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十五章:洛阳飘雪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4492 2015-09-30 09:25:05

  十月(阴历),冬

我一个人在花园里散步,天气虽然寒冷,但我真的憋不住想出来走走了。

我看着阖府上下的下人们都人心惶惶,无心做事的样子,也想起了自己老师跟自己提过的当前局势,心里也是莫名的紧张了起来……下人们有的在互相诉说自己所知的匈奴人是如何如何地残暴,直到把各自都吓得不轻……有的甚至因为过于害怕都生了病,更有甚者,已经有人开始偷偷收拾行李……

匈奴人的可怕已经完全环绕在每个下人的心里了……

之前匈奴汉国的刘聪打下了壶关,晋军死伤惨重,随后匈奴军队一路高歌猛进,甚至攻下了晋阳(今山西太原市附近),接着匈奴军队继续前进,一直杀到了宜阳(河南省西部),老师也因为担心刘琨那边的防守,一直在千里之外为刘琨谋划,虽然在九月弘农太守用诈降击退了刘聪,但老师也病了,病的非常严重。

我和红姨照顾了他不少日子,也不见有什么起色,可能是真的操劳太久了,积劳成疾了或者真的是因为那次他自己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引起了感染?不会那么倒霉吧。。。。。。以前不管再辛苦再累也好,刘舆都没有生过病,刘舆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体非常不错,可是没想到,这不病还好,一病起来竟然如此严重,真是病来如山倒,一连几日都高烧不退,时好时坏,人清醒的时候,还能吃点东西进去,但整个人还是病恹恹的有气无力,脸色也非常苍白,我心里真的很着急也很心疼,虽然我是未来的人转世,但我的头脑中并没有多少未来世界的医疗知识,是不是因为感染引起的也不知道,即使真是伤口感染引起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相信现在的太医们了,我和红姨也是不避嫌地在刘舆身边照顾,刘舆生病后就被司马越接到了东海王府以便就近照顾,司马越也是经常前来探望,不断地吩咐太医们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刘舆,心里话,我们都离不开他啊。。。。。。

现在刘渊又派了刘聪,石勒,王弥,刘景,四路人马共五万人进攻洛阳,如今他们的军队已经杀到了宜阳,离洛阳也不算远了,试问这人心怎么可能不惊慌害怕呢?

回到自己的卧室,我看见红姨的脸上也满是阴云……

“红姨,你也在担心匈奴打进城里吗?“

“嗯,这次可是汉国的四大天王一起来,红姨真的很怕这次洛阳守不住……”

“没事的,我相信丞相可以搞定~!“

“搞定??什么意思?“

“呵呵,就是可以守住拉!~“

我这种新奇的词句,红姨也算见怪不怪了。也就没有过多的纠缠,只是继续在整理一些东西。

“红姨,你这么大包小包的,真的要逃跑我们也扛不动啊……”。

“是哦,哎,怎么办呢,明月,要是真的打进来,红姨心里真的好怕啊。。。。。。“

我无奈的依偎到红姨的怀里,搂住她的脖子,轻轻拍着她的背轻轻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红姨听着我的话,心里也好像安定了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的心里也开始烦乱起来,要是人家还没打进来,我们自己先因为害怕而趴下了,那就不用打了,看来我得做点什么,但我那么小,能做什么呢,对了,不是还有一个大个子吗?哈哈,本山人计上心来,小眼珠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首先要把相府的人心稳定下来吧,想到这点,我就一个人来到了客卿们住的地方,下人们自己都顾不了,所以就没有人出来拦住我,不允许我四处乱串了。

冉瞻一个人正在自己客房外面的院子里做锻炼,十月天啊,这小子真厉害,竟然还光着膀子,一个人在努力地练拳,当时丞相虽然把他要的粮草给了他,但却把他留下了,可是又没有说为什么,弄得冉瞻也没法告辞,就一直留在这,闲来无事就会打打拳,练练身体。

“喂,大个子,我们玩游戏好不好?”我开口对着他叫着。

冉瞻理都没有理我,自顾自的继续打拳。

我一愣,装酷吗?哼哼,我不吭声了,看他还在继续打拳,可能真的是练拳的时候不能分心吧,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呀!

