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 历史

    类型
  • 2015-09-24上架
  • 119124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前言:转生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4441 2015-09-24 19:44:44

  “东流去,小桥人家不复在,昨夜相思何处寻,枕边泪长吁,却不是那时光景……”凄凄婉婉的歌声,环绕在晓薇宫前。

  “陛下,这是妾身思念你时最爱吟唱的,今日与君长别,不复聚首,念君思君,妾身只余此子……”女子臻首轻抬,眼角的泪水止也止不住,朝襁褓里的孩子望去,因为是难产,孩子的哭声似乎特别揪心,女子紧皱着眉头喃喃道:“愿夫君好生待他,此子刚出生就满天红光,想来也是不平凡的,只是才出生就如此干干净净,明眸皓齿,犹如女子,长发及腰,大异常人,想来长大后该是倾国倾城的容貌,要是个女子或许好点,如此美貌男儿……又生在如此乱世,虽是帝王家也无法保全,逆贼司马越如何会放过这孩子?陛下!陛下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们的孩子,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说不定是司马氏正统的最后希望了!。”

  “悠儿,你不要离开朕!”苍老的身影紧紧的握住女子的手,恸哭不已:“朕一定会好好待他,你放心吧,悠儿,朕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我们的孩子,即使拼上朕的命也要让司马家的正统血脉延续下去,决不让奸贼们得逞!”

  “陛下,贵妃娘娘……小王子的眼睛好像不能睁开……”太医畏畏缩缩的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帝王大惊!

  女子的眼神也突然收紧,伴随着剧烈的颤抖,紧紧抓住帝王的衣服,用尽所有的力气看着他,眼神中满是哀求。

  “悠儿,你放心,朕一定全力治好这孩子!”帝王回首对着太医吼道:“如果看不好,你们的脑袋就都不要了!”

  “是是是,陛下……”太医们一边吓得跪在地上拼命磕头,一边急急忙忙起身赶快再想办法。

  焦急等待了一会后,为首的太医打起精神,跪在地上,快速膝行至帝王面前谨慎地说道:“陛下,贵妃娘娘,小王子的情况是魂不附体,可能是因为难产的原因而导致的,据老夫祖传的说法是胎先生而魂未归,如果七日内不能自己睁开眼睛,就药石无医了。”为首太医回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颤颤巍巍的众太医们,一咬牙大呼道:“陛下,贵妃娘娘,臣所说皆是实话,如果小王子七日内可以附魂,定然大富大贵,降生时红光满天就是征兆!请陛下明察!”说罢和众太医跪伏与君前,众太医也附和说:“陛下明察啊!”

  贵妃娘娘听闻,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缓缓开口道:“既然如此,也是臣妾自己身体不够强壮,不能令皇室血裔健康,既然太医们说可以等七日……但臣妾可能等不到那时候了,请陛下给我们的孩子起个名字吧,我会好好记住,来,你们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轻轻抚摸着光洁的小脸,怎么看都一点不像初生的孩子,那美丽的容貌……

  贵妃的手细细的抚摸着孩子的眉毛,眼睛,鼻子,不自觉的哼着越来越轻的童谣:“月儿明明,月儿娇娇,明明娇娇,是我明明,是我娇娇,娘的小心肝……娘好想看着你长大,好想给你做几件小衣服……”

  婴儿听着童谣,好像觉得手摸着有点痒,竟然咯咯的笑起来了

  众人都觉得妖异……才出生的孩子啊……已经会笑了……

  “陛下……贵妃娘娘……薨了……”

  皇帝痴痴的看着曾经美丽的容颜,已经开始慢慢变得苍白起来,又看了看还在手舞足蹈却还睁不开眼睛的婴儿,那酷似的容貌,想来长大后必然要比他的母亲更美百倍千倍的容貌……

  皇帝轻轻抱起这个孩子,看着悠儿那慢慢褪去血色的脸,久久无语,慢慢转过身,目光看着地上那群废物太医,用着很平静的语气说道:“用皇后礼仪厚葬孟贵妃,朕的孩子是女孩。。。。。。赐名明月,赐封号为明月公主!乳名就叫小草,你们好生伺候,有一点点不好你们就全跟着贵妃去吧,七天后,我不要听到坏消息,还有你们这些宫女以后就跟着伺候明月吧,不允许一个内侍伺候明月,至于太医,谁要是敢泄露一个字……违令者斩,而且……诛九族!”说罢,皇帝再不看一眼众人和孩子,强忍着悲痛挥袖而去……

