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十五章:皇帝出逃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371 2015-10-20 13:02:15

  怀帝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尤其是最近几天不顾他这个皇帝而私自逃跑的大小官员越来越多,真是众叛亲离啊……

怀帝自己心里也已经决定离开洛阳了,所以在朝堂上用高压的方式不许任何大臣反驳自己。但是考虑到身边的护卫不够,车驾也坏了,而面对这样的窘迫,怀帝只能搓着手对着留下来的大臣们叹气道:“朕是堂堂大晋天子,怎么可以出行连车驾都没有呢?这,这,这成何体统啊!!!”

怀帝看了眼刚回朝的傅袛,询问道:“傅爱卿,如何是好啊?”

傅袛马上出班回道:“陛下,臣愿意前往河阴(今洛阳孟津东北),准备船只,以待陛下前来。”

怀帝这才算定了定心,脸上现出一点笑意,心道:这个人是个大孝子,而且善于治水,公元271年曾经建造沈莱堰,至今兖,豫两州没有什么大水患。人才难得啊,这样的局势还能留下来,看的出是真正的忠臣,只是年纪大了点已经68岁了,怀帝想到这也没有什么顾虑了,点头表示同意。

怀帝看着也没什么其他事了,说来说去也就这点破事,所以早早就退了朝,回宫去了。

闾丘冲看到皇帝走后,就来到傅袛身边悄悄说道:“子庄兄,洛阳是皇都,你刚回来,为何不劝劝皇帝不要离开洛阳?洛阳一失,后果不堪想象啊!”

傅袛也是面带忧色,缓缓叹了口气,说道:“陛下已经决定了,再多说也没用了,不如想想如何让陛下平安到达荀晞那吧,哎,为今之计也只好如此了……”

闾丘冲也知道皇帝的脾气,虽然明知傅袛即使去劝说也是毫无用处的,但是难道就真的这样放弃这历朝皇都??哎,司马氏的天下难道真的不长久了吗?

傅袛看着闾丘冲的身影慢慢远去,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坚守的话根本没有粮食,城内的饥民不断的暴乱,不用别人打进来就已经混乱不堪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去河阴整治船只,尽快安排好陛下行船。其他的事只要自己心里只忠贞陛下,忠贞司马氏就可以了,荀晞如果真的要挟天子以令诸侯,我定当不饶他!!!

皇宫内

怀帝越想越觉得时间非常紧迫,不安的情绪也没办法压抑住,这残破的洛阳,他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再待下去了,怀帝看着左右的内侍,挥手叫道:“快,去通知大臣们,现在就出发去河阴!”

“皇上,没有车驾啊……”,一个小内侍有点慌张的回答着

“还要什么车驾,朕的车驾在兖州,不在洛阳!赶快,我们步行出发,让大臣们等在宫门外,不要带东西了,荀晞会给我们准备的!我们一起走”。

“诺……”

怀帝看着小内侍离开后,对着另一个内侍说道:“这几天皇室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吧,带上,不许遗落!”

“诺……陛下我听说傅大人已经奉旨下令不许任何人离开洛阳以防止官员逃跑,我们能出去的吗?”

怀帝的脸上明显的显出尴尬之色,许久才说道:“没事,我是天子……”

洛阳铜驼街

怀帝一行只有几十个朝廷官员随从,侍卫都没有几个,之前就逃的差不多了,这从皇宫一路出来,已经遇到几股盗贼了,不!准确的说都是些红了眼睛的疯子,看到什么就往嘴里塞。

怀帝早已经像惊弓之鸟一样,他不断的在自己的心里问自己,这真的是洛阳城吗?真的是我的都城吗???

事实马上告诉了他残酷的现实,就在怀帝等人来到铜驼街没多久,就发现被更多的盗贼盯上了,这里面有真的来抢劫的也有来找吃的……

怀帝看到自己的队伍已经被包围了,脸色变得非常的惨白,他后悔啊,自己逃跑的时候还带那么多东西干嘛,可这都是皇家的必备品和历代先帝的苦心收藏啊……

大臣们也显得非常慌乱,这回他们是真心觉得洛阳是不能久留了,这帮贱民竟然连皇帝都敢抢劫,尤其是那些红了眼睛的,竟然生吃人肉!!

侍卫们和一些会点功夫的大臣一起护送着皇帝慢慢后退,既然已经没有办法出城了,还是赶快回到皇宫,起码还有城墙可以挡一挡,然后再派人去傅袛那通知,让他派兵来接应。

当怀帝一行人一边退一边和一股股盗贼纠缠着,在路过一间破屋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和救命声,但这个时候谁还管得了这些贱民的死活!?

破屋里

红姨的脸上印着火拉拉的五个手掌印,嘴里也都是血,接着红姨又被一脚踹倒在地上,红姨手捂着肚子,挣扎着想起身,但马上被一个男人骑在身上,一顿狠揍!

