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恐惧●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2768 2018-08-21 20:40:57

  一年前伊为了寻找任务的线索而来到这条商业街上时,躲在伊身后的那位赫尔卡神殿大长老就注意到了这条街上特殊的商品——并非是红星在魔法国闹事时私自贩卖的违禁品,而是能源。赫尔卡矿场不需要点币和魔法点币,却急需能源矿石。

  首先是商业街上一家服装店的店家为了吸引客人,将矿石和蕴含丰富能源的水晶石镶嵌在了某些“玫瑰级”的衣服上。炫彩紫星上的衣物均被严格分成几等,玫瑰级本就是最高阶层,镶嵌在衣服上的矿石又能提升人的灵力且有助于魔法的突破,这些衣服的价格也始终保持在令穷人望而却步富人却能轻易买走一件的位置上,自然是得到了大部分人的青睐。

  因此越来越多的服装店也开始效仿,引起卡萨丁的关注,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被镶嵌在衣服上的矿石中的能量远超于人们想象中的能量大小,有钱的人穿腻了身上的衣服随手将它们丢弃,清理工又不了解衣服的价值,旧衣服上镶有石头就不能用来充当抹布或擦汗巾了——衣服的处理方法十分的随便,或就地烧毁,或扯下上面的矿石当垃圾丢弃。

  大长老虽感慨着人们的浪费,但当时毕竟不是闲暇时刻可以随心所欲,伊还需调查资料完成任务,又有一位麻烦的天使要求合作,他暂时“放弃”了自己的一个荒唐想法,直至近一年后的今天突然想起。

  “一级军官大人,大事不好了!卡萨丁长老他失踪了,现在所有的赫尔卡矿场士兵都去……”

  “我不是赫尔卡矿场的。”

  “可是,那毕竟是……”

  “我不是赫尔卡矿场的。”

  “卡萨丁长老他……”

  “我不是赫尔卡矿场的。”

  “那可是……你可是……”

  “我不是赫尔卡矿场的。”

  在赫尔卡矿场的神殿神官焦急万分汇报“卡萨丁失踪”这个消息并请求昔日的“一级军官大人”帮忙时,伊格斯委婉地拒绝了对方,也为自己此时的行为作出了简单的解释。通讯器对面的人在他的话第四次被打断后有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最终还是伊格斯先切断了通讯。

  他知道卡萨丁去了哪里,不,是可以猜出卡萨丁的去向。既然卡萨丁选择瞒着一直看护着他的那些二级军官和神官一人离开矿场,那不可能没料到他身边的那位女官在发现他失踪后一定会派人出来找他回去。他不会去那些他经常去的地方,瞒着所有人溜出来也不会是为了旅游看风景——所以,在水晶球再次亮起,自己的“组长”和“组员”又一次把“卡萨丁失踪”这个消息告诉伊格斯时,“他在商业街。”伊格斯这般说道。

  穷小伍没有询问伊格斯为何他能如此果断地说出这个地点,也许是他认为卡萨丁自己设计并建造的人造精灵说不定与卡萨丁本人心有灵犀,也有可能是他对这个任务根本不感兴趣,反正大部分矿场军官都出动了,每个人找一个地点也算是“找遍了这颗星球”,至少卡萨丁现在绝不可能离开炫彩紫星,赫尔卡矿场已与大陆为敌,王国城堡中的星球结界入口不可能为矿场人开放。

  “小伊,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找么?”

  穷小伍身后的人是一天前刚见过面的祁林,伊格斯在那时失去了意识而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危绝之地已经夷为了平地,怨灵不知去了哪里,连呼吸都停止了的普鲁托都能从那里活着回来,被太阳圣剑劈落的石块压在下面的这个“疑似”罪魁祸首能平安地返回魔法国不足为奇。

  “我还有其他事。”

  伊格斯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向远处望去。对面的人先他一步关闭了通讯器,他们或许会去找另外两个这两天里音讯全无的家伙。月光·露娜和狄安娜去了哪儿他并不知道,她们俩没有向外人说过她们的动向。

  “三个月来,发生了很多事。”

