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伪欧洲的伪汉子

所有的官方理由?

伪欧洲的伪汉子 津妖烟 1345 2016-03-15 10:57:02

  就这样季晨学习着,摩玛沉默着,吉库纠结着车子开到了目的地。车子刚刚停下,季晨便很快的抬起头无视掉欲言又止的摩玛率先打开门。那边吉库大叔也给摩玛打开门,摩玛下车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季晨,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叫做“难受”的风浪,摩玛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这样觉得。

“摩玛哥哥,我们现在该去哪。”季晨率先打破沉默, “ 艾娜,我们真的要去吗?”。季晨笑着抬起脸精致的小脸上笑容满满的语气却很轻“这样才能让摩玛哥哥放心不是吗?哥哥安心了,那我便也安心了呀!”

摩玛认真的盯着季晨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那边进去吧!”说完转身便走了进去。季晨乖乖的跟在后面,已经楼房里面像一个天然的花房,一样,很温暖让人觉得很舒心。

季晨看了看摩玛的背影,伸手摸了摸花瓣,很快跟了上去,摸着花瓣的手指却捏在一起。回想刚才的触感,这不是真正的花瓣,很像是丝绸,可是虽然柔软却很有固性像海绵纸一样?好吧季晨只能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材料。把手指伸到鼻尖嗅了嗅,一股很奇怪的香气,不过很有愈合感,也就是很治愈性的味道,缓和人的心情的一种味道。

走着看着,摸着嗅着。季晨跟着摩玛来道了一个奇怪的房间是的很奇,就像一个小院子?一个院子出现在房间里?不是很奇怪吗?摩玛倒是很熟悉的样子“拉塞大叔——”摩玛轻轻点了点伸在他旁边的藤蔓,轻声唤着。

“摩玛少爷,您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很快就有一个满身简洁着装的男子出现在季晨和摩玛面前。

“拉塞大叔,麻烦你帮我妹妹检查一下吧!”摩玛忽视掉拉塞大叔的提问,转而把季晨提出来。季晨惊讶的低下头,这就是医生?不是该穿白色大掛的吗?这是什么鬼?靠不靠谱?

“妹妹?艾娜小姐?”拉塞转身这才正式的看向摩玛带来的小姑娘,“你好艾娜小姐,常常听摩玛少爷提起你。” 季晨抬头就看到一双闪动着我很感兴趣的眸子,很细心的观察到了眸子地下一闪而过的冷漠与淡淡的讥讽。礼貌的点头回应道“拉塞大叔好。”

“拉塞大叔你快帮我妹妹检查一下吧,我妹妹忘掉了很多东西。您帮我查一查什么原因好吗”摩玛急急地拉住了拉塞大叔。拉塞朝季晨看了眼,“麻烦拉塞大叔了。”季晨笑着回望过去。拉塞把趴在墙上的叶子摘下来放到季晨手里“把它含在嘴里,去那边的躺椅上躺下。”季晨从善如流的接了过来,走到躺椅边回头望了眼正和拉塞一脸沉重说着什么的摩玛,笑了。躺在了躺椅上,就感觉意识在流失,慢慢的眼皮觉得很沉很沉。眯着眼睛,也不想再做抗争顺从的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听摩玛说完情况的拉塞,兴趣昂昂的盯着已经从沉睡的季晨,“你说的是真的?我要好好检查了”边这么说边来到了季晨旁边不知在躺椅上按得什么,一个机器从地下升了上来把季晨拢在里面,拉塞在机器上一点边有一个虚拟屏出现,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数字,还有些难以理解的专业术语。而季晨也是走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回到了现代,看到一个骄傲的自己媳妇的依靠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而自己的爸妈也在一边满脸幸福的说着什么。季晨知道了自己百分之八九和艾娜灵魂互换了在看着爸妈,一脸幸福,苦涩的笑了,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让自己爸妈笑的如此幸福和开心。就这样飘在空中,看着艾娜在二十一世界的生活。

“拉塞大叔到底怎么啦?”摩玛急切的问道。

“准确来说是这样的,艾娜小姐确实是你的妹妹,至于为什么会失忆,好像遇到什么事情,自我封闭了回忆。用句简单的话,失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