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琐事●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1657 2017-12-23 12:00:00

  花花学院

  黑衣人背靠着墙,隐藏在墙下的阴影中。拐角处走过几个有说有笑的学生,他们非常自然地经过了哪里,并没有发觉有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了这座校园——他来自永远黑暗的国度,自身天赋足以使他不被任何路过的人发现。

  “你们弄好了?”

  背后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年迈的血族人从中缓缓踏出来,而他身后同样靠着墙的那个少年没有动弹,似乎没有打算伸出手去扶这位老人一把。

  “是的,大人。”血族人如是说道,语气中满是下对上的尊敬,“我们检查过了,这家伙只是一位普通的学生,唯一的特殊之处仅在于他是一位来自天堂的‘普通人’,身上没有一点儿类似于大天使的过人之处。他的半边脸以及他的双腿并不是最近被毁坏的,至少……有一定年数了吧,至于之前的那位学生说的话,也许大半部分全是他的大脑自动臆想出来的,像这种残疾的人……别说是跑,走路都是问题。”

  “在花花学院无需这么叫我,况且,说到底你们真正的‘大人’也……并不是我。”

  “亲王阁下,你应该知道族里人对待领主的态度,他们对领主怀有极大的不满——我们都希望有一天你能取代现在的领主,或是说,重新辅佐一个新的领主上位。”

  “啊呀?该怎么说呢,你们长老院只会说这一种类型的话么?当时对我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呢。”血族人身后的黑发少年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随后站直了身转头看向门口的黑衣血族,“您大可不必担心。”他这么说,“虽说我可不敢用‘神’的名义向您保证,但他是绝对不会出事的,嘛,你们总不会认为一个已经——”

  “神!”

  血族老人皱了皱眉,厉声打断了黑发少年的话语,黑衣血族愣了几秒,好似明白了什么,但在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情况下,即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也无法保证自己的猜想一定正确。他看向了自己曾经的族人——虽然他从未否认过加入长老院的血族会失去血族的资格——对方在与他的视线对上后迅速移开了目光,随后垂下了头,好像在向他表达自己的歉意——作为“臣子”却要向“君王”隐瞒事实真相的歉意。

  “唉,反正我本来也不是喜欢在最终结果出来前先公布真相的人。”风暴碧神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他推开站在门口的老人和黑衣血族径直向这座楼的出口走去,“既然你那么‘强求’,那就只能等着时间来解开他的秘密了呢……啊,对了。”在消失于拐角处的前一刻他又停了下来,转身再次面向那位黑衣的血族,“放心吧,再过不久自然有人会把他接走,您应该和别人还有约定,就别在这停留太久了。”

  “你要去哪里?”

  血族老人有些警觉,风暴碧神却没有去理睬他,转身离开了他的视野。

  曾经的自己……不,大概是先辈曾经听说过“那个东西”的传说吧,毕竟先辈可是极度崇拜前任上帝,既然有能力千里迢迢地赶去天堂请求上帝赐下祝福,再去一次天堂搜集天堂的所有传说故事对于先辈来说肯定不会是难事。长老院也一定听说过,但绝不会把“那个东西”记入历史之中——毕竟只是某位神创造出的失败品,尽管在很久很久以前也轰动一时过。

  风暴碧神抬起头,面前是一扇窗户,里面的教室没有人在所以关着灯,让他可以通过这扇窗子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模样。那是一个异常普通的黑发学生的样子,除了眼中闪耀着太阳般的光芒,那种光彩是连这模糊不清的窗户都掩盖不掉的,但最终也只是魔法造成的假象罢了。他朝前伸出手去,手指搭在冰冷的玻璃上久久不能放下,就像是很久以前,在他和“他”还是两只不同的精灵时一样,不过“他”的触感是温暖的是柔和的,绝不像玻璃这般冰冷且坚固。

  “但是,像我这样的精灵……”

  窗户上逐渐结上了一层冰霜,窗户里少年的模样也更加模糊了。

  “一次都没有……啊啊,像我这样的精灵,又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有触碰太阳的资格呢?

  窗户终于结成了一块完整的冰块,紧接着便裂出了无数道缝隙,然后碎成了碎片,连同里面的“少年”一起。风暴碧神没有再去管这地上的碎片,虽说雷蒙校长也许会抠门到连一块玻璃的钱都不愿放过,他继续朝前走去,身上的学生会制服也逐渐变幻成了莱特身上的金边白色长袍。

  目的地是学校的图书馆,风暴碧神张开手,默念咒语召唤出一张校园的地图。听说雷蒙校长在这三个月间为这座图书馆找了一个精神不正常的馆长,图书馆需要安静,那个图书馆馆长就连话都不会说——怕是患了什么孤僻的病症,又听闻那位馆长先生已经活了一百万年之久,正常的灵魂承受不了如此的负荷,才让他没有精力与太多人对话。

  嗯,自从从长老学院回来后,他带领那个血族人绕了花花学院那么多圈,但作为莱特主要工作场所的图书馆,他还没有回去过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