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十二章:心有余而力不足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486 2015-09-30 09:22:34

  司马越看着军报,心情倒是好了一点,喃喃道:“西凉铁骑果然不同凡响。”

刘舆看着战报也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附和道:“十九日先是夜袭,让王弥措手不及,然后二十二日王弥重整其鼓,火烧建春门,北宫纯的部队和王弥的部队再次正面交锋,王弥所部率先冲击北宫纯,北宫纯先用重步兵抵挡住冲击,然后派西凉铁骑从两侧掩杀,王弥大败而逃,一路追杀到河乐,不想北宫纯才杀败王弥,又遇到了汉匪大将刘聪(后来的汉国昭武帝),也被北宫纯的西凉铁骑打败了,真真是一员虎将啊。”

司马越笑着点点头,略带褒奖的说道:“王衍也不负我的期望,派王秉追杀王弥,在七里涧交战,杀的王弥只带着几骑逃走。”

“可惜了,让他跑了,据说不知如何被他逃回了汉匪那里,贼酋刘渊对他比之前更好,其待遇甚至超过了石勒,一个败军之将还受到如此厚待。。。。。。这个刘渊确实有一手,如此一来,汉匪阵营里的天平又平衡了,有人可以制约一下那个石勒了。”

“嗯,刘渊不简单啊,此人不死,早晚必成祸患!对了,你拟个诏,封张轨为平西郡公。。。。。。”

“遵命。还有一事要禀报主公,我们不如迁移到濮阳(河南省的东北部,黄河下游北岸,冀、鲁、豫三省交界处),稳定一下局势,然后长驻在荥(xíng)阳(位于河南省中北部,郑州西15千米,北临黄河),如此一来,不会出现这次这样的事件了。”

“好吧,就依庆孙之言”

司马越突然笑道:“庆孙,最近教导明月进展如何?”

刘舆回道:“此女实在聪颖无比,我给她教什么,不用理解就可以听一遍就背出来,而且一字不差,理解意思后,往往可以举一反三,而且问出的问题,有好多我都无法回答,实在古灵精怪,呵呵。”刘舆想到明月那个鬼丫头,抑制不住的开心。

司马越看在眼里,心里也十分高兴,继续问:“现在多大了?”

“已经2岁多了,呵呵,却长的像3,4岁的孩子大小了,真是奇特的很”

“才2岁多吗?孤王这两年的精力全在这个政务军事上了,对这个孩子的关注确实不够”

“不如主公让明月前来考校一番如何?”

“不用了,现在哪里有心情,呵呵,等几年吧,太小了……”

“我听府里有不少人哼唱一首歌,怎么唱来的?”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她自己编的???确实很动听,简单的词句,但听着心里很有一种很宁静的悸动”

“是啊,连我这个老师也觉得很惊异,呵呵,这孩子可能真的是天生不凡吧”

“天生不凡吗?”

公元308年,冬,十月

汉王刘渊称帝,改年号为永凤,大封亲信和各宗亲。

荥阳丞相府

火盆烧得很旺,但这个屋里人的心却是快凉透了。

司马越的心情又怎么可能好呢??

刘舆看着老迈的司马越,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司马越无力的看着刘舆说道:“才短短几个月,石勒就攻下了邺城,还和刘灵一起率领三万军队拿下了魏郡(最大范围包括今天河北省南部邯郸市以南,以及河南省北部安阳市一带,其中心在邺城(河北省临漳县西南13公里的漳河北岸,距邯郸市40公里),汲郡(今河南卫辉市孙杏村镇汲城村。),顿丘(河南濮阳的一个县),从那些地方又得到了五万归附的兵士,当地百姓尽然全部归附!”

“禀丞相,臣弟刘琨派上党太守带鲜卑人去攻打汉匪所占的壶关,已经攻下了。”

“不愧是越石啊,敢出击,敢去拼!你看看这破败的河山,要是多几个刘琨,我们何必这么愁苦?国难思良臣啊……还有什么消息吗?”

“据报,CD那边传来消息,成匪的尚书令杨褒死了,杨褒这个人虽然是敌寇,但是对李雄很忠心,凡是他劝诫李雄的,李雄没有不听从的,让他不要酗酒就不酗酒,李雄看到他提出自己的缺点就一定会改正,这样的人死了,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还有汉匪的右贤王刘宣也死了,此人是汉匪的丞相。”

“下一个会不会是我要死了呢,呵呵”司马越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主公正当壮年,何故说这样的话呢,司马氏的江山,别人不知道,臣却是知道,如果没有主公,不知道会残破成什么样……主公万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刘舆焦急的看着司马越,心里也酸酸的。

“庆孙不必多想,孤只是有点累。”司马越一边挥了挥手,自嘲的笑着。

这时,一个军士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递上了一份密报。

司马越看着那密保上的内容,眼神里尽是失望和悲愤。

刘舆疑惑的想到,还有什么更糟糕的事吗?难道是皇上那边有什么动静了吗?蠢货啊!

司马越一挥手把密报丢给了刘舆,大怒道:“竖子不可与谋!竟然想害我!!!哈哈哈哈!”司马越此时心中真的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难道天真的要亡我司马氏吗?!

