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十七章:名将的撤离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161 2015-10-21 10:05:17

  几日后的朝堂上

怀帝看着河阴传来的消息:傅袛突然暴疾,不能理事,现在全权交给了他的大儿子傅宣来筹集船只和其他物资。

怀帝的心里只剩下了愤怒,该死的老头子,什么时候病不好,偏偏这个节骨眼上!这不是要我死吗??要是我这次能逃到兖州,到了荀晞那,我一定要荀晞治这个老头的死罪!

众大臣看着皇帝那丝毫没有人情味的表情,心里也是很腻味。以前就会哭,司马越死了之后就开始喜欢用皇帝的身份压迫别人,现在连伪装都不要了,忠臣为了他都病了,他竟然还如此不高兴,哎,看来的确要尽快离开洛阳,不能陪着这个皇帝去死了……

怀帝并不知道众人的心思,还在龙椅上继续抱怨自己的苦命,怀帝是越想越生气,怎么就那么倒霉,怀帝突然抬起头看到了一直站在下面的一个新面孔,这才想起这是个什么度支校尉的人,叫什么魏浚来着,哦,对了,还给自己送来不少粮食,要是没有这个人,自己现在可能也饿肚子了,嗯,要好好褒奖一下,让这些大臣看看,忠心为我办事的人,而且把事情办好的人都是会有奖励的!

怀帝想到这,故作威严的对着下面的魏浚说道:“魏爱卿,你及时送来的粮食挽救了大家,朕内心非常感激,现在册封你为杨威将军,平阳太守,度支校尉的职务依旧不变!”

魏浚也一直在观察这个皇帝,以前的他是没有资格的,不过幸好自己用一批粮食换来了皇帝的青睐。想到这,魏浚也同时想起了还在河阴的傅袛,听说是病倒了,忠臣啊,自己之所以拿着粮食先去傅袛那,一是因为自己是东郡人是兖州人,想亲眼看看这个建造了沈莱堰,使得兖州,豫州再无水患的大人到底是如何一位大人物,其次也是希望他能给自己指个方向,当时他的确可以走两条路,要么从贼,要么做个精忠报国的好汉,所以他有点义无反顾的前往傅袛那里,如果傅袛也让失望,那么这个晋朝真的还有存在的意义吗?幸好傅袛的行为让他觉得他坚持做一个忠臣义士是正确的。

魏浚站了很久,思绪也是飘来飘去,突然听到皇帝的嘉奖,竟然没有回过神来,而是张大了嘴巴看着皇帝,连谢恩都没有了。

怀帝惊讶的看着魏浚,魏浚也愣愣的看着怀帝。

怀帝那个尴尬啊,怎么是这么个蠢货,怎么不谢恩啊!!魏浚还是没有楞过神。

闾丘冲一看魏浚这个样子要糟糕,赶快出来打圆场,说是魏浚是因为一时太过高兴了,又是个地方小官,所以一听到那么多封赏,不知道如何谢恩了。

魏浚听到闾丘冲的话才回神过来,赶快谢恩,他已经对这个皇帝没什么期望了,什么发愣,我听到了,平阳太守!那是汉国的首都,你个皇帝老儿是不是真的疯了,我能当那边的太守?这不是开玩笑吗?算了,反正是个太守职位,魏浚还是欣然接受了。

魏浚谢完恩,禀告道:“陛下,傅袛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现在只有其大公子傅宣在孟津渡,我愿意去洛水北面的石梁坞就近凑船,希望能尽快为陛下筹齐去兖州的物资”。

怀帝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心想这个人虽然粗鄙但心里还是有我这个皇帝的,不仅送来了急需的粮食,还自动请命为我去收集船只,嗯,倒也是个真正的忠臣啊,嗯,现在只要能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谁就是我的忠臣!!!

魏浚见怀帝已然答应,也就退到一边,独自偷偷打量这个朝堂,偌大个朝堂似乎都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魏浚心里有自己的谱,他忠诚的是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而不仅仅是晋朝,更不是这个昏聩无能的怀帝,他的这种思想在当时绝对是属于叛逆的,但是谁管的着?那些口口声声叫着仁义道德的大人们,不知道有多少都去做了别国的狗?而他魏浚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列祖列宗!

散朝后,魏浚带着自己带来的流民部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洛阳,这个城市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留恋了,不知道哪天这座皇都才能迎接回真正的主人呢,或许会有那么一天,也可能不会有了,未来会如何,他魏浚不知道,但魏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好自己的民族!

