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九章:石勒归汉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275 2015-09-25 09:49:26

  石勒最近很烦闷,和荀晞在平原,阳平一代的拉锯战已经打了快几个月了,大小战斗三十多次,互有胜负。石勒看着手下这帮各类胡人,牧民,流民集合成的队伍,一直打胜仗还好,一旦有几次失败了,就无法凝聚了,每天都有人偷偷跑掉,士气是一天比一天低,他石勒能带领这样的乌合之众和荀晞带领的正规军打成这样,对得起他汲桑了!

石勒吞了一口口水,挥手赶了赶围在身边的苍蝇,心里无奈的想着,七月的天怎么就那么热呢?

“太傅到达官渡了?!”荀晞惊喜道:“来人!准备发动总攻,缺什么都去问太傅要!!!哈哈哈,憋了几个月,总算可以全力一击了!”

八月初一,荀晞在东武阳大败汲桑,连破汲桑八个营垒,斩杀一万多人。

在逃亡的路上,汲桑看看石勒,石勒也看了看汲桑,两个人身边所剩的部众只剩两千不到了,来时的几万大军,现在逃的逃,散的散,邺城得到金银珠宝都来不及带走,司马颖的棺材也丢了,逃跑的路上又被冀州刺史丁绍在赤桥拦截,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丁绍起的名字都叫盯梢,冷不丁给你来这么一下,还让不让人活了???石勒真的有想杀了汲桑的冲动,要是他在跟荀晞对持的时候,他汲桑能少玩几个女人,把精力用在穿插到兖州掏了他们的老窝,他们也不会败的那么惨!和汲桑必须分道扬镳,不然看见他就想杀了他!

汲桑是真的很沮丧了,几个月前还意气风发,现在搞成这样,难道只是他汲桑的错吗?石勒这个混蛋,一点用都没有,都是他没用才导致我那么惨,对!不能再跟他一起了。

石勒开口道:“大将军,为今之计只有去投靠汉国了,我准备去乐平,或者上党找人一起去投,大将军不如回牧马场召集部众,我们分头行动,一起投靠刘渊刘单于。我的姓是大将军赐的,定不负将军所托,就此告别!”

“吾正有此意!”汲桑听石勒先开口,所说的话又正和心意,彼此抱拳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或许是天意,汲桑逃回牧马场的途中被司马腾的旧部杀了……

石勒一路狂逃,来到上党的时候只剩独自一个人了,匈奴的分支羯人冯莫突等人接待了他,因为石勒出生于上党,所以他在当地部落中很有名气。当地父老都说这个胡人相貌非常奇特,气度非常,小时候出生时也是满室红光,家中院子里甚至长出了人参,那人参的形状有如小人一般活灵活现……

据考证羯人基本都长的高鼻深目多须,体貌特征类似于高加索人种。而高加索人属白种人,所以石勒和他的民族“羯”大部分都是白种人,也有不少肤色黄一点的混血儿。晋人称他们这种杂胡为羯胡。

我国古代少数民族除了匈奴属的西域部分,以及突厥族含有白种人外,其余发源于陕甘一代,北方草原,和东北的少数民族都是黄种人。

石勒极尽诚恳的对说着族人和各部首领说道:“天下大乱,刘渊刘单于起兵攻打晋朝,我们如果抗拒汉国,不去归附他们,我们可以独自生存吗?”

“不能!”

“我们早就接受了刘单于的赏赐和招募,怎么可以不早点归附呢??!”

冬,十月,石勒带着部众的托付,和几个首领一起,几个人独自骑马归附汉国,汉王刘渊封石勒担任辅汉将军,平晋王,统领自己的部众。

汉国朝堂上

刘渊看着地图上乌桓的方向,手指轻轻的敲了一敲。

石勒转了转眼珠,心想我才新来,毫无建树与功劳……,所以率先踏出一步对着刘渊叩首到:“末将愿意前往乐平,乌桓人张伏利度和我有旧,我愿意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其本人和部众归降。”

刘渊笑道:“那孤就等待平晋王的好消息吧。”

石勒心下大喜,如果收服了乌桓各部胡人,自己的势力可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按捺住兴奋的心情,石勒又是一阵叩首谢恩。

刘渊的族子刘曜却越看这个石勒越不顺眼,刚想踏一步出去反对,却被刘聪一把拉住,刘曜看了眼刘聪,看见对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刘曜只好不动声色,继续看着这个小人的表演。

刘曜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石勒,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心中隐隐有所忧惧,心下也甚是烦躁。抬头看了看刘渊,心道:大王,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石勒啊……