  “雷家家主的母亲病危,雷卡破例回了次雷家。”

  “进化、失控,而后血洗了雷家的贵族区。”

  “往日富饶繁荣的那一片城区,如今已成为狼藉满地的废墟。赫尔卡矿场向那里派遣了一队机器人,在废墟上寻找一切可加以利用的事物。”

  远处的操场上立着几把太阳伞,头戴草帽的两个机器人站在其中一柄伞旁,边上也围了不少的学生。雷卡自雷家回来后便大受欢迎,特别是花花学院中的女学生们都把他当男神来看,他进化了,不再是那副矮小的模样了,本身也极为英俊帅气。

  另外的一把太阳伞则是大天使的,花花学院的课程他们不屑于去听讲,在上课时那柄伞是为那位三阶战争天使而撑的,到了下课或是魔法武斗课时就会多撑起几把伞,保证那片阴影能容下两个人。

  “怎么了?在想些什么?”

  月圆夜小鬼不知什么时候从穿过了隔壁房间的墙壁来到了这间宿舍,他同样飘到窗边,往下面看,可以看见一个蓝发少年正被另一个人拉扯着朝教学楼走去。

  普鲁托没有想到那个五号竟回跑到宿舍里来找他,也不知道五号究竟是如何又是从什么地方、从谁那里打听到他这个“被怨灵附身”的人住在何处的,也不知道五号的胆子到底有多大才敢来闯水银湖的宿舍。眼前的金发少年满脸笑容地就像是在宣布某些重大事项一般向他提出了“因为自己是新生所以雷蒙先生让自己找一个靠谱的学长帮助带路参观校园”——这一事。对方似是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借口回绝此事,也明确表明了他根本不会听这些拒绝用的借口。

  身后的月圆夜小鬼眯了眯眼,丝毫没打算管这件事。

  于是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拉出了宿舍,在离开宿舍楼的时候他看见了等在楼下的克洛里斯,这位已经死去的天使一脸冷漠,但在此之后一直跟在他们后面。

  “停下、停下!停一停!”

  “我一点也不熟悉这个校园啊!除去那些学生须知的……前面那个学期在校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是留在宿舍里的!”

  拉着他的那个金发少年就像是听不见他的话一样,只顾着一昧的拉着他满校园走——他不由想起了五号先前所提到的“恩人”,五号将他视作“恩人”所以才缠着他不放么?他又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虽然自己的恩人的确帮了自己很多,可自己因为想要报恩而……有缠着他不放么?若是恩人认为自己太过烦人,若是自己的恩人是普通人而不是“零之人偶师”,若是自己的恩人还是原本的那个人而不是变成了所谓的“影”——那么在他昏迷的三个月中没有一次前来看望说不定也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觉得他太烦了,巴不得他消……失?

  不对,不对……这是两回事,没有可比性,也没有关联。“你这个‘天使’——”普鲁托咬牙甩开了五号的手,“给我停一下,放开我!”

  “天使?”

  啊,对了。

  当时,在那场现在想起仍能感到窒息的爆炸中,他最后一眼所瞥见的、那个最后出现救了上帝一命的人……

  五号停下了脚步,也没有再上前拉住他。

  “天使?”

  金发少年又问了一句,普鲁托不禁后退了一步。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估计已被“自己”吓得面无血色,幸好这种“恐惧”还不至于令他双脚发软,连跑都跑不动。

  只是,连跑都不敢跑,深怕一转身自己就会丢了性命。

  “我……”

  “快看,那不是那个被怨灵附身的人嘛!”

  耳边猛地响起了学生们走过看热闹的声音,普鲁托像是找到了机会,他猛然转身默念咒语,因为害怕画魔法阵太耗时间,也害怕周围的学生向雷蒙报告他违反校规使用魔法,他没有选择和之前一样使用转移——在转过身发动瞬移咒语的那一刹,他看见身后的克洛里斯依旧平静地站在那里,周围没有其余的魔力波动,眼前有一片绿影闪过,但显然跟不上使用瞬移时的他的速度。

  “为什么要害怕呢?你在害怕些什么?”

  再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宿舍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