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第八十七章 重影殿,本邪灵记下了!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一曲与醉 2465 2016-10-01 21:48:58

  伊韵瞳蝶闻言,并没有一丝的慌乱,反而信心十足的开声道。

  “我是喝了下去,可也没说不能留下一点点药水吧?”

  这样一说,谷虚即脸色转白,满脸惊愕,而大长老亦定定的看着谷虚这被人揭穿的惊愕样子,不禁感觉失望之极。

  想想这些年来,这谷虚一直都是循规蹈矩,他没有像其他的长老会炫耀自己的能力或是徒弟,只是保持着低调,虽然他知道他也在上界有认识一两个强者,可是也没有做任何有害或是利用炼药主会,就算是提供丹药,药剂给上界的强者,也会告诉他知道。

  至于那位攻击瞳蝶的老者,看来就是谷虚没想让他知道这位强者的存在,也好有机会杀了掌门徒弟,更嫁祸给自己的徒弟徐号。

  谷虚这等阴毒而深沉的心思隐藏得极深,真是让人看不出来,却不除,日后必为炼药主会的隐患。

  伊韵瞳蝶见谷虚这心虚惊慌的样子,便哼笑了一声,顺便也把那未喝完的药剂交给了大长老,大长老一眼就看出这主会准备的剧毒之中的确是混合了暗系的隐毒药剂,脸上更是露出了怒意,更多的是对伊韵瞳蝶的惊讶和赞赏。

  因为谷虚把这隐毒药剂与比赛准备的药剂混合了在一起,双重的剧重一旦喝下,对生命也会有危险的,身体上的痛更是难以形容的痛苦,可是这丫头小小年纪却在喝下后面无痛色,除了脸色极为苍白之外,更没有一丝痛苦之色。

  若是相比其他人喝下了,必会痛到如皮骨相裂,满地打滚,什至会疯癫的,这种痛不欲得的痛苦,她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集中精神想到解毒药剂,炼药和混合药水,这些都可以证明这丫头是有超人的精神力和忍耐力,是常人所不能相比的。

  这下他可以完全明白掌门的眼光是不会错的,他是不会收一个只在炼药方面上出色的人,他收的必是所有炼药师需具备的精神,忍耐,天分等的所有特质,而这等符合所有特质的炼药鬼才,就是伊韵瞳蝶。

  这样想着,大长老严肃的瞪向谷虚,正准备要开口命人押下他,等易白先回来再听候发落,可此时,觅伊羽那精冷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插了进来。

  “此人,还请大长老交给伊羽处理。”

  不是问话,而是一定要大长老把谷虚交给他,这等属于上位者的语气可是却没有让大长老发怒,而是顺着他的意,点了点头,看得一旁的伊韵瞳蝶挑了挑眉。

  这觅伊羽连大长老这样死板严谨的人都能轻易让他顺着他的意,看来这男人还真是不简单呐…

  这时,一听到耳边传来谷虚颤抖的听音,即看到觅伊羽正把一道白光打进谷虚的额头上,一个细小图腾便出现在谷虚的额头间,不一会儿,白色的图腾竟缓缓转成了鲜红色,更缓缓伸延出一条条细长的红线,一下子便从谷虚的额头位置散开来,布满他全身的皮肤,而谷虚更是僵硬住了身体不能动弹,一边不停的发出尖叫的声音。

  这老得快死的谷虚尖叫出来的声音可不是一般的难听啊,听进去就如同石头与石头之间磨擦而发出的沙哑声音,真想堵住他那张老嘴!

  伊韵瞳蝶没听一会,便突然的就大吼了出声。

  “停!”

