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冥○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2032 2017-08-23 20:01:37

  就算能复活一次,可你能保证上天会给你第二次复活的机会么?

  真实的世界也好,游戏世界也好,不是每一个游戏都能让玩家免费复活的——在那种不会无限复活的闯关游戏里,你真的认为那个坑爹的上天会有那么好心让你免费复活?他第一次复活使你尝到甜头,为的就是让你在有一次死去时好乖乖地掏钱充值。

  不过仍然是有一种糟糕透顶的玩家,无需续费也能无限复活。

  冰隙之上被寒毒侵蚀地已经不见人样了的那幅躯体蓦地消失,而后在另一处又重新凝聚成了一具躯体。寒毒已经覆盖了周围所有的冰面,重造的身体无法平安地降落在地上,就浮在了半空中,好像寒毒之上立了一块透明的板一样,双目紧闭的银发少年稳稳当当地悬浮在寒毒上面,其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儿声响。

  冰隙底下突然响起了一串儿水晶球的铃声,红发男人急忙从自己怀中掏出那颗请求通讯的水晶球,水晶球响起证明未来的那群人很有可能已经找到开启时空隧道的方法了。他可是很想回去的,过去的炫彩紫星实在是太冷了,一点儿也不适合他这样属性的人过久地停留在这里——虽说有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待在黑暗之主的领域中度过的。

  “喂喂喂,冰魔大神!哎……怎么是你啊?”

  水晶球对面的同样是一个银发人,他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镜头移了个位对准就站在他旁边的冰魔,旁边的人抬头随意瞥了眼这个简单的通讯器,水晶球表面上瞬间爬上了厚厚的一层冰霜。镜头随后又马上移了回来,对面的银发人也粗略地擦了擦上边的冰晶。

  “还是没有变回来啊……”透过水晶球可以看见未来的炫彩紫星也是一片雪原,见此情形红发男人不由得打了个喷嚏,然后稍有些遗憾地擦了擦鼻子,小声抱怨了一声。

  “你们那个背景,似乎不是什么好地方。”

  “啊哈?冰魔大神没有和你说过么?我们来到的可——是——喂!你干什么!”红发男人高举起手中的水晶球就想大声说出自己的所在地,索伦森却不等他全部说完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他挣扎了两下试图摆开黑暗之主的手,但区区一个光有“异时空”称号的普通人又怎么可能能与传说中的黑暗之主相匹敌,不但没能摆脱,还使得自己被直接按在了冰面上。

  “是那时候么……”水晶球对面的银发人没有去理会这两个人的混战,注视着水晶球里的背景若有所思道。

  “冥,虽然我们被送到这个时空有一半都是你的责任,不过我可不认为你会知道我们被许洛伊传送到哪儿了。”

  “闭上你的嘴!”索伦森将红发男人的头扳了起来又按回冰上,然后抬起手拉下浮在空中的水晶球。

  “哟?创世主还真是好运。”对面的银发人拍了拍手,嘴角微微上扬。他和索伦森一样拉下浮在空中的水晶球并贴在了水晶球上,水晶球的画面里映出了一对已经变了形的冰蓝眸子,那对眼眸中同样也倒映着水晶球里的索伦森、还有被索伦森压在地上的红发男人,“你们那里还没有发展到那块地方吧?我会和冰魔说你们不急着回来的……你们可要……抓紧时间了!”

  水晶球的画面闪烁了几下,而后便恢复成了它原来的模样。

  “等,等一下!冰魔大神你去管一下那家伙啊……”

  红发男人颤抖着举起手,索伦森不屑地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水晶球狠狠地砸在了红发男人头上。

  “索伦森,你的锅。”

  水晶球这下彻底不会有反应了,红发男人似乎已经失去了抬手的力气,他瘫倒在冰面上任由水晶球撞在冰壁上出现了裂痕,也不再去管自己的脸是不是已经黏在了身下的冰层上。

  “格兰那个废人怎么会教出那么强势的一个徒弟!还好他平时和冰魔大神有仇从不会回异时空,异时空里有两个耍冰的可能我的火也暖不了了!我记得他每次和冰魔大神出现在一块不是干架就是干架,二十年前许洛伊说的那次上帝下凡也是这样——这回你们站一起怎么不吵了啊!”

  索伦森一边默默地听着地上人的碎碎念,一边张开手释放出自己的领域,黑暗霎时将两人包裹了进去,缓缓地飘离了冰隙。

  “艾塔尔·冥?”

  “是啊。”

  改名也不改个有技术含量的。

  索伦森抽了抽嘴角。

  “难怪一副对我有意见的样子。”

  他站在自己的领域中向下看去——底下的寒毒是永远不会融化的,不过等到两百万年后估计早就沉入了海底吧。他举起手对准下面的寒毒,冰隙之上的部分寒毒渐渐被黑暗之力吞噬,留出了一块足以让人站立的地方。

  原本浮在冰面之上的银发少年慢慢地飘到了那块没有危险的冰面上,接着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也许是因为这一摔的缘故,银发少年猛然睁开眼睛,他翻身坐了起来瞪着完好无损的自己,又瞥了眼近在咫尺的寒毒冰刺,似乎难以置信自己竟会在这种情况中依旧活了下来。

  “普鲁托!”

  艾塔敏扭头看向身边一望无际的冰刺海洋,又焦急地爬到冰隙旁向下看去,再抬起头向后看了一眼,咬了咬牙。

  “魔法·生长形态凝固!”

  三三两两的几颗种子落了下来,周围的冰刺丝毫没有一点儿的减少。

  艾塔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抬起手瞪着自己的手心,手心中的火苗跳跃了不到一秒便熄灭了。他捡起身边的种子将它们十分用力地丢到了很远的地方去,又像是恨着自己没有一丁点的魔法天赋般将双手一下一下狠狠地砸在地上。

  “喂喂,知道曾经最强的魔法师是怎么变弱的么?”

  “他把自己所有的魔法天赋都传给了他那个不能学习魔法的徒弟。”

  零级魔法对魔法天赋没有任何要求。

  “在那之前,那个徒弟连火咒可是都学不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