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十章:司马越之死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377 2015-10-15 10:17:40

  公元311年二月

之前石勒在长江,汉水间据守,军士们因为喝了不洁的河水,所以发生了瘟疫,而且粮草也得不到补充,所以发兵攻下了江夏,稍事休整后又马不停蹄的拿下了新蔡(河南省东南部,地处淮河流域,两省四市六县交界处)。杀死了新蔡庄王司马确,之后夺取了许昌,斩杀平东将军王康。

长江水边

石勒挥了一下刀,看着身侧的参军都尉张宾,心里非常高兴,自从得到张宾,几乎没有再遇到过太大的障碍,真是天助我成事啊!

张宾看着这个自己选择的主公也非常满意,不仅对自己推心置腹,而且没有一点防备,士为知己者死,大概就是说这样的情况了。

石勒意气风发的笑道:“军师,你说我们是先打洛阳呢还是打项城?”

张宾也轻笑道:“我们现在等于掐断了司马越的后路,隔绝了京师与司马越的联系,先取哪里都可以,不过如果我们取了京师,上面的人会睡不好觉……”。

石勒笑着点头道:“不错,司马氏唯有一个司马越算是个对手,洛阳的狗皇帝即使拿下来又有什么好炫耀的?全军听令,兵发项城!”

张宾满意的微笑着,这样豪雄果敢的主公去哪里找啊?!不错,司马越的头颅才是男子汉的目标,哈哈!

项城

我在项城已经几个月了,一直在照顾病中的司马越,最近司马越的情况越来越不好,经常呕血,这是肺痨啊,在古代基本就是绝症,没日没夜的操劳国事,防着这个盯着那个,心情也是忧思郁结,长期下来身体怎么可能吃得消?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司马越在病榻上虚脱的喘着气,那双已经有点凹陷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有气无力的看着塌边的王衍,嘴角的口水不自觉的会流下来,我一看到就会拿手绢为其擦去,然后司马越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王衍看着这般模样的司马越,心里也很痛苦与无奈,但看着司马越的眼睛里所表露的意思,王衍知道司马越还想知道现在的局势,只能在心中斟酌着一些好消息,略微思索后才开口道:“梁州刺史张光安定了汉中……”

司马越眼中现出不耐,眼睛直直的盯着王衍。

王衍知道不能光说这些不搭界的好消息了,只能说道:“石勒没有往洛阳去,还是直接发兵进攻项城来了”。

司马越听到后并没有惊讶,而是像早就预先知道一样,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我。

王衍知道司马越这是要托孤了,是啊,明月才5岁,虽然个子已经有8,9岁孩子大小了,但毕竟太小,司马越一旦去世,除了我王衍的王氏家族还有谁能庇护?

王衍含泪道:“丞相,您放心,我一定全力保护明月公主,一定不让胡虏伤害到公主”。

司马越心里的石头落下了大半,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但是实在没有力气,只能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庆孙”!

王衍疑惑道:“庆孙?丞相是指什么?”

司马越看着我用手指点了点塌边的书信,我拿起那封书信,并没有打开,只是不解的看着司马越,不知何意。

司马越看到我拿起了书信,又指了指王衍,我会意下,慢慢走到王衍身边,恭敬的把书信交给了王衍。

王衍翻看了书信,发现是刘舆以前写的遗书,突然想到刘舆也给过自己一份秘策。自己一直贴身放着,说是非十万火急不得打开,现在丞相随时可能撒手人寰,胡虏也快追杀上来,正是十万火急之时,想到这,王衍立即摸出贴身收藏的秘策,细细看去:若丞相有不测,可行“死诸葛算活司马”之策。

这个计策是三国时期武侯诸葛亮自己知道快死了就秘不发丧,秘密让部下带着部队逃回蜀中,从而保存了有生力量,而魏国大将司马懿却没有看出任何破绽,被死去的诸葛亮骗住而没有发兵追赶,错失全歼蜀军的机会。

王衍看后又读给了司马越听,两人对望一眼,眼神中都是感叹,如果庆孙还活着,这些胡虏怎么可能那么嚣张?

王衍的情绪再也难以平复,低声抽泣道:“庆孙啊,庆孙啊,何故天亡我庆孙”。

我听到他们所说的秘策,又听到看到王衍一边哭泣一边喊着老师的表字,看看在病榻上行将朽木的司马越,心里的悲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司马越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吃力的朝我看来,眼神黯淡而复杂,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有种说不尽的留恋……

