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情深似雪

巴黎之行

情深似雪 琉璃绳索 6133 2015-08-14 10:30:16

  她出去打水,就听见茶水间

“你说总经理为什么不去辞掉她呀”

“是想让她自行离开吧”

“还有脸在这,要是我早走了”

“那她也肯定过不了实习期,到时候还得走人”

“每个人都贪我们翼琛地产这块肥肉,也不怕撑着;干不了赶紧走得了,到最后被辞掉是何必呢”

她转身回去恰好撞到靳云风,他自然也听见了那些谈话,也把她的慌张尽收眼底;他拽着她来到天台。她望着远方。

“你为什么不走啊,要是我也离开了,才上几天班应该没太多感情吧?”

“不走”

“你真的贪图这块肥肉啊”他嘲讽的说

“是啊,就不走”

“你到底来着有什么目的”

“反正不是来破坏公司的”她转身离开

她的冷静、坚定完全不像那个慌张的小女孩,靳云风对她的兴趣更加浓厚了。她回到办公室看见靳云琛在她的工位上坐着,

“我来拿考核方案”这次倒是他先开口。

她在桌子上把方案拿给他,他看了一下。“做的不错,把这个送到人资部让他们推出执行,今年的晋级人员你帮我审核;”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可以胜任吗?如果你胜任不了就把辞职报告给我”他说完转身要离开,

“我要把门上个锁”她气氛的说

“你的门有锁,看不住东西不要拿门撒气;以后长点记性”她嘟着嘴无话可说。

这次的考核她审核,Angle惊叫出来,其他人纷纷来围观;怎么会是她,真是让人大跌眼镜。这个消息很快的传遍了整个公司。

一个星期后的下班时间欧阳若雪刚要走出公司Angle及一些女眷就围了上来,“部长,我们下班去吃饭,你也一起去吧,您来这么久还没跟我们吃过饭呢”

“哦,好;你们叫我欧阳或者雪儿就行”欧阳若雪真是受宠若惊。然后她就被大家热情的佣走了,来到餐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总有人想打听一下今年晋级的事宜,其实他们真的是搞错了不是欧阳若雪守口如瓶,只是她也不知道呢。但是能跟她处好关系也是不错的选择,大家吃过饭之后又去唱了歌,这还是欧阳若雪第一次有夜生活呢。其他不是加班就是窝在家里。

靳家

“大哥,每次的晋级不都是云风做么,这次为什么是那个丫头做”靳云翼说

“云风手里的项目比较重要,这种小事就别让他分心了”

“那我也可以呀”

“你还有淮海路的项目呢,把都市帝国做好别让爸爸失望”

“说的好像有理有据还不是偏心你手下人”靳云翼窃语道

“她是部长做这种事情并不算越级,倒是你有空多用在项目上,别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清楚,这次我给你面子放任你干预人资工作,你也要适可而止”

靳云翼不在说话。各位少爷可以吃饭了。项叔喊了一声也打断了他们的争执,靳云风首先到的饭桌,夹了一口菜对吴妈点了个赞。他们安静的吃完饭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那个绝美的飞机依旧在那里,可是他已听不到到隔壁小女孩的哭声;他还是习惯性的半夜清醒,那个夏天那个小女孩总是缠着他开心的叫他哥哥。敲门声,“进来”

靳云风缓缓的走进来,对着他的飞机打个招呼之后坐在了靳云琛的旁边

“哥,你不要和我说声抱歉吗“

“为什么“

“你都没有问我就把我得工作给了别人”

“我不是让你不那么愧疚吗,你应该感谢我”

“好吧,说不过你”

“哥,我今天晚上想跟你睡”

“走开”

“我小时候就是跟你一起睡的”

“你现在不小了”

“那我也要跟你睡,反正我比你小”

“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

“那不行,我也要睡床上”

“不行、出去”靳云琛顺势向外推靳云风。可是靳云风绕过趴在床上就不动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

“和你睡,你都好久没回家住了,又不准我去你家住;”

靳云琛对他这个弟弟有时候特别无奈,从小他就喜欢赖着他;只好就任由他不出去,他在那看书,他就在那打游戏。

“你手里的项目进行的怎么样了?”靳云琛问

“家里不谈公事”

“好,如果在公司做不好,我可是不会顾念人情的”

