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骄傲小组的最终结局○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1997 2017-08-12 20:10:05

  “接着他就帮我们科普了灵魂结晶化这种连黑魔法都不是的禁忌魔法,并像把我们当白痴一样,还特地列举了每种灵魂的不同处……”月光·露娜斜眼瞅着几天前的自己一脸认真地听图书管理员的长篇大论,颇有不爽,扭头又瞥见身边穷小伍一副憋笑的表情,“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用看了吧?你这样‘优秀’的精灵王应该是知道那些玩意的。”

  “花花学院不教这些东西?”穷小伍一边随口问道一边张开手收回了自己扩散到四周的魔力,两人也从几天前的记忆中成功脱出。月光·露娜一睁眼就看到狄安娜一张放大的脸,对方满脸的担心,抬着手扶着突然失去意识的自家好友,眼睛也不忘瞪着自己面前的那两个疑似罪魁祸首的精灵王。

  “花花学院怎么可能会教这种黑暗的魔法,平时灵魂什么的也只会讲些关于灵魂十字架的课程。”灵魂十字架和灵魂结晶听起来倒是差不多,月光·露娜推开抱住自己以为自己死了而差点吓死的狄安娜,然后拍了拍好友的背以示安慰,“他们说灵魂十字架只有彻底对这个世界失望不想转世的人死后才会留下来,而且前提是没有用魔力石复活过的人——那种东西几百年来炫彩紫星也只出现过一个,喏,在当今水银湖主人手上,听说是一个雷家人的。”

  “是啊,若不是零之人偶师,我们连灵魂结晶是什么都不知道。”

  狄安娜虽然听不懂醒过来的好友和自家组长的对话,但还是顺着月光·露娜的话接了一句。

  “但和一个图书管理员的对话能让你消沉那么久?”

  “所以我才没给你看后面的对话,穷……穹武,如果有一个人失去了自家的家人盲目想要复仇甚至不惜抛弃他已经拥有的一切,可直到自己死了也没有发现他的家人放弃了轮回转世的机会一直跟在他身边,而且还希望他忘记他们重新开始……我觉得你不会理解我们这些人类的想法。”

  “喂,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穷小伍张了张嘴似乎想到了谁,没有计较月光·露娜刚才的直呼其名,而是开始将自己上衣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四处翻找一样东西,不过全部掏空了也没见着那样东西的影子。之前偷偷藏起来的那个盒子呢?虽说之前被倒下的书架稍微压坏了一点,但继续施展上次被打断的魔法应该不成问题。

  穷小伍咬了咬牙,努力回想着前些天发生的一切有可能将盒子弄丢的事情,脑中忽然闪过一些片段,他迅速停止了回忆,抓了抓自家的脸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

  “好像交给祁林保管了?”

  图书管理员告诉了他们,灵魂结晶化的魔法没有列入黑魔法中是因为它那致命的弊端——灵魂十字架一旦被打碎里面的灵魂会立即永远消失,但是灵魂结晶不同,打碎灵魂结晶只会释放被封印在其中的灵魂,被封印的灵魂一旦释放,那就与刚死的灵魂没什么区别了。

  “小不点儿,你叫什么?”

  “骄傲,不知道谁起的烂名字。”

  当初在花花学院对面的小山坡上找到打算轻生的骄傲时,图书管理员就看到了,用他那对与常人无异又特殊的眼睛,看到了身处另一个世界因为执念太深而久久不愿离去的那几个灵魂。他们站在骄傲身后,在骄傲跌落的那一刻耗费了剩下的灵力挽回了骄傲的生命,最终被救下来的人却被告知是那座山太矮且一点也不陡峭,骄傲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图书管理员那不靠谱的说辞。

  “但是骄傲长官的结局,却是比那会儿直接死掉还要惨。”

  不仅被冠以谋害上帝的罪名,灵魂也被圣洁之力净化了,除去他的亲人和本就没有多少的熟人外,没有人会记得世界上曾有过这么一个人,唯一在他人眼中存在的模样,也只是一个模糊的罪人。

  “所以他们也做出了决定,在骄傲死后,他们便以寄宿灵的形态附身到了他们的时空宝盒上,只要那种脆弱的盒子意外被毁了,附身在上面的寄宿灵自然也会随着盒子一起消失。”

  “那些人做出的愚蠢决定我可无法阻止。”图书管理员盯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看了半晌,随后别过头闭上了眼睛,“他们的出现弥补了那小子短暂一生中不可缺少又从没有得到过的那两个重要的感情,那小子轻而易举地就可以与自己的亲生父母分别,但是和他们却是分不开的。”

  “执灵如果消除了执念,就可以跑去上天堂转世了。”

  “可是那个盒子找不到了……”穷小伍扯出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耸了耸肩,“现在我们也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毁了没有。”

  “毁掉了。”

  之后那段记忆才是真正无法忘却的,月光·露娜抿了抿嘴唇,握紧双拳。执灵如果消去执念就可以转世,图书管理员是那么说的没错,但站在她旁边一直不吭声安静地听着的祁林却在图书管理员说出这句话之后冷笑了一声,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时空宝盒,将其砸在坚硬的岩石上弄了个粉碎。

  “执灵因为执念而存在,没了执念,那还存在着做什么。”

  从图书管理员眼中,月光·露娜看见了砸成粉碎的盒子里浮现出了三个正在慢慢消失的人影,随着盒子的碎块掉进东海中,他们也从脚开始逐渐消失,最后变作了周遭的灵力,彻底失去了轮回转生的资格。

  她回过头看向忽地变得陌生的组员,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祁林没有再强调什么,看着盒子的碎块完全沉入海中后便拉起旁边的月光·露娜跳进了海里,顺着较为缓慢的海流离开了赫尔卡矿场的那处禁地,而在送月光·露娜上岸后,却像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做一样,迅速离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