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十六章:晋阳之围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361 2015-10-15 10:13:12

  这几日城外的匈奴兵不断的发动波次攻击,一波打完,一波又上来,根本没法让人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刘琨就这么一直在城头上,没有下来过。大家不知道劝了多少次希望他下城头休息下,他都没有听,基本是哪里出来险情就往哪里去堵,冉瞻也几夜没有合过眼,爬上城头的匈奴兵倒没什么,来一个杀一个,就怕那些在城下不断游击的弓骑兵,正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刘群管理分配着所有物资的发放,刘演在不断加强城内的紧戒。令狐盛也在训练民兵,分派军队轮替城头的军士,大家都在忙碌。我也让小绿把府内的婢女全部召集起来,替将士们洗涤,缝补衣物,照顾伤员,城主府已经变成了伤员集中所,我跟刘演说了让城内的妇女参加救助伤员的事情,刘演就在加紧城内警戒的同时也把我的消息发布了出去,所以每天都有妇女前来帮忙,百姓们也有不少主动去令狐盛那参军,毕竟一旦城破,后果不堪想象。

徐润也很好的发挥了他名士的气度,每天不是弹琴就是奏歌,也不打扰别人,每天就这样自得其乐,倒也和大家相安无事,只不过他的事传到老百姓的耳朵里,除了摇头还能怎么办?幸好其他人都在为守城忙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这些百姓们也是都看在眼里的,所以一时也没人有心情去理会他。

城外

石虎看着这座连续几日都无法拿下的城池,心里也有点着急了,毕竟只有16岁不到,带兵攻城也是第一次,但以前表现出来的军事才能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这个未来的后赵太zu武皇帝,汉族最大的血腥刽子手,第一场恶战就是和西晋名将刘琨的攻防战,并且在交手中打得刘琨也只有防守的力道,我也被围困在城内。而此人的凶悍残暴也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增长,性格也会变得越来越残暴……

石虎看了眼连日攻城显得有些疲惫的士兵,眼里流露出来的是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目光,士兵们看到石虎这个样子,冷汗都流了下来,这个小将军是不是又想到什么更狠毒的办法了吗?

“听我军令!把四门的部队都撤下来,他们不会逃跑,要逃早逃了,在我们来之前就可以逃跑了,现在这样拼死抵抗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想走,所以一定会跟我们长时间的耗着,我们今天晚上去抓流民,女人们你们可以随便享用,但用完了不要杀掉,这些活着的流民我都有用,呵呵”。石虎说完这句话,望向晋阳城的目光更加的冰冷……

次日中午

我来到刘琨,冉瞻防守的一处城墙,给他们和将士们送换洗衣服和吃的,顺便帮助守城将士包扎伤口,运送重伤员回府。

这个时候正是大家吃东西的时候,每天只有这个时候大家才有一种活着的感觉。昨天下午到今天中午,四门的匈奴人退去了不少,甚至没有再进攻的状态,有的士兵非常开心,认为匈奴人知道了我们的厉害和决心,已经撤退了,有的士兵觉得匈奴人退的太离奇,并不乐观。但幸好大家的士气都还很旺盛。

刘琨换上我带来的白衫,和冉瞻一起靠坐在城墙上,连日的疲惫和杀戮,让这俩个人都快到极限了,冉瞻喝着我递上来的杂粮粥,大口大口的咬着烙饼,眼神中闪过对我的感谢。我看着这两人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的心不知为何也安定了不少。

突然城外远处冒出了大量的沙尘,直到离得近了一些,我才发现那是被一队队匈奴兵裹挟的流民,男女老少,小孩都有,还有被抱在怀里的婴儿,匈奴骑兵拿着鞭子,凶残的挥向手无寸铁的流民,把这些可怜的人赶向晋阳城。

城头上的军士和民兵的心都纠的紧紧的,当这些流民看到城池的时候,不再需要匈奴的驱赶,就一窝蜂的全部冲向了城门,他们要活啊,哭天喊地的声音,小孩跟婴儿凄惨的叫声,还有女人们的尖叫恐惧声,我早就忍不住哭泣起来,真的很想放他们进来……

小绿也已经哭的有气无力,实在太悲惨了,后面的匈奴兵只要看到有人退出来,就会一刀砍死。生路在哪里,只有这晋阳城了,但是一旦开门,随之而来的还会有匈奴的大军,好狠毒……

刘琨的脸色也越来越铁青,这个人是历史上著名的爱国名将,对于百姓还是很关爱的,看着这些流民,他的心里也在滴血,但是他现在做的决定会影响到整个晋阳城百姓和所有士兵的生命,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该怎么办呢?

