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一凰惊天下

(一百)她其实是来报仇的

一凰惊天下 膤櫻埖ル 3177 2015-10-23 11:58:17

  “凰,您要查找的人,生前属于弑魂仙,至今为止,死了有几千年,不过,以这人的变态程度,还有那不肯归咎冥界的心,根据他生前所沾染上的鲜血和罪孽,现如今,还被关押在第十六层。”地狱判官手持地狱判决书,查找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是在地狱十六层中找到了冥毓敏所要找的那个人。

这人死之时可是不愿归魂冥界的,不过,当时王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哪怕这人想要魂飞魄散,王也将这人的魂魄给凝聚了,之后就随便的仍在了地狱之中,任由他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最后还是他好心的根据他生前的种种作为,也很是好心的一脚将他给踢进了第十六层地狱中受刑,而不得轮回转世。

至于死嘛。。。。。都已经是鬼了,再死还能死到哪里去?

生在冥界,可就由不得他们随便玩魂飞魄散了。

只是,自那以后,王似乎就将那家伙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天道之下,人间之中,恐怕认识这人的那些个千年老妖们,都以为当初他是真的魂飞魄散了吧?但又有谁知道,他现如今还呆在地狱之中,不得轮回。

“第十六层?”冥毓敏重复了一句,转而朝着十六层而去。

判官一手持有判决书,一手持有朱笔,一路跟随在冥毓敏身后,随时查看各个层次所关押的那些个地狱鬼魂。若是有的受刑时间到了,或是表现良好,忏悔可以的,足以转世轮回的,判官自然会用手中的朱笔在判决书中写上轮回二字,也只有这样,这些关押在此的鬼魂才能够轮回转世。

“凰,就是那个人。”来到第十六层,判官一手指向了那个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单独的房间之中的男人,瞧着他身上的那一袭白衣长袍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原本黝黑的长发早已经凌乱不堪,在这里关押了这么多年,还能够保持的住当年的仙风道骨那才叫怪事一件。

“又是你,哼,我已经说过了,就算不让我轮回,我也绝对不会认可你们冥界的,还有这个什么十六层地狱,你最好赶紧着放我离开,或是直接允许我魂飞魄散,要不然的话,我就永远的赖在这里,占据你们的空间,吃你们冥界的口粮,看你们能够拿我怎么办?

不就是每天受些刑法吗?这些年了,我也已经习惯了。若是一不小心被你们弄得魂魄不保了,那我也算是解脱了,所以你还是省省心的好。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这里的判官,我就会怕你,我好歹也是个弑魂仙,这世间还真就没有什么是我会怕的。。。。。”

那人一瞧见冥毓敏身后的判官,立刻便是喋喋不休的开始说了个不停,冥毓敏打量了他一番之后,淡淡的开口打断了他还想要说些什么的话:“说完了没有?”说着,冥毓敏示意身后的判官将牢房的门给打开来,走进这个房间,迎面扑来的就是一股子难闻的味道,血腥之气也很是浓郁。

旁边的火盆里全是被烧的火红火红的炭,还有那泛着森冷的穿骨锁上还在滴落着猩红的鲜血,在这样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刺眼。

“你是谁?”虽然他早就注意到冥毓敏的存在,实在是无论她的容貌还是她的气势都容不得他人的忽视,但,他只认识这里的鬼差和她身后的判官,再说了,他先前所说的那一番话,基本上见到这个判官之后都会说上一遍,这么多年以来,几乎都已经是成为了习惯,每天一次的惯例了。

所以,先前见到那判官,也是情不自禁的就那么的开口了。

他从未见过冥毓敏,但冥毓敏却是见过他,因为,此人就是那所谓的仙人府邸的主人,也就是他将自己的整个府邸都变成了算计后世之人的人间地狱。很不巧的是,运道宗和鸿运宗不少的弟子都是间接的死在他的手中了,所以,冥毓敏会忽然的回到冥界来,其目的则是为了。。。。。

“我是谁,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知道,你是谁,我很清楚就行了。另外,我来这里找你是有着两个目的,你若是老实配合我的话,我会让你过的舒服些,这燃烧的火红的炭火还有那锋利的穿骨锁你是已经习惯了,作为鬼魂,这些也只是会让你们感到疼痛,却并不能致你们于死地,今天受过刑法,明天身体就会变得完好无缺,每天,也就那么一两个时辰难熬一些罢了。

挺过去,也就无所谓了。但,你若是让我感到不高兴了,我可以保证的是,哪怕你现在天不怕地不怕,我也会让你知道,在这地狱之中,最可怕的是什么。”冥毓敏一开口就是威胁的言语,实在是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是弑魂仙,而是因为那府邸的事情,其实也有着先前这男人一开口所说的那么一大段话的原因在其中。

既然他都这么挑衅冥界了,难道还乞求着她手下留情不成?