  留下一众惶恐不安的太医和宫女……

  “只有听天由命了,每天的起居,擦身,换洗你们都伺候好,苦也就苦七天,陛下不会真的不分青红皂白全杀光的,真的到了那天,我会一个人顶下来的”为首的太医说完,看也没有看同僚,只是看着那张成人化的脸蛋,看着这个奇特的婴儿,明月公主啊你要睁开眼啊……

  一个还在襁褓的男孩子,竟然被封做公主,这是历代皇朝都没有过的事……

  东海王府的大殿上,明亮的大殿上,一个容貌中庸的中年人一边搂着一个美貌侍妾,一边喝着另一个侍妾斟的酒,自顾自喝着酒,慢慢转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个内侍,开口道:“生了个什么?“

  “回禀尚书大人,是个女孩,生得非常妖美,单容貌来说绝对是妖美,如此个小人儿,才出生就已经如此美貌,小人所说句句属实”内侍压低着脸,掩饰不住的发出阴阳怪气的献媚笑声“不过却是个不开眼的,太医说七天内要是不能睁开眼睛就会夭折,真是可喜可贺啊!”

  “混账!我司马氏的公主也是你个阉人能说的?!!司马越突然站起,甩开了怀中的侍妾,拔出了旁边架起的佩剑,森白的光芒下,司马越的眼神慢慢变得细长,缓缓地说道:“好啊好啊……,你可看清楚了,确实是女孩??哈哈哈,恵帝一脉应该再无所出了,好啊,好啊!”

  “是是是,小人该死,小人死罪,不过我隐隐约约听孟贵妃说了个男字,可这容貌确实是女婴啊”小内侍惶恐的拼命磕着头……

  “到底什么情况?嗯,不管是男孩女孩,既然他说是女的,那就……”司马越朗声道:“去,把王太医给我找来,我有点事问他。”

  不久后王太医来到了东海王住所,笑嘻嘻的看着当今真正的的权贵司马越,媚笑道:“尚书令大人找老朽,可是身体有所不适,还是需要一点特别的药,老夫最近新研究了点强效五石散,其功效可是比以前……嘿嘿……”

  “咳咳”司马越的眼睛轻轻皱了一下,略显尴尬,心里想着这老东西,旁边还有侍妾呢……。看来以前对他太好了……轻轻笑了下,挥手屏退了左右,神秘的看着王太医说道:“王太医,你那有没有一种可以让女人变得更女人,尤其是小女孩开始就特别滋养的……”

  “尚书令大人的意思是……”王太医有点莫名其妙

  “呵呵,就是让小男孩永远变成小女孩的办法”

  王太医听后只是捻须笑了笑,稍作了会沉思,好男风,尤其是好栾童,在有晋一代是名士风流的象征,所以反而高看了几眼司马越,果然名士啊,风流啊,缓缓道:”有,就是这种药很霸道,女孩吃自然滋补,而如果男孩从小就吃,那么即使长大也不会有喉结,不会长胡子,体毛都比女性少,尤其妙的是这胸还会像女人一样,就是长大后很难生育……”

  “哈哈哈哈哈,就要这种,王太医给我多配点,本王自有用处!”

  “是!”

  阴险的笑声和附和的媚笑声飘荡在整个大殿之中……

  显阳殿上,羊皇后,这个被废后又复立的皇后,听着宫女的汇报说孟贵妃生了个女儿,却因难产已经薨了。眉头微微皱了下,看不出似喜似悲的神情,或许更多的只是寂寞。。。。。。用极低的声音喃喃说道:“苦命的孩子,又是女儿身,哎,飘零乱世,不知是何种命运,哎,自古红颜多薄命……”

  而在另一个时代的世界

  我……严格来说我只是一个能量体,简单的说就是灵魂,我漫无目的的飘荡着,看着世间的一切,爱,恨,亲情,爱情,友情,背叛等等,无悲无喜,只是飘荡着,穿越着无数的建筑,身边的人们看不到我,我却能看见他们,无论白天或黑夜……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没有任何情感,只是一个承载着记忆的能量体,只是在漫无目的地飘荡,直到有一天,我的身边多了很多灵魂体,都向着一个方向飞快飘荡,我也加入其中,潜意识告诉我,又有机会可以投胎了,但可悲的是不一定到了目的地就能投胎,要看运气,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我来到一个有许多许多白色光柱的地方,所有的灵魂体都在围着不同的光柱徘徊,转圈,有的被选择吸入其中,有的想进去却被排斥出来,真的要看运气才能投胎啊……

