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十七章:王衍论政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4013 2015-10-19 10:53:53

  石勒一路上笑的很开心,自己这个侄子真的很给自己长脸,只是来回几个冲杀,就把什么狗屁司马毗的大军打得屁滚尿流。

石勒看着脸色沉稳的石虎,就会想起那次围攻晋阳竟然不敌逃回,屁股上还受了箭伤,恰巧那次又正好是汉皇刘渊驾崩的候,众人都卯足了劲想好好表现的时候,偏偏自己的这个侄子狼狈逃回,那时候的石勒是真的想一刀砍了这个废物,不仅打败了,还让人把他大量屠杀流民和残暴对待士兵的事捅了上去,刘曜那小子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知道了此事后,马上乘机诋毁自己,搞得自己不仅没捞着多少好处,还被众人笑话,幸好刘粲倒是在刘聪面前说了不少好话,不然真的丢死人了,石勒那个气啊!事后要不是自己的母亲劝自己说:阿虎还小,你要多给他些时间,你没见到那些跑得快的牛,在幼小时大多会弄破车辆,你稍微忍耐一下吧。石勒这才强忍了下来。

现在想想要是当时一刀砍了这个恶小子的头颅下来,现在还真看不到这么痛快的一幕,这小子现在逐渐大了,尤其是上次在晋阳吃了次败仗后,不仅苦练武艺,而且把过去暴戾的脾气都收敛了不少,骑马射箭更是精进许多,其武勇也是勇冠三军,虽然统领部下非常严苛,但是不繁琐,简单干脆,没有一个人敢冒犯,之后自己交付给他的作战任务,也再没有什么地方是打不下来的,就是杀人太多,每攻克一个难缠的城镇,几乎不留活口……

张宾也在默默观察这个石虎,一看到这个人,心里就像有块大石头一样沉重,这个人的杀气太重了……

当石勒回到宁平城大营时,看到的景象比他预期的还要干净……

张宾的心里非常痛苦,有伤天德啊……

石虎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笑意……

整个营地有不少的死人尸体都四肢不全,还有不少尸体正在被烧烤,围坐的都是些迫不及待想尝人肉的士兵,望向一片片还在燃烧的土地,根本无法数清烧死了多少人……

一块狭小的场地上,还有许多被集中起来的女人,这些幸存的女人个个双眼呆滞,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身边的姐妹时不时的被拖走,也不知道是被拉去蹂躏还是被拉去吃了,张宾看到这一幕,脸色非常苍白,他知道会死很多人,死很多很多人,甚至会有人被吃掉,战场上这并不稀奇,三国时的孔融还建议曹操拿死人的肉干充军粮,孔融可是孔子的后人!所以张宾还可以为自己的所为辩白……但是真的亲眼目睹,张宾的良心还是受到非常非常大的冲击,这是将近二十万人啊,互相踩踏而死的,被焚烧死的,但凡有点好肉的尸体也被割了个干净……。自己不仅没有阻止还为此出谋划策……

再望向军粮方向,成堆成堆的粮草都是王衍部队的,足够几十万人吃几年的……

张宾知道这次自己必然阳寿有折了……

石勒却并不为意,这都是王璋干的嘛!

所以石勒假装动怒道:“王璋何在!!!速速滚来见我!!!”

几个羯兵看到石勒回来,马上跪倒在马前,报告道:“王将军擒拿了所有的王公大臣,等待大王的到来,不过,后来王将军听说有一批人突围出去了,就率兵去追杀了”。

“哦,军师,你去亲点一下战利品,我去看看那些王公大臣,嗯,等晚上也不用什么大帐了,我们就在外面点上篝火,和这些王公大臣好好喝杯酒吧!哈哈哈哈!”

