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七章:前往许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195 2015-09-24 19:44:44

  何绥回到家,就给几个儿子写信说,皇上登基到现在,每次晋见,没有听到过他有治理国家的远大谋略,只是议论一些生活小事,看来是斗不过太傅的,司马家的祸乱又要开始了。

而这封信的内容却已经被司马越知道了,看着案头的何绥书信,司马越一脸阴笑,对着刘舆说道:“这个何绥倒是懂事,但是竟然敢说司马家有祸乱,难道天下在本王手里会出什么事吗?!!”

司马越的愤怒越来越大,抽出边上的宝剑就刺死了一个过来添酒的侍女。这才喘着粗气慢慢平静下来……

刘舆看着越来越喜怒无常的司马越,心里也是越来越凉,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侍女,他真是一阵阵寒意涌上来,当初周馥和诸葛玖也就是说错了几句话就被当场杀了,太傅的脾气也是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看来是该为自己早作打算了……

司马越看向刘舆缓缓说道,后日上朝,就开始实行计划吧,奏本的用词就由你草拟后交给我看吧,你现在回去酝酿一下吧。”

“是,主公!”刘舆弯腰拱手后就缓缓退出。但刘舆并没有马上回自己的府邸,而是径直前往明月的住处,要去吩咐下小红准备好行李,就要去许昌了。

朝堂上

司马越跨出一步,抬头看着这个曾经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狗皇帝,心下思道,就让你好好开心开心吧,然后对着皇帝说道:“皇上,臣年纪越来越大了,想去许昌养病,顺便替皇上镇守许昌。”

此言一出,整个朝堂都沸腾了,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不可思议,都怕自己听错了,一时朝堂上议论纷纷。

怀帝在龙椅上听到此话后也是气血上涌,整个脖子都红了,但脸上却很痛苦开口道:“太傅这是要弃朕而去吗?朕登基不久,正是需要太傅时刻在朕身边指教,如果一天没有太傅在身边,朕……该如何是好???:说罢,皇帝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众臣看到皇帝如此真情流露,平时的那些说皇帝与太傅不和的流言也似乎被打破了一般,你看多和谐,多舍不得的啊,如果不是真情流露,你能马上哭的出来吗???很多人想想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啊,这样说哭就能哭出来一定是情真意切了……

怀帝看着自己随便一手营造出来的气氛很是得意,面上哭得更是凄凄切切,好不感人。

司马越那个恶心啊,当年就是被你这手给骗了,你个狗皇帝骗得了别人却绝对不可能让我再上第二次当了。

“咳咳”司马越咳嗽了几声,身体都随之颤动,看来确实是疾病缠身了,那风烛残年的背影,垂垂老矣的身影,倒也真的博得不少人的同情。

刘舆也在殿上,看着这俩个人精彩的表演,欣赏啊,果然都是大人物啊。虽然心里有看戏的情趣,脸上却是一脸哀痛,如何也要让别人觉得自己这个司马越的首席谋士也是知道自己的主公身体确实不行了吧,刘舆心道我的演技也不错呀,不知道小明月看到会怎么想,呵呵,那个小滑头……

众人看着刘舆那一脸沉痛的样子,也就不再有所怀疑了。

皇帝也是不断的用哭泣的手段打感情牌,司马越也是不断的显示自己的苍老,在一来二回之后,两个人都玩够了。

皇帝沉痛的对着司马越道:“好吧,准奏,不过朕会时常把朝堂的政事抄录一份让人第一时间送去太傅那里,太傅的意见会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朕的身边。”怀帝看着司马越心道:快点死吧,死了大家清净。

“谢!陛下,臣何德何能?!让陛下如此厚爱,敢不鞠躬尽瘁,以报君王?!!”司马越跪在地上磕头谢恩。心里却是把皇帝骂了个狗血喷头,但没有涉及祖宗十八代,毕竟大家是一个祖先嘛……

东海王,太傅司马越的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洛阳,前往许昌了,皇帝和百官们在城门外恭送,这还真的有点天朝气象,不知情的老百姓还以为朝廷和睦,和平安宁的生活应该会在不久后到来了,都很是开心。

但还有不少在暗处偷偷观察的人却是不断地摇着头,太傅这一走,等到回来的时候必定是腥风血雨啊。。。。。。

老百姓的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我也跟着司马越的队伍一起前往许昌了,我的马车虽然普通,但是红姨收拾的非常温馨,老师也在车内,跟着这个浩浩荡荡的队伍,到确实是有趣。

“明月,老师教你千字文好不好???”刘舆对着小明月道:“这个千字文可是三国时的钟繇写的哦。”

“好!我对古代文学还是很好奇的。”

刘舆把千字文背了一遍,刚要从第一句开始重新教我,我却已经复述了一遍……

刘舆张大了嘴巴看着我,问道:“你读过?”

