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十一章:小草的琵琶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824 2015-10-14 10:25:58

  刘演看着冉瞻和参将刘彪,确实不知道怎么开口。明月虽然是他父亲的弟子,他的师妹,但她却是司马氏最正统的公主,这该如何是好?又该如何开口呢?

冉瞻莫名其妙的看着筹措不前的刘演,实在猜不出是什么情况?竟然会让一贯冷静的刘演变得如此奇怪。

刘彪只是小小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刘演,然后就继续闭目养神了。

刘演硬着头皮,轻声道:“师妹,叔父大人让我们去内堂见客,赶快和我一起走吧”。

冉瞻的眼睛里瞬间冒出了火,他刘琨把明月公主当什么了???堂堂司马氏的公主,丞相的掌上明珠,刘琨竟然让公主像歌姬一样去见客,太过分了!!

刘彪也睁开了眼睛,眼中也冒出了怒火,丞相把公主交给自己保护,难道是让人羞辱的吗?大胆的刘琨!

我听到刘演的话也是楞了一愣,刘琨怎么会如此行事?难道有苦衷吗?

小绿的小脸已经气得鼓鼓的了,虽然身为流民,但基本的礼仪也是知道一点的,本来她对这个即将入住的刘府还有点好奇,现在却是只剩下厌恶了。

我问道:“师兄,是否是那几个胡人的要求?他们是什么来历呢?”

刘演听到我的问话,心里倒是轻轻松了一口气,心道:好聪明的小丫头,已经想到这里了,不愧是父亲看重的人!刘演看了看两边目露凶光的冉瞻和刘彪,心下也是很无奈。

“是,叔父和拓跋猗卢正在歃血为盟,甚至许下把代地都封给拓跋猗卢,已经当众称其为代公了,接着这个代公突然说想看看小师妹你,所以……哎……”刘演真的觉得很惭愧。

“所以刘琨就答应了???!!!”冉瞻心里的火怎么也按耐不住了。

刘彪也鄙夷的看了眼刘演,轻声道:“所以就让公主去见客?公主是万金之躯,而且公主还年幼,太过分了,蛮夷太过无理!”

我推开门,看着这几个人,轻声道:“好了,你们不要怪刘师兄了,刘大人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现在胡虏肆掠,并州一代只有刘大人一个人在苦苦支撑,要是不能借助鲜卑的力量,根本无法生存,我们走,去见一见这个代公”。

我回头看了下小绿开,口道:“小绿,你把那个长长的包裹给我拿来,我有用”。

“是,公主”。小绿飞快的拿起一个长长的包裹,这个包裹不是很重,但样子很奇怪,小绿也来不及细细观察,就把包裹拿给了明月。

我打开包裹,里面露出了一把曲项琵琶(曲项琵琶为四弦、四相(无柱)梨形,横抱用拨子弹奏)。我把几个铁指甲套在手指上作为弹奏琵琶的拨子,小小的人儿就这么抱着这个曲项琵琶向内堂走去。

刘演也是家传渊源,也算精通音律了,却也没有看见过这种样式的琵琶,一般来说乐师们使用的都是直项琵琶。所以这样曲项的琵琶还真是第一次看见。刘演对这个小师妹也是越来越好奇了,来并州前,就看她缠着丞相要了好多直项琵琶,还找了不少木匠铁匠,自己只知道她弄了把贴身的匕首,这曲项琵琶倒是真的闻所未闻,呵呵,有意思。

内堂

刘演首先进到内堂,向刘琨拱手鞠躬道:“叔父,小师妹已经在堂外侯着了”。

刘琨看了看刘演,又看了看拓跋猗卢,缓缓道:“让那孩子进来吧”。

拓跋猗卢脸上只是微微含笑,望着堂外的眼神略有期待。

拓跋六修和拓跋比延昂着脖子,很是期待的样子。

令狐盛低着头的喝着闷酒,心里想的就两个字:耻辱!