“放心啦,我什么时候给你丢过脸,啊!死了,就赖你和我说话!我得斗罗呀”靳云风嘟着嘴十足像个小孩。

怎么每个人在他面前都像个小孩,靳云琛自嘲的笑了笑。

“哥你等等我”靳云风在后边跑过来

“你又不是没车”靳云琛微嗔到

“我车坏了,搭个顺风车呗干嘛那么小气”靳云风不容分说的上了车

靳云琛摇摇头上车了,靳云翼是从来会像靳云风这般赖着靳云琛的。

“哥,我觉得你偏心欧阳若雪;你对她比对我好”

“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需要历练”

“她才不是呢,那种冷静、坚定可不是装出来的,而且她来这肯定有目的”

“什么目的”

“我还不知道”

“好了,她的事你不要管了;交给我吧”

“那哥要小心哦”

到了办公室,桌子上摆好了咖啡和文件;桌子也被整理过了。他批完文件叫来欧阳若雪。“明天和我一起去巴黎,参加时装周;订好机票,回去准备一下,去五天”

“是,总经理”

下班后她简单收拾一下行装,挑几件可以配的上时装周的衣服。想到明天要和总经理单独出差激动的睡不着觉。辗转反侧最后不知道几点才睡着。第二天清晨早早就醒了,今天是司机送她和靳云琛去的机场。飞机上她可是困了,不断的磕头;最后睡了过去。靳云琛在旁边看着书,又点了餐;欧阳若雪就一直的睡。他轻轻的叫醒她问她饿吗,她看了他一眼继续睡。他只好自己吃了,吃完之后又继续看着书,后来自己也累了也睡着了;欧阳若雪被胃里的翻腾吵醒;她点了餐,吃过饭要来一个毛毯轻轻的盖在靳云琛的身上。她看着他精致的五官,性感的嘴唇有一些痴迷,越来越近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你这是要吃了我吗?”

她被他突然睁开的眼睛瞎了一跳,猛抬头的时候要有一个缓冲动做就是向下低头,这样四唇就很好的结合到了一起。鼻子也传来了触碰的痛感。她蜷缩在自己的座位里,用毛毯遮住头,不敢看靳云琛。

靳云琛揉了一下被磕痛的鼻子,做在那继续看书;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过了好久欧阳若雪还在毛毯里没有出来;她在里边一动不动她实在是太尴尬了,恨不得想掐死自己。

他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头:“在不出来就窒息了,准备一下快下飞机了”

她听到他的声音并无一样就放心的把毛毯拽下来了,看着她还在一边看书并没有理会她;她就放心了。

下了飞机天色已经黑了,他们下榻了预订好的酒店;他们预定的是豪华套房。下了车服务生把他们的行李送到酒店,他们就下楼就餐了。用餐之后回到了房间,靳云琛自然是住在主卧,欧阳若雪在次卧。洗漱完毕之后她没有任何睡意,她看看书可是想着隔壁住的靳云琛她真是毫无意念去看书。她不有自主的去敲靳云琛,“总经理,你睡了吗?”

“没有”

“那我能进来吗?”

“有事吗?”

“我睡不着”

“进来吧”

他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洗过的头发还没有干,少了职业装的干练却多了运动系的健康。她走到他的椅子边但没有坐下好像在等他的允许,但他只是在看书丝毫没有注意她的想法。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还是她安奈不住了。

“坐吧”

他继续看书,她就坐在那。

“我睡不着”欧阳若雪想找个话题

“飞机上睡多了”好简练

“那我干点什么呢”继续没话找话

“闭嘴”

她就乖乖的不说话了,坐在椅子上成为一个很好的书童;他扔给他一本旅游攻略“明天去参加时装周,其余两天去旅游;巴黎大学、巴黎歌剧院、新桥、莫奈花园、卢浮宫、埃菲尔铁塔、凯旋门都要去,你安排一下行程”

“总经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

“为什么你要参加时装周,我们公司好像没有这方面的业务”

“闭嘴”

“哦”