张宾的脸色很苍白,不过远处的大火泛过来的火光照在脸上,别人也看不清楚,张宾听到石勒的话后,马上回道:“我这就去”。

石勒发觉了张宾的异样,不过也没往心里去,毕竟也是个汉人,呵呵,其实这算什么,比起慕容鲜卑那帮家伙,抢劫了一次中原,掳走了几万汉族少女,一路上白天见淫晚上烹杀,一个冬天竟然全吃完了,哼哼,不过他们还吃粮草,我们羯人要是打起恶仗,是绝对不吃粮草的,军粮只带人肉,耐饿又生力,呵呵,一些两脚羊而已……

“去!把阿虎抓到的四十八个王爷和那个司马越的小兔崽子一起丢到那些俘虏的晋朝大官那,我一会也过去看看!”石勒说完就用马鞭指了指下跪着的士兵,接着又说道:“告诉孩儿们,不许再吃了,这些人我都有用,尤其是女人都给我留下,石勒往女人堆里看了看,让人挑了几个送去了自己和张宾,石虎的大帐,然后挥鞭打了下坐骑的屁股,慢慢跟上这49个俘虏一起向汉人王公大臣方向行进。

司马范依旧闭着眼睛,自从那把火起,他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欲望,这些匈奴,这些该死的羯人都是畜生啊,二十万人啊……司马范的心里说不出的痛苦。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明月她们可以顺利逃走,那么或许将来有那么一天,可以为他们为这些百姓报仇!为所有被杀的同胞报仇!血债必须血偿!

王衍早就没有了什么名士或者士大夫的气节,一心只盼着这帮羯人的头领出现,不就是变节吗?有什么的,古今大贤大把的叛国投敌,苏秦张仪哪个是为本国效力的?凭我的本事只要被赏识了,再教化一下新政权的子民,又是一个好汉,不错!我王衍绝对不会死在这里的,想到这,王衍的心里似乎平静了点,不断的想着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对答,只是那不时闻道的人肉香味,实在太令人作呕了……

一众王公大臣也是哀声叹气……

突然王衍听到了动静,睁开的双眼有着明显的期待,映入眼帘的是一群灰头土脸的司马皇室子弟,领头的是一个满头是血迹的青年男子:司马毗!

王衍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连司马毗也被俘虏了,那司马皇朝还有什么希望?王衍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紧紧闭住眼睛,心里更乱了……

司马范和其他王公大臣看到这一幕,心里都凉透了,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石勒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心里非常高兴,不过脸上流露出的却是一副悲天悯人的神色,缓缓地下了马,在这些人身边来回看着,都是战利品啊……

入夜,篝火点的很旺,石勒把所有的王公大臣都好礼相待的请了过来围坐在一起。

“你是石勒!”王衍突然开口道:“大王还记得我王衍,王夷甫吗?”

石勒仔细的看着这个自称王衍的老者,缓缓开口道:“是否是竹林七贤之一王戎的弟弟?”

“正是正是!”王衍一时名士的气势又回到了身上,大喜道:“大王还记得你我还曾有过一面之缘吗?”

“一面之缘!?嗯,哦,那年我十四岁,去洛阳行贩,只是在城墙上呼啸了几声,就惊动了你这个大官派那么多人来抓我,真是看得起我啊!哈哈”石勒笑的有点僵硬,王衍的话不仅让石勒想起了这件事还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跟一个叫郭敬的汉人一起贩卖诱拐各族人民的发家史和被司马腾抓住后自己也被贩卖的不幸经历,石勒看了眼左右的亲近,这个事要是再让这个人说下去,要是再多说什么,让族人听取了,影响不好啊……

所以石勒看向王衍的眼神越发阴冷……

王衍却不急不缓的回道:“我当时和左右说:“看这个小胡人的相貌骨骼非常奇特,听他的声音似乎有非常大的奇志向,要是天下大乱恐怕会是一代枭雄,故而派兵捉拿大王,不想大王已经远遁,呵呵”。

石勒的脸色缓了下来,他觉得王衍说的是实话,那时候他的确是胸中非常郁闷,故而上了城墙去叫几声,不想这样都能招了灾祸,不过现在想想王衍的话,这个人确实不简单啊,石勒突然对王衍产生了兴趣。

