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五十二章:冉瞻降石勒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473 2015-10-22 10:18:19

  徐guang突然愣了一下,心道:汉部??!!!

冉瞻慢慢站了起来,对着徐guang坚定地点着头。

徐guang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对着冉瞻一拱手,欣慰的说道:“小将军,你跟我走吧,我们这就回去回禀主公,你让你的部下稍作整理顺便安抚你的部众,等候我军派人前来收编你们吧”。

冉瞻回身和李虎说了会话,吩咐了一些事,又看了看小绿,笑嘻嘻的。

小绿看着冉瞻对着自己笑嘻嘻的样子,心里没来由的一暖,心想他这是对我有好感吗?

冉瞻突然摸了摸小绿的头,在他看来,小绿就是明月的影子,看到小绿,心里就会踏实很多,所以对小绿也表示出了亲近和友谊。

小绿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好多好多的冉瞻,心里突然特别腻歪,心想你才多大啊,竟然摸我的头,真是的,不就比我大个两三岁嘛!不过小绿还是很喜欢冉瞻对她表示出亲近的意思。

冉瞻看看基本上没有什么事了,该吩咐的都吩咐了,自己是该去见见石勒了。

小绿看到冉瞻走了,也不知道从哪里鼓起了勇气,自己跑到冉瞻身边,楞楞地站在冉瞻面前,就是红着脸,低着头却不说话。

冉瞻也觉得很奇怪,这个小丫头和明月在一起的时候可是处处针对自己的,好像生怕自己吃了明月一样,现在怎么变得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了?

李虎在一边看得好笑,虽然是个粗人但也知道点男女之事,冉瞻和小绿正是少年慕少艾的年纪,小绿这明显是喜欢上冉瞻了吗?也是美女爱英雄嘛!哈哈

李虎上前打趣道:“小绿,你是不是喜欢冉将军了,赶快说啊,我们都是乱世儿女,不要扭扭捏捏的,你虽然还小,可在过去也已经定了婆家了啊!哈哈!”

那个时候女孩子10岁左右确实已经有媒婆上门定亲了,12~13岁之间(以天葵来时为准)就准备嫁人了都是很正常的。

小绿一听李虎打趣,心里真是恨透了这个老没羞的,可脸上飞起的红霞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红彤彤的样子配着因为奔波而变得脏兮兮的脸蛋,别有一番趣味呢。

冉瞻听到李虎打趣的说话,心里也笑了,但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觉得小绿这会儿真的非常奇怪。

小绿扭捏了会,知道冉瞻马上要去见石勒了,不能再耽误时间了,红着脸,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羞涩的看着冉瞻,轻声轻气的说道:“良少爷,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冉瞻憨厚的笑了,开口道:“小绿,你也不要叫什么良少爷了,你就跟明月一样叫我良哥哥好了”。

“我可以吗?”

“嗯,等我回来,我们一起派人找明月”。

“嗯,良哥哥……”

小绿看着徐guang和冉瞻远去的身影,目光却全部停在了冉瞻的背影上了,那么一个13岁左右的少年,却生的如此高大威猛,自己的心为什么老是扑通扑通的跳着呢?

小绿根本没有听清冉瞻说过的其他话,她的耳朵里,心里都只听进去一句话:叫我良哥哥……

“良哥哥!!小绿等你回来!!!!”,小绿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这样大声的叫着,真的好失礼,可是自己就想这么叫他,叫他良哥哥……

远处的冉瞻似乎听到了小绿的呼唤,回过头,对着小绿温柔的笑了笑,挥了挥手,慢慢远去了……

石勒大帐内

冉瞻跪在地上,对着石勒和石虎行着跪拜的大礼,每一次跪拜都大声叫道:“孙儿给祖父,父亲行礼了。

冉瞻每次说时眼睛都看着石勒和石虎二人,毫无羞涩,他既然已经被徐guang骂醒了,那么一个男人,就不要再扭扭捏捏的,既然做了婊子,就坦然点。何况自己还有那么多大义凛然的理由,为什么不坦然的面对呢?

要问冉瞻现在觉得屈辱吗?他很屈辱,但是与其虚伪的安慰自己,不如坦然的接受,在仇人面前的忍辱负重是应该的。

石勒很开心的笑着,这个孩子真的不错,虽然不知道徐guang去冉瞻那说了些什么,但是看得出这个孩子并不是迂腐的人,不像那些愚蠢的汉人名士,整天礼仪道德,干的却都是偷鸡摸狗的事,好!这个孩子!我喜欢,人就应该这样,正是因为不想屈服所以要去弯腰,这才是大丈夫,你冉瞻现在可以保留你那份骄傲在心底,但只要跟着我,我一定让你彻底对我心服口服!做我的好孙儿!哈哈哈。

石勒越这么想,自己望向冉瞻的目光也变得慈祥起来了。

石虎心里也觉得非常有意思,前一刻还在生死相搏,这一刻竟然收了个儿子,自己的叔父果然有趣,竟然能想出这样有趣的事情来,自己还真的要好好谢谢自己的叔父,自己得了冉瞻,就等于是如虎添翼啊!这个小子的战斗力可是一点不比自己差,脑子也好使!嗯,不错!