她出去抱来电脑、纸、笔认真的做着攻略;她也忙了起来再拿写写画画的;也不再打扰靳云琛看书。电脑从她的怀里慢慢的向下滑落,靳云琛接住电脑从她怀里取走;看了看她做的旅游攻略。坐着也能睡着,功夫还真不是盖的。那他该拿她么办呢,要叫醒他吗?他也困了也准备睡下了,他按住她的双肩轻轻的摇晃她,她微微的睁开眼睛,然后转过头找了一个更好的姿势继续睡。他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算了!也就不强求了,拿了毛毯盖在了她的身上。也去穿上睡觉了。啊!她被噩梦惊醒轻轻的低呼一声;睁开眼睛发现四周已经漆黑,她只知道自己在沙发上,睡的有点全身僵硬头脑眩晕,她轻轻的站起来向找到开关把等打开可是失败了;也只好摸索着床的位置了,还好里沙发不远,她躺在床上,拽过被子。继续睡觉。在一个废旧的石屋里,靳云琛被绳子捆的紧紧的;被束缚的感觉让他感觉极为不适应;这是被绑架他的第一反应,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他试着挣脱绳索但是越是挣脱就被束缚的越紧,他的功夫底子现在是一点也用不上。绑架是应该有人看着为什么没有人呢,他就努力的坐起来但是绑的太紧了,他只好一用力,好了他从梦中醒来;天亮了原来是做梦,还好、还好靳云琛想,但是他确实是被绑着不过不是绳索,他发现自己胳膊被一双手紧紧的抱着,两条腿也被更细的两条腿缠着,显然这两条腿的柔韧度不错。他试着把胳膊从另外两条胳膊中抽出来,转过头看看是谁在他床上;难道是靳云风那家伙跟来了,想想觉得不对,他在自己床上是从来不会与自己接触的。他没有抽出自己的胳膊,反被抱的更紧了。他真的不是一个暴力的人,所以他就在那躺着等着身边的人自己醒过来,放开他。估计他经过清醒也知道抱着他的人是谁了。他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看看才五点多,还真是挺早的;如果不是这个罪魁祸首自己还能多睡一会。无聊之余他拿来穿透的杂志看着。突然他发现自己的绳索松了,果然另一边的人完全放开了他,在床的另一边翻滚,这就是床大的好处。“闹钟没响,在睡一会”口中还振振有词的,然后是哼哼呀呀的声音;然后进行着我翻我翻我翻、翻、翻的动作,咦,好像碰到东西,然后伸出她的手去摸,很光滑还有温度“啊!手!”她迅速的坐起来,被滚乱的头发和不完全清醒的脸就那么出现在靳云琛的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反客为主的人在质问着主人

“这是我的床”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开动脑筋是不是自己忘记了什么,昨天晚上在这里安排攻略,然后…。欧阳若雪在回忆着。然后她的脸就开始泛红,原来是自己跑到他床上的。

“那个今天我们几点出发”欧阳若雪岔开话题

“8点”

“那我去洗漱”迅速的离开房间,一副逃荒的样子。

靳云琛也终于可以起床了。

欧阳若雪看着镜子中如此杂乱的自己真是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这是给他留下什么印象;随便上人家床?起床困难户,还有昨天晚上他们有没有干什么;肯定没有啦都睡的那么熟。哎!

客厅里,欧阳若雪一席淡黄色及脚踝连衣裙配了一双白色水钻平底凉鞋;脖子上戴着一条钻石项链谈不上多价值连城也肯定不便宜,一对五角星钻石耳钉,把头发盘起;看起来多了一些名媛气息,但绝不张扬。

“我用不用去做个造型”

“不用”

“那当然,本小姐天生丽质”

“做了也没用”

用不用这么损人家,欧阳若雪心里想。他们就出发了,到了那看到很多时尚界的大咖,她本就不属于这个圈子的自然也不认识他们。奇怪的事他们好像都认识靳云琛,难道时尚界也需要靳家的支持吗?他就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们打招呼;偶尔会有人看一下她的造型摇摇头;她真是后悔没去做个造型了。她也不管他们,一个老外过来像靳云琛打招呼。

“能请你的舞伴跳支舞吗?”

“当然可以”靳云琛让出欧阳若雪。

欧阳若雪和老外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欧阳若雪的舞跳的还是不错的,她俨然成为这里美丽的风景。

“我美丽的公主,在这场宴会上你为什么会选择一双平底鞋”老外打趣的说

“因为我是平民公主”欧阳若雪的回答让老外出乎意料。

这一曲结束,老外绅士般的把欧阳若雪送到了靳云琛手里

“琛,你的公主很聪明也很有个性”

“谢谢”靳云琛礼貌的回答

宴会结束他们是第一个离开的,外边下着蒙蒙的细雨;他们进到车里,靳云琛告诉司机去海边;他们来到海边靳云琛下车站在海边望着平静的海面神情中透露出些许烦恼。欧阳若雪问司机有伞么,很可惜司机也没有。欧阳若雪来到靳云琛旁边静静的站着,灰暗的天空、泛起的白雾、蒙蒙的细雨再加上帅哥、美女这俨然成为了一幅优美的图画。欧阳若雪拿出手机拍了他们的合照,虽然靳云琛没有配合但也没有拒绝。