刘舆看着密保中所说的中书监繆播等人和皇帝一起密谋杀害丞相,心里真的是一阵冷笑。

刘舆轻声道:“主公该回洛阳了,我们之前埋伏好的力量也该行动了。”

“潘滔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等主公一声令下!”

“启程,前往洛阳!”

公元309年三月十八日

司马越赶回洛阳后就展开了对皇帝身边大臣的屠杀,凡是被怀疑的宁可错杀……

司马越阴冷的看着皇帝,皇帝一边流泪一边叹息,根本不敢看司马越一眼。

司马越当着皇帝的面一把抓过尚书何绥的头发,何绥惊恐的求饶着,吓得尿都出来了,司马越手起刀落砍下了何绥的脑袋,一脚踢到了皇帝的面前。

怀帝惊恐的瑟瑟发抖,这回连嚎啕大哭的力气都吓没有了。

司马越冷笑着看着怀帝,冷冷道:“好玩吗……?”

平东将军王秉来到司马越身边拱手道:“丞相,我已经把皇宫彻底包围。”

刘舆看了眼皇帝的狼狈样,心里一阵的鄙夷,这样的人也能做皇帝吗?刘舆走到司马越身边拱手道:“丞相,那些空拿朝廷俸禄,尤其是皇宫中的那些宫廷警卫出身的人,他们得到的爵位应全部罢免。”

“准奏!”司马越用皇帝的语气回道

怀帝心里一惊,死几个臣子有什么关系,但是你司马越竟然用只有皇帝才可以用的语句,这难道是要???!!!但有什么办法呢,怀帝只能无奈的瘫坐在地上,心里的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司马越的感觉很好,心中的恶气终于出了一口,我早就想这么说话了!以前还要遮遮掩掩,现在!不用了!

司马越看看那个所谓的皇帝,心里真的是恨极了,但又不能杀,大义面前,如果把他明杀了,对自己不利,只能按捺下冲动不去看他。

“庆孙,传我的命令,就说皇帝病了,以后朝堂的事直接报与我知道就可以了,我会看情况再转奏陛下的,哈哈哈哈!”

众人一起跪在地上,向司马越叩首。

皇帝的眼里除了绝望,还有深深的无奈,内心里仇恨的种子也在无尽地长大……

309年夏季

干旱越来越严重,土地开始龟裂,庄稼全部枯死,长江,汉水,黄河和洛河水量急剧下降,甚至人可以轻易涉水而过。

我看着老师愁眉不展的样子,就安慰道:“老师,天这么旱,您也要多休息,不要太操劳国事了,明月会担心您的。“

刘舆慈爱的摸了摸我的头,缓缓说道:“这干旱要是发生在太平年间,不过就是救济,杀几个贪官,顺便安排点自己人过去就是了,可在乱世,为师担心北面的刘渊会乘机进攻啊,黄河天险都没有了……”

我由于太过妖异,如今的国家局势我早就在跟刘舆的交流中知道的相当清楚了,所以刘舆对我也没完全当孩子看,什么话都说,尤其是国家大事,有时候甚至来找我商量。

“老师,这年年大旱,好像只有越来越厉害的迹象……”我脑子中突然想起了一种说法,“小冰河期”!好像西晋的这次小冰河期是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一直要延续到隋初。天气会一直寒冷,大旱。

“是啊,老天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司马皇朝真的是岌岌可危,要不是有丞相扛着,估计早就灭亡了,哎”

我看着刘舆逐渐消瘦的脸庞,心里也酸酸的,就扑到刘舆的怀里笑嘻嘻的说道:“老师,抱抱明月,明月要老师抱抱嘛~”

“呵呵呵呵,小丫头,都长得跟五,六岁的孩子一般大了,还这么撒娇?哈哈”刘舆说是这么说,可是真的很宝贝这孩子,疼爱的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小孩子,心里是甜甜的。

“老师,明月给老师再唱首歌吧”

“哦?什么歌?”

“采蘑菇的小姑娘,明月自己去采蘑菇的时候写的,嘿嘿”我马上哼唱起来:

采蘑菇的小姑娘

背着一个大竹筐

 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森林和山冈

 她采的蘑菇最多

 多得像那星星数不清

 她采的蘑菇最大

大得像那小伞装满筐

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

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

谁不知这山里的蘑菇香

她却不肯尝一尝

攒到赶集的那一天

赶快背到集市上

换上一把小镰刀

再加上几块大糖糖

和那小伙伴一起

把劳动的幸福来分享

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

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

刘舆听着我的童音,这首歌完全不是这个时代的风格,但是旋律那么轻快,把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快乐的心情全唱出来了,这孩子太神奇了,歌也是那么好听。尤其是这么一个可人的小人儿还不断的做着各种采蘑菇的动作,奔奔跳跳的样子着实让人怜爱。

“老师,明月希望老师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嗯,老师只要看到我的小明月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真的?嘻嘻,那老师给明月讲个故事吧!”

“好,就讲个采蘑菇的小姑娘的故事吧!”

“呵呵,好呀好呀!”

这一夜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宁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