冉瞻的心也在抽搐,他本是乞活军的头领,太清楚流民们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尤其是拖家带口的流民,为了生存,已经没有任何尊严了,只要能活下去,只要孩子能活下去,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顶住城门的士兵有些已经开始躁动起来,任谁面对这样的情景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冉瞻,你去城门口,有谁敢擅离职守,就地正法!”,刘琨的脸有些扭曲,下达这样的命令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决心呢?

冉瞻也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刘琨的决定是正确的,所以马上带了一队人下了城墙来到城门,冰冷的刀剑,让那些生出同情心的人退缩了……

我背对着厚厚的墙壁,瘫坐在城墙上,我的心怎么可能承受这样的煎熬,即使拥有一世人的阅历,我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凄惨啊,我不受控制的在哭泣,小绿挨着我也在哭泣,哀伤的声音里隐隐叫着娘……,无助,悲凉,那响天彻底的哀嚎,我的心灵在逃避,我无法面对这一切……

刘琨一把把我抓了起来,抱着我,让我看着下面悲惨的流民,我挣扎着,我不愿意看下去,刘琨毫不怜惜的掐住我的脸,让我直视下面的惨况,我只能紧闭着自己的双眼,我好恨刘琨……

“明月,你看看,这些都是大晋的子民,你身为公主,拥有着最高贵的血统,却从来不知民间疾苦,没有真正体会过什么叫生不如死,你拥有超人的智慧,或许有一天你会为整个天下做点什么,但首先你一定要仔细的给我看好这些流民是怎么死的!”,刘琨的声音越来越响,我缓缓睁开了我的眼睛,眼泪止不住的流着,我看见小绿也流着泪看着我,并没有上前帮我解围的意思,那眼神跟刘琨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再也没有挣扎,我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城下的流民,那副惨绝人寰的景象将深刻的印在我的人生中,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不断的颤抖着。。。。。。

“城下的人都听好了,把你们的孩子都留下,我们会替你们把他们养大,成年人全部转身,你们看到后面的匈奴兵没有,拖住他们,给我们开城接收你们孩子的时间,如果我看到有一个大人想要冲击城门,那么我们将不再接受这些孩子……”,刘琨的话冰冷而没有感情,但的确起到了作用。

流民们听到了城头上军士们不断复述的命令,绝望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希望,父母亲们在和孩子们依依惜别,所有的成年人,不管是否是有孩子的人,全部转身,手无寸铁的他们看着那些耀武扬威的匈奴骑兵,再也没有了恐惧。。。。。。

我看着这些流民的赴死行为,我的心已经碎了,看着他们冲击匈奴骑兵的赴死行为,仅仅是为了给城里的人争取点接受孩子们的时间,我好恨啊,该死的匈奴,我歇斯底里的大叫道:“我!司马氏明月公主!向天发誓,血债血偿,不死不休!!!!!!!”,我通红的双目和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的身体,倒在了刘琨的怀里,我晕倒了……

匈奴人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本来都被小将军的妙计所折服,一心想等着城门一开好大肆进去烧杀抢掠一番,现在看到这些流民奋不顾死的疯狂样子,弄得有点阵脚凌乱。

石虎看着眼前的一幕,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对他来说,战争本来就是要死人的,到了战场上,任何可以利用的,包括人的心理,只要能打胜,无所谓死多少人和怎么去死……

正当他亲自冲进流民之中享受屠杀的快感时,我的怒吼声被他听到了,石虎豁然抬头看着声音传出的方向,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映入眼帘,虽然只是依稀的样子但是已经让石虎很震撼,少年的他已经见识过太多的女人了,但是当他看见明月时还是在心里轻声说道:“真的好美啊……还是公主……呵呵……”

三天三夜,我依旧在昏迷,这让很多人焦急……

小绿一步也没有离开过我,自从我说了那句话后,小绿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也不让任何人帮我换衣服,亲自照顾我的所有起居饮食,当然我的秘密也被她知晓了,当看到那个小东西的时候,少女的脸上除了娇羞还有一丝丝的惊喜……

我苏醒时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换过了,守在我身边的只有小绿。看着小绿那种娇羞的样子,我无奈的开口道:“你都知道了?”

“嗯”小绿的声音很轻。

我无奈的看着她,心里却生不出一丝杀意,看着她的眼睛,我自己的思绪却飘到了别处。

小绿看到我无奈的样子,马上乖巧的说道:“公子。。。嗯,公主,不会再有别人知道了,小绿愿意一辈子服侍公子”。

我心中的苦笑只有自己知道,对着小绿微微笑了笑,缓缓开口道:“如果别人知道了,我会没命,你也不可能活下去,你懂吗?”

“我懂”,小绿听到我的话,心头唯一的顾虑已经打消,她最怕的是面前的人不愿意再看见她,至于其他的,她愿意一生都保守这个秘密,这个只有她和他才知道的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