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二十七章:淝水大捷(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24 2016-09-09 12:56:07

  看到刘瑞大军身后的漫天尘土,王弥等人的心都瞬间和淝水一样冰冷了……

王弥对局势看得很清楚,这突然出现的尘土,从规模上来看,应该是骑军无疑,而这个时候能出现的骑兵,也就自己那支落井下石的叛敌人马,看来他们也已经绕过山路赶来杀自己了!

王弥和张嵩等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苍白,王桑和赵固二人虽然无赖,但也是久经沙场之人,如何不知道这漫天飞尘意味着什么?

王弥和王桑两军之中更是人心惶惶起来,结好的阵型也开始松动起来,甚至有了向后撤的趋势!

“王桑!你的人都是孬种啊!?赶快让人去控制住他们!”

“你怎么不去管好你的那些狗杂种?见了乞活军就这副德行了?!”

“哈哈哈,我王弥的人马可没有胆小怕死的!”

“王弥你他妈少给老子装,你的骑兵呢?我可是听说全他妈降敌了!”

“你他妈仗都没打就跑了,到了山脚下还把马都丢了,你个白痴,怎么做的将军!?”

“王弥!你小子找死?!”

“王桑!你小子嘴巴犯贱,信不信我现在就抽死你?!”

张嵩和赵固一看这两个人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斗嘴皮子,赶紧一人一个把二人勉强拉了开来!

“主公,都什么时候了?!赶紧商量下对策吧!”

“是啊是啊,王桑,这种时候我们齐心协力啊!”赵固一边说一边把王桑往后面拉,而王桑倒也识相顺着坡就跟着赵固退了几步,然后站在一边扭头不去看王弥了!

王弥眼见王桑气势弱了下去,顿时一把推开了拉住了自己的张嵩,拔出佩剑就要上前去砍王桑!

赵固眼见王弥是动了真怒,赶紧放开王桑,冲到了王弥身边,赶快阻拦道:“王将军息怒,此时不可阵前斩将啊,我和王桑愿意把兵权都交给将军,由将军来统一发号施令!”

王弥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已经吓得面色发白的赵固,又看了一眼明显已经没有任何气势的王桑,挑衅地说道:“就怕人家王桑王大将军不愿意听从我的调遣啊!”

王桑眼见王弥气势更甚的样子,心中就来气,正想再出言讥讽几句的时候,不想王弥突然一个纵跃就甩开了赵固,一下子就冲到了王桑的面前,一个抬脚就把王桑踢倒在了地上!

王桑倒在地上,脖子上还搁着一把冰冷的利刃,顿时脸色都发青了,颤颤巍巍地求饶道:“王……王将军……你……你我都是汉国的忠臣,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赵固也是急忙劝道:“是啊,王将军,有事好商量啊,千万别动手啊……”

张嵩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倒是真心佩服自家的主公竟然能在这种危机的时刻想到这种应急的办法,现在自家的人马和王桑,赵固的人马在一起,倒底听谁的都是一个问题,如果不能马上统一号令,那么就靠这样拼凑起来,而且军心极其不稳的人马去和士气正盛的刘瑞对抗,岂不是找死?

王弥没有搭理赵固和王弥的哀求,一边用剑搁在王桑的脖子上,一边用手指着赵固,然后对着自己的亲兵呼喝道:“来人,把他们两个都给老子绑了!”

亲兵们没有任何犹豫,眼见自己的主公已经控制住了局面,赶紧上前把王桑和赵固绑住!

“王弥,你个狗娘养的,你要是敢杀老子,我汉皇必定拿你五马分尸!”

“王弥你疯了?!我是汉国的大将军,你敢绑老子?!你会后悔的!”

王弥根本无视二人的威胁,对着亲兵继续说道:“把他们身上的兵符给我取了,拖下去,不过不要伤他们性命!”

“诺!”

张嵩听到王弥这句话后,心中也安定了不少,看来自己的主公确实只是想取得兵权而已,并没有想和汉国彻底撕破脸,如此甚好啊!

“主公,如今该如何是好?!”

“你带上我们的人去王桑和赵固的阵中去主持,其他人我不放心,记住,如今我们只有坚守阵地誓死作战了,这个刘瑞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的!”

张嵩心里知道王弥说的没错,这个刘瑞摆出的这副架势,就是要全歼自家人马,根本不会给人一条活路,早前王桑和赵固两个混蛋也不是没有偷偷派人向刘瑞请降,可惜都被刘瑞拒绝了,这倒好,算是彻底绝了自己这帮人想投降的心思了……

王弥在看到王桑和赵固都被拖下去后,立即翻身上了自己抢来的那匹马的马背,开始在阵前巡视!

王弥一边策着马一边挥舞着手中的佩剑,不断在阵前来回游走,并且对着所有的人马大声吼道:“弟兄们,刘瑞不让我们活了,你们看看他们对我们是步步紧逼,是非要我们去死啊!我们身后就是淝水,现在跳下去,这天气我们也是必死无疑,与其被鱼吃了,不如跟他娘的刘瑞拼了!”

王弥的话说的十分慷慨,但是效果却并不大,王弥自己也知道,他手下和王桑,赵固手下的这批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骗骗新兵的鬼话还可以,但要让这帮子老兵痞都跟着自己在这种几乎必败的情况下一起玩命,自己必须说点绝了他们希望的话,否则根本别想打动他们!

“弟兄们,王弥无能啊,把你们带到这种绝地,如果能活命,我王弥就算献出自己的脑袋来也要保住大家的性命啊!可是我王弥试过了!”

王弥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份书函,然后举过头顶对着众人又吼道:“这是我给刘瑞的书信,我愿意降,愿意用我一人之命换大家的命,可是刘瑞不肯啊,他说我们是败类!是杂种!是畜生!说我们杀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必定要我们血债血偿!一个不留啊!”

王弥的话终于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帮人哪一个不是干尽了坏事?尤其是那些个老兵痞们,哪一个手上不是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又有哪一个不是丧尽天良的畜生?!王弥的话虽然不知道真假,可是看着前方气势汹汹的刘瑞大军确实是不像要放过任何一个活口的意思……

“冬天了,谁都没有多余的粮食,即使我们投降了,他们也不会为了我们浪费粮食,弄不好还会变成他们的食物,弟兄们,我们已经坏了一辈子了!难道今天还要被人吃了?!你们愿意?!老子不愿意!”

“杀!跟他们拼了!”

“老子们都不是孬种!跟他们拼了!”

“玩命啊!谁玩的过我们?!”

“杀!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