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十二章:初次献策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877 2015-10-14 10:28:26

  因为今夜已经很晚了了,所以当夜就没有再和刘琨进行交谈,而是很快去睡了,和小绿是分开睡的,我只让小绿负责打扫卫生,梳洗和换衣服也没有让她贴身伺候,所以小绿对我是有意见的。但我有什么办法,男女有别嘛。

次日向刘琨正式施行了拜见了长辈的礼仪,简单的几句寒暄后,刘琨却不再言语,只是吩咐了管家对我的起居饮食多加照顾。闲暇的时候会来考校我的音律,在和刘演还有他的儿子面前谈论古今时也不避开我,由此可见,刘琨对我确实是喜爱有加。

冉瞻作为乞活军的头领也受到了刘琨的厚待,尤其是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更是让刘琨有了爱才之心,猛将啊,哪个大英雄不爱收藏猛将的?曹操看到典韦的时候还流口水呢!何况这个冉瞻只有12岁左右,却已经有了一身好本领,刘琨已经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军队中,悉心培养起来了。

拓跋六修时不时的会找冉瞻打架,每次都被打跑,然后过几天又会打一架,不知道这两个人整天打来打去是为了什么,哎,男人的世界好奇怪啊……

我就这样在并州过了悠闲的几个月,我发现的个头长的好像特别快,已经有8,9岁小姑娘的身高了。但对我来说还是太小了,虽然4岁能长到这个个头已经很妖怪了,但真的还是太慢……

今天是刘琨和拓跋郁律一起出兵鉄弗刘虎的日子。我却只能和小绿一起玩些小女孩玩的投壶游戏,就是拿几支箭往远处的壶里投进去,真的好无聊,不过,小绿倒是玩的兴致勃勃,还会拖些其他小婢女一起来玩,这种时候我就会很向往金戈铁马的生活。最起码有匹自己的宝马可以出门溜溜吧,像现在这样整天只能呆在府里,真的当我是小姑娘了啊。。。。。。

我甩开了小绿,一个人跑去找刘彪,刘彪现在是府里的侍卫,只负责我的安全,其他跟我一起来的侍卫都被安排去了军营里驻扎,这次作战他们不必跟着。所以我想去找刘彪带我去看看大军出发的壮观场面。

刘彪熬不过我的纠缠,只好答应跟我一起出去,因为刘琨不在,府里上下谁能管的了我?刘琨的儿子刘群刘公度倒是在府里,不过他也拿我没辙,呵呵,刘演大哥被刘琨派去巡查其他地方也不在,此时的我真的可以说是无法无天了!没有人管着的感觉真好啊!

刘彪牵着一匹枣红马,我就坐在马上,任由刘彪牵着马儿向前行,这一路走来,街上到处都是沿街乞讨的流民,突然前面开始人头涌动了起来,刘彪停住了脚步,对我说道:“公主,大军过来了,我们在边上看看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

等军队慢慢行走过来,打头阵的是拓跋郁律和拓跋六修的拓跋部军队,看来是作为先锋打头阵了。拓跋鲜卑的铁骑果然不同凡响,虽然胡人喜欢披着头发,样子显得有点散乱,但身上的杀气和犀利的眼神还是把路边的流民给唬住了,流民们见了太多的胡人了,个个都是要来抢劫他们的,如果被抓住就会被拉去做奴隶甚至被吃掉,如今逃到这里,不明就里的他们看到这些胡人如此堂而皇之的在城里行军,如何会不惊恐害怕?

拓跋六修正在马上得意,作为先锋,今次一定要亲手拿下刘虎的脑袋,这样下任代公还有谁敢有异议?拓跋六修突然看到了我,马上挺起了胸膛,一脸正经的从我身边策马而过,并没有说话。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装什么装嘛,有本事不要偷瞄我。

后面的中军是刘琨的骑兵队,也已经不是正规的晋军制式服装,甚至部队里的成员也不全是汉人,胡人所占的比列也很大,刘琨的骑兵部队也一样充满了在沙场历练过的杀气,果然不愧是刘琨的部队,冉瞻也在其中,他的背上背了一把剑,马上搁着一把铁脊长矛,普通的铠甲,脸色并不好看,看来是因为没有做成前锋,心情不好的缘故。刘琨也在中军,骑的是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顾盼自雄,威风凛凛,不愧是一代名将的风度。

我在马上向刘琨和冉瞻打着招呼,冉瞻也看到了我,对着我点头微笑,缓缓从我身边策马而过,刘琨却策马到我身前让我快点回去,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推什么小姑娘不应该私自出府啊,行动不方便之类的废话后,又严厉地数落了一阵刘彪,要其尽快带我回府,然后才心满意足的走了。我心里只想笑,刘琨还真把自己当我师叔了,那腔调……呵呵。

后军就是些粮草物资和押运的步兵了。没什么看头了。

我看到刘彪的眼睛里也有点向往,我就开口问道:“刘大叔,你是不是也想上战场?”