“哼,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害怕,你要知道我生前是什么,我生前可是。。。。。。”

“你也说了,弑魂仙这个身份是你生前所拥有的,也是体现了你本质的所在,但,你最好也弄弄清楚,这里可是冥界地狱,而这里,是第十六层地狱,你也不过是被天道所遗弃了的人罢了,别自以为是的看不起冥界,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你所崇拜的那个所谓的什么天道也不过如此,还有你,难道你真的以为,地狱的手段就只是这些?

哦,对了,我都忘记告诉你了,你不仅仅是天道所遗弃了人,同时,你也是被我们冥界所遗弃了的鬼。难道你以为,就你这么一个被遗弃了的鬼,我们会将精力浪费在你这种鬼的身上?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冥毓敏毫不客气的开口嫌弃道。

竟然敢在她面前露出这么一副不屑冥界的表情来,很好,这人,哦,不对,应该是这鬼,死定了!

一旁的判官听着这话,再转头看了一眼唇角扬起了一抹好看幅度的冥毓敏,瞬间低垂下了头,再抬起头的时候,看向那弑魂仙的眼睛里已经装满了同情和为他默哀的神情了。话说,无论在哪里,只要是被凰主所盯上的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啊。

“你。。。。。你。。。。。你。。。。。。”

“你什么啊?想不到你竟然还是个结巴。”明显被说的不服气的弑魂仙想不出反驳的话来,你了个半天,却被冥毓敏再度的嫌弃了一把。

“好了,回归正传,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冥毓敏说着,从尾戒之中拿出先前在他府邸之中所拿到了那第四颗天命珠,“这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远古时候,传言,这天命珠其实被封印在一起的,只不过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磨砺,封印有所松动,地表也不断的轮转,早已经是改变了当初封印天命珠的地貌,因此,被封印在一起的天命珠也因此消散在各地,或是还被埋在地底,或是已经被人挖起来,流落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不过,若是知道这东西是在哪里挖出来的,或许会找到些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弑魂仙见到冥毓敏手中的珠子,觉得很是眼熟,仔细的想了想,才想起来,这东西不正是他先前放在府邸阵眼中的那块像是石头一样的珠子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了?要不是上面的图案一模一样的话,他还真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的这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珠子就是当初的那块石头了。

“这不是我放在府邸的东西吗?”

“没错,就是在你府邸中找到的,现在你该回答的是我所问的问题,而不是讨论着珠子原本被你放在了何处。”

“我为何要回答你?”其实,这珠子他也是无意之中得到的,只不过当初觉得这珠子坑人比较好,所以才一直留着的,哪里知道这珠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被挖出来的?但,这个答案,那也得看他的心情,心情好了,自然也就说了,心情不好嘛,他干嘛要告诉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的少女啊?

“看起来,你也不知道这颗珠子在何处了。”冥毓敏有些失望了。本来还想着若是这珠子是被他挖出来的,说不定还能够找到些关于天命珠的线索呢。却是没有想到,这丫的也不清楚。

恐怕,他连这珠子的来历也不知道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弑魂仙被冥毓敏这话说的一惊。

“我先前已经说过了,你要清楚你所在的是个什么地方。”在冥界,身为凰主的她,任何鬼魂的心里,她想要知道,都可以知道,“好了,现在,我们该说说第二件事情了,这也是我来此找你的主要目的。”

没错,第二件事情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她就是来报仇的,运道宗和鸿运宗现如今好歹也是她的了,她的人死在了这人的府邸之中,尽管他已经死了几千年了,但不管怎么说,那里面的种种机关也是他一手设置的,现在,她的人死在了他的手上,怎么着她也得报这个仇不是?

她是生性淡泊,冷漠的都有些铁石心肠了,但,她的人,就算要被杀死,那也只能够死在她自己的手上,别的人,谁也杀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