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异象●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2486 2016-12-18 13:00:39

  花花学院,天使圣坛

来找上帝帮忙或是签名合影的人不但没减还越来越多了,就像是上帝已经成为了这个墓园的一道特殊的景物一样。站在人群中间的上帝感觉有些不爽,周围凡人的浊气不减反增,再这么下去不仅圣洁之力无法净化掉这些浊气,就连自己的计划都没法实行。

“各位!上帝大人这次下来是为了彻底净化这个学校里的怨灵!”大天使四号看出了上帝的不满,站在树下冲着人群喊道,“所以过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事,都只是实行公务,不要慌也不用慌!”看见围着上帝的人群因为自己说的话而三三两两地散开后,他扇动着背后的翅膀,从树下飞到上帝身边。

“上帝大人,三号一去不复返了,该不会是跑了吧?”

“不用担心他,他很聪明,自然知道怎么做是对的。”上帝拍了拍自己的长袖,微微皱了皱眉,眼底的厌恶和嫌弃可以被人很容易地看出来。现在整个学院都已经被圣洁之力所覆盖了,门口又有大天使一号和二号守着,凭三号这个光有脑子没有战力的大天使是完全闯不出去的,而他一旦硬闯,等待着他的就只有死亡了。

况且,现在还有更为重要的事,哪能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小小的天使身上?

“艾利弗,你仔细看看克罗里斯的遗体上少了什么?”上帝抬手搭在那个装着克罗里斯尸体的冰棺上,因为以前的一个意外从而导致这个冰棺始终没有被埋入地里,而是任由它暴露在阳光下,不过由于是玄冰的缘故冰棺才没有融化干净。

大天使四号闻声顺着上帝的手向上看去,仔细打量了几番,猛然反应过来:“您交给十二号的那枚可用于记录的金属片不见了?”他也顾不得什么形象,直接把脸凑到了冰棺之上,“没,没错,十二号明明说过他一旦死了会把金属片紧紧握住的,可是现在!上帝大人,您的意思是指这个学校里有人拿走了那个金属片?”

“而且肯定不是雷蒙那家伙。”上帝脸上多了几许笑意,从刚才雷蒙在太阳底下站了三天就屁颠屁颠地来讨要犒劳费这件事来看,就算是这枚金属片在搬运尸体的途中掉下来了,雷蒙这个守财奴也不会放过一点儿蛛丝马迹找回来,再屁颠屁颠地找自己要奖赏吧?他都可以想象出雷蒙双手奉上金属片的时候会说什么了。

而雷蒙现在都没有什么反应,就算是真的累趴了回去休息了,他也会让手下把那枚有几率可以换钱的玩意儿送来的。由此可见,金属片肯定不是雷蒙拿走的,而克罗里斯的确使用过金属片记录,金属片又不见了踪影,那就只有……

“上帝大人!”正当上帝在心底暗笑自己的对手太过愚蠢的时候,一个伤痕累累地身影突然闯进了天使圣坛,单膝跪地跪倒在上帝面前──是大天使三号,看来他被打得很惨,脸上不见一点儿血色,左手臂已经血肉模糊,就连身后那对雪白的羽翼也变得惨不忍睹,羽毛飘落,一只翅膀甚至被削掉了一半,“这个学校里的怨灵的确很多,而且他们还妄图吸收掉上帝大人您的圣洁之力来提高能力!”

“是么?”上帝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说实在的,他觉得由大天使三号的战力来衡量的“战力高”的人……战斗力还都是未知数,说不定换七号上去那些怨灵通通都被打散了呢?

“那个大天使不是被月圆夜小鬼引走的吗?”一边的普鲁托躲在雕像后面,他听到了自己因为恐惧而加速的心跳声,“他怎么活着回来了?难道月圆夜小鬼已经……”明明先前看到月圆夜小鬼飞过去解除了灵魂禁制好让大天使三号看见,怎么会……

“是假的。”

“哎?”

“那家伙,是月圆夜小鬼假扮的。”苍蓝从雕像上跳下来,穿过普鲁托朝着远处的林荫小道飞去,“他想让上帝增大圣洁之力的释放量,好加速我的消失。”所以现在只能跑得远些了,苍蓝咬了咬牙,果然疯子的思想都是猜不透的!

“让我看看吧,这个大天使的躯壳与我的契合度,是不是比挚友的要高呢?”

那个时候,月圆夜小鬼的确是说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他那个时候就计划好了吧?杀死大天使三号后占据他的躯壳,然后接近上帝怂恿上帝加剧圣洁之力,好看着自己消失前挣扎的惨状好让他乐一会儿?

“游灵附体么?”普鲁托不知何时已经追了上来,“这样子就可以阻止灵魂被净化了?”

那样的话……

“前提是要宿主的灵魂意识被吞噬。”周围的圣洁之力的确加剧了,苍蓝瞥了一眼身后,停了下来,解下头带上的一颗水晶石朝后面丢去,又扭过头打断了普鲁托的思绪补充道,“就是说,如果我附你身,你就得消失,而且你的躯壳死后我也会死。”

那颗水晶石在吸收圣洁之力……这样应该能挡一会儿吧?普鲁托愣了下,听见自己的想法被猜透,有些尴尬也不好表达,只能别过头去环顾四周,于是就这样看见了那颗浮在半空中的水晶石上出现了一道裂痕,随后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消失不见。

“苍蓝!”那颗水晶石好歹也是苍蓝的灵魂能量吧?

“我没事……”那颗水晶石的破碎就仿佛在预示着自己消失的惨状呵!苍蓝抬起手触碰了下额前的水晶石,但这回这颗以往一直向他传递着来自未来的音讯的水晶石这回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一股刺骨的寒意从水晶石中冒出。

我居然会觉得冷?不可能啊?我早就死了啊……

一道圣洁之力从远处射来,是上帝,看来所谓的净化行动已经开始了……苍蓝把手放下,凭借现在的模样,就是一阵风也可以将他给吹散吧?已经跑不掉了吗?真不愧是月圆夜小鬼,恶魔蛊惑人心的能力总是让人惊诧的,上帝的行动那么快,其间也有他的一份在吧?

可自己始终……不想死啊……

“苍蓝,你背后……”

“是你么……”原来早就遗忘的记忆,现在却随着灵魂的消亡正在慢慢想起,记忆中的那个仇人狄安娜,记忆中的那个已经无法记起模样的伊莱亚,还有,璀璨金星真正的创世主伊莱尔……笼罩着这些记忆的迷雾因为圣洁之力的缘故逐渐消散。

“冥?”

普鲁托看见一个从未见过的虚影浮现在苍蓝身后,银白色的长发散开,一对冰蓝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笑意,那个虚影抬起了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颗尖锐的獠牙,无声念咒,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定格了,包括还在向四周乱飞的圣洁之力,一切的一切全部被定格在了冰蓝的世界中。

“那就是传说中的上帝么?也是会威胁到你生命的家伙呢。”

那个银白色的虚影渐渐消失,准确的说是渐渐地与苍蓝融为一体,关系到苍蓝存亡的那颗水晶石没有任何预兆地从普鲁托的背包中飞出来,它已经由原本的颜色变作了代表着怨灵的鲜红色。

“他是你的敌人呢。”

原先已经完全消散的灵魂此时又被寒冰重新聚合起来,冰蓝色的眸子睁开,那把由水晶铸成的剑这回也由寒冰重铸握在手上。

“是我们的敌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