“嗯,身为男儿哪有不想保家卫国的,不过我现在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好公主,丞相吩咐的命令也是为国家效力,何况能保护公主我也很开心”。刘彪看到我的关心,心里很开心。

我也笑了起来,果然是个大叔都会哄小女孩开心。

逛了一圈广武县后,我们两个悄悄出了城,策马奔驰的感觉真的很好,尤其刘彪的骑术真的不错。

一会儿工夫,二人一马就来到了城外不远的小山坡上,我在山坡上看着下面的广武县,清风吹拂着我的脸,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我真的好想变成一只飞鸟,在蓝天上自由的飞翔,我喜欢这种自由的感觉,天蓝蓝,云白白,这样的体验还从未有过。

几日后

战场传来了捷报,拓跋郁律和拓跋六修分成两个箭头直插刘虎的大本营,这种战术在后世的成吉思汗的手里被发挥到极致,是专门破开对方防守的骑兵阵型,拓跋六修亲手斩下白部鲜卑首领的首级,刘琨的部队在后面作为第二波次进攻,彻底消灭了敌军的大本营,刘虎大败而逃,西渡黄河逃到了朔方的肆卢川,算是保住一命。

胜利的喜悦似乎并没有让广武县居民沸腾,还是一样的流民遍地,流民们还在为今日的口粮发愁,看来只是打败一个刘虎并不能从根本解决并州的问题,因为匈奴汉国的目光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并州的土地……

广武县衙内堂

庆功酒宴自然不能少,拓跋六修得意啊,亲手灭了白部鲜卑,斩杀其首领的功绩的确足以自傲了。他望向冉瞻的眼神中也满是得意与挑衅。

冉瞻喝着闷酒,恨恨的看着刘琨,心道:不让我做先锋,你看六修那小子,不就杀了个白部鲜卑的头领就得意成那样,要是我来做先锋,刘虎也别想逃走!

一夜的欢声笑语自然不必多说。

公元310年七月,幽,并,司,冀,秦,雍六州发生大蝗灾,草木,牛马的毛都被吃光了。

广武县一片狼藉,自然灾害面前,人力的抵抗微不足道,不少流民的头发也被成群结队的蝗虫吃光了。

我抓了几只蝗虫,想起了后世毛住席打天下的时候,刘,邓大军吃蝗虫的事,看着这个小东西长的那么恶心,邓爷爷是怎么吞下去的……哎,不过也是高蛋白,吃的东西也算干净……

县衙内宅花园

基本上这个花园没什么东西了,就是一片荒地了。

刘琨眉头紧缩的看着自己的影子,我,冉瞻,刘演,刘群都在他的身后,今天是刘琨亲自讲学,而我也是一直可以参与的,但基本从不发言,只是看着哥哥们畅所欲言而已。

刘群首先开口道:“父亲,蝗灾如此严重,并州的百姓需要加大救济的力度,但是府库的钱财都已经……”

刘琨回道:“这次从白部鲜卑那里弄来的战利品和粮草呢?也用完了吗?”

“那次庆功宴后,大部分给了拓跋人,拓跋郁律已经带走了,我们自己所剩的只够给军士们发个军饷的……”。

刘群现在接替卢谌出任主簿,而卢谌升任从事中郎,所以刘群很清楚自己部队的家底。

刘琨的脸抽了几下,心中很郁闷,那么快又见底了吗?

刘演上前说道:“叔父,始仁这次巡查并州各地,饥荒更加严重,更多的百姓被迫开始离家迁移,变成流民,各个治所都因为流民太多,无法正常运作,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在家中,事态很不乐观,没有收拢的流民随时可能形成流寇……”

冉瞻没有吭声,他对内政的兴趣并不大,属于指哪打哪的猛将一类。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心道:如果粮食和物资问题不解决,寸步难行啊。

突然,园外急匆匆地跑进一个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是卢谌,看他如此焦急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有紧急事态发生了。

“禀明公,幽州王浚派军队攻打我们了,说是不同意我们举荐拓跋猗卢为大单于和代公,所以……” 卢谌自己也觉得自己声音显得很焦急,但没有办法,火烧眉毛了。

刘琨震惊的看着卢谌,大怒道:“王浚匹夫,朝廷还在呢,已经互相攻伐了吗?这天下能不乱吗???!!!!”

我心里也一惊,确实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看了看周围几个哥哥们也是一脸的惶恐和焦虑,如今这个突发的情况的确使局面变得是有些混乱和紧迫了……

好像是觉得局面还不够刺激,院外又积急奔来一个军士,跑到刘琨面前,单膝跪地,双手递上一份紧急情报,口中说道:“令狐大人让小人禀报大人,汉国国主刘渊重病,可能快不行了!太子刘和已经开始摄政,汉国各大王爷和将领都在急速赶回平阳城。”

我心中一动。朝着刘琨的方向看着,心想要不要提出意见,毕竟女孩子参与政事不是很好,这个时代也是有顾忌的,只能忍住了。

刘琨的眉头锁的更紧了,在大太阳底下来回踱步,刘演等人看着焦急的刘琨也是无可奈何,都没有什么好注意可以帮到刘琨。卢谌擅长交际,辞令,这种出谋划策的事不是强项。所以也只能等待刘琨自己拿主意。

刘琨突然注意到我的眼睛不停的闪烁,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停下脚步,开口道:“明月,你有什么好主意了吗?”刘琨这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我的身上,我也只是略微笑道:“师叔,老师一直教导我要先学会看地图,不知道叔父能不能让我看下并州地图。”

当时地图可是只有州府才能保管,百姓得到的话是要被说成谋反的,是军事机密。

刘琨犹豫了一下,让人取来地图,就地铺在地上。

我快速的看了眼地图,就把地图上的各种军事标记,山川标记都默记于心,思考了会,已然胸有成竹。

我学着刘琨走路的样子,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笑嘻嘻的对着刘琨说道:“恭喜师叔,天降横财,晋阳可以取回了。

众人的目光露出了诧异,先是被我学刘琨走路样子乐着了,本来紧张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下,然后听到我说什么天降横财,可以取回并州首府晋阳了,真是太夸张了!

刘琨看着我的眼睛,露出疑惑和探寻的意思,如此小小人儿,平时听我讲学一直都是一声不吭的,如今一出声就语不惊人誓不休吗?呵呵,而且还懂得安定气氛,不简单啊,大哥啊,你果真教了个好徒弟吗??

刘琨开口问道:“明月,计将安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