徐润倒是笑嘻嘻的,刘舆的关门弟子吗?有意思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小人儿呢,呵呵。

我抱着我的琵琶,亦步亦趋的走进内堂,缓缓走到内堂中间,每一步都是踩着心里的节拍,整个内堂的气氛也随着我的每一次落脚而变得轻快起来。

徐润的眼睛一眨也没有眨的看着我抱着的琵琶,细细打量下来,竟然是一把曲项琵琶,从未见过啊,嗯,这小丫头确实有点意思。不知道抱着要弹奏什么乐曲呢,普通的乐曲可过不了今天这关哦,呵呵。

刘琨仔细的打量着我,确实是粉雕玉琢啊,人儿虽然小,但是神态和气质已经有点少女的样子了,真的像刘演所说只有4岁吗?

拓跋郁律还是在喝自己的酒,只是时不时的会朝我多看几眼,直到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令狐盛的眼里却是充满了对皇统的尊敬,多美的公主啊,多高贵的气质,多完美的礼仪,可惜竟然要在这帮蛮夷面前露面,耻辱啊耻辱!

冉瞻,刘彪还有小绿都跟在我的身后,众人的目光却基本没有在他们身上停留多久。

看着我慢慢走近,拓跋六修的眼睛越来越亮。

拓跋比延的脖子伸的老长,一点修养都没有。

卢谌也朝我看来,接触到我的目光,却快速避开,好妖美的眼睛,怎么会如此勾魂摄魄,这才多大的孩子啊。

我向众人一一万福后,樱口轻开:“小女见过师叔和各位大人”。

不卑不亢的模样,倒是真的有几分大家气度,尤其是这恬静的气质,绝美的容貌,无法让人不喜欢。

刘琨见我并没有公开自己公主的身份,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向我感激的点了点头,慢慢说道:“明月,吾兄一去,你以后也没有着落了,你的事情,刘演都跟我说了,以后就跟着我吧,师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这是你拓跋叔叔,你也再用长辈之礼见过一下吧。

我缓缓向拓跋猗卢万福道:“明月祝拓跋叔叔战无不胜,敌人一看到拓跋叔叔狮子般的金色长发就会落荒而逃”。

拓跋猗卢大声笑了起来,连声说道:“好好好,我又多了一个那么乖巧可人的侄女了啊,哈哈哈”。

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轻笑道:“我听老师说北地最是出英雄豪杰,拓跋叔叔是鲜卑拓跋部的大英雄,是草原的大可汗,十三载统一拓跋三部,拓跋叔叔又是祝融大神的嫡系子孙,小女能见到这样传说中的大英雄,是小女的荣幸呢,嘻嘻”。

我嬉皮笑脸的看着这个满脸黄须的大汉,一点也没有畏惧的感觉。

拓跋猗卢笑的非常开心,拍马奉承的话是听多了,但被一个小姑娘吹到了天上,真是好不得意啊。

刘琨看着我三言两语就把拓跋猗卢哄的大笑不止,回头看了眼卢谌,眼里尽是苦笑,我们大家那么千辛万苦还不如个小姑娘拍几下马屁来的有效果呢。。。。。。

卢谌也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小姑娘实在太招人喜欢了,可是又是谁告诉她关于拓跋猗卢的情报呢?而且比自己掌握的还详细……

徐润确实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突然笑道:“小妹妹,你抱着的这把是琵琶么?怎么是曲项?要为我们表演什么呢?呵呵!”

