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第八十四章 他的保护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一曲与醉 2886 2016-09-28 01:00:01

  伊韵瞳蝶看清了挡在眼前的挺拔身影,不禁愣了愣,而头上便传来觅伊羽清冷而透着幽寒的声音传来。

  “一个炼药分会的会主竟敢私下出毒手,如此恶毒之心,炼药会还真是专选一个废物来当会主。”

  伊韵瞳蝶仰头,即看见觅伊羽那绝美得倾倒众人的脸,那双狭长的眸子里的光芒耀眼冷冽得就像是暴风雪地之中的寒光利刃,直视向被打飞倒地的徐号身上。

  觅伊羽这冷酷幽寒之感让伊韵瞳蝶觉得眼前的这如仙人般的男子虽然清冷绝尘,却多了一份冷酷无情之感,为他这一尘不染的气质沾上了一丝邪魅之气,让伊韵瞳蝶看得也愣住了。

  脑海里就突然飞快的闪过一个身影,却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觅伊羽似乎感觉到伊韵瞳蝶的注视,便低下头,本是清冷的眼神瞬间换上了温玉之色,他的眼神变得柔和温暖,看到这仍不及他腰际的小丫头睁着漂亮得不像话的桃花大眼,呆呆愣愣的看着他,见此,觅伊羽那如樱花般细腻柔软的薄唇不禁微微的勾起了浅浅的弧度。

  “瞳瞳别怕,我帮你解决了他可好?”

  这温柔如水的声音听进众人的耳里是一阵阵颤抖恐惶的感觉,可听进伊韵瞳蝶的耳里,觅伊羽这番行为和话语皆是为了帮她出头,她一直都是一人迎上所有的风浪,也没想过会要任何人来帮她,或是不屑于任何蝼蚁来假心假义,碍手碍脚的挡在她面前,可是当觅伊羽一挡在自己面前,他所有话都是向着自己的,这如同一缕暖水缓缓流进了她的心里,温暖了一片冰湖,带来了暖心的感觉……

  被人保护着的感觉…

  真好。

  为此,伊韵瞳蝶也没有反驳“自己不可能害怕”的这话,只是移开了眼光,低下头不看觅伊羽那柔得暖心的眼神,看得觅伊羽更想要把这小丫头拥进怀中,好好的守护着。

  “瞳瞳?”觅伊羽轻声而好听悦耳的声音响起,让某只没心肝的邪灵都不禁轻抖了抖,仍没有抬起头看他,只是哼声的回道。

  “随你!”傲娇的邪灵……

  好吧,在觅伊羽的眼里,这是可爱之极。

  嗯,是可爱又傲娇的邪灵。

  觅伊羽又一转温柔,眼中全是冰冷寒光的刺芒,直刺向倒地不起却仍清醒着的徐号,轻而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却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里,听得背后发凉的感觉。

  “既然易掌门不懂选人,那么便让本公子来为他好好的重新选人吧。”

  这句句话都是在暗刺着易白先选了这个徐号为分会会主,可是话里明显对徐号的杀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且慢。”

  正当觅伊羽想要出手之际,一声阻止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看向高位之上,坐众长老坐位之中的第四位长老,谷虚。

  觅伊羽轻眯起清冷的双眼回望向谷虚的位置,谷虚一对上觅伊羽这似笑非笑的神情便顿了顿,却很快的压下心底里那溢起的恐惧之感,脸上面无表情的继续道。

  “觅公子是玄炼大陆之中与掌门和凤灵学院长齐名的大人物,是为大陆之中人皆视为的强者,而觅公子已为人上之上的强者,又何必为难一个分会会主以及一个炼药职业的少女呢?”

  这谷虚的话听上去似是句句在理,可是也听得清楚他话中的偏帮之意,好像在暗说觅伊羽既为强者却偏偏去为难其他人,没一丝身为强者的高尚品德似的。

  觅伊羽微微一笑,眸中幽光闪闪,声音却依然温雅的缓缓道。

  “哦?原来在这个强者为王的世界中,是有以道理来论的?若你面对敌人的时候也要跟敌人论道理或是公平?”