半个小时过去了

“总经理,上车吧;您的衣服都湿了;这样下去会感冒”

“你上车,我在呆一会儿”

“那我陪您吧”

“上车”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

欧阳若雪被他这种愤怒的声音吓到了,缓缓的向车里走去;突然边上过来一辆车,欧阳若雪冲过去,能听见急刹车的声音。

“不要命了”司机愤怒的骂她。

“你们车里有伞吗和新的毛巾毯子等”

“正好有新买的毛巾和毛毯还没用过呢”车里的女子说着

“那可以卖给我吗?”

“这是我们自己用的”

欧阳若雪迅速的摘下自己的项链,我用这个换;

“不会是假的吧”男的回应称

“是真的”欧阳若雪急切的说

“够了”靳云琛走过来把欧阳若雪拉近车里,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说明他生气了。

车上欧阳若雪一句话都没敢说,回到宾馆欧阳若雪就站在客厅里;靳云琛都没看她就进屋了;欧阳若雪在那里站了好久,身上有一点冷;她就去泡了个热水澡。出来之后躺在床上觉得好饿,那他是不是也饿了呢,要不要去叫他吃饭呢。他会不会骂自己呢?不管死就死吧,她走过去敲他的门,没有人回应;她这下可吓坏了是不是昏过去了,不会是想不开了吧。她向后退准备把们撞开,她冲过去的门瞬间开了可是她已停不住了,他抱住她稳稳的站在那里,她抬起头看着他那张无奈的,脸弱弱的说了一句“我饿了”靳云琛把她推出门外,

“站在这不许动”门关了

他一定是去换衣服然后带我去吃饭,欧阳若雪是这么想的,可是时间告诉她,她的想法是错误的。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午夜12点整,她已经在那里站了六个小时了,他是不是忘了她还在这里站着呢。事实证明她又错了。靳云琛开了门喊她进去

“站了那么久,想到了什么”

“饿”

“出去继续站着”

“我错了”

“哪错了”

“哪都错了”

“所以呢?”

“所以我们去吃饭吧”

“所以你还想出去站着对吗?”

“不想啦,不想啦,我都站六个小时了,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哪啦;我今天什么也没干呀。你不会说早上我躺在你床上吧”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这回轮到靳云琛哑口无言了。

“你这满脑子都想什么呢?”他用手指戳她的头。她吐了吐舌头谄媚的笑着;似乎是觉得他有意要放过她啦。靳云琛拿起书用力的在她头上打一下

“站好了,手放下”他威严的说着,欧阳若雪立刻站直了也不敢笑了。

“你今天是怎么拦车的,你是不要命了吗?”他看着她一脸严肃

她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抬起头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它不能撞的我,我能感觉到”她怯生生的回答

“来公司之前你还学过玄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八卦之术”

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又把头低下了。

“我问你话呢?”他的声音变的越来越严肃

她迟疑几秒钟,然后蹲下身子抱着靳云琛的腿,把脸靠着他的腿“总经理,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一定不在这么莽撞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这个撒娇技术用在她哥哥欧阳若晨身上的必杀技,她可是屡试不爽。

靳云琛的脸色果然变的柔和了些,她双手抱着靳云琛的腿晃来晃去的,靳云琛终于忍不住了;“放手”

“不放,除非你不生气了“

“你在威胁我“

“哪敢”继续晃

他一把把她拽起来,她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

“我饿了?”欧阳若雪坚持说

“现在太晚了”

“那就吃面包吧”

“冰箱里有”

这一宿欧阳若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度过的。第二天他们去了新桥,欧阳若雪称它为鹊桥,但是她却说自己不是织女,因为她不要和牛郎一年只见一次面。她拍了很多照片有单人的当然也有合集了。两天里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欧阳若雪最喜欢巴黎大学,那种圣地让她顶礼膜拜。

经过了两天的疯玩,他们终于要回去了。

“总经理,看在我陪你两天的份上,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你可以问,我不一定回答”

“不带这样的”她撒娇道

“那你是问还是不问呢?”

“您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情,在海边你明明就不是很开心”

“不给你操心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如果你连做好秘书的守则都不知道,那么你就尽快离职;别浪费公司资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