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第六十八章 狠狠的捏死!

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一曲与醉 2281 2016-09-16 13:11:35

  决赛场地仍然在炼药大会比赛的露天比赛场地进行,

  因今年的初赛十分难通过,三百多人只剩下了十人,而剩下的参赛者必是炼药的高手了,所以人数比初赛时只增不减,热闹非常。

  人人都在讨论著十位突围而出的炼药师,更多的是在讨论谁会是最大机会成为第一名,且能得到那第一名非常珍贵的两样东西。

  而大多数人都在以掌门弟子伊韵瞳蝶和炼药主会大长老的亲传弟子,燕真谁会成为第一名。

  自初赛之后,不少人对这掌门弟子都改观了,既然伊韵瞳蝶能在初赛成为第一名,那么炼药等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所以也有觉得伊韵瞳蝶会嬴的。

  而大多数人都仍然觉得她不过是恰巧比燕真选中多一颗而已,可真实实力应该是比不上有二十一岁,炼药经验丰富的燕真。

  至于与伊韵瞳蝶有生死赌的徐冬瑶早就被人抛于脑后了,而徐冬瑶一进场就听到不少人都在拿燕真和伊韵瞳蝶作对比和讨论。

  一时间脸上乌云密布,阴霾之极。

  明明每年个个人都会以她徐冬瑶和燕真作对比的,可现在都被伊韵瞳蝶这臭丫头给抢了去!

  那臭丫头不过是恰巧好运罢了,又没有开始比炼药,这些人真是被初赛那些猪屎蒙了眼,不懂想想她可是每年都有前三名的炼药天才,那臭丫头才多少岁,才炼过多少药?若决赛是炼丹配药剂,那臭丫头还能嚣张多少?

  到时候被人捧得越高,摔得越伤!

  这样想着,徐冬瑶才敛下刚才的气愤,换回平日高傲不可一世的大小姐样子,抬高下巴,一步步上到决赛台上。

  已经在台上的冷亦菱一见到徐冬瑶这骄傲得意样,不禁轻哼一声,斜瞥了她一眼,嘲讽的开声道。

  “又不是拿到了第一名,现在就一副高傲的花孔雀般,真是看到就想吐。”

  “你……!”徐冬瑶听冷亦菱突然讽刺她,瞪大双眼,恶狠狠的转看向她,想要破口大骂,可冷亦菱轻飘飘的再道。

  “你什么你呀,我说的花孔雀就是你徐冬瑶啊,白痴!”

  徐冬瑶被冷亦菱的毒舌一噎,气得脸都绿了,可一看到燕真上了台,她立即把到喉咙的恶骂咽回去,换上了娇羞的样子看着俊逸非凡的燕真。

  冷亦菱见徐冬瑶突然收了声,看到她这脸红娇羞的样子,就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燕真,这才知道这花孔雀是喜欢上了燕真。

  可是瞧她这副虚伪又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恶毒样,除了欠扁还是欠扁,若这俊逸又成熟的燕真真看上了这虚伪的花孔雀,这世界就神奇了。

  台上面,炼药主会弟子燕真,冷家冷亦菱,炼药分会弟子徐冬瑶,伊韵家族炼药师凉语书,荀英家炼药师,莫家炼药师,两位炼药主会弟子,一位炼药分会弟子都来齐了。

  可是唯独掌门弟子还没有到,这让站在台中央的大长老有些汗颜。

  比赛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了,掌门弟子还没有到!

  昨天明明该是决赛和最终赛的,可是那个觅伊羽突然派他的手下提出让比赛延迟到今天,本来以他严谨的性子是不会延迟比赛的。

  可是觅伊羽竟威胁他,说若不同意,就要把炼药主会全变成废墟……。

  他一个大长老却不能为难觅伊羽,因为掌门吩咐过不许得罪觅伊羽。

  若是其他人如此威胁他,他早就派出炼药主会里的高手或是直接让四国,五大家族去杀了那人,能为炼药主会效劳的高手可是多不胜数。

  可是现在是觅伊羽…...

  不说他强悍到深不可测的实力,而掌门帮着他,他这个大长老能怎么办?!

  返回现在的重点,瞳蝶究竟去哪了!怎么会迟到!

  这瞳蝶不愧是掌门唯一收的弟子……

  都是迟到的货!

  可他又不能判她为弃权,不然掌门会直接让他去死一死……

  大长老暗自心里落泪怨言,可脸上仍然不改严肃之色,直到看到了半空飞身而来两个身影,那紧蹙的眉才稍稍松了些。

  众人皆注意到这两个从天而降的身影,一大一小的缓缓落地。

  入目一见,白衣飘然,如天降仙人,只见他长发未挽,一身月白色的锦袍,宽袍束带,这温和的柔白光淡淡映射在他的身上,衬上他这一身看似简单却又不失贵气。

  温柔如玉,一尘不染,宛如仙人落凡。

  而注意着这突然如来的男子的众人更是被他如谪仙般的气质所折服,随即便看清楚他如烟雨般朦胧又如画卷一般的绝美容颜。

  他那如蝶翼一般的羽睫,微微的盖住了他的眼帘,温润如美玉,美得想把一切美好的形容都放到他身上。

  这样的一个男子竟然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美得如虚如幻,如梦如影,一时间看得所有人都移不开视线了。

  而他手上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见到她的模样,众人同样惊叹着这漂亮之极的女孩。

  一身炼药主会深绿色的裙子,一头长发扎成可爱的麻花辫子垂在胸前,纯然极美的小脸,魅惑的桃花大眼,她那身清灵的气息都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这两人的出现,让浩大的会场安静下来。

  而伊韵瞳蝶站到台上,抬头瞥向与她一齐站在这的觅伊羽,语气不满的说道。

  “你怎么还在这?快滚啊!”

  觅伊羽见伊韵瞳蝶这不爽看到他的样子,不禁无奈的轻摇了摇头,这是过河拆桥吗,真是个坏心的小丫头。

  “我看你比赛啊。”觅伊羽抬手抚了抚伊韵瞳蝶的小脑袋,柔声说着。

  可他这样的动作没有让伊韵瞳蝶反感,反倒是让她的心再次突了突,再突了突,只是纵然心中如何的“噗通!噗通!”。

  对于某只傲娇的邪灵而言,还是会送觅伊羽一个大白眼的。

  “你又不是参赛者,要看就滚下去观众席看!”伊韵瞳蝶悦耳却仍是幼嫩的声音不爽的叫嚣着,听入觅伊羽的耳朵里是可爱之的声音,不禁轻笑着。

  可台下的观众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掌门弟子竟敢如此跟清冷淡然,不染一尘的觅公子说话,这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可是最让人诧异的是觅公子竟仍然如此温柔的对待这不过七岁的小女孩……

  听到伊韵瞳蝶那不爽的话语,觅伊羽只是保持着温玉的微笑,轻弯着笑容,无奈的再抚了抚她的小脑袋。

  “啪!”某只傲娇的邪灵不满似的猛的拍开了觅伊羽的手,瞥他一眼,哼了一声便道:“男人!别找死的再摸我的头!不然我就把你当成蝼蚁,狠狠的捏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