公元311年五月二十七日

汉国前军大将军呼延晏首先到达洛阳,屯兵在洛阳的平昌门。

呼延晏的心情非常好,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好,第一个到达了洛阳,而刘曜,王弥,石勒这些人都没有到达,而眼前的洛阳就像是个还剩一件衣服的妇人,正等待着自己伸个手帮她脱了,呼延晏那个得意啊,从今往后这几个人还敢自己面前大声说话吗?哈哈哈哈哈

呼延晏根本不听部下的劝告,一心想着乘其他部队没有到达前,第一个进入洛阳,所以在休息了一个晚上后也就是二十八日的早上就开始攻打平昌门。

而平昌门的守将正是两次挽救洛阳的功臣:北宫纯!

呼延晏对这个什么北宫纯可没有多少印象,吃败仗的是王弥和刘聪,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虽然北宫纯的大名他听说过,但是我呼延晏也不是吃素的啊!

双方的战斗打的很激烈,汉国的匈奴兵可都是个个吃饱了肚子来打仗的,而北宫纯的守军呢,不要说没有多少吃的,甚至连兵器都没有得到过补充,甚至不少将士一到晚上也会去偷偷吃点荤的(人肉),就是这样的军队和锋锐正盛的匈奴兵硬是狠狠打了一天一夜,匈奴兵才慢慢无奈退去。

平昌门内

北宫纯消瘦的脸庞紧绷着,拳头也握的紧紧的,自己堂堂的一代名将,自从两次洛阳之战后就被排挤到这里来守门,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帮助,就这样守着门,司马越走的时候,上司为了拍马屁竟然把自己的西凉马都送给了司马越,堂堂的西凉铁骑变成了步兵,原来的重步兵也因为没有吃的,变卖了装备去换取少量的口粮,自己每天面对着一直跟着自己的五千西凉子弟,心里的痛与不甘又该对谁去述说呢?

一年下来五千人被拆散了一半,分到了各个部队里去,如今也不知道生死,只是为了防备自己吗?可笑,要不是张轨张大人要我前来,并且让我务必留守京师,自己早就跟司马越走了,何必在这里受这些窝囊气!今天一天打下来,自己的西凉子弟又是死伤大半,再这样耗下去,我还有什么脸面回西凉!

北宫纯想到这里,狠狠的挥拳敲在案几上,案几顿时碎裂。旁边的亲兵也是大惊,自己的将军以前一直沉默不语,今天为何如此生气???

北宫纯不理亲兵的疑惑,转身命令道:“去通报皇帝,平昌门快守不住了,让他赶快派援军,尤其是粮食,赶快给我们一部分粮食和兵器,没有粮食和兵器,士兵们怎么打仗啊!!”

亲兵听完命令后就马上前往宫门通报,现在凡有军事都是直接通知皇帝的,这是司徒傅袛走之前才有的命令。

皇宫内

怀帝都快吓死了,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自己想逃出洛阳吧,被贱民堵了回来,现在好了匈奴大军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正在怀帝痛苦不堪的时候,内侍急匆匆跑了过来,看焦急的神态已经顾不得什么顾忌了,看见皇帝就大呼道:“陛下,不好了,平昌门快守不住了!”

怀帝一听这话,连怪罪内侍没有规矩的心思都没有了,战战兢兢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内侍,颤抖的问道:“北宫纯不是西凉第一猛将吗???!怎么那么快就守不住了啊???!!!”

内侍怎么可能知道如何回答皇帝的疑问,也只是惶恐不安的看着皇帝不知所措。

怀帝看着内侍这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打掉了内侍的帽子,然后死命抓住了内侍的头发,拼命的拉扯,厮打,发泄自己的惊惧与怨恨……

好一阵怀帝才渐渐平静下来,拿起掉在地上的军报,仔细的看起来,越往下看冷笑就越浓。

怀帝只觉得好笑,要粮食?要援兵?要兵器?我还想要呢,我去哪找粮食和援兵!!!这个该死的北宫纯,我看司马越死了之后你就越发不把朕放在眼里了!!!哈哈哈,反正平昌门要守不住了,朕就先赐死你!哈哈哈

“传朕的指令,北宫纯藐视皇权,言辞不敬!赐毒酒一壶,立即送过去!”,怀帝的表情已经变得歇斯底里了,神经质一般的狂笑着。

“诺!”内侍一边答应着一边转身就逃跑一样的出了寝宫,把东西准备好后就交给了前来通报的军士,诉说了皇帝的口谕,让他速速回去。

军士在惊讶和愤怒中带着这一壶酒离开了……

平昌门

北宫纯看着这一壶从皇帝那拿来的毒酒,心里真是悲愤交加!这就是大晋的皇帝吗?哈哈哈,北宫纯的笑声越来越冷……

“报!将军,匈奴兵又开始活动了,可能随时都会乘夜攻击,请将军速速下达命令!”

北宫纯听到后,久久不语,好长时间后,北宫纯终于开口了,紧要的牙缝里只说了两个字: 撤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