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十二章:怀帝的无奈与苦恼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837 2015-10-20 12:58:24

  怀帝这两天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这龙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怎么坐怎么不舒服……

原本以为司马越一死,他的好日子也就来了,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心几天,北面又杀来个呼延晏,前前后后打了十二次大仗,晋军全败,阵亡的军队有三万多人,这血淋淋的败绩是怀帝在没有司马越的监国下,第一次直接面对的败绩,对他的信心打击是极大的……原本那点意气风发想大干一场的心思也全没有了……

现在手中拿着的是荀晞送来的奏章,几乎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之前之所以犹豫是因为荀晞让他迁都仓垣(今开封东北),这不是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吗?刚摆脱了司马越,难道还要去荀晞那做傀儡?怀帝也不是白痴啊,但是现在的情况……

怀帝看着下面的大臣,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向众人询问道:“众爱卿,之前朕收到了大将军荀晞的奏章说是已经派从事中郎刘曾带着几十艘船只,五百名卫士,一千斛粮食(十升等于一斗,十斗即一百升,等于一斛)来迎接皇帝,你们看该如何是好?”

太子司马诠和吴孝王司马晏互相看了眼,眼中都是不解与疑惑,难道还要去做傀儡吗??

竟陵王司马楙的眼神却是在不停地闪烁……

尚书闾丘冲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这是取乱之道啊!哎!司马皇室怎么如此多灾多难呢?

右仆射曹馥和河南尹刘默听到后倒是一脸积极,一下子把荀晞说的天上好地下无。

司马诠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就反胃,是啊,你们过去自然待遇不减,但我父皇的车架也就变成一匹马了,哪里还会有帝王的尊严?哎,司马诠看了一眼司马晏,意思是一起上前阻止。

司马晏看到司马诠的眼神,会意的抢先一步踏了出来,拱手道:“陛下,荀晞素有“屠伯之称,前太傅司马越一直加以节制,现在司马越已然薨逝,天下再也没有人能节制此人了,陛下要是被其挟持的话……”

司马诠听到这也出班谏言道:“父皇,吴孝王所言都是事实啊,父皇!司马越虽然跋扈,但是毕竟都姓司马,都是一个祖先的族人,但是荀晞和我司马氏又有什么关系??父皇!!三思啊!”

怀帝听着这两个心腹的肺腑之言,心里也是同意的,可是现在形势如此,奈何?有时候只要能活下去做做傀儡又如何?又不是没做过……

想到这里,怀帝反而不急着作出决断,而是耐心的等待其他大臣的发言,希望有个更好的办法出现,能不做傀儡自然是不做,实在没办法再说吧……

曹馥和刘默互相看了眼,都闭上了嘴,他们可不想现在就把太子给得罪了,看看其他人怎么说再行动吧。

司马诠褒扬的看了一眼司马晏,心道:不愧是和其兄一起攻打司马伦(八王之乱中的其中一位)的耿直汉子!

司马晏看到司马诠的目光,心里一暖,看来这次压宝又压对了啊,呵呵,不过去了荀晞那真的是去寻死啊,此人狼子野心,久必自立,那时我们这些姓司马的哪里有好果子吃?司马越这老家伙看人还是很准的……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的时候,竟陵王司马楙却走出了班位,也是拱手道:“陛下,切不可听黄口孺子所言”。

司马诠一愣,黄口孺子?这里最年轻的就是我了,你是要准备诋毁我了吗?呵呵,好啊,本太子倒要看看你这个马屁精怎么说?!

曹馥和刘默却是一喜,洛阳早就破败不堪,听说城里面已经开始人吃人了,再不走,难道要等到那些贱民抢到自己府上吗??所以这两人是真的很期待的看着司马楙,希望他能劝动皇帝。

司马楙根本无视司马诠的目光,在他看来,司马诠这个太子能当多久还是个问题呢。

司马楙继续对着怀帝说道:“陛下可知道司马越那个匹夫最惧怕谁?荀晞也!”

怀帝听到司马楙大骂司马越为匹夫,心里那个舒坦啊,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司马楙继续说下去。

“陛下,世人都说荀晞刻薄寡恩,甚至有“屠伯”之号,其实这都是世人误会了” 司马楙的话算是石破天惊了。

司马诠有点被气笑的感觉了,还误解呢!这个墙头草能混到今天果然是不简单啊!从一开始跟着武帝时期的大奸臣杨骏,然后是司马伦,司马囧(这二人也是八王之一),司马颖(八王之一),然后跟着恵帝出征,又投靠了司马越,可以说风往哪里吹就往哪里倒,马屁功夫天下第一,不管跟过谁,做过什么坏事,他都可以安然无恙,而且一路高升,你说这个人多不简单!

司马晏也摇了摇头,这老小子太能扯了吧,荀晞还会被误解,呵呵,滑天下之大稽嘛!

司马楙侃侃而谈道:“陛下,在微臣看来,荀晞善于处理公务,成堆的公文簿册,他批阅起来如同流水,没有谁敢蒙哄他。司马越几次想假意和他结拜兄弟都没有成功,可见其是深知司马越的狼子野心的,所以才一直暗中与陛下保持联系,由此亦可见其忠臣之心”。

怀帝听了还是没有出声,因为怀帝知道,荀晞之所以要亲近自己不过是想要扳倒司马越才如此亲近。彼此互相利用而已,什么狗屁忠臣之心,不过怀帝还是静静的听着司马楙的演说,但没有任何表示。

司马楙见怀帝还是不动声色,心下倒也有几分着急,但还是不急不缓的继续说道:“臣还听说他的大姨妈来投靠他,他对她厚加供养。可见其深具孝心,是可以托付的人,而且从不徇私枉法”。

“嗯,做人首重孝道,是对的”。怀帝说道这目光不知不觉的就像太子司马诠的方向瞟了一眼。

司马诠顿时冷汗频出,心道:父皇这是又起了什么疑心了!现在大敌当前,还在听司马楙胡说八道!哎!