想到这,石虎也收起了调侃的笑容,望向冉瞻的目光也变得诚恳多了。

张宾把这两个人的反应都收尽了眼底,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石勒这次收下冉瞻,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但错在哪,他实在又说不出来,只是自己隐隐感觉有些不舒服……

徐guang还是坐在末席,一声不吭,只是有时候会偷偷的看一眼跪在地上的冉瞻,心里就会变得很欣慰,这个孩子不简单那,沉得住气不说,还能这么坦然面对自己的屈辱,叫祖父,父亲的时候没有一点做作,这倒是真的让自己很诧异,自己活了30多岁,那些为了个人目的,卑躬屈膝的人见得多了,那些人说起违心的话就跟喝白开水一样的自然,而这个孩子不同,他是知道了自己的责任,所以才这样做,或许方式行为雷同,但本质不同。

徐guang也偷看了眼石勒和石虎的表情,看来一个是真心喜欢一个是为了讨好石勒而喜欢,虽然石虎不乏对冉瞻的欣赏,但不可能那么快接受自己多了个儿子吧……不过冉瞻这个孩子真的不错,来这里的路上自己和他说了很多一定要委曲求全的话,现在看来这孩子做的还真的不错,是个可教之才啊……

冉瞻行完礼节后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继续跪在地上,等待石勒开口说话。

石勒看冉瞻已经行完了应有的礼节,心里非常的高兴,自己不仅多了一员虎将,还在石虎身边安插了一个忠心于自己的棋子,怎么会不高兴呢?

石勒高兴的看着冉瞻,开口道:“好孩子,你以后就是我们石家的人了,你也不再姓冉,而是姓石,你可知道?”

“是的,祖父大人,我姓石,我石瞻生是石家的人,死是石家的鬼,祖父和父亲但有所命,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呵呵呵,好好好,有你这句话,阿爷就心满意足了,以后你就在虎儿部下为将,阿爷希望你能好好立功,必然不会少了你的赏赐!”

“孙儿必定为祖父和父亲大人尽犬马之劳!”

“嗯,你起来吧,站到你父亲后面听令,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军事会议,不许说话,好好听!”

石瞻识相的走到了石虎身后,看到石虎看了他一眼,立即拱手称了一声父亲,就安静的站在石虎身后不再言语。

张宾看着石瞻这样的行为,一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自己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如果这个小孩真的是个虚伪且口蜜腹剑,非常做作的人倒真的好了……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盯着,如果真的让他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情况,手下必不留情!

石勒缓了缓高兴的心情,看着自己的爱将和侄子还有最得力的军师,在座的这几个人都是自己最忠心和可以依靠的臣子,心里真的非常高兴。

石勒又看向了石瞻,有心和他多说点话,所以开口道:“瞻儿,你既然已经是我们老石家的人了,一些我们家族的传闻也要跟你说一下”。

石瞻躬身拱了一下手,安静的等待石勒开口。

“我们石家的祖先是匈奴别部羌渠部落的后裔,我的祖父名叫耶奕于,父亲周曷朱(又名乞翼加),都是部落的头目,我原名勹背,小字匐勒,发家史就不跟你说了,你可以去问徐guang,记住我的名号,你的父亲石虎是我哥哥的儿子,我哥哥名叫寇觅,是你的大祖父,你的父亲石虎,字季龙,你可记住了?”

“是,祖父大人,孙儿定当牢记在心。”

“嗯,从今往后你要忘记过去的一切,你的新生就从这里开始了”。

“嗯,祖父大人,我想把祖父大人赐给我的那些部众称之为汉部,不知道可否?”

石勒一听汉部两个字心里有点不舒服,轻轻皱了眉,但转念一想只要不是晋部又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客居的,不忘根本也是好事,何况自己现在也是汉国的部下,叫汉部既可以安稳刘聪的心,也可以让那些流亡的汉人知道我石勒是多么仁义,算是一举多得吧。

石勒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算是同意了。

张宾听到汉部两个字,也是低头不语,虽然可以对外昭示我家主公的胸怀多么广阔仁义,定然会善待流亡的汉民,告诉别人苦县的大屠杀完全是王璋所为,要不然怎么会因为怜悯而独独留下石瞻这一支?又可以让汉主刘聪以为我们还是忠心于其,要不然怎么会让自己的部众叫汉部呢?可是为何心中的不安却更加严重了……

突然张宾感觉到来自石虎的目光,那是一种挑衅的目光,似乎在说,你也不要忘记你也是个卑贱的汉人,看看人家石瞻,知道自己卑贱所以叫汉部好跟我们纯正的匈奴羯人区分!

张宾没有去理会石虎的挑衅,这样的胡汉之分怎么会有利于统治呢?我张宾定当不会让你石虎得意多久的,呵呵。石瞻的事先放一放,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对付石虎啊……

徐guang看到石勒和张宾并没有反对石瞻自称汉部的说法,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不过徐guang也在暗自腹诽:杂胡就是杂胡,名字那么恶心还当回事……

突然,帐外传来军报:报!!!前军大将军呼延晏已经开始攻打洛阳!望各部速速向洛阳靠近以作支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