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另一组玩家○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2879 2016-12-03 18:22:27

  “哎,请问……”

“啊,最近的天气的确是挺好的呢,最适合举行热闹的活动了。”

穿行在商业街上的黑袍人随意拦住一个路过的行人,不料还没等他开口把想要问的问题说出来,那个行人便自说自话一样一连串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对白。黑袍人稍微愣了下,自知自己是问错了人,急忙闪身让开一条道来让那个行人过去。

“抱歉,请问……”

“你是说马戏团的事啊,是啊最近这里来了个马戏团可受欢迎了,我都想去看看了。”

“啊?”又一次问错了人,黑袍人抓了抓自己的帽子有些气恼,他顺着那个行人离去的方向往远处看去,那边的云端之上的确浮着一座马戏团帐篷呢,花花绿绿的,可是这种浮在半空中连台阶都没有,上都没法上去的马戏团真的会有人进去看吗?

这个哪里都是bug,充满了漏洞的游戏真的是人玩的么!

“负责地图的NPC到底在哪里啊!”已经连续好几次碰壁了,“这样下去该怎么找人……哎?”他转过身就看到刚刚走过的那一群残血人头中有一个头顶上没有血条的身影走过去。

“不会吧?刚好擦肩而过?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巧合……”懊恼之后则是瞬间的反应,他急急忙忙再次费力挤过那些人群,往原路返回去,还不忘大声抱怨了一句──反正那些非玩家控制角色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哪有每次都来这种地方干活的……”

“艾塔尔你欠我也太多了……”

“谁让你跟来的。”旁边一个毫无任何情感变调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这个原本应该已经走远了的人的声音,黑袍人浑身打了个颤,看起来是被吓到了。不过他的反应能力的确让人惊叹,很快就回过神来一脸淡定地转过身去──虽然这“淡定”全部都被外面披着的那一层黑袍给挡住了──接着就面对了一张冷得使他第二次打颤的面孔。

哎,变化好像不是很大。

啧啧,真是可惜了这张完美的脸,不过好像他会变成这样有一半还是自己的原因哈……黑袍人抚了抚额,而后才发觉原来自己脸上还带着一张面具,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啊哈,难怪之前一直觉得自己的脸有些不太舒服,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了一般,原来还有一副面具的存在呵!

“哎?艾塔尔你就不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在这儿么?你可是失踪了几十万年了,光是找到你的线索就浪费了我四十万年的时间啊……”在心里暗自怒骂了自己的“愚蠢”之后,黑袍人立马换上了一种阿谀奉承的表情一脸好心地问道,就连声音里也都是无事献殷勤般的那种不怀好意,不过那表情仍旧是被面具和黑袍给挡住了,没人看得到。

“几十万年么?”

“你不会这几十万年一直困在这个游戏世界中吧?”黑袍人看似大吃了一惊,“这样的话我要考虑重新去寻找继承人了,要不可没法子安心退休……”他故意捂住自己的脸,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那个被他称作“艾塔尔”的人瞥了他一眼,随后一脚踹了上去。

“那家伙还真是遵守了他的誓言,把我封印了那么久。”

“那家伙?哦,是那颗星球的君主?等等,什么封印?等等你生气别拿我出气啊!”

“你觉得我会?”艾塔尔伸出手抓住黑袍人的脑袋,一脸微笑,那对眼睛里面非常明显地透露出了不满,“我才不会计较这些,可是他为什么死了呢?”听这个语气,似乎这个叫作艾塔尔的并不是在庆幸封印他的那个人的死亡,倒是在感到可惜,他的不满好像也是因为那个人的死而引发的。

“那个人……今年刚死?那都已经活了一百万年了很正常啊?”