“微臣听说后来荀晞姨母的儿子向荀晞请求当一名武将,荀晞拒绝说:“我不会拿国法来做人情,如果你将来做官犯法落在我手中不会后悔吗?”姨母之子还是坚决要求做一名武官,荀晞就让他担任了督护。后来,姨母之子犯了法,荀晞依照法律要杀掉他,姨母向荀晞叩头,请求饶恕她儿子,荀晞不听。杀了姨母之子后,荀晞身穿白色丧服祭悼他,还流着眼泪说:“杀你的人是兖州刺史,哭弟弟的人是荀晞。”荀晞执法就是像这样严明”。

司马诠听到这眼睛也不由得一亮,好狠啊,不仅立了下威信还堵住了世人的口,怪不得司马越要如此防备荀晞,果然不简单,要是真的去了荀晞那,哎,后果不堪设想啊,又一个曹操吗?

怀帝也是眼前一亮,心道:如果荀晞果然如此守法,又或真如司马楙所说的那样一切出于公心,那么看来他是真心厌恶司马越对我的僭越和无礼了,倒的确是一个忠臣啊!

司马楙注意到皇帝的态度有所动摇,继续添油加醋道:“陛下,当今天下,汉国贼匪已经肆掠到了皇城附近,而可以抵抗他们的只有北方的刘琨,王浚和东边的荀晞这几个人而已,可刘琨与王浚隔着汉国,只有荀晞就在旁边,我们能依靠也只有荀晞啊,微臣觉得,以荀晞如此守法的人,陛下只有去了荀晞那里才是安全的,然后只要陛下和微臣等一起励精图治一定可以重振我司马皇朝!成为中兴之主,那时武有荀晞,文有微臣等,天下何以不平??!!!”

怀帝早就被匈奴吓破了的胆子似乎又回来了,想想也是,荀晞在兖州力抗胡虏,一旦到了荀晞那里,刘琨和王浚也离得近了,真的荀晞有不臣之心我也有办法让刘琨和王浚知道我的情况,加以援助,想到这怀帝也不再犹豫,本来就有逃跑的心,被司马楙这么一劝说也就坚定了,刚要开口,突然看到一直没有说话的闾丘冲站了出来……

司马楙一看到闾丘冲出班要禀告,心里一慌,这个人要坏事啊!

曹馥和刘默看见怀帝已经意动,心里已然是大喜,可是一看到闾丘冲要说话,心里也开始着急,但又不好阻止,闾丘冲可不是别人而是当今有名的名士,是文坛的巨匠,自己两人看到他都要称一声老师,这可如何是好呢??

司马诠倒是心里一喜,好啊,不知道闾公有何话说?

闾丘冲慢慢开口禀告:“陛下,难道忘记当年曹操是怎样哄骗汉献帝去许都的了?曹操就执法不严了吗?也是这般的花言巧语,也是众臣赞同,可结果呢?”

闾丘冲深深的看了一眼司马楙,伸出手指对着司马楙怒斥道:“忠臣不仕二主,你司马楙跟了多少主公了???你现在还想做三姓家奴了(三国时张飞骂吕布忘恩负义,不断背叛前主人以谋求富贵,因为跟了三个主人故而骂其为三姓家奴)吗?还有你曹馥,刘默,你们两个还有名士的气节吗?!”

司马楙,曹馥和刘默都羞红了脸却不敢吭声,这个老者实在德高望重,当时司马越要求所有有才华而且愿意顺从的王公大臣跟他一起走,只有这个闾丘冲就是不走,是真正的皇党,而且是文坛一柱,无人敢冒犯。

司马诠听到闾丘冲如此直白的怒斥,心里非常感激,看向老者的眼睛里也全是感激。

怀帝听到闾丘冲的话又变得犹犹豫豫了,看着闾丘冲无奈的道:“宾卿啊,朕知道你说的都对,但形势比人强啊,匈奴快杀到洛阳了,无可奈何啊,不去荀晞那又该去哪里呢?”

闾丘冲一时语塞,你让闾中丘说说典故,吟几首诗那是小意思,但是要他出主意,尤其是国家大事,为难了。

怀帝看着闾中丘一脸茫然,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样子,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厌烦,看了一眼身边的内侍,眼睛里的意思是准备下朝了。

内侍急忙对着大臣们大声道:“陛下回宫了!”

众人听到皇帝要回宫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等皇帝走了之后继续互相扯来扯去,互相攻击指责,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出个好主意,朝堂乱成了一团……

怀帝的车辇缓缓向自己的寝宫行去,怀帝的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只听见,怀帝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话喃喃自语道:“司马越是死了,明月也跟着司马越的队伍去了,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落到胡人手里可怎么办?我还想找到然后养几年再享用呢,哎,等到我去了荀晞那再慢慢寻找吧,嗯,要是被胡人抓到了该怎么办啊,愁死人了……”

随从的一个贴身小内侍看到皇帝的双肩不自然的收紧,就知道这是皇帝在想女人了,心里暗自叹道:司马氏的列祖列宗要是知道自己的子孙在国家危亡,京城都快沦陷的时候还在想女人,不知道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看来自己要跟宫里的其他公公们好好说说后路了,胡人快杀进来了,皇帝是靠不住了……

洛阳城

好不容易来到洛阳城的李想却在一进入洛阳城没多久就和城内的百姓发生了冲突……

作者言:这里使用的各个王爷的称号不少都是是历史上已经定下的谥号,所以请读者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