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十八章:石勒的心思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116 2015-10-21 10:06:09

  石勒骑在马上慢慢跟着王璋派来的人一起前往汇合地点,这里应该离陈留不远了,石勒看了看前面,心里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张宾感觉到石勒的变化,轻轻提了提坐骑的缰绳,凑到石勒身边,轻轻问道:“主公,是否在忧虑洛阳的战事?”

石勒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张宾说道:“军师,你也看到了,呼延晏竟然完全不等我们汇合就直奔洛阳去了,虽然他是孤军深入,但是据我所知,洛阳断粮已久,或许守不住啊……”

“主公是否担心若是呼延晏抢先,那么所有的矛头都是对着呼延晏了,而不是王弥或者刘曜,如此一来我方坐山观虎斗的意愿就很难实现了……”

“嗯,呼延晏人微言轻,虽然是呼延皇后的母族人员,但是毕竟没有什么根基,而其他几个人却不同,若是刘曜先入,那么刘聪必定忌讳,两人出现隔阂,虽与我有大利,但尚需很长时日才能显现,而且变化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是啊,刘聪和刘曜关系一直很亲密,即使有了隔阂也不会立即发作,即使发作了,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而且他们毕竟是宗室斗争,主公在外,很难有渔翁之利……”

“是啊,如果是王弥的话……”

“如果王弥先进洛阳,那就是上天又一次给主公壮大的机会了!”

石勒听到这心里一喜,心道:这个张宾真是知己啊,很多话都不用多说,看法却很一致。

石勒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深锁眉头,并没有表示出兴趣,而是忧虑的回道:“军师这是在安慰我吗?王弥要是先进入了洛阳,不就是正好随了刘聪的心思,王弥是汉人,最需要依靠的就是他刘聪,那是刘家的狗,怎么会是我壮大的机会呢?呵呵,看来这次不去洛阳有点可惜啊……”

张宾知道这不是石勒的真心话,石勒对着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是之前自己不舍杀戮引起了石勒的不满在作祟,或许自己可以用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但那么大的杀戮实在是……

张宾收敛了一下心神,冷静的回道:“主公难道会和小儿们争吃的吗?”

石勒尴尬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听到张宾话中的不快,立即诚恳的在马上双手抱拳向张宾拱手道:“军师莫怪,孤王错了,只是孤确实有点不知道如何对付王弥,而且也不肯定王弥一定会第一个到达,从现在收到的情报来看,最有可能第一攻入洛阳的应是呼延晏,所以孤才会如此忧虑。”

张宾看到石勒坦诚的向自己道歉并说出了理由,看来石勒对自己的态度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出现了隔阂,或许以后只要自己尽心尽力也会慢慢消除的吧,这样好的主公,自己怎么舍得失去?

张宾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缓缓说道:“王弥是先皇刘渊看重的,并不是刘聪真正的心腹,何况刘曜和王弥也并不和睦,我听说刘曜此人不仅刚愎自用,而且感情用事,做事有时候全凭感觉,若是真的刘曜先进洛阳,王弥日子还好过点,如是王弥先进了,呵呵,王弥将会失去刘聪的信任,所谓疏不间亲,刘聪自然是更相信自己的族人刘曜了。”

“话虽如此,可是呼延晏……”

“主公不必担心,我一直派人盯着洛阳的一举一动,呼延晏从平阳出发以来,一路是招摇而过,大小阵仗数十场,全部大胜,虽然这让呼延晏非常得意,但是他却忽视了部队需要休整这一点,仍旧快速推进,以期第一个到达洛阳,进入洛阳,所以粮草物资的补给都没有跟上,而且都是骑兵突进,步兵远远被抛在后面……”

“嗯,洛阳是帝都,城墙高大,如果没有足够的步兵,光靠骑兵是很难攻下的,而且是孤军,没有办法团团围困洛阳,嗯,要是洛阳因为粮食匮乏,守军士气极低呢……”

“臣的密探回报,守城将领还是北宫纯……”

“北宫纯吗?嗯,刘聪,王弥都在他手里吃了打败仗,是个骁勇无敌的战将啊,看来,呼延晏有苦头吃了,军师,你看呼延晏能坚持攻城几天?”

“最多5天,孤军深入而没有补给,又无援兵必会撤退以等待其他机路援军到达后再进攻洛阳。那时我想刘曜,王弥都到了,他呼延晏就没有什么戏唱了……”

“嗯,孤还有一个疑问,如何才能让王弥先进城呢?”

“主公,王弥也在想怎么先进城呢,洛阳对汉人来说,其意义可不仅仅是一座城池啊……”

“呵呵呵,那你是汉人呢还是羯人呢?”