  觅伊羽一听到伊韵瞳蝶那怒吼,愣了愣,便也轻挥手,谷虚即没了骨头似的就软摔在地,一边似是痛得抽搐着,却没能发出一丝尖叫声了。

  伊韵瞳蝶见谷虚停止了他那难听的声音,便走到觅伊羽身边,满是怒意的看着他,见觅伊羽不解的温柔俊脸,伊韵瞳蝶突然也没想冲他吼了,只是傲娇的轻哼了一声,便走到谷虚面前,居高临下的如看着一只等死的蝼蚁般,她缓缓而带着讽刺的开声道。

  “可说说为何要对我出手吗?若你肯说,那我就好心的放你一条路。”

  谷虚听到伊韵瞳蝶说可以放他一条生路,本是痛苦之极和绝望的心又重燃一丝希望,他刚刚就如同在地狱之中徘徊了一圈,让他去如同掉了大半条老命,简直是想快点死去,可是一听到伊韵瞳蝶给他一个活的机会,他就不想死了,想到这一生的荣耀和富贵,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好…我…我告诉你…我自打听到上界之人要找暗系的魔法师…他们说若能找到,就交给他们,就可以有一个机会去上界,那老者就是上界的重影殿的长老说若是能提供三个暗系魔法师,就可给我在重影殿一个位置,所以……”

  听此,大长老蹙了蹙眉,能去上界,更能有一个重影殿的位置,对于所有下界的人而言,无不是一个极大的利诱,在下界无人不想到上界去,寻找更高的位置和能力,若能进入到上界,更能成为七殿之中的人,一定会成为人上人,在下界之中更可以如易白先和觅伊羽一般的传奇人物。

  也难怪谷虚会不顾一切,牺牲自己徒弟也要把伊韵瞳蝶推给那上界的老者,不过上界七殿突然只找暗系魔法师是为了什么?

  而伊韵瞳蝶想的也相同,听谷虚所说,那天那上界老皱皮是来自什么重影殿的,之前她也听说过上界有七殿为权力中心,而那老皱皮就是重影殿的长老,可是为何那老皱皮不惜杀了她也要把她的灵魂带回上界呢?难不成这中间有什么阴谋?

  暗系魔法师的灵魂……

  上界究竟在谋划什么?

  不过不管上界想怎么,总之重影殿,本邪灵记下了!

  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觅伊羽一听到重影殿,眸色深了深,让人看不清任何情绪,只是会让人感觉到一丝丝寒冷之感。

  场面沉默了一会,伊韵瞳蝶就再次勾起了邪魅的笑容,蹲下身,伸手如拍小狗似的拍了拍谷虚的头,轻声而让人有些毛毛的声音缓缓道。

  “谷长老,谢谢你的诚言啊,那么我就让你…一路走好。”

  “你…你不是说……”

  “哦?我是说放你一条路,可也没说是生路啊。”

  “……!”谷虚一下子圆睁着眼睛,脸上再次浮现起惊恐之色,此刻在他看来,真正的恶魔就是眼前这位笑靥如花的美丽女孩,突然,他看到眼前的女孩眸色缓缓转变着,直到右眼泛起一丝丝银灰色的颜色,谷虚就深知这女孩必不是人类!

  而且他曾听上界那位老者提起过…拥有黑灰异眸的人,就是那千年前为祸天下,让天下动荡混乱的极阴邪灵…而眼前的女孩竟然就是……

  “极…极……”

  伊韵瞳蝶就把一颗看上去如同焰火颜色的丹药弹进谷虚的嘴角,入口即融,下一刻,谷虚连喊都没能喊出声,浑身突然就着了火,可是肉身竟然没有一丝被火烧的痕迹,如同伊韵瞳蝶那诡异的内火似的。

  不过顷刻,谷虚就断气了,而他满身的皮肤皆成了鲜红色,如同一个染色的雕像似的,看得人人皆心里发毛,很快,一丝赤红色如火焰的轻烟从谷虚身上散了出来,很快就消散于天地间。

  看见这诡异的一幕,大长老立即睁大了眼睛,惊讶而不可置信的看向脸色淡然的伊韵瞳蝶。

  “你…你竟然炼成了魂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