我看到走廊上有几个酒碗,还有一个酒坛,那么小就喝酒了吗?心里突然有了主意,一时童心大起。

我挽起我宽宽的袖子,在地上捡了两根合适的树枝,把几个酒碗里都倒了分量不一的酒水,又看了会冉瞻练功的拳路,感觉着他练功时的节奏,一会儿后,我开始轻轻的用树枝敲打起一个个酒碗,每个节奏都很适当,他每打一拳,每一个转身,无论出拳如何快慢,步伐转变如何快速,我的音乐都会适当地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有乐感,干净清脆,不由让我唱起了歌:

焚心以火

让火烧了我

燃烧我心

颂唱真爱劲歌

人不顾身

让痴心去扑火

黄土地里

活我真挚爱的歌

情浓写我诗

让千生千世都知我心

万载千秋也知你心

同享福祸

焚心以火

让爱烧我以火

燃烧我心

承担一切结果

人不顾身

让痴心去扑火

黄土地里

活我真挚爱的歌

情浓写我诗

让千生千世都知我心

万载千秋也知你心

同享福祸

焚心以火

让爱烧我以火

燃烧我心

承担一切结果

这首《焚心似火》是《古今大战秦俑情》的主题歌,叶倩文唱的,我看着此情此景,不知不觉的就学起了冬儿在蒙天放舞剑时敲碗助兴的样子,童心了一把。

此时此地,一个少年将军,一个红颜幼童,是不是有点青梅煮马?外面是匈奴铁骑即将攻城,这里是将军练拳,配上这歌,我自己都很感动,我是个诗意的人,有时候我也怀疑我前世到底是什么职业。。。。。。我真的是一时意动而为……

冉瞻听到这悲伤而又煽情的歌声,那顺应他拳法的音律,他虽然不懂,却也被激的热血沸腾,那清脆甜美的女童声音。。。。。。冉瞻浅浅的往我的方向望了一眼,出拳的速度忽然变得更有规律和节奏,我的歌声也未停,手中的枝条也没有被他突然加快了的速度而打断,反而更有韵味的敲打着,我双眸含着笑,望着这个少年,口中的歌声更加悠扬。。。。。。

这时,天上慢慢飘下了漫天的雪花……

冉瞻慢慢停下了身形,因为出汗,又是大冬天,冉瞻的身上就像环绕了一层薄薄地雾气,整个人在这一刻都变得气势不凡,冉瞻披上衣服后,就这么站定着,静静的看着我。

我慢慢福了一下,缓缓道:“将军好拳法”

“多谢公主为我一歌,只是那个爱字是什么意思?”冉瞻有点疑惑。

“爱?”我心里一惊,怎么这歌里有这词吗?哈哈,我意识到这词很容易被误解,连忙避实击虚道:“歌好听吗?”

“好听,小将从未听过,小将很喜欢,但小将更喜欢公主。。。。。”冉瞻鼓起了勇气。将近11岁的少年,在那个年代已经不小了,晋人也没有儒教的束缚,他那个体型,没人会把他当孩子看待,而我虽然只有3岁,可在古代12岁就可以嫁人,我却已经比6岁左右的小女孩还高大了,这种懵懵懂懂的情况确实容易让人误会。

他的表白在我听来简直是犹如晴天霹雳,我是男的啊,我今天又干了啥了???我只是感性好不好?

我羞红着脸摇了摇手,真想马上逃跑,太意外了嘛,好奇怪的感觉呀!我刚转身要跑……

“公主!请留步!”

我停下了脚步,突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了,转过身,但是脸上的红晕却是如何也褪不下了,真真让人着恼。

冉瞻痴痴的看着我,也有点脸红,不过他那是兴奋的,他彻底误会了。。。。。。

“这里是客卿驻地,公主殿下怎么来这了,莫不是有急事?”冉瞻按捺下激动的情绪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嗯,是有件事需要你帮我去做,嗯?为什么这里就你一个人呢?我也疑问的问道:“看来我来的真是巧。”

“大人们都去议事厅商议对策了,我因为小又是初来乍到,没人注意我”冉瞻无所谓的说道:“一点点小贼寇就让这些人如此惶恐,无能!”

“呵呵,好大的口气,我问你,你有字吗?”

“我爷爷冉隆给我起了,叫弘武,家乡人叫我良子。”

“好,弘武,你可愿意跟随本公主去训练一批士兵?”