刘渊似乎注意到了刘曜的异样,但望向的他的目光却是很慈爱,只是轻笑着点了点头,不作回应。

好多日后的一个晚上,风雪交加,一匹孤独的马带着一个落魄的人一直冲向张伏利度的部落……

“你们看!有人单骑匹马冲向我们的营地,要不要放箭??”哨兵向自己的头领叫着,这么个夜晚,还能清晰的发现敌人的踪影,胡人的单兵素质却是很不错。

“就一个人?放他进来,可能是情报”小头领也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确实只有一人一马。

石勒翻身下马,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被人抬到了营帐里,首领张伏利度前来探视。

“这不是世龙吗?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你不是已经投靠刘渊了??” 张伏利度很疑惑的看着石勒。

“我和刘渊不和,他要杀我,他把我的一个族叔给杀了,我好恨啊,我已经走投无路了,特来投奔,希望首领不要嫌弃我,我定要杀了那个该死的刘渊,叔父大人啊!!!”石勒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吼叫着,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又昏了过去。

张伏利度看着昏迷的石勒,表情很淡,退出石勒所在的营帐后,对左右吩咐道,去打听一下汉国的情况,汉国一直想吞并我们,我怕是计谋……

几日后汉国的消息也传来了,汉国国主刘渊因为想吞并石勒的部众,先假意同意了石勒的归降,然后找了个机会想杀死石勒,不想被石勒的族叔发现,结果其族叔被杀,石勒逃跑,下达通缉令全国缉捕石勒,石勒带去的族人全部被贬为奴隶……

张伏利度久久不语。

“石头领醒了。”一个小兵前来禀报。

张伏利度似乎是下了决心,跟着小兵前往石勒的帐篷。

石勒看到张伏利度前来,马上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看着张伏利度的面无表情,石勒什么话也没有说,撕开自己的上衣和裤子,赤裸的对着张伏利度,抽出匕首,开始在胸口一刀一刀的划,血不断的流下,张伏利度还是无动于衷。石勒忍着剧痛,继续用匕首划,从胸口到大腿,一刀又一刀的划,直到有点失血过多的迹象,张伏利度的脸上才露出震惊和相信的表情,让人赶快拦下石勒,让人赶快给他医治,务必不能出事。

石勒一边听着张伏利度的话,手上的匕首却没有停止自残,目光缓缓投向张伏利度,紧紧的咬着牙,石勒知道自己取得对方的信任了,自己所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但毕竟失血过多,终于体力不支的倒下了……

张伏利度心里默想着,这样的恨,如果不是真的,没人能做出来吧……

几日后

“世龙兄这是何苦,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你的恨就是我的恨!”张伏利度握着石勒的手诚恳的说道:“只是我只有这么几千部众,可能帮不上你。”

“大首领,石勒与刘渊之仇天下人皆知,早已不共戴天!我们先把周围的各个部落的各类胡人召集起来,顺从我们就吞并他们,不顺从的就消灭,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石勒的眼睛里满是复仇的火花。

“我们结拜为兄弟吧!从此你我就是同一个人,我们一起消灭刘渊!” 张伏利度也很兴奋。

从此,石勒和张伏利度开始四处掳掠,所向无敌,胡人对石勒是又恐惧又佩服,很快,石勒感觉到人心已经开始归附自己,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也应该开始了。

大帐篷内,各个首领围坐在一起,商量着下一个目标,张伏利度也从别处赶回来参加聚会,石勒看着风尘仆仆的张伏利度心下一阵冷笑……

石勒突然一摔碗,从帐篷外突然冲进来很多持刀的兵士,石勒也抽出匕首一下子顶到了张伏利度的后心,只需要轻轻一送,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石勒看着一众满脸震惊,不敢相信眼前一切的各个首领,大吼道:“我在和各个部落生死交战的时候,大首领在干什么!!!在女人肚皮上用力吗???我们在生死关头的时候,我们的大首领又在哪看风景?对得起死去的部众吗??!!”

石勒的话就像刀子一样犀利,各首领在接受了眼前的现实后都慢慢低下了头,是啊,多少次大仗,只看到石勒在身先士卒,从来没有看到大首领的身影……

胡人的世界只敬重强者,弱者是没有生存的权利的……

“你们说,是我更合适担任首领还是张伏利度??!!”

“我们愿意听从石勒大首领的吩咐,我们愿意用我们的牛羊和生命向长生天发誓只听从石勒大首领的话!”众首领全部跪向石勒。

石勒看着这些人,又看了看像死狗一样的张伏利度,嘴角慢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该回汉国了吗?嗯,我还是太弱,需要更大的踏脚石才行啊……

刘渊看着带着乌桓各部归附而来的石勒,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亲自扶起了石勒,他和石勒一起编排的这出戏,太美妙了……

加授石勒为总督山东征讨诸军事的权利。

刘曜和刘聪对望了一眼,石勒这个人日久必是汉国大患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