三月十九日傍晚,因为司马越的意思,今日并没有要我去伺病,所以我也难得的一天都和红姨,小绿在一起。

我紧紧依偎在红姨的怀里,小嘴不停地吃着红姨特制的烤豆子,也不忘美滋滋的看着身边的小绿。

小绿看着我那一脸幸福的样子,心里也很开心,她的母亲要是也活着该有多好,不知不觉,反而流出了眼泪。

我看到小绿竟然哭了起来,就跑过去搂着她,轻轻摇晃,低声细语的安慰道:“好姐姐,怎么就哭了呢?来,我喂你吃个豆子,嘻嘻”。

小绿被我搂着,又听见我的甜言蜜语,脸一下就羞红了,她可是知道我身体秘密的人,知道我其实是男孩子,所以整个人显得扭扭捏捏的,但又不舍得离开我的搂抱,所以脸上变的通红通红。

红姨看着我们两个小人,心里也美滋滋的,多长时间了,自己又能看到明月,现在又多了一个小绿,这外面的世界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只要明月好,能一直跟她在一起就彻底满足了。每天晚上自己都会起夜看看明月,真的好怕自己一睡着,这孩子又不见了。只有看到了摸到了明月熟睡的小脸,自己才会变得踏实安心。

我们一家三人就这么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边吃饭边聊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你一嘴我一嘴的,其乐融融。

屋外突然哭声震天……

我心里突然一惊,难道是……

红姨也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望向屋外。

小绿也想到是不是丞相大人……毕竟那病榻上的老人任谁都看的出时日不多了……

“主公薨了!主公薨了!”,这样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哭声也越来越多……

公元311年三月十九日,东海孝献王,西晋丞相兼太傅,都督天下诸军事的司马越,薨了……

灵堂

所有府邸的人,所有跟随司马越的大臣,将军都一身素白,我虽然身为公主但是在这个时代女性的地位实在太低,所以也只能跪在末席,红姨和小绿只能在灵堂外跪着。主持仪式的是襄阳王司马范和太尉王衍。

哭天喊地的声音里有多少是真情实意呢?

这个我绝对该痛恨的男人,就这样死去了,没有留下什么话,在病榻上熬了几个月终于去世了,我回想起来很多事,我的父皇,我的母亲,我这副不男不女的身体,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只觉得悲凉,而没有多少恨意,我想不是因为我太善良,而是我只是个再次投胎的鬼魂而已,况且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呢……

仪式一结束,王衍就把身上的白衣扯了下来,同时也命令众人全部扯下来,并且不许任何人外出,不许走漏任何消息!

王衍首先开口道:“现在丞相已经仙逝,但群龙不能无首,我推荐襄阳王司马范为主帅”。

司马范哪里敢出这个头,马上向王衍拱手道:“我等都听太尉大人的,莫要推迟了,胡虏已然逼近,还请太尉大人速速拿个主意”。

王衍看众人都没有异议也就不再推辞,开口道:“通知何伦,李恽侍奉裴妃和世子司马毗,速速向东出走,洛阳不可久留了。我们现在出发去东海,先避开匈奴的追击,然后到达东海后安葬丞相”。

众人齐声道:“诺!”

王衍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我,眼睛里的眼神复杂难明。

我低下头,并没有于其对视,我现在失去了唯一的依靠,也不可能再去并州,如今也只有跟着王衍了,但是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呢?从王侯的禁脔到士大夫的禁脔吗?我的心中只有苦笑……

“刘彪,冉瞻何在?”王衍询问。

“末将在!”

“小将在!”

“你们好生保护公主跟我们的部队一起走,不要走散,要是公主有个闪失,你们也不用活着了”。王衍的目光中充满了冷酷……

就这样,我们跟着王衍的部队开始了前往东海的行程。

马车内,红姨的脸上全是担忧和慌张。小绿也好不到哪,但是只要跟着我,她的适应速度还是蛮快的。

我偷偷撩起车帘看着外面的行军队伍,心里十分感慨,颠沛流离啊,以前跟着司马越转战南北,现在又要跟着王衍继续颠沛流离,我心里也在计算,我们最终会去哪,我想应该是江南吧,那里毕竟最太平,要是西晋亡了,不是还有东晋吗?可是我脑海里的东晋历史里却没有王衍的存在,这是为什么???我只能安慰自己其实也并不是百事通,肯定会有遗漏,这么一想我的心情又好起来了。

但王衍毕竟不是诸葛亮,没有在第一时间控制住消息的走漏,所以还是有人在府外听到哭泣声后,把情况报告给了胡虏的密探。。。。。。

项城外二十里处

石勒看着面前的大军,这些人,个个是以一当百的勇士,而指挥这支部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心里的得意越发大了。

张宾策马走进石勒身边,轻声道:“主公,据报,司马越薨了……”

石勒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又暗了下来,缓缓道:“可惜不能亲手斩杀啊……现在项城怎么样了?”

“王衍已经带领所有人和司马越的灵柩前往东海方向”。张宾暗示道:“据说部队行动的很慢……”

石勒听后大笑道:“哈哈哈,“死诸葛算活司马”吗?哈哈,这回我要演个活石勒抓死司马!哈哈哈哈”。

张宾也跟着轻声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