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十五章:苦县大屠杀(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4180 2015-10-16 10:14:16

  石勒大帐里

石勒的眉头紧锁着,局势仍然在僵持,使者已经去过又已经回来,对方不仅不同意石勒的要求,而且怒斥石勒,说石勒率军围杀百姓,是禽兽所为!石勒于是又派使者把俘虏的所有军民送还对方,在对方全盘接受过程中也没有进行攻击,然后又派使者前去述说自己围困对方并不是想赶尽杀绝,只是希望多抓点奴隶而已,现在知道是强大的王师,自己也不想消耗己方损失太大,所以我方保证只要天亮,就会撤去包围,并且撤走。

司马范和王衍不断的接见着石勒派来的使者,每个使者的诉求都不同,但看来是朝着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在发展,而且天黑不辨方向,那么多人,要一下子全部突围,就宁平城的道路情况,很可能再次发生踩踏,所以并不是马上能起行的。敌方是否有别的埋伏也不知道,毕竟自己军队现在的情况是被四面围住,司马范真的很犹豫。

王衍听到胡人使者谦卑的言辞,心情也好了起来,不断的在他们面前展示着自己身为名士的风度,之前的生生死死,和自己的名士风度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看看使者们所说,这只是一场可悲的误会而已……

其他的王公大臣也和王衍一样的心思,觉得只是胡人害怕自己的王师,那么不仅自己的生命安全了,还可以从容撤退,何乐而不为。所以所有人都看向了王衍和司马范,希望他们快点做决定。

司马范还是冷静的,很清楚胡人,尤其是这种羯胡最不可信,但所有人都同意天亮后再走,他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司马范的眼光望向了角落的我。

我因为之前的虚脱而一直昏迷不醒,红姨和小绿一直在照顾着我。

司马范看到双眼紧闭的我,在心中摇了摇头,自嘲的想到,什么时候自己会希望听到这个孩子的意见了?

冉瞻看到这些白痴王公大臣竟然会相信胡虏的话,内心的火实在无法自制,朗声道:“大将军,太尉大人,羯胡不可信,我们“乞活军”和匈奴人打了那么多年,匈奴的各部胡人我们都很清楚,大人,乘现在大家士气高涨,每个人手拿火把,天都可以照亮,难道白天就没有流矢了吗?现在只需要随便找个方向突围就可以了,完全没必要等到天亮,我们行动不便,他们行动也不方便,一样的!大人,三思啊!”

冉瞻的话并没有让这些王公大臣有所觉悟,他们还沉浸在胡人使者所说的以为是流民,不想遇到的是王师,惧怕王师的强大,希望天亮后主动撤退的自满中,完全忘记了之前将士百姓的悲惨遭遇,说实话,百姓和这些将士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贱民而已!

司马范知道冉瞻的话没有错,但是因为他之前答应百姓一起走,以致耽误了3天时间,被胡人追上,指挥权已经被众人夺去,虽然仍然在这个位置上,但已经全凭王衍做主了。

王衍有点不满的看着冉瞻,心道一个鄙夫而已,胆敢僭越上言,还敢抱司马氏的明珠:明月公主,简直可以死一万次了,竟然还敢在众王公大臣面前大发厥词,难道在坐的名士和王公都是白痴吗?!

王衍看向冉瞻的眼光除了冷漠就是鄙视,嘴角微微一翘,开口道:“什么地方来的鄙夫,要不是看在你是明月的将领,早就乱棒打死了,来人啊,把这个鄙夫拉下去,重打40军棍!”

冉瞻听到后不怒反笑,被士兵摁住也不反抗,只是大笑道:“王衍老儿,死期不远!哈哈哈哈哈”。

刘彪乘那些王公大臣开始自吹自擂之际,偷偷摸出大帐,前去搭救冉瞻了,40军棍下来,在现在这个环境,必死无疑啊……

“报,太尉大人!敌军首领的旗帜动了,正在快速离开现在的位置,往别处去了,看火把的数量,离开的部队规模很大”。

王衍觉得再无问题,其他王公大臣也是同样的感受,王师毕竟是王师,这些胡虏看到没有办法吃光我们就自己撤退了,呵呵,刚才那个鄙夫妖言惑众,甚至蛊惑军心,太尉大人还是太心软了。

司马范并没有听他们说什么,只知道是要等到天亮了,他能决定什么呢?谁还会听他的?