红姨的嘴巴已经被打烂了,牙齿都有断掉的,那个男人才从她身上站起来,拳头上全是红姨的血……

胖头领看到屋外的这些逃跑和追杀的人慢慢远去,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回过头看着红姨那副趴在地上活像一只母狗的样子,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又窜了上来。亲自走上来,一脚踢在红姨的头上,身上,怒道:“你个臭婊子,你想害死老子啊!让你叫,老子叫你叫,叫你个娘!”

胖头领一边骂着一边踹着,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听到有很多人经过就叫起了救命,老子这十几号人差点就全葬送在这个婊子手上了!

红姨已经昏迷了过去,她当时听到那么多人的声音,心想即使被那些疯子吃了也好过被人贩子卖掉,吃了不过是死了,被卖掉,不说一路的艰辛和屈辱会生不如死,卖给了别人的话也不过是去操持那些下贱的营生,自己或许可以忍受,但明月不可以受这样的屈辱,而且万一是救兵呢?红姨的冒险失败了,换来的自然是恶毒的拳脚……

我的的神智还是不清的,甚至越来越模糊,甚至依稀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两个自己也在厮杀,渐渐地做为“我”的灵魂渐渐淡去,而作为明月的那一部分却越来越清晰,“我”的灵魂已经失去了对意识与身体的控制权,开始慢慢沉睡,从此做为明月的那一部分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宰,她拥有我所有经历过的记忆和知识,感情,也拥有独立的人格,而不再是“我”的附属品。

明月的潜意识慢慢苏醒了,但这具躯体实在是经历了一路颠簸后,再加上高烧不断又被踩断了手脚,说是频死状态也不为过了。

明月依稀听到红姨的惨叫,但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心里的着急和痛全都化作了泪水从眼角流了下去,情绪的波动让明月又昏迷了过去……

这时红姨也已经人事不醒了,胖头领的脚却还在踹,贾六有点看不过去了,这个女人可是要给自己享用的啊,再这么打下去,一点玩头都没有了,只好急忙开口道:“大哥,不要打了,外面的人都走了,再打下去,这女人就不值钱了,江南那边的窑子可不要烂肉啊……而且我们损失太多了……”

听到贾六的话,胖头领这才收住了脚,恨恨的朝红姨身上吐了口痰,犹未解恨。

“大哥,现在洛阳城很难出去,到处是吃人的流民和盗匪,应该还有不少同行也在城里,他们也是会对我们下去的……我们该怎么办?”贾六这是在转移话题,他不希望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死掉。一边说一边蹲下身体探了探红姨的鼻息,见还在呼吸,只是昏迷了这才放心下来。

胖头领也觉得现在不是跟一个女人计较的时候,看到红姨的样子也的确是被打的狠了,真的弄破了相对自己可没好处,心里有点后悔下手狠了,也蹲下身体,把红姨翻了个身,发现只是嘴巴烂了,心里这才安心,一想到之前揍这女人的伙计下手也太黑了,心里又是一阵火,站起身去到那个伙计那里也是几个耳光甩了过去,那伙计也知道吃痛,只是捂着脸,不敢说一句话。

看来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胖头领看着这个残破的洛阳城,心里倒也有点凄凉,无论如何自己也是个汉人啊……

“大哥,这个地方不能待了,不如我们慢慢往城外撤吧……”,贾六看着现在洛阳城的情况也有点慌……

“往哪里退?我们来的时候就听说谁下了命令不允许出城了,以前2个时辰的通关时间都没有了,看来胡人离得越来越近了啊。”

“不要说胡人了,这城里的人都快成活死人了,一到晚上就都是啃人骨头的声音,慎得慌!”

“先往外城撤,看看机会再说,现在就走!。”

“大哥,那这个小孩呢?”

胖头领厌恶的看了我一眼,一个快死的小孩,谁有心情照顾?想到这,胖头领说道:“要了干嘛,我们这些人都可能活不下去了,还带个快死的累赘干什么???丢了丢了!”

“诺……”

正当众人开始收拾准备尽快离开破屋,往外城转移的时候,一直不开口不怎么动的另一个“货”,一个褐色衣服的中年妇女突然开口道:“好汉,把这个孩子交给我吧,看的出是个好妮子,就是病了,反正现在也出不了城,让我照顾她吧,我保证不会让她耽误大家的,何况有她在,这个女人也会安分点……”

胖头领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红姨,略微想了下就同意了,看这孩子穿的衣服虽然脏了点残破了点,但这料子并不便宜,估计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要是病好了,将养个几年,也可能是个好坯子,虽然现在看上去像快死的,但你看看地上这个女人就知道,长大了姿色也不会太差,何况即使最后病死了也费不了几个钱,有人愿意照顾就随便她吧。

当下胖子也不吭声,算是默许了。

这个穿着褐色衣服的女人慢慢抱起了在地上昏迷的我,而红姨就被贾六抱着,慢慢向洛阳外城转移……

等着明月的命运到底会如何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