“微臣生是主公的人,死亦是主公的鬼,孟孙此生只知有主公一人而已!而天下也早晚必定是主公的囊中之物!”

石勒听了张宾的话很满意,是啊,管他是汉人还是羯人,都是他的人,这天下以后也都是我石勒的,何必再去计较那么多!!!

张宾看到石勒心满意足的样子,心里也踏实了不少,现在只差一个明月了……

就在张宾还在心里为自己的将来谋划的时候,部队突然停住了。

石虎骑着马从前队疾奔而来。

石勒也勒住了马,看了看张宾又看了看越来越近的石虎,心里也有点疑惑。

“叔父,前方发现了王璋的部队,王璋已经围住了一批流民,流民里有不少晋军打扮的部队!”

石勒有点不满的看着,不就是发现了王璋吗,至于要你这么着急奔过来报告?想到这,石勒的脸上泛起了杀意。

石虎只有看到石勒才会有些害怕,如今看到石勒的脸色不善,马上解释道:“叔父,并不是侄儿鲁莽,而是王璋手下的很多将领都被一个小将杀了,而且都是不出一个回合!”

“哦?前方带路!”石勒也来了兴趣。

张宾也变得兴趣盎然了起来,跟着石勒一起纵马前行。

石虎也紧随二人其后,一路前往王璋处。

包围圈内。

冉瞻身上已经全部是血,但不是他自己的血而是王璋手下十几位战将的血,冉瞻怒目圆睁的看着包围自己的匈奴骑兵,这些匈奴主要是羯人组成的,就是在苦县屠杀自己同胞的部队,冉瞻的愤怒已经全部化成了战意!

冉瞻的身后是李虎和小绿,还有所有在苦县跟他们一起逃出来的百姓和那3000将士。但其中并没有冉瞻之前所说的乞活军的援兵。

冉瞻显得有点疲劳,一路前往陈留,到了篷关也找到了陈午,可不管自己怎么哀求,怎么抬出自己父亲冉隆的名号都没有用处,陈午死活都不肯发兵救援洛阳,甚至不愿意接纳冉瞻所说的流民,说是粮食不够吃,其手下还不断指责冉瞻的鲁莽行为,冉瞻听了陈午和其手下的恶言,也看出了陈午只是想在陈留偏安,所以冉瞻一怒之下就自己离开了。

冉瞻没想到的是,才走到陈留边界就遇到了李虎,小绿等一众人。但却不见了刘彪,红姨和明月……

当冉瞻从李虎那边知道明月病情恶化,所以刘彪带着明月和红姨先去洛阳了,这才稍稍心定,刘彪和他带走的骑兵都是和自己出生入死过的,实力很清楚,只要不恋战,轻骑快速到达洛阳应该问题不大,可冉瞻一看到哭哭啼啼的小绿,心里对明月的担忧就更浓了……

正当众人知道无法前往篷关避难的时候,也就只好商量如何前往洛阳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王璋这个跟屁虫已经慢慢的围了上来,骑兵对步兵,后果很明显……

可是偏偏因为冉瞻的怒吼,要求单挑,反而激起了王璋这个恶魔的兴趣,频频派人上去和冉瞻单挑,没想到全部都是一合被斩。要知道这些被杀的人,都是些有点实力的,竟然一个回合不到就身首异处,而斩杀他们的竟然只是一个少年……

正当王璋犹豫着要不要自己亲自会会这个小孩的时候,身后出现了好大的烟尘,这让王璋有点惶恐,难道这些人之只是诱饵?

正当王璋显得不安的时候,他发现来人都是身穿匈奴服饰的部队,这才知道是自己的援兵到了,在团团围住冉瞻的人马后,王璋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准备等援兵到齐后,再表演一番,让石勒也看看自己的骁勇。

只是没想到先来的是石虎……

石虎一来到包围圈外面,就看到一个少年将军骑着马,浑身是血,而地上倒着不少自己的匈奴勇士,这让石虎气不打一出来,恶狠狠的看着王璋不说话。

王璋看到这个石虎还真是有那么点心慌,这个小祖宗可不得了,如果自己是恶魔的话,他就是魔王,更狠更毒,其手段自己是见识过的,更小的时候就恶名远扬,所以王璋对石虎的鄙视倒不敢说什么,自己手下这些人是不争气……

等到石勒,张宾赶到,王璋发现石勒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就像自己看那些两脚羊的感觉,这让王璋心里的不安更浓了……

冉瞻看着包围自己和自己部众的部队越来越多,脸上的申请也越来越凝重……

突然,包围圈散开了一个缺口,并不是围着的匈奴兵退却了,而是让出了道路让更多的其他匈奴兵进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