司马范在心里回想之前的损失,互相践踏死亡者就有3,4万之众,被胡人杀死的也有4万多,被自己军队杀死的老百姓和外围的溃军也有近万,仅仅一个晚上死亡就有近10万之多,这还不算受伤的,重伤者都不计其数,根据三天前的统计,军队加上百姓要有20多万啊,一下子就损失了一半还多,能战者更是十之四,五。怎么跟胡人对抗,希望王衍的决定是对的吧,哎……但为什么自己老是心里隐隐约约的在害怕,在恐惧呢????

我仍在昏迷中……

包围圈外

石勒亲自跟王璋交代了计划,并且让他在天将泛白的前一个时辰就发动攻击,因为通过使者的来往已经探明其总部大营的位置,直接冲杀就可以了,其他么,你王璋的决定就是我石勒的决定,怎么样都可以,都有我石勒承担,现在我军发现他处有不明的部队动向,很可能会切断我们的来路,所以我石勒必须亲自去探查一下,这里的事就完全交给你了,说完就带着三分之的部队快速离去了。

王璋很满意石勒对他的信任,自从自己的哥哥王弥让自己假意和他闹翻,去投靠石勒,而投靠石勒那么久,石勒对他一直是不冷不热,不想这次围攻司马范的部队,竟然全权委派给自己,现在因为信任自己还把最出风头的围歼任务交给自己,哈哈,更是留下了三分之二的部队给自己,自己要是连这样的羔羊都拿不下来,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

王璋之前让手下收集的引火材料已经准备好了,包围在四周的部队也开始抽调人手出来,骑兵中的精锐被抽调出来只集中在四个方向,剩下的骑兵和弓骑全部下马,作为弓箭手和步兵继续包围。

王璋正在闭目养神,他在等,手下的将领也在等,等黎明前的前一个时辰。

司马范的大帐

我发烧了,浑身发烫,红姨着急的望向司马范,她不敢说话,她之所以可以待在这个只有王公大臣才能待的地方只是因为我的身份,而且我需要照顾。

司马范也发现了我的异状,吩咐人为我拿水敷额头降温,现在的条件只能这样了,本来我这个年纪的小孩就不适合长途跋涉,又经历了那么一场大变故,小小的人儿,脸色那么惨白,如果继续发烧下去,夭折的可能性真的很大,但现在的情况,哪里有安静的环境让我养病呢?

司马范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王衍也注意到了,也吩咐了人继续在大帐里为我治疗,现在只有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小绿的眼睛已经红肿了,但是不敢哭出声来,她很清楚,喧哗的后果……

一个时辰后我似乎有那么点知觉了,我觉得好难受,浑身都是汗,我真心想洗个澡,我似乎看见了我的母亲,我的父皇,还有老师,我想走过去跟他们在一起,但是他们的脸看上去好模糊。我每次靠近都被老师斥责回去,我的心好难受,他们没有一个人搭理我,为什么又只留下我一个人……

红姨看到我似乎在呢喃着什么,但是一个字都听不仔细,内心的焦急已经溢于言表,可是面对这如此情况,却完全束手无策。

军营四周的百姓因为长时间的等待,之前提起的士气在夜幕中慢慢褪去,倦意越来越甚,这一天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将士们还在密切注视着周围的动静,但同样紧绷的神经,因为高度的紧张,身体的疲劳也越来越明显。

司马范和王衍等王公大臣都守在大帐里,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只要黎明一到来,他们就会突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一夜的夜晚特别黑……

王璋的眼睛睁开了,眼神里流露出的是野兽的目光……

胡骑的厮杀声响了起来,这次并没有纠缠流民,而是目标明确的从四个方向直接突击军营主帐,养精蓄锐的胡骑在敌人最疲惫的时间段发动了雷霆一击,就像狼群驱赶群羊一样,撕开了四道裂口,百姓看到胡骑并不追杀自己,又是梦中惊醒,都只是避开胡骑,然后看着胡骑一边砍杀靠近的人一边快速向中心突进。

司马范看到胡骑已经杀到大帐附近,反而平静了下来,苦笑了一下,天要亡吾等而已。王衍和其他王公大臣已经崩溃了,胡虏果然不可信,完全没有信义!

