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第三十三章 揭穿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一曲与醉 1995 2016-08-19 21:57:56

  在觅伊羽走后,易白先,禺夜风,伊韵瞳蝶三人就皆坐在亭台之中品着香茶,伊韵瞳蝶肩上的束鬼仍然扯着她的长发盖住它的小身板闭眼睡着觉,而她一直都一只撑头,一只手就捧着那上古紫峰炉探究着,禺夜风不停的瞄向她,只见她浑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大大的桃花眼半眯着,纯然可爱,又有不符年龄的魅惑之感,却并不相矛盾。

  而伊韵瞳蝶看了半天这炼药炉,又探究了半天,最后把其收回自己的空间戒指之后,易白先就开了口,却不是对伊韵瞳蝶说的,而是望向禺夜风,缓缓开声道。

  “小子,本掌门知道你除了有禺南国太子的身分,也是凤灵学院里中班四年级天才班的学生,而且今天你也是私自从历炼中偷偷出来玩的吧。”

  禺夜风一听到易白先连他是在历炼中抛下队友,自己偷出来玩的都知道,诧异之际,看见伊韵瞳蝶瞥向他一眼,眸中竟是戏谑之色,他也不禁有些心虚的硬扯起僵硬的笑容,悻悻回道。

  “易掌门见怪了,晚辈不过是想要休息几天再回去罢了。”

  话落,一边的伊韵瞳蝶懒洋洋的接道。

  “哦?凤灵学院的历炼不是结束了吗?你这休息完回去只是等成绩出来吗?”

  “……”

  伊韵瞳蝶似笑非笑的看向有些尴尬的禺夜风,这都结束了你才回去,不就是等着自己的队友做好了任务,赚够了分数就回去,这样不就什么都没有做,就获得合格高分什么的。

  呵,真是好吃懒练的人类﹏。

  易白先又喝了一口茶,还真见怪不怪的看着禺夜风,淡然回道。

  “这不是重点,本掌门只想要你带封信回凤灵,交给你们的院长。”

  禺夜风闻言,挑了挑眉,眸中现疑惑之色,要送封信什么的,易掌门也可以叫炼药主会送信啊,时间比起让他来送来得更快,他还要回去继续历炼呢,怎么也要一个星期才到凤灵学院吧?

  而易白先好像知晓禺夜风心中所疑,就继着开口道。

  “我不急,要你带信回去,图个方便,反正现在你就在这。”

  “……”禺夜风无语了,敢情这易掌门连开口要炼药主会的人说带个信去凤灵学院都懒的开口,而他现在就在易掌门面前,所以顺口而已……

  还真顺口啊……

  话落,易白先就从袖口拿出了一封信,施了一个封印在信封之中,就递到了禺夜风手中,然后又拿出一小本书给禺夜风,禺夜风一接到这本书,看了看,便惊讶的看向易白先。

  “这是中阶风系魔法书,照着这内容的修炼,可以帮你突破你的瓶颈,就当作你保护本掌门小徒弟的保护费吧。”

  “……”保护费…禺夜风对这形容有些无语,这都无语多少次了…不过他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看向易白先,还没说道谢,易白先又喝了一口茶,没有再看向他,淡淡的接口道。

  “好了,回去吧。”

  摆明的赶客令,禺夜风只好摸摸鼻子,转头看了看伊韵瞳蝶,说了声“再会”,就起身,沿着原路离开了,剩下伊韵瞳蝶慵懒的坐着,易白先放下茶杯,转眸凝视着伊韵瞳蝶,眸中是认真沉着之色,他缓缓开声道。

  “伊韵瞳蝶。”

  听到易白先竟然叫她原身的名字,伊韵瞳蝶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平静的转眸看向易白先,沉默着,似是等待易白先继续说。

  “老夫曾见过三岁时的伊韵瞳蝶,而且,老夫从见到你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你不是她。”他记得四年前,当时他找到了她的父母,也看见到当时仅有三岁的伊韵瞳蝶,他感觉到伊韵瞳蝶身上未苏醒的暗系魔法,虽然是暗系魔法,可是却不同于现在他眼前的瞳蝶。

  眼前的瞳蝶身上有一股酝酿了千年的嗜血邪煞之气,而且初见她时,他就看得出她的身体中更是有着两股力量未能融合,灵魂也是未能与身体契合,由此种种都可见眼前的瞳蝶,并不是原来的伊韵瞳蝶。

  听到易白先先是说曾见过三岁时的原身,伊韵瞳蝶只是稍稍的挑了挑眉,而后来听到他如此直白的说她不是伊韵瞳蝶时,就只是勾着唇,仍然懒洋洋的一只手撑着石桌,半眯着魅惑的桃花眼看着易白先,轻启唇音道。

  “我的确不是本来的伊韵瞳蝶,可是我确实是叫瞳蝶,且不知这原身的名字和我有什么牵连,总之这身体就是我的了。”

  话落,易白先突然就轻笑了一下,抚了抚自己的胡子,接着道。

  “老夫不会管你是否原来的伊韵瞳蝶,老夫只想要多了解一下我的小徒弟罢了,哈哈。”

  这话一说,伊韵瞳蝶立马朝易白先翻了个白眼,这死臭老头能不要这么无聊吗?了解她?他是想说自己有多神通广大,连她不是伊韵瞳蝶都看得出来吧!

  真是无聊至极的人类。

  易白先收到伊韵瞳蝶的白眼,也不以为然,仍然是笑眯眯的模样,直看得伊韵瞳蝶心中都开始有些毛毛的,于是易白先就继续作声道。

  “小徒儿,为师可以不过问你是谁,为师只想要告诉你这世上的人和事都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你身上的嗜血杀气若不好好的隐藏,或许不停的杀戮,迟早都会惹事的,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好了。”

  伊韵瞳蝶挑了挑眉,突然哼笑了一声。

  “哦?这么快就自称为师了?”

  “……”易白先汗颜,这不是重点,好伐!然而,伊韵瞳蝶下一句却令他慎重什至担忧起来。

  “我就是要掐死这个世上的蝼蚁,特别是又讨厌恶心又不自量力的蝼蚁,而且我什么都懂,最不懂的就是忍气吞声,只要有任何蝼蚁送上门来给我捏,那我也不好意思不送他们一程,师父,徒儿说的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