  我惶惶然的徘徊在一个光柱又一个光柱前,全力感觉着有没有吸引我的或者有没有想吸我的,就一直这样徘徊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一个光柱前听到了一个可能只有我听到的声音:月儿明明,月儿娇娇,明明娇娇,是我明明,是我娇娇,娘的小心肝……

  我好像有种冲动,就飘向了光柱前,才一靠近,就被强光吸了进去……

  “大医官大人……,这是最后一天了……还有几个时辰已过去,我们都会死的……”一个小太医紧张的看着首席太医,彷徨不安。

  首席太医也看着那小脸上紧闭的双眼,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诸天神佛,如果王子能睁开眼睛,他愿意一生都守候在王子身边……嗯,现在是公主身边……

  在首席太医默默祈祷的时候,他的思绪也飘到了相依为命的发妻身上,飘到了自己的一生经历……谁真的想死呢,真的面临死亡了,总归会很想自己的亲人,爱人的吧……

  我慢慢睁开双眼,望着灯火通明的四周,房顶好高好高,起码六到七米的高度,房子也好大好大,房间里雕梁画壁,显得富丽堂皇,一个个骆驼形状的铜台上点着一支支长长的蜡烛,我想伸出手摸摸额头挥挥汗,可是怎么感觉胳膊不能动???我晕,脚也不能动,只有头可以左右晃,我被绑架了???神啊,老天啊,你不是吧!我活了???好混乱啊不要啊……!!妈啊!!……

  当我嚎啕大哭时,我突然发现我的叫声或者任何声音吼出时都只有一个音调……哇哇哇,婴儿的声音!!!!不是吧,我惊恐了,但是我又不能动……

  当我崩溃到无以复加的时候,我的行为举动落在别人的眼里就是……。

  “快来人!”明月公主醒了而且睁开眼睛了!!!哭得好凶,是不是尿床了,快去看看”几个宫女样子的人开始惊慌错乱的跑来跑去

  “什么!明月公主醒了而且睁开眼睛了???快!快让老夫看看”老太医急步前行至宫女身边,仔细端详着这个奇怪的婴儿。

  我正在痛不欲生的时候,先是看到几个漂亮妞说着一口陕西话,又是一惊一乍的,我心里正不是滋味,心想女人真是聒噪,我翻了翻白眼,再睁开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长胡子老头盯着我看……还翻了翻我的眼皮!!!

  我难道是真的经历了生死轮回投胎了,然后变成了婴儿???我的新身份是什么呢?这老头难道是我的爹???长的不好看啊……

  首席太医看着我那么丰富表情,也很惊讶,但检查下来确实是眼睛没有问题,眼睛是人的灵魂之窗,眼睛开了,也就是灵魂回身了,这个孩子,实在是太神奇了!正当老太医老怀大慰的看着婴儿笑嘻嘻的时候,又听得旁边众太医的一片叫好声,心想真真是幸运啊,七日七夜的焦灼和等待总算是有个好结果了。首席太医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酒水给所有留守着的太医宫女喝,这是皇帝命人早就准备好的,作为皇帝的心腹太医,皇帝偷偷吩咐过他,除了孟贵妃的贴身宫女小红和自己,其他宫女,太监和知道详情的一概不留,看着这些同僚和宫女,太监们喝下酒水后一个个倒地身亡,轻轻拍了拍手,被早就准备好的人手把这些可怜人拖了下去,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他们愿意的,但谁会关心他们呢,自己已经恳求过皇帝了,但依然改变不了结果……这个时代,尤其是乱世,人命如草,皇帝这样做也算保住了他自己的家人吧,只是可怜了这些无辜的人……一切后续都会有人处理好,皇帝平时很白痴,这次为了保护子女一反常态,却也是无奈之极。

  我哪里知道那些,我只知道你个老头开心就开心吧,拿胡子扎我干嘛啊!!!!!那个啥,他们刚才叫我什么,明月公主!!!!公主????不是吧,虽然我不记得前世的大部分记忆,但我根深蒂固的记得我是个男的啊,这叫我怎么接受啊!!!!当然我的所有表情和声响在别人耳朵里和眼里又是婴啼和婴儿的正常表现,又是一阵换尿布的举动……

  我的新人生开始了,一段离奇,沧桑,惊艳,靠谱的五胡时代人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