不得不说大家都有这个心思,想知道我想表演什么,但话被徐润说出来,总觉很奇怪……

冉瞻等人已经退在刘演席位后面,冉瞻看着我的的眼神也有点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了眼小绿,小绿很乖巧的搬来三四个小垫子,叠在一起,我轻轻坐了上去,并未理睬众人的目光。

我整理了下情绪,进入了表演状态,含情脉脉的双眸看着上首的刘琨和拓跋猗卢,此情此景真是: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轻拢慢捻抹复挑,低眉信手续续弹。

我弹的是现代《琵琶语》的曲调,淡淡的忧伤,淡淡的情怀,不仅把我的委屈说了出来更是把所有人的情绪一起调动起来像是要说尽各自心中无限事的感觉,我轻启朱唇,慢慢唱道:“点点檐珠轻碎,些许寄聊何为?想是这无心片瓦,撩动了人儿泪。昨夜与西风,漫步一天云气。

画面外荧屏里,识善恶因缘易。也难耐偏生寂寞,世事本无常理。也把笑盈盈,惯看春来冬逝”。

配合着《琵琶语》的曲调,这阕当代词人沈新峰的《离亭燕。昨夜西风》,真是触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徐润痴了,好一句:想是这无心片瓦,撩动了人儿泪。妙,妙啊。但荧屏是什么呢?这曲调也好美,好美啊……

刘琨自认在音律这一项那是极富盛名的,不仅有“金谷二十四友”之名,而且还创作了必然会流传后世的《胡笳五弄》,但在听了我的琵琶语曲调和轻唱的词句后,也是震撼无比。看着我的眼神发出了狂热的状态,那绝对是粉丝对待偶像的感觉……

卢谌心里也惊讶不已,好美的曲子,好动听的歌,好一个“想是这无心片瓦,撩动了人儿泪”,这是什么格律,似乎以前从未听过这样的词曲啊。刘舆的弟子吗?呵呵,有趣,非常有趣。

拓跋猗卢也是狂热的汉文化迷恋者,这种从未听过的曲子,从未见过的乐器,一定是上古失传的,想不到今日有幸得见,好啊,好啊,尤其是这个小丫头那双大眼睛真是像会说话一样,等她再长大点了,做了我拓跋家的媳妇,呵呵呵,不知道会便宜我家的哪个小狼崽子呢?哈哈哈哈哈”。

拓跋六修和拓跋比延也处在痴呆状态,这样的汉家小女孩和自己草原上的牧羊女完全不同,那精致的脸蛋,恬静的气质,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尤其那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每一次闪动都让这哥俩陶醉不已。

拓跋郁律没有再喝酒,只是看着我,一动不动……

随着我的歌声和曲调渐入高潮,每个人的思绪都飘到了自己的心事上去了,我也想起了这一路来的见闻,国破家亡,百姓流离失所,哀鸿遍野,我的眼睛里慢慢有了泪水。该是到了收尾的时候了,而此刻的大厅内真是: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我缓慢的一边沉吟一边放下拨子插入弦中,整理了下衣裳收起了表演时的表情。静静的等待着评价。

刘琨看着我这个小小的人儿,那一脸的恬静柔美,调皮的微笑,跟之前唱歌时那种把人生经历都融入其中的沧桑感,似乎怎么也无法联系起来,刘琨怎么也无法理解这样一个小女孩是如何做到的。。。。。

徐润的感受最震撼,嘴巴张的大大的,心中大呼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卢谌只是轻轻的喃喃道:“明月,好个明月……”

冉瞻望向我的眼神,闪烁中带着惊喜和兴奋,为什么明月总是那么优秀呢?自己一定要强大起来一定要守护住明月……

这一刻,冉瞻突然觉得他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刘演似乎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眼睛里全是哀伤,直到听到我收弦的声音,才把自己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此时的刘演看着我的眼神已经尽是怜爱,也后悔自己不应该那么顺从自己的叔父,他应该在刘琨和拓跋猗卢提出要见明月时抗争一下的……

这场表演给众人的感受是震撼的,也是愉快的。

酒宴结束后,拓跋猗卢兴高采烈的带拓跋比延回去了,留下了拓跋郁律和拓跋六修的2万人马,表面上,这次的结盟非常圆满。

而我的并州生活也正式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