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天狂王传

第二十五章 灵雾山有异物(二)

逆天狂王传 狂七爷 2007 2016-04-13 07:39:10

    一望无际的熔浆不知通往何处?此等恢宏雄伟的地下熔浆世界中一朵巨大的青色莲花盛开在滚滚流动的熔浆河流上,青色莲花上面隐隐覆盖着一层弧形霞光,层层花瓣的花蕊中有一只青翠欲滴的莲蓬,上面竟然躺着一个赤身条条四脚八叉呼呼大睡的小孩。

  小孩看起来全身有些炽热,似乎受到周围温度的影响,全身隐隐有些通红,可仔细看去又有些不是,这等炽热下小孩还能呼呼大睡,岂能是凡人?

  似乎是王玥的脚步声太重吵到了小孩,小孩缓缓睁开了一双睡眼朦胧的大眼睛,伸着千百年来未动一下的懒腰,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来人,一口婴儿语自小孩口中依依呀呀吐出:“淫~亦戏淫?”

  王玥听见小孩依依呀呀的似乎在说什么,点了点头问道:“小孩,你是谁?为什么睡在这儿?”

  “呃不知道,呃只知道爹爹戏火,被淫封印,”小孩继续依依呀呀的说着,这回王玥隐隐有些听懂小孩在说什么,似乎小孩在说他爹爹是某种强大的异火,不知什么原因被人封印。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爹爹到底被封印在哪里?”王玥看着青翠莲蓬上面正盘腿而坐的小孩继续问道,似乎想从小孩口中知道什么。

  “呃戏青儿,别的呃不知道,”小孩说着摇了摇头,随即便倒头躺下,似乎很困的样子。

  “哦?青儿,想不想跟哥哥去外面好好玩玩,”王玥呵呵一笑,像极了拐卖小孩的坏叔叔。

  “亦可以带呃找到爹爹吗?”青儿听到王玥此番话顿时精神一致,“呼”的一声便从青翠莲蓬上站起身来,一副期待眼神久久看着王玥。

  “虽然我不知道你爹爹在哪儿,可凡事皆有定数,总有一天青儿一定会遇见你爹爹的,”王玥看见青儿那期待的眼神不忍心说一下伤心话。

  “哥哥,青儿不懂,”青翠莲蓬上青儿费力的听着,可还是听不懂面前这人在说什么。

  听见青儿的一声“哥哥”,王玥心中感慨万千,要知道这个小孩光在这儿睡觉就一睡千百年,叫自己一声哥哥也算的上赚了,随即说道:“有些事青儿以后会明白的。”

  莲蓬之上青儿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有些神情暗淡的埋头说道:“可是哥哥,这里有禁制,青儿是出不去的。”

  听见此话王玥终于发现青色莲花上面隐隐覆盖着的那一层弧形霞光,随即心念一动,土珠浮现于眼前,金珠变化成金箍棒握于手中,在土珠控制之下面前原本一望无际的熔浆上“哗哗”几声显现出几块通向莲蓬的硕大土块。

  王玥脚踩其上,十分稳当,几步之内就已接近莲蓬,向青儿点了点头后,随即一棒子砸在弧形霞光上,不过出乎二人意料的是,金箍棒砸在霞光之上不但没有破来禁制,反倒被霞光连人带棍子震飞出去,眼看就要落入滚滚熔浆,在王玥控制下,莲蓬附近王玥刚站之地,土珠黄芒一显,王玥掉落之地“哗哗”一声过后显现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硕大土块,随即在青儿有些担心的目光下王玥稳稳落在土块之上。

  “哎,”土块之上的王玥叹了一口气,看向青色莲花上面隐隐覆盖着的那一层弧形霞光未曾破来心中有些不甘,正准备再此尝试。

  “哥哥,还是算了吧,这样下去亦会受伤,正如亦所说,凡是皆有定数,终有一天呃一定会出来永远陪着哥哥,”青儿脸颊划过两道泪水,“滴答”两声落在脚下层层花瓣的花蕊中。

  “青儿,”王玥眼眶已隐隐湿润,别过头不忍心让青儿看到,虽说这个小孩与自己没有关系,可既然肯认自己为大哥,自己这大哥当的连救他出来的本事都没有,还有何颜面让青儿再称自己为大哥。

  “哥哥,没事的,青儿要送亦一样东西,”青儿努力的露出一丝笑意,摸了摸脸颊上的泪水,从脚下层层花瓣的花蕊中取出了一颗青色珠子,珠子拿在青儿手中青光一显,仿佛与霞光外面的黑色珠子发生了共鸣,随即青色珠子脱离青儿之手缓缓飘向霞光意图穿过去,无奈霞光看似薄弱,实际坚硬无比,跟本不容青色珠子穿过。

  霞光的外面,土珠在青色珠子青芒一显时同样黑芒一显向霞光撞去,五行中火生土,青色珠子明显属火,受到火珠影响,土珠周身竟被黑芒包裹,硬生生的在霞光上撞出一个缺口,此缺口刚好能容火珠出来,随即缺口竟急速融合,好似从来没有被砸来过一样。

  这一幕落在二人眼中,亦是惊讶无比,王玥似乎也明白了要破此禁制看来还得找青儿的爷爷,收回一青一黑二珠,在青儿不舍的目光下,王玥还是告别青儿后,运用土行珠之力裂开石壁进入其中,一路向上钻去,炽热的石土中王玥穿梭自如……

  一座延绵数十里的大山,似被神之利器狠狠劈了几次一般,咧开了一道道口子,仔细听一阵阵如鬼哭狼嚎般的凄厉声不绝于耳,浓重的阴雾蒙住了这数十里的大山,点点阴磷鬼火四处飘荡,阴风不断从咧开的山口里肆涌而出。这就是鬼将军项羽所居的‘鬼王谷’。

  土中穿梭的王玥还未上来,便被山谷渗入地底的森森鬼气逼得有点窒息的感觉,山谷不远处的一片土地忽然裂开一道缝隙,一人从裂缝中穿出,仔细观望之下身上白衣未曾带出一粒尘埃实在诡异,在此人感觉之下,四周凄厉阴风如刮骨寒刀般,虽未伤人却仿佛能划进皮肤深入骨髓,周边的温度此刻也好像跌入了冰点,让人不寒而栗,心神也是飘忽不定,仿佛一不小心就能被吹走一般。

  王玥眉头深皱,心中不由的疑惑一声:这尼玛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竟然如此森冷,这是要冻死老子的节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