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上帝下凡○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2593 2016-12-11 10:55:47

  “嘿,你听说了没?青国最近不知怎的不和外来往了。”

“可不是嘛,大概是做生意亏本了没钱了,没脸见人就不敢出来了呗。”

“哈哈,这回那些自以为魔法等级高人一筹的魔法师们要被气哭了吧?”

南海与西海的交界处,青国

就短短的几天时间,原本热闹的国家变成了一座死城。街上没有一个穿着蓝袍的魔法师的身影,他们通通都躲了起来,唯恐自己有一天就变成了“神”的口粮。

居民区里已经变得生灵涂炭,倒地的尸体已经数不胜数,而国王又突然下令不准使用魔法,无奈的人们只得放起火来将遗体火化,使得整座居民区被厚厚的浓烟和有毒的气体所笼罩。

那座没有了光魔法的支撑,早已失去了光彩的皇宫中,国王瘫在王位上看着底下屈指可数的几个大臣。那些百姓们的怨言无数,早就传到了皇宫里,他甚至觉得自己头顶上的皇冠已经变得与天一样重,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一个大臣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张被金相框框起来的照片,无声地痛苦起来,这里面是他的家人,但是他们却在前一天的屠杀中失去了生命,灵魂被吞噬,也丧失了转生的机会。

“光之神莱特啊,你这回怎么不保佑我们了呢?”

皇宫的一面墙壁上,挂满了以前的照片和画像,有些是过去青国与其他领域进行外交大典的时候照下的,但更多的是某个少年的画像。画中的少年被描摹地比上帝还要圣洁,代表神圣的金色瞳孔中还被添加了许许多多的光彩,少年背后是他们那充满光明的光之国度,这些画作即使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仍是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

青国第一次的大难,就是在莱特的一句话下平安度过的。

“莱特?哈哈哈……”远处神的居所中,黑发少年通过面前的那颗水晶球看着青国中的景象,听见了一些大臣在诚恳地许愿,希望他们的光之神能够再次赐恩,再次保佑他们度过此劫,他有些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在嘲笑那些大臣的愚蠢。

但是笑声却越来越弱,最后仅剩下了哽咽的哭声。

“莱特已经死了啊,没有人会保佑你们了。”

花花学院

雷蒙一大早就等在了学院门口,准备恭候上帝的到来。他感到很不解的是,原来上帝预期是三天前下来的,可是却白白地释放了三天的圣洁之力,还让他白白地等了三天,直到今天凌晨才派下一个大天使告诉他准确的时间,让他好做好准备。

弗洛拉站在雷蒙校长身边,她这次是代表植物王国来的,并不是跟着赫尔卡矿场的小组。花花学院已经有成文的规定不准矿场人进入学院内部,还特地花钱请了几个看门的,听说都是赫尔卡矿场级别的人──就是等级还挺高的。

但是虽然这规定已经成文,不过弗洛拉依然知道这没啥用,因为她一眼就可以看到对面围墙上趴着的那几个人头。月光·露娜、狄安娜和不想以蛇山魔女身份迎接上帝的辛德瑞拉躲在那儿她可以理解,但是让她差点一口冷血喷出来的是,他们的指导员骄傲,居然也在那几个人头当中,而且还是站在围墙上的!简直胆大包天!

然后,她就看到她那个“回故乡”去了的穷小伍组长,匆匆忙忙地从她和雷蒙校长的眼皮子底下跑过去,雷蒙校长依旧抬头看着天,压根儿就没有发现穷小伍已经进了校门。

我去!那些守卫拿了钱是吃白饭的么!

然后是……

月圆夜小鬼!

月圆夜小鬼若无旁人地从大门口飘了过去,还不忘恶作剧似的在那几个守卫身边转了一圈,那些守卫愣是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死了,或者是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了月圆夜小鬼。他朝着宿舍楼的地方飘过去,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雷蒙校长!”一个金发的穿着学生会制服的人一边大喊一边从远处跑了过来,这一喊才把雷蒙已经飞到天上去了的魂给召了回来,雷蒙抬起手敲了敲因为长时间抬头而变得又累又酸的脖子,转过身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

“洛伊川你回来了?来得正好,上帝很快就要下来了,我们也需要学生会的迎接。”

上帝?洛伊川愣了下,“上帝……才下来?”

“是啊,不知怎么的拖了三天的时间。”雷蒙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走到洛伊川身边拍了拍洛伊川的肩膀,“走吧走吧,学生会需要你这个会长来带啊!”

“上帝这三天没有下来吗?”后面赶到的普鲁托听见了雷蒙校长的这句话,“遭了!”他们现在已经没有理由去亚特兰蒂斯躲着了,唯一能做的……“快,回宿舍楼!”他转身对克罗蒂娅说,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力阻止克罗蒂娅接近上帝,好让这个死亡的未来不会发生。

“苍蓝!”

“他在找你呢,造物主阁下。”刚才溜进学校的月圆夜小鬼现在坐在林荫小道的一棵树上,低头看着站在这棵树底下靠着树的苍蓝,打趣道,“不过也没想到在圣洁之力照耀之下你居然还可以‘活着’,也是不容易啊……”

“快死了。”苍蓝抬起手把手举到自己眼前,上面的灵力还在不断的消散,透过手已经可以看出后边的场景,“在过几个小时,或者一天,或者几分钟,我就会被彻底净化掉。”

“像你这样死板的人真的很奇怪。”月圆夜小鬼歪了歪头,笑着问道,“明明只要离开这儿就不会受到影响了,为什么偏偏还要留下来?”

“大概也是一种奢望吧。”苍蓝把手移到了自己的额前,额头上的那颗水晶石已经重新长成,完美如初,“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留在这里可以找回我一百万年前已经失去的记忆,然后我很愚蠢的相信了。”他直起身,朝林荫小道的出口走去。

“记忆真的那么重要?”月圆夜小鬼起身从树上跳了下来,飘到苍蓝面前,“就像我,对于那些东西就没有像你这样无聊的奢望,你既然想要活着,那就活着好了,稀里糊涂的活着总比思路清晰的去死要好得多──当然,如果你是一个疯子的话你就会认同我的说法。”

“我可不疯。”

“苍蓝!”普鲁托出现在林荫小道的出口处,“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普鲁托为了防止尴尬而把到嘴边的这三个字重新咽了回去,顿了下,“额,不不不,上帝现在才下来,可是亚特兰蒂斯……”

“那颗水晶石让你改变了很多呢,至少开始相信我了。”苍蓝走到普鲁托面前,“亚特兰蒂斯既然没办法呆了,那就只能在学院里躲着了。”他侧身想要绕过挡在出口处的普鲁托,但却被普鲁托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准确的说,是抓空了。

“苍蓝,你!”

“和你离开前一样。”苍蓝伸手穿过了普鲁托的身体,无奈地笑笑,“普鲁托,未来是可能被改变的,我的预言也会有错误的时候,所以,我不会有事的。”

更加强烈的圣光照耀了下来,在圣光之中上帝与陪同他的十一个大天使一起缓缓下落在学院的校门口,这些大天使每一个脸上都是凝重的神情,仿佛这次下凡代表着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一样。

雷蒙看着如约而来的上帝,回想起了几天前那个人的宣言,皱了皱眉。

“不会有事的?”月圆夜小鬼站在树后看到了上帝下来的这一幕,闭上眼睛,微微勾起嘴角,“现实可是很残酷的啊,造物主阁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