“没有啊,就是听你背了一遍。”

哈哈,刘舆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那你懂它的意思吗?”

“不懂”

“那你怎么能一下子就背出来了”

“天才嘛~”

“……”

我也意识到了我穿越而来的超强记忆力,心里也很高兴。

刘舆看着我,彻底无语了,这孩子太妖怪了,记忆力如此超强,才听了一遍不用理解意思就可以一字不差的背出来……厉害啊。不过转念一想,以后别人都知道她是我的徒弟,那我岂不是也很有面子?呵呵呵,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我看了看在小睡的红姨和一脸兴奋的刘老头,心里却是很甜蜜,这都是我的亲人啊,我忍不住想逗逗这个一脸正经的老头,我笑嘻嘻的看着刘老头说道:“老师,长路漫漫,明月有一个想了好久的问题想问问老师。”

刘舆笑着看着这个小丫头,笑道:“好啊,老夫倒要看看你个小鬼丫头有什么好问题?”

“明月每天看星星,月亮,太阳,不断的变化,白天的时候是太阳出来,晚上的时候是星星,月亮,那老师你说,太阳升起的时候,星星,月亮去哪了呢?还有星星,月亮出来的时候太阳又去哪了呢???”

刘舆倒是一愣,毕竟天文学不是他的强项啊,天文要是好,那就厉害了,当年诸葛武侯可是凭着冬日的东风火烧了曹操的八十万大军啊,当下对着个小姑娘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又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自己也认为,白天就是太阳,晚上就是星星,月亮,在古人的思维里,并没有星星,月亮,太阳其实是同时存在的概念,而21世纪的人却很清楚这是因为地球的公转自转而使普通人的肉眼只能在不同的时间段看到不同的星相。刘舆只能随口道:“你听说过夕阳西下吗?,就是说太阳下山的时候就去西边的大海里睡觉了”

“那太阳在的时候星星,月亮去哪了呢?老师你并没有说出来啊”

“这个……”刘舆脸色尴尬的摸摸了头

“我知道了”

“哦?你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

“老师,人们不都说月亮,星星是太阳的儿子和女儿吗?”

“是有些地方人这么说,怎么了?”

“所以啊,太阳在天上的时候,孩子们就在家睡觉啊学习啊,等到太阳一回家,一睡觉,那个脚臭就把它们都熏出来了”我的手点了点刘老头的脚,意味深长的笑着……

红姨扑哧一下笑得好大声,原来只是浅睡,早早就被我和刘老头的对话吸引了兴趣,一直在听着。

“招打,竟然敢戏弄为师?!!!”刘舆一边笑骂一边把伸开的脚盘起来,他还真的怕自己的脚臭熏着车里的两个人,但一想到明月暗指自己是太阳,她们两个是星星月亮,心里不由也是一阵温暖,看向明月的眼神也更加慈爱了。

这一路上,我们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走着,一点也不寂寞。时不时的笑声传出,车箱两边的人也会被感染,行走起来也不会太累了。

司马越在自己的车轿内,伸出头看着越来越远的洛阳城,心中真的感叹万分,当年为了勤王,攻下的洛阳,今天竟然就这么离去,我恨啊,我好恨啊,司马炽你这个狗皇帝,没有我,你算个屁啊!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本王的厉害,呵呵呵呵呵呵!!!

洛阳的城墙上,皇帝司马炽看着越来越远的车队和保护车队的军队,心里那个开心啊,不废一兵一卒,竟然把司马越这个老匹夫给赶走了,看来自己真的是有做皇帝的命,登基以来真的是好事不断啊,看来未来收复河山,恢复我司马家的大业真是指日可待啊,不知道后世对我的评价会是什么,中兴皇朝的大帝?哈哈哈哈哈,老匹夫啊老匹夫啊,再也不要回来了,好好死在许昌吧。

皇帝看了看身后的这一批大臣,这些人以后可是会完完全全的听自己的话了,万万人之上的天子啊,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皇帝又看了一眼快消失在地平线上的队伍,心中突然莫名一痛,好像忘记什么了?

啊!明月,我怎么把明月忘记了,嗯嗯……算了,明月还小,等她大点了,我再把她接回来,就让司马越好好帮我养着吧,刘舆这个老滑头也确实有点水平的,好好教育吧。呵呵呵呵,朕等着接你回宫的那一天哦。

等着我的会是什么呢,我在红姨的怀里想睡觉了,许昌或许只是一个开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