“公主但有需要,末将愿意以死相从!”冉瞻说完这个话却并没有对我跪下。

我也没有注意到这点,虽然尊卑有别,但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就笑道:“那好,你比我大,我就叫你良哥哥吧,哥哥快去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就出发吧,我们先去见下世子。”

就这样,俩个少年一前一后的行走在长长的走廊里……

而此时的雪,似乎下得更浓了……

次日

我找到了管家,按照司马越的世子司马毗的吩咐让他召集了所有的下人来后院集合。

我微微朝冉瞻使了个眼色,冉瞻立马走到了人前。

全身戎装的冉瞻,显得很英武,冉瞻环顾四周,突然对着众人大声吼道:“现在匈奴人要打过来了,丞相在日夜苦思退敌策略,你们这些人却在干什么!!!”

世子司马毗在我身后看着我,在他的心里这个小女孩是非常奇特的,自从父王遵照皇命养育明月公主,就从来不让任何人接近她的住所,昨天明月突然带着眼前这个强壮的少年来找自己,自己真的有点发愣,不过明月的样子他是知道的,那天他第一次见到明月,心里就似乎多了点什么……尤其是那天明月对着他说:如果府内不安稳,如此人心惶惶,那么丞相还有什么精力去面对匈奴铁骑呢?司马毗的心震撼了……她真的才3岁吗?而让司马毗更加无法理解的是,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反对过这个小女孩的一个字,甚至完全就这么简单的听从了她的安排……

众人看见世子也在场,所以都很安静的听着冉瞻说话。

“或许我们这些人微不足道,没有力量去保卫家人,但有一个人可以为我们去抵抗匈奴汉匪,那就是丞相大人,现在你们,一个个人心惶惶,对得起丞相大人吗?!!如何让丞相大人集中精力去思考对付匈奴的对策,难道要让你们不安的情绪影响丞相大人的情绪吗?!!”冉瞻一边说一边把我眼中瞟过的几个人拉出来。

司马毗看着冉瞻的举动,并没有阻止,只是点了点,表示默许。

“你们几个一直在府内造谣声势,弄得人心惶惶,你们要知道丞相府是天下的风向,府内的一点点风声就可以让整个洛阳城的百姓坐立不安,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冉瞻恶狠狠的盯着他们,又恶狠狠的看了看其他下人。

司马毗挥了挥手,几个兵士走过来,把这几个人拖了下去,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惨叫声,并送上来了他们的人头……

我震惊的看了眼司马毗,心头大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死人,而且几乎是当着我面杀的人,还把人头放在我的面前。。。。。。我一边强忍着吐意一边盯着司马毗的眼睛看,心想他怎么那么残忍,我那天只是说让他狠狠打他们一顿啊……

冉瞻的眼角也抽了一下,司马毗,是个人物……

下人们因为害怕和惊恐全部跪倒在地,口呼求饶,哀声遍地。

我知道事情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没想到在权贵眼中,人命是那么不值钱,我真的感到害怕,我的手在抖,但我看着司马毗意犹未尽的样子,我知道我要做点什么……

我强自镇定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司马毗缓缓道:“不愧是世子殿下,只惩首恶,而不加罪从者,果然深具仁心,现在首恶已除,其他人也知道确实是有人造谣生事,这些人都是王府的老人了,世子殿下应该多加安抚……”

司马毗用闪烁的眼神看着我,好像要把我看透一样,我虽然小,但依旧不卑不亢的看着他,我继续说道:“明月有个想法不知道世子殿下是否可以答应?”

司马毗沉默了一会,依旧看着我,眼中似乎多了一份寻味。慢慢开口道:“公主请说。”

“以后每天,只要我没事我希望每天傍晚让所有的婢女都到我这听我讲故事,所有男仆早上早起半个时辰,都去府内练武场练武,由冉瞻来训练他们,人有时候就是太闲才会无聊,无聊就会生事,请世子殿下允许明月的提议。”

司马毗很好奇,一个小女孩能讲什么故事呢,不过这样也好只要自己多派士兵,不会出什么乱子,还能起到监视的作用,早上抽点时间让家丁们锻炼下也不是坏事,可以发泄掉点多余的精力,呵呵,给婢女们讲故事,我要不要让人听了告诉我呢?有意思……安定人心吗?

我看到司马毗点头同意了,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对着冉瞻会心的笑了,冉瞻也对我笑着。

司马毗望向我的眼神却越来复杂了,而望向冉瞻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阴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