张宾也在旁边,石勒只带了自己和大将孔苌,他那个虎儿正在自己的营帐里奸yin石勒送他的女人。跟来的还有不少大小头领。张宾对这个王衍也可以说是神交许久,今天这样的谈话,老实说他曾经意yin过几次,所以对王衍的每句话和措辞都非常留意,现在听了王衍的说语,张宾却只是微笑不语。

石勒顿了顿继续问道:“你说说看,晋国这样的泱泱大国,怎么会衰败如此?不仅不能保护自己的子民,还发生什么八王之乱,国家破败,山河破碎,这倒底是什么原因呢?”

王衍顺从地述说了自己的理解,详尽的把统治集团的腐朽推卸到了王室的奢靡风气,以致上行下效,之后的晋恵帝这个痴儿皇帝继位,导致皇后贾南风乱政,然后是八王之乱,国力耗尽,再加各地官僚地主上对百姓和内迁少数民族的压迫(当时胡人内迁的很多地方,少数民族的人口数量已经大大超过汉族),民族矛盾越来越激烈,各地起义不断,天灾也不断,使得晋国越来越衰败。

张宾突然打断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也经历过了,不算你的见解”。

王衍仔细看了一眼这个石勒身边的首席谋士,反而冷静了下来,心道要活命的话看来真的要拿点真本事出来了,王衍缓了口气继续道:“晋亡之祸根其实始于晋武帝司马炎”。

张宾和石勒都是眼睛一亮,一直紧闭双眼的司马范也是浑身一震,只听王衍继续说道:“且不说武帝听信贾南风之言立了傻儿惠帝承继大统,他首先认为晋魏更替是通过宫廷政变实现的,所以学汉高祖,大封宗室亲王,分封各地,以致皇权削弱以致出现了比汉代七王之乱更加厉害的八王之乱”。

石勒点头示意王衍继续。

王衍看到石勒赞同自己的观点,胆子也大了起来,继续说道:“士大夫的奢靡风气也是因为武帝默许石崇和王恺斗富而一发不可收拾,再加上晋是实行占田制度的,这种制度是在曹魏屯田制度被破坏后,贵族,官僚争相侵占田地,隐匿户口,原来的屯田客或投依豪门,或游食商贩,加上服役为兵者,有一半人不从事农业生产。因此,农业荒废,国库空虚,百姓穷困。针对这种情况,灭吴以后,西晋采取两项重大措施:罢州郡兵以归农;颁布占田制”。

张宾笑道:“那么照王大人的看法,占田制非常及时非常好了?”

王衍知道要过招了,也不着急,慢慢开口道:“占田自然有其好处,譬如解除了屯田制下的强迫劳动,并且鼓励垦荒,这对提高农民积极性和扩大垦地面积是有好处的”。

“那为何反而激起了民变呢?”石勒是过来人,所以一句话就点到要害。

王衍好不慌张的回道:“只可惜制定制度的人只强调要保护官僚士族占田等特权的规定,其主要精神不在于对官僚士族的特权加以限制,而在于确认和保护他们已占到大量土地和户口的既成事实。大王想想,这样一来,哪个老百姓还肯去垦荒,垦荒了出来也被人豪取强夺走了,加上天灾人祸,如何能民不聊生呢?”

张宾听了也不断点头,心道这个王夷甫确实不简单,只是既然看得那么透为何不改变呢?嗯,他本身就是高门士族,只有清楚知道才能更好的剥削啊……

石勒开口道:“嗯,晋一统天下后,各地各族流民在新到的地方进行开垦,困难和艰苦是可以想象的,但不仅没有得到当地官府地主的支持,反而受到欺压和迫害,自己也在益州看到过,北方各州也有,杀流民取其货这样的事,官府地主们干的不少!所以各地起义,暴乱也是正常的”

“是啊,晋朝使用的是魏时的九品中正制度,自从贾南风党政后,任人唯亲,以致社稷危机,天下大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