“他已经死了一百万年了。”

“怎么会!”黑袍人往后倒退了一步,他隐约记得一百万年前那个星球建立时那个君王的样子,那人灵魂在地狱边缘徘徊着。并不是说那人即将死亡,而是说他的精神即将崩溃,对这个世界的信任也即将崩塌,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不,准确的说在那颗星球出现之前就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艾塔尔别过头去,张开手,手中浮现出一颗水晶石,水晶石中逐渐倒映出一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少年的身影,少年额头上镶嵌着的那颗水晶石格外的醒目。

“伊莱尔……”

“总之,既然你要退休了,就不用再三番五次地重操旧业,若你对你亲自教导出来的我有什么不满,你大可可以说出来。反正,无论怎样你都有这个能力。”

“不,艾塔尔,如果我想一直占着这个位子我干什么还要不停的寻找继承人?嗯……我是说……”感觉到对方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后黑袍人急忙想方设法地改口道,“不是所有人都想到‘异时空’去的,就像我,嗯,我敢说我绝对不想呆在那儿,那里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一个金毛的只知道时空穿梭的神经病,整天穿来穿去的一天都可以看见他做相同的事情好几次!还有一个我都没见过,只知道那货呆的地方……得,我怕冷。”

“我就想去?”

“你还是人类的时候不就一直生活在那样的……不对,我说错话了……”黑袍人有点尴尬,又一次拉了拉头上的帽子,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说倒底自己那所谓的“选继承人”所带来的后果便是让别人成功地失去了作为人类的身份……

“时间已经过了几百万年了,格兰,所以我怎么可能会记得那么久之前的事呢?”

“哎?”

心魔格兰,异时空最初的成员,也是最早来到绚彩星系太阳所在地的人类,尽管他在看见真正的太阳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人类了。

他来到那个地方,已经是几千万年以前了。

异时空是一个十分无聊的地方,至少在他眼中是这样。他独自一人在这个传说中有着太阳的温暖和世间一切的地方等了一年又一年,由于失去了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资格,他没有办法真正离开异时空回到原本的星球上去,而在他那漫长的等待时间中,他原本的家也因为一个新诞生的红色星球而毁于一旦,剩下的碎片也被那颗星球上的人当作了商品卖到了宇宙各地去。

当初是因为什么才来到了异时空呢?他想起来了,他是异时空中的所有宇宙里第一个因为情感而成魔,又因为成魔而死的人,在被世人背叛的那个晚上,他与后来的所有不甘上天不公恳请上天赋予力量的生物一样,以血为咒而立誓,彻底抛弃了作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员”的身份。

他找遍了整个世界,为了找出自己的继承者他不惜利用魔鬼的能力摧毁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和许多幸福的家庭,可是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自己到底有多特殊?他不知道。

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又有一个新的星球诞生了呢。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星球。

不过这意味着他又有一个新的寻找继承人的机会了。

为此,他特地来到了那颗星球还混入了那群与他一样无家可归的人来逃难之中,不过很让他心烦的是这颗星球异常的寒冷,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忍受的寒冷,那些移民的人起先没有什么怨言,大概是认为过了不久便会转好的吧,但是这种气候存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长到就连等了几千万年的他都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

那颗星球的创造者似乎也在寻找结束这寒冷的办法,星球上的居民知道这一点后,星球又陷入了不知可以维持多久的安宁。不过他可不想在还没有找到继承者远离永恒的孤独之前在这颗星球上被冻死,于是一个咒语摧毁了那颗星球原本就坚持不久的平定和安宁。

就像在之前被他毁掉的那一个个世界一个个家庭一样。

人们的愤怒、贪婪和自私被无限地放大,直至那位创造了这个世界拯救了这些无家可归的人的创世主被人们当作引来这冰天雪地的罪魁祸首,被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

但是也因为这样,他找到了那个他等了很久很久的继承者。

“所以我怎么会记得那么久之前的事呢?”眼前的银发少年微微一笑,忽地脸色一黑,随后一脚将还沉浸在回忆中的格兰踢倒在地,一脚踩了上去。

“我早就忘了啊,作为人类时的那段记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