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消失的无迹之星

○魔法课●

消失的无迹之星 萌萌Alina 1581 2016-03-15 16:10:13

  “姓祁的,路西菲尔呢?”雷蒙走后,普鲁托才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你们不是一起被那个……”说到这里,普鲁托突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二年级学长,好像也是一个……人偶!“那个学长怎么了?”“……”祁洛歪过头想了一会儿,“你是说把我们叫到校长室的人么?很奇怪~他把我们带到操场上后就不动了……”祁洛走到沙发前,捡起了那张悬赏令,“然后?你自己想吧~”他瞥了一眼悬赏令上画的那个丑爆了的黑衣人,无语地笑了笑。

“那,那路西菲尔呢?!”普鲁托有些着急。“我说过的吧。”祁洛将悬赏令放在茶几上,抬头指了指窗外,“我们被带到操场后遇到了来装饰操场的同学,知道今天要举办开学大典,所以就在下面帮忙了,天黑了还要在下面挂彩灯。”祁洛的语音语调恢复了正常。

说的也有道理……普鲁托暗自吁了一口气,幸好自己的恩人没有卷入危险之中。

“还有啊,这张悬赏令,已经遍布大陆了。”祁洛冷不防地插了一句,“所有人都在眼馋这笔巨额奖金呢~”顿了顿,祁洛坐了下来,“真是可笑啊~这个样子~上帝那老头是想笑死人吗?”听到这句话,普鲁托大吃了一惊,虽然他知道祁洛是在说上帝的绘画技术太渣和字写得太丑,可是……祁洛也太大胆了吧?上帝,好歹也是上帝啊!居然说“那老头”……普鲁托微微转过头,看见后面克罗蒂娅的脸已经黑了,眼睛已经红了,估计她的怒气值已经快接近Max了。“哎呀,已经到魔法课的上课时间了~那么~你们就在宿舍里慢慢耗吧~”祁洛瞄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钟,完全忽视了即将爆发的克罗蒂娅,“我先走了,待会儿见~”

“等等!”普鲁托冲着祁洛离去地地方大吼了一声,“今天不是不上课吗?!”现在还是在招生期新生的三天假期时间里,为什么还要去上那个什么……魔法课?普鲁托对此感到十分不解。“听课呗~”祁洛又一次用他那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回答了普鲁托,“新生一切都自由,除了不能使用魔法外~”

“那么好?那我也去。”普鲁托听到祁洛那么说,瞬间起了兴趣,丢下克罗蒂娅跟着祁洛走出了宿舍楼。“喂!”克罗蒂娅有些不满,她就这么被两个人给忘记了,“不就是一个听课吗?!你们那么亢奋干什么!吃兴奋剂啦?!又不是都急着去抢饭吃!”喊了一会儿,她从窗户这儿看见两人都已经走出宿舍楼好远了,叹了一口气,不干了,她知道再喊下去也是纯粹浪费口舌。“!”突然,克罗蒂娅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谁?”

一个黑衣人从门口若无旁人地走了进来,克罗蒂娅认出这就是悬赏令上的那个家伙,虽然看起来真人比悬赏令上画的好看多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你你你!”克罗蒂娅的手指着这个黑衣人胡乱挥了几下,原本想使用天使的专属技能吓吓这个家伙的。不料,在太慌张的情况下,克罗蒂娅的大脑“崩”地一声罢工了,坏掉了,一时半会儿把技能的名字给忘了……

黑衣人默默地瞥了克罗蒂娅一眼,然后又默默地把目光移开了。

【传送法阵。】

一个六芒星魔法阵出现在克罗蒂娅的脚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传送魔法阵强制转移了。“不是吧?!”克罗蒂娅在转移前的最后一秒看见了那个黑衣人冲她默默地挥了挥手,意思傻子都明白:再见,慢走,不送……“不带那么缺德的啊!!!”

等到魔法阵完全消失,房间里的黑衣人,不,路西菲尔脱下了身上的黑袍,往窗外看了一眼,如果他的魔法没有出错的话,现在克罗蒂娅已经在操场上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没想到已经是第二次使用自身的能力了,还会那么吃力……】

【现在这节课是……魔法武斗课……】

【操场吗?】

路西菲尔模糊的记得魔法武斗课是在操场上上课的,刚刚入学的时候雷蒙校长跟他说过。他看了看周围,宿舍里空无一人。这是当然的,宿舍里的人一个被他刚才送走了,还有几个早就下去凑热闹去了。看见这个状况,不由得皱了皱眉,他还是无法适应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中,这会使他想起还在地球上的事情,那件从他来到这里时就一直不愿意想起的悲惨的事情。

【魔法武斗课……那也好,让你们都成为让父亲大人复活所需要的祭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