  “……”觅伊羽轻轻的一句话把谷虚给噎了回去。

  这个以强者为王的世界虽然也会有人与人,高位者与高位者之间的交流与妥协,可是这只是表面上维持利益而暂时的和平关系,而在这个重视实力,又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之中,是没有什么道理和公平可言的,强者可以屠杀任何人,而弱者就只能提升等阶,又或是被强者所杀灭。

  这就是世界里的潜规则。

  尽管过尽千年万年,这弱肉强食的道理永远都不会消失的,而尽管谷虚是这世界所重视的炼药师,而且等阶也偏高的阶品,可是对上觅伊羽这等魔法等阶深不可测还是名扬天下的高位者而言,他一个炼药主会的长老明显是比不上的,所以此番突然要跟觅伊羽这般俯视一切的强者来讲道理,觅伊羽听或是不听,做或是不做,最后不论谁对谁错,被赞成的只会是他,而不是谷虚或是徐号。

  这为自己徒弟出头的谷长老被觅伊羽这样的一句话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只是他微微垂下的眼皮遮掩住了他眼中阴霾之色,可正好让伊韵瞳蝶这个七岁小身板的身高给看着了,她暗暗一笑。

  真是一只藏得挺深的老狐狸啊。

  觅伊羽见谷虚已经不作声了,也没有什么表情,只仍然是似笑非笑的转眸回看向倒地不起的徐号,轻轻一挥手,一缕微不可见的淡色粉末有方向的向徐号飞去,一沾身,即听到徐号的痛苦大喊之声。

  只见徐号突然的就僵硬住身体,眼睛睁的极大,嘴巴张到极致快要裂开似的,加上他断断续续的尖叫声,无人听不出他这痛不欲生而带着的恐惧。

  只稍一片刻,徐号的尖叫声便静止了,众人一看,竟然看见他的尸体一点一点的自燃,然后化成灰烬随风而散,没有看见一丝血腥的情景,仿佛世上没有存在过这徐号似的。

  觅公子还真是一个“温雅”的公子,杀人也不见血的……

  其实觅伊羽是为了不让伊韵瞳蝶看见这血腥恶心的一幕,若是平常而言,徐号的下场应该更惨裂,什至连灵魂也会受到牵连的。

  而这样一个决赛就突然的死了一个炼药分会会主,众人都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这台上的这一幕。

  而被大长老打飞出去却一直都没有晕倒的徐冬瑶,可是她却感觉自己浑身痛的快要爆开似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之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觅伊羽一下子就杀了,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心中不禁涌上一阵一阵的惊惧,一看到觅伊羽把视线放到她的身上,她即剧烈的颤抖起来,不断的作着口型。

  “不…不要杀我……”

  觅伊羽轻眯起眼睛,正想要把这一心想要害伊韵瞳蝶的女子给解决掉的时候,宽大的广袖就被伊韵瞳蝶给扯了一下,他立即低头看向她,嘴角泛着温柔之色。

  伊韵瞳蝶无视觅伊羽这瞬间变脸的温柔,直接越过他,走近趴在地上的徐冬瑶,勾起邪魅的笑容看向已然狼狈不堪的她。

  “这场生死赌的游戏,你,输,了。”

  “……”徐冬瑶睁大了双眼,满脸恐惧却又说不出话来。

  伊韵瞳蝶的大眼睛笑得弯弯的,她缓缓蹲下身来,一手勾起徐冬瑶的下巴,徐冬瑶即对视上伊韵瞳蝶的深眸。

  一对视上,她就再次看见了伊韵瞳蝶眼中的诡异之色,心一慌,想要挣扎开来,可是下巴却被伊韵瞳蝶紧紧的扣住,耳边传来她幽幽而带着阴冷的声音。

  “还记得吗我们的游戏?之前我可说过,我要玩的游戏,到了最后…死的一定是你。”

  不……

  “而且…如果任何一方输了,都要由嬴的一方决定如何的死法,所以……”

  不…不…徐冬瑶眼中的惊恐更甚。

  她不想死!她更不想被虐死!

  可下一刻,伊韵瞳蝶眼中的暗色漩涡开始疯狂地转动,徐冬瑶一对上了她的深眸,立即如刚才身体被扭曲的感觉,而且她清楚的看见眼前放大了的双眸…竟然是诡异的异瞳!

  左眼如黑色噬人漩涡,右眼如银灰寒芒…让人一看就会迷失在这诡异的眼瞳之中,而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拉扯揉碎着…可是就算是怎样的痛苦…她都喊不出声来…

  她喊不出声来!

  不一一!

  徐冬瑶的灵魂正在被疯狂的拉扯,扭曲,揉碎着。

  没有人想到在这短短的一瞬间的时刻,徐冬瑶的灵魂所遭遇的就如同过了几千万年的时间,灵魂深深的堕入恶灵的深渊,被万千恶灵疯狂的撕碎着。

  痛不欲生!

  “瞳瞳。”觅伊羽看着伊韵瞳蝶背对着的他背影,可是却感觉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越加明显的阴幽诡异之感,觉得不妥,便轻声唤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