勒家对这个孩子很有效果……

石虎也沉浸在石勒的话里,一直以来,他父亲死的早,自己从小跟着叔父打天下,但因为是孤儿一直被自己的叔父的儿子们和一些大将的小孩所排挤,所以从小他就知道用拳头让别人闭嘴,要活下去就要比别人更狠,别人想不出干不来的毒事,他石虎都可以做,而且做的绝天绝地!叔父说让冉瞻做我的儿子,那就是石勒家的孙子,那么在叔父的心里我也是他儿子了?想到这石虎突然抬起了头,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石勒。

石勒也紧紧盯着石虎,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

石虎感觉得到石勒眼中的庄重和承诺,心里的暖和,心里的激动,全表达在紧握的双拳中了。

张宾看着这叔侄两个人之间的心灵交流也不好打扰,过了一会才说道:“主公,微臣明日就派使者前往冉瞻处,告诉他,只要他能投降我军,并且成为虎殿下的儿子,就可以放过这些流民”。

石勒知道自己已经安抚好了自己这个神经异常敏感的侄子,又听到张宾的话,心里很舒服,张宾这个人好在哪?不仅可以很快洞悉自己的想法,又可以马上为自己的想法出谋划策,不像有些谋士,只知道自己说自己的,从来不知道我说了什么。

石勒点了点,表示同意,又看了看石虎,征求他的意见。

石虎注意到石勒征询的意思,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这是第一次,自己的叔父这么尊重自己的想法,收一个假儿子吗?呵呵,冉瞻有这个资格!

看到了石虎的同意,石勒也很满意,开口道:“告诉冉瞻,只要他肯投降,那么他的这些将士和流民,不仅可以活命,还可以成为他的一支直属部队,甚至以后我还要划块地给他,这些人就是他的第一批臣民!”

张宾和石虎同时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都非常惊讶,竟然真的如此喜爱此子??

旁边的记事参军徐guang还在记录众人的谈话……

次日早上,

冉瞻听了石勒使者的话,心里真是气极恨极,李虎在旁边听了是立即想上前杀了这个使者,但是被冉瞻拦了下来。

小绿看着冉瞻因为气愤而紧握的双拳,心里不知道为何也跟着心疼……

冉瞻看了看身后的这些满是疲劳的将士和无助的流民,战死吗?我冉瞻从不畏死,可是要这么多人和我一起死吗?他们何罪之有?

石勒的使者不是别人,正是徐guang,徐guang这个记事参军可真是很无语,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张宾说要派使者的时候老是看着自己。现在是清楚了,可已经来了,只好忠君之事了,徐guang真心不想来啊,叫别人做自己16岁侄子的儿子,是我都想杀了使者啊……

冉瞻紧握着长矛,愤怒的眼神紧紧盯着这个匈奴使者,身后的所有人也全都对着这个匈奴使者怒目而视。

这种气氛让徐guang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徐guang知道自己要是不再说点什么就要倒霉了,所以马上开口道:“小将军,你觉得这些话是我说的吗?”

冉瞻一愣,这种阵前劝降他不是没经历过,一般都是摆事实讲道理,摆出胜利者姿态指出对方的劣势也就是了,这个使者倒是有趣,话当然不是你说的。

冉瞻没有多想,直接回道:“不是”。

“既然不是,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事实,你要知道你已经杀了主公很多战将也没有改变主公喜爱你的心意,所以如果你忤逆了我加主公的喜爱之意,不过是给了你身后这些人一个更惨的死法。”

“你说什么?”

“哎,苦县之事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是石勒围杀司马范的部队,你们这些畜生,死了多少人啊!”

“不错,的确是我主公的部队,但当时主公并不在,而杀害那么多的人就是被你斩杀的大将王璋,此人是汉国征东大将军王弥的弟弟王璋!”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能手刃此贼,真是苍天有眼啊!可是这又如何,难道他不是石勒的部下吗?”

“小将军,我并不是为我家主公推脱什么,虽然我家主公确实没做什么,此次前来追赶你们也只是想擒拿王璋这个畜生,好当场斩杀此贼,为天下百姓报仇!”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呵呵,你可以不信,但是你想想,如若不是,我家主公为何不仅见你杀了此人还愿意让你投降,并且保你身后所有人的安全,难道你想辜负这些人对你的期望?他们又有什么罪过?难道要因为你一个人的不屈而让他们死的很凄惨吗?我告诉你,你冉瞻的确顶天立地,但是若是因你一人而要让你身后上万的人都去死,你即使死了也没有面目去见他们,你保护他们那么久来到这里,难道仅仅是为了去死吗?”

“死得其所!”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冉隆的儿子竟然如此懦弱!死有什么可怕!活着才能去报仇,去手刃仇人,去保护自己的亲人和百姓!”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