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第三十八章 炸了炉还炼得成丹?!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一曲与醉 2340 2016-08-23 19:03:50

  一听到伊韵瞳蝶想要在炼药大会比赛之中跟她比名次,徐冬瑶一喜,脸上更是对她的不屑和嘲讽。

  “哼,你一才刚刚学炼药,入阶都没有,还想跟本小姐比炼药比名次?刚才还炸了炉了,炼不炼得成丹都是一个问题。”

  众人也是听到徐冬瑶这话的,也纷纷以奇怪的目光投向伊韵瞳蝶,这刚刚才学炼药,连入阶都没到,刚才还炸了炉的掌门徒弟,还真敢挑战每次都有前三名的徐冬瑶……

  然而,伊韵瞳蝶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炼丹?刚刚就炼成了。”

  “炼成了?”易白先第一次惊讶的说道,晃眼间直到伊韵瞳蝶身旁,疑惑又惊喜的看着她,刚才炸炉之时,他就赶着设下结界,好让炸炉之时也炸不到他们,所以出来之时也不显一丝狼狈,只是,他可没有注意到小徒儿有炼出什么丹来,毕竟炸炉,里面的药材都不可能还在,莫说炼成了丹,可是现在小徒弟竟然说炼成了丹……

  伊韵瞳蝶勾着弯弯的笑容,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然后抬手,拿出了一瓶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满了一颗颗入阶的治疗丹药,骤眼看进去,起码有二十到三十颗丹药,而且好像纯度非常高的丹药!

  只是…

  炸了炉还炼得成丹?!

  还是一次有几十颗?!

  要知道通常都是一次炼几颗丹药左右,越高阶级的丹药一次都是炼得越少,若是入阶的丹药,一次最多也只有十颗,可是这小女孩竟然第一次炼丹都炼成功了,还是炼了二三十颗?!

  加上最重要的是炸了炉怎么可能炼得成丹…

  易白先看到了众人眼中的质疑,便暗自不屑的笑了笑,他收的徒弟,岂是尔等凡人能与之相比!然后他接过瓶子,从中拿出一颗,看了看,越看,脸上的兴奋之色越甚,什至是激动起来,他眼中简单是可以用闪闪发光来形容了,直转看向伊韵瞳蝶,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喜。

  “这的确是刚才炼的丹,这丹上还有着热度,还是入阶五品治疗丹药,而且…还是完全的纯度!没有一丝杂质!”

  易白先这话一出,众人都顿时瞪大眼睛,傻了眼,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然后众多弟子开始哗然。

  “不是吧?真的第一次学就炼成丹了?!”

  “炸了炉还能成丹,这才是最神奇!”

  “她不是第一次炼丹的吗?怎么一炼都炼到了入阶五品的丹药……”

  “没有杂质的丹药?不是至少到了高阶五品的炼药师才能炼得到的吗?!”

  伊韵瞳蝶见众人皆议论纷纷之中,也不打算说什么,她刚才在炸炉前,丹药都炼好了,在快要炸炉的时候,她就瞬即把药装入瓶子之中,然后易白先就冲过来设起结界了,而且若不是炸炉,她可以炼出约一百颗丹药,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伊韵瞳蝶又半眯着眼睛,看着仍趴在地上的徐冬瑶因怒得娇美的脸都有些扭曲,伊韵瞳蝶“啧啧”笑着。

  “那么我们就这样约定好了,如果任何一方输了,都由嬴的一方决定如何的死法。”伊韵瞳蝶这得意洋洋又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样子,如同一个藐视不屑的上位者般,不与这些蝼蚁相提并论,只是,若是谁敢得罪,就必定要有死的准备。

  而脸露激动兴奋的易白先则欣慰而喜悦之极的看着伊韵瞳蝶,又瞄向徐冬瑶。

  “本掌门的好徒儿自然是最厉害最有天赋的,一炼就炼到了入阶五品丹药,到时比赛你们就等着瞧吧!”这徐号的女儿就等着死好了,他有千种方法折磨死她,让她竟敢得罪他的小徒弟!

  伊韵瞳蝶见易白先这兴趣劲儿还没落下,不由得又翻了一个白眼,之后含笑的瞪了一眼徐冬瑶和跪趴在地上的徐号,就完全无视众人,转身离去,而易白先一看自家徒弟走了,就赶客似的挥了挥手。

  “好了,都散了吧,届时,到了比赛再算!”

  “吾等告辞。”众人就拱了拱手,之后缓缓散去,而谷长老就走到还跪趴在地上的徐号身边,一把拉起了他,一看到徐号满头大汗和惊惶失色的样子,暗自叹了叹口气,又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最好先顾好自己,你的女儿得罪了掌门徒弟,到时候若冬瑶嬴了,掌门都不可能让自己徒弟吃了亏,以后更可能为难冬瑶,让她寸步难行,若是冬瑶输了,掌门徒弟要杀她,本长老也帮不了,而你…也好自为之吧。”谷虚长老这意思明了,就是不肯与掌门作对,就算徐冬瑶是自己徒弟的女儿,若到时徐冬瑶真的输了,他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徐号一听,整个人都焉了,若是他知道掌门会收那丫头为徒弟,他一开始就不该对那丫头起了杀意,不然,或许那丫头也不会赶尽杀绝……

  或许…也不过是或许罢了。

  而且世上也不会有早知道…也不会有后悔药……

  徐冬瑶被分会的弟子扶了起来,口中仍念着到时一定要折磨死那丫头的话,而且她脸上越来越扭曲,徐号见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心中溢起了愤怒。

  “瑶儿,若是你嬴了,不能提出要掌门徒弟的命这事,知道吗?”

  徐冬瑶一听到徐号这话,脸上的愤然更甚,什至不可置信的看向徐号,立马向他大吼。

  “凭什么!我若是嬴了,到时候我必要她死!”

  徐号一步上前,抬手一巴掌重重打在徐冬瑶的脸上,徐冬瑶头都被打歪一边,然后圆睁着眼睛,缓缓变得更愤怒扭曲,什至变得狰狞起来,徐号严厉的说道。

  “瑶儿,你什么时候这样糊涂了?!她是掌门唯一的弟子,你以为就算你嬴了,掌门会让你取她的性命吗?你取不了她的性命,而以后掌门也会为难你的!可是你若输了,掌门的徒弟要你死,你就不能不死!这样你都没想到过吗?!”

  徐号越说越激动和愤恨,什至抓住徐冬瑶的双肩摇晃着,而徐冬瑶听到徐号所说,瞬即呆住了,而徐号见徐冬瑶眼中的扭曲和怒意,也迫着自己冷静下来,跟她说道。

  “所以现在你必须要嬴,而且嬴了,也不能明着说要取那丫头的性命,要让她死,也不急于一时,你要忍!爹爹以后会帮你好好对付她的,你只要专心如何在比赛之中拿到第一,总之嬴了那丫头,你就没事了,知道吗?”

  徐冬瑶听到自己的爹爹会帮她,也开始冷静下来,只是眼中狠毒阴霾之意更甚。

  她一定会嬴,那丫头不过是入阶罢了,她就不信在一个月后的炼药比赛,这丫头会超越她这个中阶二品炼药师!

  就算嬴了不能杀了她,那么她也要这臭丫头输得彻彻底底,永远都抬不起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