司马范看了红姨一眼,又看了看我身边的刘彪,然后对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将领开口道:“李虎,你再带你本部的500人和刘彪一起带着公主快逃吧。

刘彪看了眼自己旁边的一个粗犷大汉,互相点了点头,也不多话,抱起明月,带着红姨和小绿就快速离开了,刘彪心里只有一个目的,保护住明月,为了丞相大人,或者为了司马皇朝,再或者为了自己……

王衍和其他王公大臣眼睁睁的看着刘彪带着明月离开,并没有阻止,他们已经崩溃了,什么都不关心了……

司马范走出大帐,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跪坐在满是沙石的地上,双目紧闭,一言不发。在他看来,大丈夫,慷慨赴死而已!

王衍看到司马范的平静与洒脱,他那颗慌乱的心也少许平静了下来,脑中唯一想到的就是,对!这个时候一定要保持住士大夫和名士的气节,胡人若是念在我的气度上或许还有生路吧……想到这也面色肃穆的跪坐在司马范的旁边,闭上了眼睛,再也不管其他事了,等待吧……

其他王公大臣有逃的也有留下一起跪坐的,大势已去……

天色已经大亮,干燥的天气依旧,并没有因为谁的请求和死亡而有减缓暑气的样子。这新的一天的阳光非常明媚。

王璋看到这一堆跪坐着的所谓士大夫和王公大臣,心里的鄙夷完全表露在脸上,这些所谓的饱读诗书的君子,其实都是些垃圾而已,食民之脂,取民之膏,但凡有心里有一点百姓,天下如何会破败如此?他和哥哥王弥如何会参加当年的刘伯根起义直到投靠汉国?呵呵,汉国好,匈奴人民一家亲,大块吃人肉,大块喝酒,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想到这,王璋挥了挥手,让手下把他们全部像狗一样的拽起来,关去别处。

一个大臣不小心碰到了一下王璋,王璋马上拼命用刀割去被碰触地的衣物,他嫌脏。

这一幕让王衍看到了,王衍的眼睛也迅速黯淡了下去……

“把百姓们全部拉去那个低洼,放下武器的将士也去,只留下漂亮的女人,小孩也不要,哈哈哈”,王璋笑的无比张狂……

百姓们和投降的军士就像是一群群羊一样被带到了低洼地方,这些胡人站在三面高处,唯一的出口也有重兵把守,高处的胡人的身边放了许多易燃的物品,有识货的已经知道不妙,当这些东西不断往他们身上丢下时,慌乱就开始了,胡人的弓箭点上了火,不断下射,军民不断有人倒下,踩踏也再次发生,火通过易燃物被烧的旺旺的,不断投向这些手无寸铁而且已经投降的军民,这是屠杀,是反人类,但向谁去哭诉,又有谁能救他们,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顺从的去死?就因为他们希望得到王师的庇护吗?就因为他们失去了希望吗?所以他们就该死吗???苍天啊,你他妈的瞎了你的狗眼吗???难道他们不是活生生的人吗??这是多少万鲜活的人命啊!!!???

大火烧了好久都没有熄灭,因为人的身上本来就有油脂,空气中先是飘出了人肉的香味,然后是焦味,最后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恶心气味……

史记:以襄阳王范为大将军,统其众。还葬东海。石勒追及于苦县宁平城,将军钱端出兵距勒,战死,军溃。勒以骑围而射之,相践如山,王公士庶死者十余万,王弥弟璋焚其余众,并食之。”(按《晋书·载记第四》的记载,苦县大屠杀中汉人被杀人数为“二十余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