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第一百九十七章 医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一曲与醉 1374 2016-12-14 00:04:23

    他就该知道极阴邪灵嗜血的性子,即使是现在这男孩模样,可是她那千年以来的戾气更甚,想要撕碎一切,也不是不可能的。

  沛竹知道若是跟着她,等同一个不隐定的危险因素,随时有可能万劫不复。

  可是…若有了一个强大的极阴邪灵陪伴,那么也未尝全是坏事啊……

  这样想着,沛竹便坚定了眼神,看着伊韵瞳蝶,吐了一个字 : “好。”

  “啪!”沛竹话落,头顶上便被重重的拍了一下,耳边是伊韵瞳蝶那嚣张之极的声音。

  “早这么识时务不就没事了吗?真是跟人类一样的蠢货。”

  “……你!”

  “怎么,不服啊?你咬我啊!”

  全身 “中箭”的沛竹瞬即瞪大了双眼,想要用眼神来强烈表示自己的不满,可是面对上强大而毒舌的邪灵,他一个小小的半堕化灵魂也不能斗得过她!

  小爷真没这样吃瘪过!论毒舌还真没有人能斗得过他,现在是遇上 “克星”了吗?!

  可恶!魂淡!

  伊韵瞳蝶不再理会沛竹那 “愤怒小鸟”的样子,便缓步走到锁千凌的床边,沛竹即紧瞪着伊韵瞳蝶的每一个举动,毕竟这是强大却不狡猾的邪灵,心底里多多少少也会有警备。

  伊韵瞳蝶伸出了一只手,手指前凝聚出一丝精神力,缓缓的探向了锁千凌的眉心之处。

  嗯?看来觅伊羽是稍微的手下留情了呢,没有一击毙命,也没有断他的命脉,不过若他真是这么做了,那么沛竹也不可能会跟上她,觅伊羽总会留了这么一手呢。

  觅伊羽当真是一个极为理智精明的男人,说不定能媲美本邪灵的 “绝世聪慧”了。

  隐在某邪灵肩头上的束鬼听到自家主银的 “心声”,脑后都滴汗了。

  果然,就算是变成了人类,主银那内在狂妄又自恋且不懂谦虚的性子真是没变,不,看这样子,就算是过多少个千年万年,这 “内在”性子应该会长存不朽的……

  伊韵瞳蝶动用了一少部分已被融合和恢复的邪灵之力凝于手心,一团如空气快飞流动着的气体渐渐渗出邪灵那阴冷诡异之感,瞬即,把其打入锁千凌的体内,一阵狂风验然从门外吹入,弄得伊韵瞳蝶的长发凌乱飘舞起来,背对着沛竹,双眸的异色皆显露而出,左眼黑如万丈深渊,右眼银灰纯净,美得诡魅。

  而随着治疗魔法散去后,她的双眸也很快变回墨黑瞳色。

  此时锁千凌醒了,他看见眼前模糊的人,朦胧的轮廓,渐渐变得清晰而熟悉的脸颊,可是却记忆中又有些不同。

  而站在伊韵瞳蝶身后的沛竹一见锁千凌醒来,便冲上前,嚣张少年那没长开的俊脸展现笑颜的道。

  “锁千凌,你醒了?你没事了?!”

  “你看老子躺在床上,你说老子有没有事?”锁千凌一看见了沛竹,那 “老子”的调调瞬间破坏了他那风度翩翩的俊颜。

  沛竹难得天真而有些傻傻的 “嘻嘻”笑了两声,锁千凌见沛竹也没事,也仍然精神奕奕的,当即知道那晚上沛竹似乎没有受伤,想及此,锁千凌脸上也露出安慰的笑。

  看见这两人亦父亦师又亦友的相处模式,伊韵瞳蝶破天荒的没有开声,只是定定的看着这两人,眼底闪过一丝陌生的情绪,这样的场景没有如她和觅伊羽或是翳相处时那样的感觉,反倒像是……

  伊韵修对原身的…亲情?

  纵然是活了千年的邪灵,对人类的爱情亲情友情也是只知却不懂,或许她从来没有拥有过,又或许一开始她就没有这个资格拥有。

  千年前的那场屠杀的场面,特别是眼前那抱着婴儿的女子对自己苦苦哀求着要她放过那婴儿,可是她依然毫无犹豫的杀了那婴儿,试问身为邪灵的她,身负千年前那嗜血之杀的戾气,又怎么可能会拥有人类那所谓的…感情呢?

  又怎么有资格拥有这本来不属于她的…亲情呢?

  就在伊韵瞳蝶深思之际,蓦地眼前一闪,伊韵瞳蝶侧头避过,便听见沛竹大喊道。

  “锁千凌,别动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